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10日

【評論】燈塔(馬小九新詩賞析)

  經由吾友LS的留言,我才知道馬小九總統最近詩興大發,作起新詩來了。我想套用詩人余光中說評論阿扁新詩的話:「比較像是拆開來的散文,證明他文筆平平,沒有文采!」來贈送給馬小九總統。

  我覺得政治人物還是管好份內的事情就好。不是每個英國首相都是邱吉爾,可以拿諾貝爾文學獎。況且,邱吉爾也是卸任之後才得獎的!

  以下茲錄幾首「性質相近」,有關政治人物的新詩或歌詞,給大家品評品評!


燈塔
(作者:馬英九)


一百年的歲月,能留下多少痕跡?

一百年的歷史,能寫下多少故事?

我卻看見你,一個平凡的生命,走過最艱難的時光,挺立成永恆的燈塔。

在俄羅斯古老的大地,你磨練自己,像礦工,尋找中國未來的燃煤。

在贛南,你深入最貧困的家庭,想建設公平幸福的人間。

在上海,你和特權戰鬥,凸顯清廉正直的價值。

在舟山群島,你帶領軍民大撤退,在戰火中,保存著最頑強的意志。

在中橫,你夜宿在寒冷的荒山,用平凡的雙手,開鑿出連結勇氣與毅力的道路。

在全球石油危機的風暴中,你把風雨變成動力,推動十大建設,創造經濟奇蹟。

在民主改革的道路上,你毅然改寫歷史,讓自由成為台灣永恆的價值。

在兩岸長久的隔絕中,你開放探親,讓親情重新連結,讓歷史走出更寬廣的道路。

在每一個你曾走過的台灣鄉村,在每一塊你建設過的土地上,你不曾留下痕跡,唯一留下的,是人們擁有了更好的生活。

我們恆久的紀念你,在自己的心中。

像一座燈塔,照亮我們奮鬥的方向。

我們會帶著你的智慧、愛心和勇氣,在風暴中成長。

未來的孩子將會記得你平凡的背影,你像夕陽,雖然西下,卻留下滿天金色的光芒。





人民萬歲
(作者:王懷讓)


您從韶山水田的黃色的阡陌上走來

您從安源煤礦的黑色的巷道裡走來

您從湘鄉的那棵垂掛著許多苦難的老葡樹下走來

您從長沙的那口映照著許多血淚的清水塘畔走來

您走來,徑直走上天安門城樓

向著創造歷史的人民

用深沉的湖南口音高呼
——人民萬歲!

您從可以望到民族志氣的上海望志路走來

您從可以看穿世紀煙雨的南湖煙雨樓走來

您從八百里井岡的很有特色的中國的秋收裡走來

您從二萬里長征的很有氣魄的中國的長跑中走來

您走來,大步走上天安門城樓

向著改造歷史的人民

用深洪亮的湖南口音高呼

——人民萬歲!

您從萬里雪飄的北國風光走來

您從頓失滔滔的大河上下走來

您從《史記》裡的秦皇漢武的赫赫武功中走來

您從《資治通鑑》中的唐宗宋祖的奕奕文采裡走來

您走來,很現實地走上天安門城樓

向着扭转乾坤的人民向著扭轉乾坤的人民

用可以穿透乾坤的湖南口音高呼

——人民萬歲!

您從照耀人民智慧的西江月輝裡很抒情地走來

您從奔騰人民力量的滿江紅浪裡很激情地走來

您從《送瘟神》的浮想聯翩的興奮的韻腳中走來

您從《到韶山》的夜不成寐的振奮的平仄裡走來

您走來,很浪漫地走上天安門城樓

向著叱吒風雲的人民

用可以駕馭風雲的湖南口音高呼

——人民萬歲!

您走上天安門城樓是為了高呼人民萬歲

人民才用自己的身軀把天安門托得如此峨峨巍巍

您走上天安門城樓是為了高呼人民萬歲

人民才用自己的血汗把天安門染得這樣如描如繪

這就是您教給我們的真理

呼人民萬歲的人,他活著的時候

人民才會向著他高呼萬歲

您走上天安門城樓是為了高呼人民萬歲

把握歷史的人民才會讓您在史冊上永放光輝

您走上天安門城樓是為了高呼人民萬歲

主宰世界的人民才會讓您在世界上萬古永垂

這就是您教給我們的哲學

呼人民萬歲的人,他死了

他的思想卻可以萬歲萬萬歲

——人民萬歲



總統 蔣公紀念歌
(作者:秦孝儀,時任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副秘書長)


總統 蔣公

翳維 總統,武嶺 蔣公,巍巍蕩蕩,民無能名。

革命實繼志中山,

篤學則接武陽明。

黃浦怒濤,奮墨絰而耀日星;

重慶精誠,製白梃以撻堅甲利兵。

使百萬之眾,輸誠何易,

使渠帥投服,復皆不受敵之脅從,

使十數刀俎帝國,取消不平等條約而卒使之平,

使驕妄強敵,畏威懷德,至今尚猶感激涕零,

南陽諸葛,汾陽子儀,猶當愧其未之能行!

以新生活育我民德;

以憲政之治植我民主;

以經濟建設厚我民生;

以九年國民教育,俾我民智益蒸;

倫理,民主,科學;

革命,實踐,力行;

中華文化,於焉復興。

奈何奸匪叛亂,大陸如沸如焚,

中懷饑溺,握火抱冰,乃眷西顧,日邁月征,

如何天不諱禍,一旦奪我元戎!

滄海雨泣,神州晦冥,孤臣孽子,攀慕腐心!孤臣孽子,攀慕腐心!

化沈哀為震雷,

合眾志為長風,

  縱九死而不悔,

  願神明兮鑒臨,

  誓誅此大奸、元惡!誓復我四明、兩京!

  誓弭此大辱、慘禍!誓收我河洛、燕雲!

  錦水長碧,蔣山長青,

翳維 總統,武嶺 蔣公,巍巍蕩蕩,民無能名,巍巍蕩蕩,民無能名。





給阿珍
(作者: 2630「陳水扁」)


我被關進國民黨的黑牢裡

縮在陰暗潮濕的單人房中

不曾開啟的鐵門囚禁著我

時間緩慢地消失沒有聲音

曾經走在群眾中堅定的人

如今蜷縮在島嶼悲情一角

見不到家人埋藏碎心微笑

曾經榮耀夢想未了身先死

恍惚如亡想起星空七月夜

親愛的某妳才是我萬億寶

建國之夢台灣的路不能趕

同志的犧牲理想幾次快成

中國伸魔掌今朝再領鷹犬

母親的雙眼只滲出台灣淚

如果我死了歸來的路多長

鄉親們遲遲等咱的真國家

台灣莫為我的苦痛而悲傷

今天的一切歷史將會審判

快站起來我的人民齊奮鬥

遲來的陽光終將射進牢房

花會再開阿扁有天會回來



  看完之後,有沒有一點「讓我死了吧!」的感覺?

12 則留言:

LS (tw@us) 提到...

有頓悟的感覺,腦袋空空。

麻吉爸爸 提到...

最新消息,
研考會在自己網站上公布以後公務員去大陸考察不算出國,
回國不用寫報告,
哇ㄌㄟ去大陸不算出國,
為什麼要通過台灣的海關啊,
直接飛機坐了就可以出去了不是嗎?
看起來馬小九真的越來越敢了.....

LS (tw@us) 提到...

好像不是真的,報告還是要乖乖寫。

自由時報現在有點像是美國的Fox News了...

http://news.cnyes.com/stock/dspnewsS.asp?fi=\NEWSBASE\20090410\WEB1879&vi=33985&date=20090410&time=18:30:20&pagetype=index15&subtype=home&cls=index15_totalnews

http://www.rdec.gov.tw/ct.asp?xItem=4158737&ctNode=10001&mp=100

中途島 提到...

自由的假新聞應該遠少於旺旺時報,也不比上忠孝東路那一間.

http://www.pts.org.tw/php/news/pts_news/detail.php?NEENO=113712

公視應該夠有公信力了.

LS (tw@us) 提到...

公視報導也沒說細節,不過研考會的新聞稿說公務人員還是要寫報告,只是區分為「兩岸交流」及「國際交流」兩大類別。這是把到大陸的考察歸為另一類,或許有實際的考量,不至於到賣台急統吧!

自由時報不是假新聞,但是似乎什麼小事都能變成賣台。Fox News有很多名嘴,絕對不比台灣的名嘴差。例如為Guantanamo被關的囚犯要求人權的人,全被他們貼上同情敵人出賣美國的標籤。

立委去踢館的時候,正是主委江宜樺在行政院參加會報的時候。何不先約一下?不過研考會就在濟南路,很近的。以下的問題我想聽聽大家的看法:如果你是主委,被立委不請自來踢館了,你會不會跟行政院長報備回去碰面?

中途島 提到...

”不等同於出國”的意思是?

白話,不就是”不等於出國”.

馬先生不是說大陸和台灣不是國籍的不同,而是戶籍的不同,這種一國兩區論的邏輯不也是一以貫之,還需待人來操弄嗎?

麻吉爸爸 提到...

ㄟ,立三我想你被我誤導了,
我的重點是不算出國,
不是不用寫報告,
反正公務人員多的是報告亂寫,
或是抄以前別人寫的報告,
所以要不要寫報告不是重點,
重點是不算出國,
不算出國為啥要去大陸要經過台灣海關?
我去澎湖應該不用經過海關吧?
國民黨最近太多這種小動作了,
不過我是蠻想以後去美國日本都不算出國,
不用經過海關的,
那其實也不錯......
還有抱歉我忘了引用出處,
我不是在自由時報看到的,
我是在「中國」時報電子報看到了.....

麻吉爸爸 提到...

再補充一下,
而且為何要把原來的網頁撤下?
如果沒有問題留著就好啦,
不過研考會顯然沒有體會郭冠英網路上「凡走過必留下痕跡」的經驗,
真要翻,
還是找得到的....

小杜白雲 提到...

事實上,在我們台灣明文的法律規定中,中華人民共和國真的不是「外國」,而是「大陸地區」。

所以某些學者認為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關係,也不是「國際法」,而是「區際法」。

至於什麼是「區際法」,其實就是大部分「準用」國際法,但是就不能叫「國際法」就對了!

這些見解對馬政府應該是很有影響力的。像是蘇永欽這種見解的學者,也很有可能是小九心目中理想的大法官人選。

中途島 提到...

不過,有一件怪事,國民大會從未表決將台灣變更為中華民國領土(應於對日台北和約後,完成此一法理程序),依照中華民國憲法的邏輯,台灣並非中華民國固有領土.

所以,個人認為一國兩區論有法理上的瑕疵.

更推一步講,所謂統一本是一個假議題,台灣沒有與中國統一的法理懸案.

小杜白雲 提到...

但現實上,一國兩區的區際理論仍然在法律學術界有相當的影響力。。

想當年我在寫論文的時候,根本跳過這個部分就直接套用國際法的理論來處理台灣與中國的問題。。。

結果一位台大的學姐有次和我聊天,聊到我的論文方向,她問我如何處理與大陸特殊的法律關係。。

我就說何必處理?

那個學姐就不小心露出很不屑的表情,閃過一下!

當然,我承認我的論文是寫的很爛啦!

但是我tmd就是不想處理什麼區際法律準用的「三小」理論。

雨果 提到...

我不懂法律,但以一般的羅輯來看,這些奇怪的法律乍看合羅輯,但可能是建立在錯誤的假設上.就好像導公式一樣,一開始得if...如果是錯的,導得再怎樣精采,答案還是錯的.可悲的是,法律上的if的正確性是由政治決定的,有權的人可以依自己的需要決定if的定義來控制結果,過程的羅輯只不過是做秀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