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6日

【政治】國家考試加考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

  前幾天和麻吉爸爸聊天,麻吉爸爸跟我說最近有一個新聞,是考試院研議要在國家考試中加考「中國憲法」。我說不是本來就有考嗎?結果麻吉爸爸說是要考「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

  我大吃一驚,直呼怎麼會有這種事?

  麻吉爸爸說這件事新聞都有報,我實在太狀況外了。我說也是,可能改天他要到烏魯木齊人民法院才能找到我。
  
  我最近實在很少看一些有的沒的新聞。但這件事還是給我太大的驚嚇!

  過了幾天,麻吉爸爸寄了二個新聞給我,茲錄之如下:


高考考中國憲法?台考試院緊急喊停

【大紀元3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劉耀廷綜合報導)

對於中國憲法加考問題,考選部昨天下午原本發布新聞稿指出,尚在研議中,但昨晚二度發布新聞稿,表示「經輿論反映,各方意見紛紜,考選部決定從善如流,不將中國大陸憲法列入考試範圍」。

考選部次長董保城說,由於輿論有不同意見,因此,考選部決定尊重輿論意見,確定不會列考中國憲法。

董保城指出,原本加考的主張,是來自於學者的建議,因為有學者認為,中國大陸憲法很重要,尤其中國大陸已經在作法制建設,台灣有必要進行了解。

考選部昨天下午原本發布新聞稿指出,針對高考二級擬增設「大陸政策與兩岸關係」的選試科目,其中,考試範圍將涵蓋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一事,目前還在研議中,尚未完成法定程序。對此,民進黨立委蔡煌瑯指出,中華民國跟中國的憲法互相抵觸,讀了恐怕會讓考生錯亂。

前考試院長姚嘉文指出,中國憲法是落後的憲法,更和台灣的憲法沒有直接相關,要把中國憲法列入錄取標準的考試科目實在不好,還不如考歐美或是世界各國憲法。

民進黨籍立委王幸男則表示,考試題目若提及「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神聖領土的一部分」,參加高考的人難道要認同嗎?他表示強烈抗議。(http://www.dajiyuan.com)
美東時間: 2009-03-10 13:07:56 PM 【萬年曆】
本文網址﹕http://www.epochtimes.com/b5/9/3/11/n2457857.htm



高考考中國憲法?綠委抗議 籲考試院解釋

2009-03-10 中國時報 【中央社】
 媒體報導高考將加考中國大陸憲法,民進黨籍立委王幸男今天表示強烈抗議,考試院長關中及總統馬英九應懸崖勒馬;民進黨籍立委黃偉哲說,考試院及考選部應給合理解釋。

 自由時報今天報導,考選部近期修正完成公務人員高等考試二級考試相關規定,其中有多個與中國大陸事務互動頻繁的政府機關,用人考試將增列包括中國大陸憲法等考科選項。

 王幸男上午在立法院召開記者會時表示,政府政策錯誤荒誕,考試題目若提及「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神聖領土的一部分」,參加高考的人難道要認同嗎?他表示強烈抗議,關中及馬總統應懸崖勒馬。

 黃偉哲說,經過查證,知道考選部今年真的要加考中國大陸憲法,理由是「知己知彼」,這個決定是為統一預作準備嗎?考試院及考選部應給一個合理、合乎社會觀感的解釋。

 民進黨籍立委蔡煌瑯在會中說,非常擔心政府實行漸進式統一,呼籲關中不要迴避,應說清楚為何要考中國大陸憲法,否則不排除到監察院要求彈劾。980310



  看了以上的報導,原來真有其事。不過依中國時報的報導,是說要在「多個與中國大陸事務互動頻繁的政府機關」的高考二級中加入這項考試,也就是說當成一種與業務相關的「專業科目」來考。而依大紀元時報的報導,則沒有提到這一點。到底何者為是?並不清楚。

  不過就算當成「專業科目」,有必要考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嗎?

  為了檢證一下這到底是「專業考量」還是「政治意識型態考量」,我上了外交部的網站上查了一下外交領事人員的考試科目。發現外交領事人員分為「英文組、法文組、德文組、日文組、西班牙文組、阿拉伯文組、韓文組、葡萄牙文組、俄文組」,所要求的「外交專業」考的是以下科目:
  
* 一、國文(作文、公文與測驗)
* 二、外國文筆試(就應考人報考組別之外國文應試。除英文組外其餘各組兼試基礎英文)
* 三、外語口試(就應考人報考組別之外國語應試)
* 四、比較政治
* 五、國際公法與國際關係
* 六、近代外交史
* 七、經濟學(國際經濟學)

  這就怪了,如果說英文、法文等語文在多國通行,沒法子考那麼多國的憲法,那麼日文組、韓文組都是只有在一個國家通行,怎麼沒有「專業考量」的考日本憲法或韓國憲法呢?

  難道外交領事人員不必有這種專業,而辦理「與中國事務相關部會」的人員,就非得要懂「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嗎?

  由於這件事情只是考試院內部的研議事項,沒有變成政策,所以實在也不值得用太大的力氣來撻伐,至少考試院最後還是知道民意不可違。

  不過經由這件事,我覺得國民黨政府又再逼我了。

  之前民進黨政府做的那麼爛,我一改長期支持綠營的作法,欣見馬小九來當總統(雖然我沒有投票)。因為我覺得民主價值一定要高於意識型態,做不好就換人這個民主原則,比起喊獨立、喊統一來的重要。我也願意相信不論藍、綠,誰來做都不可能會改變台灣已經獨立的事實。

  現在我仍然維持我的看法,但不可否認的,最近許多政客越來越離譜的言行已經讓我的「氣摸」越來越不爽了!

  權力真的會讓人越來越沒有自覺嗎?或許是,但馬政府未免也來的太快了吧!

20 則留言:

中途島 提到...

其實,這一年來,可說是急行軍在進展,一年當四年用.大概到年底會再發生什麼驚奇事,也不奇怪.

ECFA這件事,白雲兄有注意到吧!馬說要先射再說,也不管靶長怎樣.

郵儲四兆和研議中的十三兆民間保險金要變成什麼政府的投資平台.很多很誇張的事一直在演變中,老實講,我都怕我快得憂鬱症了.

有空注意一下,這個政府真的很誇張.

麻吉爸爸 提到...

雖然說這是一種悲哀,
全世界大概只有台灣有這麼嚴重的國家意識型態問題,
但真能拋開嗎?
我看是很難,
再這樣下去,
2012年沒有總統票可以投,
而是投其他的(例如特首,誰知道會改成投啥?),
也不是危言聳聽了.....

mungbean 提到...

oh, my god,那我也要去內蒙當蒙古大夫了....開始後悔沒有狠下心來唸日本的博士學位.....

小杜白雲 提到...

我覺得沒有必要那麼悲觀!

但是總是抱持進步的觀念,做好自已的事情為是吧!

中途島 提到...

嗯!我這麼覺得,我相信很多人希望做自己在社會的工作,也懷抱著社會的每一個人都努力做好自己的事,國家就會向前行.

不過,現在這個船長知道很多人都專心在划槳或顧好鍋爐,所以他趁著很多人不注意的時候,幹了很多很離譜的事.

譬如暗地自己找打手去打船艙裏他看不順眼的乘客,或者說用假雷達誤導乘客,其實已經把自己的舵改了位置,甚至,加速行船,航向大賊窟.

這船長太了解船員的心理,如果大家沒有好好注意他,真難以想像他趁著大家不注意的時候將把我們推到什麼火坑去.

我也很想樂觀,但,看到他急行軍的作法,只怕所有乘客船員發覺事情不妙時,已來不及了.

小杜白雲 提到...

我一直覺得小九應該沒有能力做這種事..

而且我也覺得他老兄內化的[奉公守法]性格應該不可能讓他[踰矩]!

除非他的[使命感]太強,強到可以讓他克服一切困難.....

那....就算我看走眼!

不過,我相信應該救的回來!

中途島 提到...

我覺得這個九很會裝可愛,裝笨,其實一點都不笨,幾乎他想拿到的位子,他都拿到了,這個人沒有”能力”嗎?

最後怕的是船撞到冰山的時候,大家才發現有問題,到時候就不是救船了,而是喊救人啊!

小杜白雲 提到...

島兄:

在這個問題上,我希望我是對的,你是錯的。不然,我們就慘了!

中途島 提到...

白雲兄:

我也希望是我錯.

往者已矣,來者猶可追.

儘量喚起其他乘客們的注意,觀察一陣子,就會知道這個馬集團在幹什麼.

不要只聽他們講的,更要注意行動.

確實很累沒錯,可是沒有辦法.

要全民共同注視他們的所做所為,好知道現在是不是正撞向冰山.

雨果 提到...

這種事不要說真得發生,考試院的官員會有這樣的想法就已讓我恨的牙癢癢的.我也是和小杜白雲一樣覺得民主應該比意識形態重要,現在只能說當初我真是"太傻太天真".

LS (tw@us) 提到...

急行軍是有理論基礎的。這一陣子美國都在討論關於凱因斯學派的理論(以及羅斯福新政)政府要採取快速作為擴大投資的理念。下面是Krugman寫的一些專欄的中文翻譯。

復甦優先 別怕債留子孫
http://mag.udn.com/mag/world/storypage.jsp?f_MAIN_ID=364&f_SUB_ID=4076&f_ART_ID=167161

救經濟不夠力 將現歐巴馬缺口
http://mag.udn.com/mag/world/storypage.jsp?f_MAIN_ID=364&f_SUB_ID=4076&f_ART_ID=172045

到底馬政府這些政策正不正確,我不是經濟學家不甚了解,或許有人可以以經濟的角度深入探討。但是我不覺得急行軍就等於打著"趁人不注意"偷跑的算盤!

小杜白雲 提到...

急行軍如果是經濟議題,或許還有點理論基礎。但考試院的這則新聞應該不在此列。


嚴格說來,扁政府的二次金改,不也是「急行軍」嗎?

只是我們今日發現原來急行軍的目的(至少附帶目的)是在貪污。令人痛心疾首!

因此大家會有畏懼,會對政治人物高度不信任,而會希望這次急行軍的目的不是在賣國。


我認為,其實關於經濟政策的辯論,有時候表面上是藍綠之爭,但真正提供理論基礎的還在於左右之爭。

如果台灣真的有左右之爭就太好了。

可惜現在的左右之爭都曖昧不明的依附在藍綠之爭中,不但模糊了立場,也喪失了說服力。

--------------

至於台灣政府的經濟政策,我是不太樂觀。

因此在「經濟發展」的政策上,我覺得台灣應該比較「自由主義」一點!不要再丟錢去「主導」了!


政府該做的應該是扶助弱勢,建立社會安全網。只要人民安心了,憑台灣多數人愛錢不要命、有洞就鑽的性格,經濟發展應該是不成問題。

LS (tw@us)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LS (tw@us) 提到...

考試院的這則新聞,我覺得是某位考試委員白目的發言被媒體跟立委放大了(缺乏政治敏感度,才只做到考試委員?)。把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納入考試範圍,並不見得要把這個科目看作跟中華民國憲法同等重要,畢竟打算加入的科目是“大陸政策與兩岸關係“,並不是另外成立一門憲法科目不是嗎?考該憲法也不代表就要認同該憲法,不然要考歷史的人都有認同封建制度跟殘害人權的危險。就算當作考兩題四分的題目好了,這跟駐美外交人員在"比較政治概要"考兩題四分的美國憲法意思差不多,只是"中國"這兩個字太敏感。不過外交人員並沒有依派駐國錄取,不能這麼考罷了。就當作考敵情認知好了。

二次金改:這是李紀珠三年多前寫的文章,在google上找到的:
http://www.wretch.cc/blog/Jichu/2350361

我想現在的急行軍是依凱因斯的想法,在經濟蕭條時政府要快速的擴大投資,刺激經濟,拖的越久陷的越深。阿扁的二次金改,至少表面上看起來剛好相反:政府釋出官股給民間,這比較像美國右派的做法;釋出官股跟擴大投資是兩回事;台灣的金融業跟美國與日本比起來,體質沒那麼差;當時台灣的經濟也沒有像現在經濟蕭條的急迫性吧!

社會福利是實現社會正義,很難用來解決經濟問題。如果是健保,台灣的健保跟美國比起來已經像是天堂了(問Hugo就知)。對於弱勢團體的救助,被救助的團體本來就沒有錢能拿出來消費投資。更嚴重的問題是失業率吧,失業救濟照顧的是失業者,而要治本必須是提供工作。在國際經濟蕭條的情況下,出口大幅萎縮,還是必須要由政府刺激消費,提供工作。

mungbean 提到...

台灣的健保其實是千瘡百孔,如果也把醫療倫理或者把醫療整體水準的程度也算進來,我不認為民眾在這個制度下真的有得到較好的照護... 健保制度類似日本系統,殷鑒不遠,如何確實的在制度上真正實現社會正義,是未來的課題!而整體稅負制度不改善,產業政策不改變,也是未來社會正義如何實踐的重點!
最後,不管經濟發展政策如何,台灣的底子應該都還在,也沒那麼容易被官員搞垮弄砸,但是主權意識/自由人權是一去不復返的東西,政策或行政權執行過程宣示的意涵才是重點!一旦認同中國的民意增加(就如同許多人會恥笑CNN烏龍舉證播報西藏事件,卻對背後的真正存在的極權鎮壓不感痛癢....),或者認同大政府主義的民意增加,台灣自然會在短時間內質變,也正是前述大大觀察小九是不是真的那麼"利害"的重點啦!

LS (tw@us) 提到...

美國醫療制度的問題是太多看不起病的窮人,15.3%的人(四千五百萬)沒有醫療保險。台灣至少還請的起照護,在美國連拔顆牙都要兩三百塊美金的情況下,生病真的就是完蛋。

mungbean 提到...

是囉,我要說的就是...在台灣或日本的現行制度下,是你可以保留或沒太大問題的牙齒可能因為可以申請健保,可以作假牙,可以植牙所以醫師就建議拔掉...這是普遍性而非針對貧窮的病人...牙齒事小....你可以想想換成內外科.....觀念的轉變最是難以改變,健保制度已經改變醫師和就診民眾的想法,遺憾的是我看不到情況有轉好的趨勢....
一個急就章的制度,就算立意再好也可能後患無窮...(健保是對的,但制度本身存在太大的問題),我不懂經濟,只希望政府官員在下任何決策前是有真的擔當,而不只是揣摩上意或圖謀私利....

中途島 提到...

現在會不會扯得稍微遠了點.

急行軍指的是,迴避國會,只要牽涉兩岸的約,什麼都來一個自然生效.而且好像都不需要經過討價還價,對方想怎樣,就躺在沙灘,隨便他怎樣,不然怎會有什麼沙石船爭議,什麼2.5ppm,什麼不用檢查自動輸入.

完全是一面倒地讓對岸很爽.

馬集團的政策作為真是為經濟嗎?

台灣的經濟問題是美國引撆熄火的問題,是外銷出口出了問題(即使輸往中國,也只是輸美的中繼站),一個開放性的經濟體,有需要用那麼多錢去搞什麼擴大內需嗎?而且這些內需會被誰賺走,台灣一個原物料高度依賴外國的地方,所謂撒錢其乘數效應也會弱化,否則從去年擴大內需到今年消費券,撒那麼多錢,為什麼看不出有什麼反應,目前還是靠美國的急單,才有一點點稍微回穩的跡象.

馬政府的作為,經常是發燒,他反而要你喝冰開水,說可以退燒.

台灣是中國的零組件上游,東協是嗎?那東協加三,台灣是在怕什麼?反而是先簽了ECFA,對岸只要大量傾銷,就可以使台灣一些小型的內需傳統產業,完全消滅.本來失業問題就夠重了,這樣冰水喝下來,不燒得更重?

LS (tw@us) 提到...

Sorry 島兄, 看到第一封留言提到郵儲跟保險以為你指的急行軍是馬的經濟跟金融政策。兩岸政策又是另一回事了。

剛剛看到這則新聞,搖頭嘆息...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1/4839055.shtml
考試院跟經濟政策都可以解釋,唯獨這件事不行!這種革命軍文藝青年的玩意怎麼還會出現?

小杜白雲 提到...

我對急行軍這個詞的認知,比較接近島兄。

無關乎政策的內容,而是那種急就章、迴避充分討論、甚至帶點口號式的決策程序。

這種事情扁政府做了很多,時間沒有多久,惡果是一一浮現。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國民黨號稱有多專業多專業的財經官員,如今看來不過爾爾罷了!

---
至於馬小九的詩作,無關乎意識型態的我的看法是,在藝術手法上應該要好好加油啊~

和阿扁寫給阿珍的詩,程度上是差不多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