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28日

【瑣記】讓我覺得台灣很有希望和對台灣很失望的二則新聞

  今日端午節,難得在家中安坐看報,大部分的新聞是不值一讀,但仍有兩則似可以部落格誌之,以待來日查考。

  先來看一則讓我覺得台灣很有希望的新聞好了!


「他們到底是不事生產的城市敗類,還是無懼現代化壓力仍真誠生活的稀有人類?」交通大學應用藝術研究所學生陳炫劭,刻意與台北、新竹、斗六等地遊民長期接觸、共處,設計出多種適合遊民生活的必需品,包括用肯德基辣椒粉做成的保暖鞋墊。

陳炫劭說,高中參加術科甄試時,為省錢搭深夜火車到台中,在火車站等天亮時,有一遊民順手扔了個紙箱給他睡;當時他心裡很嘔,覺得這些人好手好腳不做事,還不如資源回收。

從此以後,真實的遊民生活狀態像謎般吸引著陳炫劭,近一年多來,他多次到台北車站跟遊民蹲在一起。他假裝菸掉了、食物掉了,跟他們套交情,聽他們的故事,甚至還被遊民伯伯罵,「少年仔,不好好唸書,跟人家混街頭!」

他漸漸了解遊民吃、睡、洗澡和保暖等生活困難,思考用設計專長幫助遊民。一張白天用來坐的公園戶外椅,夜裡將把手翻轉一下,就變成睡覺的床;蓮蓬頭套在保特瓶上,就可方便洗澡;有很多口袋的背心,可以塞進破報紙和襪子,十分保暖,還能把家當帶著走。

最特別的是,他看到遊民走進肯德基拿了一包辣椒粉,抹在腳底就能全身暖呼呼,他也幫遊民設計了紅通通的辣椒鞋墊。

交大應藝所工藝組多名學生昨天舉行創作畢業展,陳炫劭在一堆紙箱前,用燈光投影出地下街的遊民生活狀態,並展出他設計的遊民實用產品。

【2009/05/28 聯合報】


  這些年我們受夠了打嘴砲來愛鄉愛土、關懷弱勢的傢伙;「權力使人腐化」只是一句老話,但是非得經過一些事,我們才能「體會」這句話真正的意思!

  台灣能有這樣具有人文關懷的學生,並且學以致用、腳踏實地的求學做事,真是個好消息。如果這樣的年輕人多一點,我們的社會當更有公義,台灣的未來當能更加幸福。


  接下來,則是一則讓人很失望的新聞(事實上,應該說是一篇評論)。


焦元溥:不見多元、未聞本土的世運音樂會
【聯合報╱焦元溥】

2009.05.28 03:31 am

煙花落盡後,無論世運音樂會音響是否如黃睿靚所言「不是很理想」,單就演出內容與規劃,這都是令人難堪,足為永世教訓的音樂會。

聽不到台灣的作品

教訓在哪?我們先看看世運官網如何描述自己的特色:「世運與奧運最大差異,就在世運適合於現有場地及規模適中之場館舉辦,主辦城市不需為世運新建場館或擴增現有設施,另並非所有IWGA(國際世界運動總會)運動項目皆於每屆世運會舉辦,運動項目依主辦城市現有及鄰近場館設施而為選定要素。主辦城市亦可增列些許非IWGA之運動為邀請賽項目。」細看世運六大比賽項,多是具地方特色的運動,包括相撲、飛盤、拔河、跳傘、保齡球、水上救生等等—簡言之,這是一個洋溢多元文化色彩,並能因地制宜,發揚在地文化的賽事。世界運動(World Games)—如世界音樂(World Music),高雄承辦世運,當能讓世人看到台灣特色與文化,讓參賽選手體驗台灣之豐富燦爛,實為國家喜事。

但令人遺憾並錯愕的,是「世運場館落成音樂會」在文化與創意上竟皆和世運精神背道而馳。整場音樂會聽不到任何有關高雄或台灣的作品,也聽不到比賽項目背後的多元文化。籌辦單位以「歐盟主題曲」宣揚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的《歡樂頌》,卻不知歐盟和歐洲議會雖以《歡樂頌》為代表曲,但只用旋律而捨歌詞,就是為了尊重各會員國的不同語言。不知文化內蘊,已是畫虎類犬,更可笑的是為「慶祝勝利」而搬演俄國紀念拿破崙慘敗的《1812序曲》—主辦賽事理應中立,高雄和法國有何仇恨?聽潰不成軍的「馬賽曲」聽得那麼舒爽?既不見世界多元文化,也不聞寶島在地素材,這樣的音樂會,和高雄和世運,究竟有什麼關係?

國內樂團無一受邀

演出內容和台灣無關已經可嘆,可悲的是連演出主力都和台灣無關。國內諸多樂團無一受邀,反而找個在亞洲巡迴的美國樂團擔任場館開幕。上百人的合唱團明明以國內團體占多數,宣傳卻只置於僅來「卅人」的維也納國立歌劇院合唱團,這將賣力演唱的台灣團隊置之何地?媒體稱在匹茲堡交響樂團和維也納合唱團的台籍團員為台灣之光,那主辦單位不請台灣樂手,邀了台灣合唱團卻視若無睹,避之唯恐不及的態度難道是視其為台灣之恥?這樣自我矮化,甚至自我羞辱的音樂會,居然辦在高雄,辦在世運音樂會,叫人情何以堪!

如此莫名其妙的音樂會,究竟和世運確實有關,抑或只是測試場地容載,掛世運之名行銷?從曲目到演出,是台灣音樂、音樂家或台灣文化真的難登大雅之堂,還是邀國外演出團體方有利可圖,邀國內則無仲介利益可賺?世運受國家經費,居然輕鄙台灣至此,主辦單位必須將決策過程清楚交代!

(作者為倫敦國王學院音樂學博士候選人、大英圖書館愛迪生研究員)

【2009/05/28 聯合報】  


  在高雄舉辦的世界運動會,雖然高雄人有些抱怨得不到中央政府關愛的眼神,但從廣告中,我們至少知道主場館蓋的還蠻漂亮的。

  在這個「愛台灣」最力的南台灣城市中,舉辦了這麼一次讓世界看見台灣的大型運動會。然而,在世運音樂會上,執政的民進黨市政府仍然交出完全不及格的成績單。

  這事兒也透露出,所謂的「愛台灣」、「愛本土」,很大一部分的熱情仍然是落在政治上、媒體上、意氣之爭上。

  「愛台灣」還沒有深入文化,化為更細緻的思維和行動。所以我們為了本土化,可以盲目的抗拒中國(或,換成另外一邊,盲目的擁抱中國);為了國際化,可以對早已名揚國際的自家人成就視而不見!

  這種過猶不及的盲目擺盪,真是台灣價值獨立的艱辛路途啊!

  今日以上讀報所感,和我之前的印象一致。若是充滿光明希望的新聞,通常是個人的事蹟;而公部門的新聞,往往只能令人搖頭歎息!

  我自已也在公部門,宜深思之!

延伸閱讀(您可能會對以下的內容有興趣):

1.【評論】王作榮之奇文共欣賞

2.〔音樂閱讀〕遊藝黑白 (焦元溥著)

3.〔閱讀〕副刊之見

4.〔回憶〕給褊激份子的一封信

5.〔評論〕沒有問題,就沒有答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