2009年4月27日

【育兒】吾家近日小兒女錄

  芸芸妹妹在就寢前會說「等一下,我要去做美白!」然後拿一罐柳橙造型的護手霜擦呀擦,擦完才睡覺。

  芸芸妺妹說她是班上「最黑」、「鼻子最塌」的一個。某日早上上學前,她自已拿了一個夾子把鼻子夾起來。

  衡衡弟弟越來越皮,會拿小椅子放到大椅子上,居然開窗戶想要爬到花台上去,恐怖也!

  芸芸妹妹在「蘇荷美術」畫炭筆畫。噫!乃父一輩子不曾畫的這麼好過!

  衡衡弟弟下午爬到五斗櫃上摔下來,額頭上一道瘀血痕(媽媽怕腦震盪,是日請假不上班也)。晚餐時,又從餐椅上「倒頭栽」,撞到後腦勺!

  衡衡弟弟愛看youtube,「大笑之歌」、「pigloo papa」、「釣魚歌」、「台灣阿龍」等。

  衡衡弟弟因觀中正紀念堂衛兵交接,頗愛表演踢正步、操槍,甚為可愛也!

  芸芸妹妹生病咳嗽,一星期賴家不上學,變瘦,竟使老師驚呼!病後迅速長肉回來,語云「囝仔親像花」,良有以也!

  某日晚餐,芸芸妹妹看了桌上的菜,說不餓!因為覺得菜不好吃也!我問是否要吃蕃茄醬蛋炒飯,則開心點頭!阿媽說:「不可以這樣,已經添了一碗飯菜,要吃完,如果還餓才可以吃蕃茄醬蛋炒飯。」芸芸妹妹回以:「哎呀!一定吃的下的嘛!」其後,果然吃完飯又吃一碗蕃茄醬蛋炒飯也!

  芸芸妹妹因病賴家,自已看電視(不知是否為「創意大發現」),居然依樣畫葫蘆作出漂亮紙花數只。

  衡衡弟弟每聞異響則問:「什麼聲音?」、「是午麼聲音啊?」,聽覺似甚敏銳也!是憶起其小時看《龍貓》數遍,已能記憶,惟所記並非台詞,而是每個人物對話中的狀聲詞,如吐舌頭、作鬼臉之聲音,可知小兒眼中世界殊與大人有異也!

  衡衡弟弟上街輒指車曰:「好大的公車哦!」、「是計程車吔!」、「是什麼車啊?」、「看!車車吔!」、「啊!火車(指捷運)」。男生愛車,果男女有別哉?

  憶及衡衡弟弟更小時,因坐過捷運,回家愛玩開門、關門之遊戲。並且自唸音效:「嘟嘟嘟嘟」、「叮懂叮懂」。不論何物均可拿來一手一個,靠近、分開,以示關門開門玩個不停。近日則愛以物相排列,譬如火車之車廂相隨而行也!

  衡衡弟弟近來說話猛進,常有出人意表之隨口回話。而且會用「好像」這種詞兒了!

2009年4月20日

【展覽】張大千110-書畫紀念特展

  上周六候吉諒老師的書法課舉行「戶外教學」,是到台北市南海路上建中對面的歷史博物館去看展覽,展的是張大千的書畫。

  張大千太有名啦!以我這種年紀,沒聽過他老人家的大名者,幾希也!他那一臉大鬍子的仙人形象也是深入時代的記憶裡。不過,說實話,長到那麼大,我也沒看過幾次張大千的「原作」。

  因在下才疏學淺,對於這個展覽的內容實在不敢隨便評論。但是光是「能看到張大千原作」這件事,就十分值得大力推薦大家一定要去看。不看原作,不知道張大千這麼厲害!這是一種不論看門道或看熱鬧都可以驚嘆無比的厲害!

  進入展場向右走,是張大千早年師古的工筆畫,那細緻的程度令人驚艷;走到展場中央的荷花區,那兩幅比牆壁還要高,必需斜斜展出的超大荷花(其中一件高358公分;寬596公分;這件畫作於抗戰勝利後,那種強恣飛揚的筆意簡直要破紙而出),氣勢更是驚人無比!最後到左邊張大千晚年的潑墨山水,更是可以看到中國畫從未抵達過的領域。

  五百年來一大千。候吉諒老師說,從趙孟頫以後,應該就屬張大千最厲害。

  當然,更厲害的是這次展覽中的畫作,不乏價值在美金三百萬元以上者,只收你門票新台幣三十元(學生票十五元),不去看真的是對不起你自己啊!



張大千110-書畫紀念特展
......................................................................
日  期: 2009/04/10~2009/06/14
......................................................................
展覽地點:
一樓101展廳
一樓102展廳
一樓103展廳
......................................................................
開放時間: 週二至週日,10:00~18:00
......................................................................
票  價: 全票30元,半票、學生票15元
......................................................................
主辦單位: 國立歷史博物館
......................................................................

2009年4月17日

【環保】烏山頭掩埋場有必要蓋在重要的水庫附近嗎?

反烏山頭掩埋場

  這是今天在網路上看到的消息。詳情可先看「中國有毒奶,台灣即將有毒米?」這篇文章,裡面有GOOGLE EARTH的照片,讓大家看看掩埋廠與烏山頭水庫的相對地理位置。

  如有興趣可再看反東山鄉垃圾掩埋廠這個網頁,有比較多的資料。

  當然,涉及環境工程專業的部分,因為我不懂,所以不能隨便評論。不過,在表面看起來有爭議的時候,我認為反對開發是比較安全的決策。因此貼在部落格上給大家參考參考!


延伸閱讀(您可能會對以下的內容有興趣):

1.【生態政治】珊瑚重要還是錢重要?昨非今改可不可以?

2.【政治】關於蘇花「替代型」高速公路

3.〔環保〕生質柴油與松阪牛肉

4.【生態政治】台灣要什麼樣的觀光業才對?

5.說一個紅毛猩猩的故事

2009年4月15日

【育兒】阿基基會在馬桶上尿尿了

  今天外婆訓練阿基基弟弟不要尿在尿布上,要尿在馬桶裡,首度成功。

  茲為記!

【當兵回憶】出發到馬祖

  抽中「金馬獎」到外島當兵,是大部分義務役官兵的一大夢靨。說實在,如果能夠選,我也不想到外島當兵。為此我還用了個偏方,在抽籤的當日準備了一塊「快樂香皂」來洗手;只是當時忘了告訴我這個偏方的大表哥,雖然是當醫官,卻是抽中海軍陸戰隊這個籤王。

  在抽籤之前的那個星期日,我和同梯兼麻吉的志揚一同到了座落於政大後山,據稱甚為靈驗的「南山寺」拜拜。南山寺前視野甚佳,可以眺望整個台北盆地,志揚指著南山寺前庭的半空,說曾有修行的人在此看見一個大法輪在空中不停的轉,可見此寺法力無邊云云。反正運氣之事姑妄聽之,姑妄信之。

  我和志揚在寺內合手虔禱,我心中默唸,讓我抽到一個不要太累,可以摸魚,有時間唸書準備國家考試的單位吧!

  事後我回想,我忘了跟神明說「不要到外島」!但是,神明啊!「不要到外島」不是約定俗成眾所週知的事情嗎?您老人家未免太「古意」了吧!

  在抽籤的那一天,整隊出發到大禮堂公開舉行抽籤儀式之前,我在學生連的中山室翻閱一本介紹台灣原住民習俗的小書,裡面提到布農族(或是其他族?已不能確定)出發打獵時,都要占卜此行的運氣,若喜鵲從路徑的右側飛到左側(或左側飛到右側?已不復記憶),表示此行順利,反之則不吉,要打道回府。

  而政戰學校什麼沒有,喜鵲最多!我心中無聊的想著,我雖非原住民,但待會出發去大禮堂的路上,不妨也來這麼喜鵲占卜一下吧!

  果然,一路上喜鵲甚為捧場,一下子從左飛到右,一下子從右飛到左,或單飛,或三兩成隊飛,看的我眼花瞭亂,恐是不祥之兆啊!此時我又後悔了,告訴我自己不是原住民就不要裝,這喜鵲飛來飛去,一定是不準的。

  總之,不論前置作業多麼週延,或多麼荒謬,我就是抽中了「馬祖防衛司令部」這個籤王。

  當天晚上,我們這些「金馬獎」的得主依往例不必準時就寢,想打電話到多晚就多晚。隊長甚至開放他寢室的電話供我們這些人打電話回家「報平安」!

  隔天又請了兩個正好回政戰學校受訓的馬防部心輔官跟我們座談,好好的安輔一下「金馬獎得主」的情緒。後來,我在馬祖遇到這兩位心輔官,其中一位看到我,表示對在下印象深刻,他說:「你就是那個抽到馬防部還有心情嘻嘻哈哈的傢伙啊!」

  說實話,抽到馬防部時,心情雖然蕩了一下,但沒有太難過。因為在我看來,那還不是最爛的籤。

  在抽籤前幾個禮拜,我們結束第一階段的政戰學校課程,分配到各部隊「見習」了二週。我本人非常榮幸的被安排到台灣本島中部某個獨立裝甲旅的拖式飛彈連當見習生。

  拖式飛彈是一種反裝甲的飛彈,拖式飛彈連則是該獨立裝甲旅的「精誠連」。當過兵的人就知道,所謂「精誠連」就是部隊中福利最好、體力最操、戰力最強的連隊。

  我們這些見習生到達時,拖式飛彈連正準備要下基地打實彈,因此「精誠連」的任務就暫時交給他旁邊的「裝甲騎兵連」接手。「裝騎連」膺此重任,當然也要加強體能訓練才能不負所託。

  就我所見,每天起床後,各連整隊跑步,繞營區二圈,約三千公尺,下坡加速,上坡不減速。所有的軍官按連長、輔導長、排長之不同,要載上不同顏色的帽套,路邊有幕僚拿著冊子在點名,以確認每個軍官都有帶隊跑步。連醫官都要把救護車開到路邊,下車稍息站好,看有沒有人昏倒以便隨時急救。

  裝騎連則是跑步過程的前二、三百公尺及後二、三百公尺,要用蛙跳前進,回到連上之後,還要先拉單槓五下,再爬竿一次,才可以準備進餐廳吃早飯。日日如此,除假日外,毫無休息。在我記憶中,跑步是令人討厭的運動就算了,拉單槓的成績更是從來沒有超過二下(人胖實在有差),真要過這種日子,還是讓我死了吧!

  因此,對我而言,到馬祖,至少比去獨立裝甲旅好一點。南山寺的神明可能也是發覺我體力不佳,很貼心的為我安排了「馬祖之旅」也不一定。

  馬祖之行,是搭乘海軍的運輸艦,這是我服役生涯中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搭乘海軍的艦艇。此後馬祖官兵的海上運輸都交給了民營的輪船來執行。

  感覺上,我們是睡在海平面以下的船艙,床鋪是粗大的鐵鏈掛著粗重的帆布吊床,總共有三層或四層。睡起來居然很舒服,整個人有被帆布包起來的安全感與舒適感。

  只是船艙中飄著一股酸酸的味道,好像是長久以來,有人吐了清理過,又吐了又清理過,又吐了又清理過,那種層層疊疊累積在空氣裡,負載一代代到外島當兵的年輕男子心有不甘的酸苦氣味。說實話,酸味是淡淡的,但還蠻噁心的!

  此時,有人在我附近抽起了香菸。

  平素我不抽菸,也極為討厭二手菸。但在此刻,這二手菸的味道神奇的解消了那酸酸腐腐的噁心感,讓人「耳目一新」。我躺在帆布吊床裡,輕輕吸著我生平唯一一次覺得舒服的二手菸,並略有領悟為何昔年雨林探險家的行囊裡總少不了一袋煙草。

  胡思亂想中,這船也緩緩靠近馬祖的南竿島了。

  迎接我們的,是一陣好冷的空氣啊。


延伸閱讀(您可能會對以下的內容有興趣):

1.【當兵回憶】輔仔欠你一個道歉

2.【當兵回憶】我是一個無能的輔導長

3.【當兵回憶】記一次「大樓梯離開」

4.【當兵回憶】南竿島津沙村的文化浩劫

5.【當兵回憶】政戰主任與木工一兵

2009年4月10日

【評論】燈塔(馬小九新詩賞析)

  經由吾友LS的留言,我才知道馬小九總統最近詩興大發,作起新詩來了。我想套用詩人余光中說評論阿扁新詩的話:「比較像是拆開來的散文,證明他文筆平平,沒有文采!」來贈送給馬小九總統。

  我覺得政治人物還是管好份內的事情就好。不是每個英國首相都是邱吉爾,可以拿諾貝爾文學獎。況且,邱吉爾也是卸任之後才得獎的!

  以下茲錄幾首「性質相近」,有關政治人物的新詩或歌詞,給大家品評品評!


燈塔
(作者:馬英九)


一百年的歲月,能留下多少痕跡?

一百年的歷史,能寫下多少故事?

我卻看見你,一個平凡的生命,走過最艱難的時光,挺立成永恆的燈塔。

在俄羅斯古老的大地,你磨練自己,像礦工,尋找中國未來的燃煤。

在贛南,你深入最貧困的家庭,想建設公平幸福的人間。

在上海,你和特權戰鬥,凸顯清廉正直的價值。

在舟山群島,你帶領軍民大撤退,在戰火中,保存著最頑強的意志。

在中橫,你夜宿在寒冷的荒山,用平凡的雙手,開鑿出連結勇氣與毅力的道路。

在全球石油危機的風暴中,你把風雨變成動力,推動十大建設,創造經濟奇蹟。

在民主改革的道路上,你毅然改寫歷史,讓自由成為台灣永恆的價值。

在兩岸長久的隔絕中,你開放探親,讓親情重新連結,讓歷史走出更寬廣的道路。

在每一個你曾走過的台灣鄉村,在每一塊你建設過的土地上,你不曾留下痕跡,唯一留下的,是人們擁有了更好的生活。

我們恆久的紀念你,在自己的心中。

像一座燈塔,照亮我們奮鬥的方向。

我們會帶著你的智慧、愛心和勇氣,在風暴中成長。

未來的孩子將會記得你平凡的背影,你像夕陽,雖然西下,卻留下滿天金色的光芒。





人民萬歲
(作者:王懷讓)


您從韶山水田的黃色的阡陌上走來

您從安源煤礦的黑色的巷道裡走來

您從湘鄉的那棵垂掛著許多苦難的老葡樹下走來

您從長沙的那口映照著許多血淚的清水塘畔走來

您走來,徑直走上天安門城樓

向著創造歷史的人民

用深沉的湖南口音高呼
——人民萬歲!

您從可以望到民族志氣的上海望志路走來

您從可以看穿世紀煙雨的南湖煙雨樓走來

您從八百里井岡的很有特色的中國的秋收裡走來

您從二萬里長征的很有氣魄的中國的長跑中走來

您走來,大步走上天安門城樓

向著改造歷史的人民

用深洪亮的湖南口音高呼

——人民萬歲!

您從萬里雪飄的北國風光走來

您從頓失滔滔的大河上下走來

您從《史記》裡的秦皇漢武的赫赫武功中走來

您從《資治通鑑》中的唐宗宋祖的奕奕文采裡走來

您走來,很現實地走上天安門城樓

向着扭转乾坤的人民向著扭轉乾坤的人民

用可以穿透乾坤的湖南口音高呼

——人民萬歲!

您從照耀人民智慧的西江月輝裡很抒情地走來

您從奔騰人民力量的滿江紅浪裡很激情地走來

您從《送瘟神》的浮想聯翩的興奮的韻腳中走來

您從《到韶山》的夜不成寐的振奮的平仄裡走來

您走來,很浪漫地走上天安門城樓

向著叱吒風雲的人民

用可以駕馭風雲的湖南口音高呼

——人民萬歲!

您走上天安門城樓是為了高呼人民萬歲

人民才用自己的身軀把天安門托得如此峨峨巍巍

您走上天安門城樓是為了高呼人民萬歲

人民才用自己的血汗把天安門染得這樣如描如繪

這就是您教給我們的真理

呼人民萬歲的人,他活著的時候

人民才會向著他高呼萬歲

您走上天安門城樓是為了高呼人民萬歲

把握歷史的人民才會讓您在史冊上永放光輝

您走上天安門城樓是為了高呼人民萬歲

主宰世界的人民才會讓您在世界上萬古永垂

這就是您教給我們的哲學

呼人民萬歲的人,他死了

他的思想卻可以萬歲萬萬歲

——人民萬歲



總統 蔣公紀念歌
(作者:秦孝儀,時任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副秘書長)


總統 蔣公

翳維 總統,武嶺 蔣公,巍巍蕩蕩,民無能名。

革命實繼志中山,

篤學則接武陽明。

黃浦怒濤,奮墨絰而耀日星;

重慶精誠,製白梃以撻堅甲利兵。

使百萬之眾,輸誠何易,

使渠帥投服,復皆不受敵之脅從,

使十數刀俎帝國,取消不平等條約而卒使之平,

使驕妄強敵,畏威懷德,至今尚猶感激涕零,

南陽諸葛,汾陽子儀,猶當愧其未之能行!

以新生活育我民德;

以憲政之治植我民主;

以經濟建設厚我民生;

以九年國民教育,俾我民智益蒸;

倫理,民主,科學;

革命,實踐,力行;

中華文化,於焉復興。

奈何奸匪叛亂,大陸如沸如焚,

中懷饑溺,握火抱冰,乃眷西顧,日邁月征,

如何天不諱禍,一旦奪我元戎!

滄海雨泣,神州晦冥,孤臣孽子,攀慕腐心!孤臣孽子,攀慕腐心!

化沈哀為震雷,

合眾志為長風,

  縱九死而不悔,

  願神明兮鑒臨,

  誓誅此大奸、元惡!誓復我四明、兩京!

  誓弭此大辱、慘禍!誓收我河洛、燕雲!

  錦水長碧,蔣山長青,

翳維 總統,武嶺 蔣公,巍巍蕩蕩,民無能名,巍巍蕩蕩,民無能名。





給阿珍
(作者: 2630「陳水扁」)


我被關進國民黨的黑牢裡

縮在陰暗潮濕的單人房中

不曾開啟的鐵門囚禁著我

時間緩慢地消失沒有聲音

曾經走在群眾中堅定的人

如今蜷縮在島嶼悲情一角

見不到家人埋藏碎心微笑

曾經榮耀夢想未了身先死

恍惚如亡想起星空七月夜

親愛的某妳才是我萬億寶

建國之夢台灣的路不能趕

同志的犧牲理想幾次快成

中國伸魔掌今朝再領鷹犬

母親的雙眼只滲出台灣淚

如果我死了歸來的路多長

鄉親們遲遲等咱的真國家

台灣莫為我的苦痛而悲傷

今天的一切歷史將會審判

快站起來我的人民齊奮鬥

遲來的陽光終將射進牢房

花會再開阿扁有天會回來



  看完之後,有沒有一點「讓我死了吧!」的感覺?

2009年4月8日

【閱讀】時間迴旋-關於穿越時空的大幻想

時間迴旋的圖像

  說實話,「穿越時空」這個把戲,已經是科幻小說世界中古老的元素了(但並不褪流行)。

  等而下之者,是把時空旅行當成另一種獵奇的觀光之旅,當地球上所有的地貌都被人類普遍的認識之後(比如說「國家地理頻道」),現在主角不論到什麼地方,讀者都已經缺乏冒險的感覺了。因此,不如將「地理的冒險」改成「時空的冒險」,反正我們對於「異時空」一無所知,作者愛怎麼編就怎麼編,這一種廉價的置換模式,普遍存在於許多三流的小說或電影中。

  除此之外,淺見以為科幻小說裡的時空旅行是可以分成兩大類型。一種是讓主角穿越時空去探險,另一種則是主角不穿越時空,而在現實的時空中研究某一種來自其他時空的東西或人類。

  前者又可分為二大類目。其一是回到過去,其二是到達未來。

  主角「回到過去式」的時空旅行有汗牛充棟的文本,因為人類歷史已經累積了無數有趣的事件,作者大可以挑一個有研究、有興趣的歷史課題,然後把這個回到過去的傢伙變成一個歷史事件的干擾因子,就可以搞出很多有趣的故事。這戲法人人會變,各有巧妙不同。

  當然,這種回到過去的科幻故事,每每要處理一個難題,就是過去一旦改變了,現在不就也得跟著改變嗎?如果「現在」改變了,那原本設定為可以回到過去的這個「現在」的事實基礎,是否還能夠存在呢?這就變成一個幾乎無解的問題。《蝴蝶效應》這系列的電影就是抓著這個主題連拍了好幾部,越拍越了無新意。

  也曾經有作者大膽挑戰這個議題,認為「回到過去」並不會「改變過去」。就像是你可以回到二十年前那場世界大賽,坐在洋基球場的觀眾席上見證歷史,但你終究不能變成選手上場比賽,你無力改變大聯盟史上那支全壘打或那個致命的失誤,所以你也不能影響比賽的結果,你終究只能夠當個觀眾而已(以上觀點見於麥克.克萊頓的小說《時間線》)。這個論點蠻新奇的,但實在是缺乏說服力,不過至少麥克.克萊頓勇於「提出理論」,或許可帶給後世的小說家一些啟發。

  至於「到達未來」式的穿越時空,大抵會遇到二個情形,一個是看見高科技的人類文明社會,一個是看到了人類文明的末日。也有很多是先看到不可思議高度文明,接著看到文明的末世。這類小說在標舉「環境保護」的今日,幾乎成為俗濫的「預言體裁」,更是好來塢電影最愛的劇情類型之一。

  而關於「有人或物穿越時空而來」的故事,有時會被處理成一個「異文化」的人進入「主流文化」的「奇遇記」,而可能變成一齣喜劇或鬧劇。然而科幻小說更喜歡的的情形是將這個「穿越時空的入侵者(不論是人或物)」視為一種祕密的危機,總是要由少數英勇的人出面解決這個難題,千萬不能讓大眾知道,以免引發恐慌。

  總之,科幻小說的傑作雖多,然處理「時間」的手法,大抵不出以上所述的方向。

  不料,現在真的有作者別出杼機的寫出了不一樣的「時間」結構,令人激賞。

  《時間迴旋》是羅伯特‧查爾斯‧威爾森這位加拿大小說家的力作。他在小說中以外星人之力在地球南北極的上空放置了一部機器,地球人稱為「時間迴旋(SPIN)」,這部機器讓地球的時間慢於宇宙的時間,地球上的生物過一日,地球外的宇宙卻已過了萬年。

  原本人類是寄蜉蝣於天地,一日之間,忽然集體變得壽與天齊。人類的生命相較於天體的生命原本是如此渺小,卻在「時間迴旋」的作用下,變成得要擔心地球在十年、二十後(也就是宇宙已經過了幾十億年),會不會因為太陽的膨脹或死亡而煙消雲散。

  作者綁架了全人類的時間,在地球上過著日常生活,卻要處理地球外時間飛逝的「末日情境」。這真是一個宏大的故事格局啊!怎能不讓人擊節三歎!

  可惜,這部小說整體而言不是很合我的脾胃,我覺得故事的內容還不足以支撐這個偉岸的「時間迴旋」。不過,光靠著作者對「時間」的嶄新處理,這部小說終究會在科幻小說史上留下一定的地位!

延伸閱讀(您可能會對以下的內容有興趣):
1. 〔閱讀〕莫洛博士與化身博士

2.〔閱讀〕恐懼之邦(State of Fear)與溫室效應

3.〔科學〕演化論、創造論及賽局理論

4.〔閱讀〕模仿犯

5.【瑣記】龍目島二、三事

2009年4月6日

【政治】國家考試加考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

  前幾天和麻吉爸爸聊天,麻吉爸爸跟我說最近有一個新聞,是考試院研議要在國家考試中加考「中國憲法」。我說不是本來就有考嗎?結果麻吉爸爸說是要考「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

  我大吃一驚,直呼怎麼會有這種事?

  麻吉爸爸說這件事新聞都有報,我實在太狀況外了。我說也是,可能改天他要到烏魯木齊人民法院才能找到我。
  
  我最近實在很少看一些有的沒的新聞。但這件事還是給我太大的驚嚇!

  過了幾天,麻吉爸爸寄了二個新聞給我,茲錄之如下:


高考考中國憲法?台考試院緊急喊停

【大紀元3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劉耀廷綜合報導)

對於中國憲法加考問題,考選部昨天下午原本發布新聞稿指出,尚在研議中,但昨晚二度發布新聞稿,表示「經輿論反映,各方意見紛紜,考選部決定從善如流,不將中國大陸憲法列入考試範圍」。

考選部次長董保城說,由於輿論有不同意見,因此,考選部決定尊重輿論意見,確定不會列考中國憲法。

董保城指出,原本加考的主張,是來自於學者的建議,因為有學者認為,中國大陸憲法很重要,尤其中國大陸已經在作法制建設,台灣有必要進行了解。

考選部昨天下午原本發布新聞稿指出,針對高考二級擬增設「大陸政策與兩岸關係」的選試科目,其中,考試範圍將涵蓋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一事,目前還在研議中,尚未完成法定程序。對此,民進黨立委蔡煌瑯指出,中華民國跟中國的憲法互相抵觸,讀了恐怕會讓考生錯亂。

前考試院長姚嘉文指出,中國憲法是落後的憲法,更和台灣的憲法沒有直接相關,要把中國憲法列入錄取標準的考試科目實在不好,還不如考歐美或是世界各國憲法。

民進黨籍立委王幸男則表示,考試題目若提及「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神聖領土的一部分」,參加高考的人難道要認同嗎?他表示強烈抗議。(http://www.dajiyuan.com)
美東時間: 2009-03-10 13:07:56 PM 【萬年曆】
本文網址﹕http://www.epochtimes.com/b5/9/3/11/n2457857.htm



高考考中國憲法?綠委抗議 籲考試院解釋

2009-03-10 中國時報 【中央社】
 媒體報導高考將加考中國大陸憲法,民進黨籍立委王幸男今天表示強烈抗議,考試院長關中及總統馬英九應懸崖勒馬;民進黨籍立委黃偉哲說,考試院及考選部應給合理解釋。

 自由時報今天報導,考選部近期修正完成公務人員高等考試二級考試相關規定,其中有多個與中國大陸事務互動頻繁的政府機關,用人考試將增列包括中國大陸憲法等考科選項。

 王幸男上午在立法院召開記者會時表示,政府政策錯誤荒誕,考試題目若提及「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神聖領土的一部分」,參加高考的人難道要認同嗎?他表示強烈抗議,關中及馬總統應懸崖勒馬。

 黃偉哲說,經過查證,知道考選部今年真的要加考中國大陸憲法,理由是「知己知彼」,這個決定是為統一預作準備嗎?考試院及考選部應給一個合理、合乎社會觀感的解釋。

 民進黨籍立委蔡煌瑯在會中說,非常擔心政府實行漸進式統一,呼籲關中不要迴避,應說清楚為何要考中國大陸憲法,否則不排除到監察院要求彈劾。980310



  看了以上的報導,原來真有其事。不過依中國時報的報導,是說要在「多個與中國大陸事務互動頻繁的政府機關」的高考二級中加入這項考試,也就是說當成一種與業務相關的「專業科目」來考。而依大紀元時報的報導,則沒有提到這一點。到底何者為是?並不清楚。

  不過就算當成「專業科目」,有必要考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嗎?

  為了檢證一下這到底是「專業考量」還是「政治意識型態考量」,我上了外交部的網站上查了一下外交領事人員的考試科目。發現外交領事人員分為「英文組、法文組、德文組、日文組、西班牙文組、阿拉伯文組、韓文組、葡萄牙文組、俄文組」,所要求的「外交專業」考的是以下科目:
  
* 一、國文(作文、公文與測驗)
* 二、外國文筆試(就應考人報考組別之外國文應試。除英文組外其餘各組兼試基礎英文)
* 三、外語口試(就應考人報考組別之外國語應試)
* 四、比較政治
* 五、國際公法與國際關係
* 六、近代外交史
* 七、經濟學(國際經濟學)

  這就怪了,如果說英文、法文等語文在多國通行,沒法子考那麼多國的憲法,那麼日文組、韓文組都是只有在一個國家通行,怎麼沒有「專業考量」的考日本憲法或韓國憲法呢?

  難道外交領事人員不必有這種專業,而辦理「與中國事務相關部會」的人員,就非得要懂「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嗎?

  由於這件事情只是考試院內部的研議事項,沒有變成政策,所以實在也不值得用太大的力氣來撻伐,至少考試院最後還是知道民意不可違。

  不過經由這件事,我覺得國民黨政府又再逼我了。

  之前民進黨政府做的那麼爛,我一改長期支持綠營的作法,欣見馬小九來當總統(雖然我沒有投票)。因為我覺得民主價值一定要高於意識型態,做不好就換人這個民主原則,比起喊獨立、喊統一來的重要。我也願意相信不論藍、綠,誰來做都不可能會改變台灣已經獨立的事實。

  現在我仍然維持我的看法,但不可否認的,最近許多政客越來越離譜的言行已經讓我的「氣摸」越來越不爽了!

  權力真的會讓人越來越沒有自覺嗎?或許是,但馬政府未免也來的太快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