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30日

我是其他類型部落格--因為我無法歸類



  部落格原本是一種很自我的設計。我想寫什麼就寫什麼,我愛說什麼就說什麼,我要故作清高,我要嘻笑怒罵,我要熱情擁抱,我要冷看世事,都沒什麼不可以!

  然而,自從有了「部落格行銷」這玩意兒出現,部落格突然變成了一個可以表現自我,「順便」可以賺點兒錢的地方。不過只要扯到賺錢這事兒,如何「經營」部落格變成一件「蠻專業」的事情。要怎麼衝人氣、打廣告,要如何引發議論、圖文並茂,要寫些什麼開箱文、試用報告等等等等,眾生喧嘩,斐然有成者頗有其人。

  只是我這興趣廣泛而且有點怪異的部落客,就難免陷入「分類兩難」的困境裡。是攝影類?藝文類?親子類?法政類?旅遊類?武術類?反正就是一個四不像。

  四不像也好,有時候,我覺得四不像才是部落格的初衷。我為什麼要為了別人的方便而被歸類呢?

  算來在2002年初寫部落格時,便想到「來者自來,各取所需」這個小副標。沿用迄今,也想不出更貼切的句子。只希望能和有緣者在沒有分類的世界裡偶遇,碰撞出一點思惟、感知、憤怒及喜悅!

2009年7月27日

【關於閱讀】二個老男人的書

  近十幾年來,有兩個暢銷男作家因為婚外情而從文壇消聲匿跡。其一是林清玄,其二是苦苓。
More about 男人背叛
  前日在師大附近的「華欣二手書店」逛逛,居然在20元特價書的架上,同時發現這兩位大作家的作品,心中一時頗有感觸。當年他們是暢銷作家時,我不曾買過他們的書,如今看到二人如此「蒙塵」,卻不禁有所動心,花了四十大洋各買一本回家。

  而這二本書閒閒讀過,發現這兩位昔日的大作家文筆真的不壞。苦苓的短篇小說在戲謔中白描荒誔世事,和郭箏(《好個翹課天》的作者)頗似一路。林清玄的雜文集似是演講稿所輯成,內容上難免蕪雜,但算是言之有物,和當今報紙副刊上超過半數以上那種調弄虛文、言不及義的爛文章比起來,還是好看的多。
More about 柔軟心無掛礙
  因之覺得作家真的是很辛酸的職業。做一個認真的作家,實乃大丈夫事也!

  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賣作二十元,誰解其中味?

  然而,走進現在書店的「文學類新書區」看一看,又不免有「幾個男兒是丈夫」之歎了!

延伸閱讀(您可能會對以下的內容有興趣):

1.【閱讀】嗜書癮君子

2.〔書店瑣記〕人胖了,就老了

3.〔閱讀〕副刊之見

【閱讀】禁書人

  在二手書店買了本二十元的特價書,封面看起來還不錯,書名叫作《禁書人》。
More about 禁書人
  推薦序是一位姓蘇,自稱是科幻小說家的人寫的,他說本書作者「夏佩爾」曾經參加倪匡科幻文學獎,倪匡大師對這位作者的大作「愛不釋手」,非一讀到底,不能掩卷!

  而作者自序則是提到他在創作本書時,是獨居在四野荒涼的台北縣白沙鎮上狀似廢墟的一方斗室,在寂寞駭人的黑夜裡,振筆疾書而成。

  看起來好像很厲害!

  而且,只要二十元!

  還有,書就跟全新的一樣,連翻動的痕跡都沒有。

  這,難道不值得冒險花個二十元支持一下本土新生小說家?畢竟我已經好久好久沒有看台灣小說家寫的小說了!

  回家後翻開小說,主角是一個三流小說家,被一間三流雜誌的主編逼稿,苦無靈感,決定孤身到台北縣白沙鎮一處友人的住處閉關寫作。嗯!算是蠻有故事性的開頭!

  接下來,我就想起《如何閱讀一本書》這本書的良心建議,那就是當你翻開新書,不妨設定一個頁數(如五十頁),看到這個頁數你發現你還是「看不下去」時,那就把這本書扔了吧!

  雖然我仗勢著我自己讀書超快,很少理會這個建議,什麼書都想讀到完再說!

  但是,這本《禁書人》真的讓我很受不了,我讀了三十頁,就開始飛躍式的跳讀,一直跳、一直跳,不過跳三、四下,就受不了直接跳去最後一頁看結局。

  然後,正式把這本書丟到垃圾桶去。

  這種書怎麼可以回到二手書店戕害下一個讀者呢?

  讓它變成紙漿吧!這是一個嗜讀者的道德! 
  

【育兒】糖果、田

  前些日子到宜蘭親水公園旁的香格里拉飯店渡假二日,車行出了雪山隧道,蘭陽平原的沃野映入眼簾。

  媽媽對衡衡弟弟說:「哇!田吔!好大的田!」

  弟弟回答:「是糖果嗎?」

  咦?牛頭不對馬嘴!

  原來弟弟把「田」認作「甜」,所以才有「糖果」之問。

  唉!在城市生長的小孩果然不比農家子弟啊!

2009年7月14日

【登山】膝傷二、三事

  說起我右膝的傷,其成因至今令我不解。只記得是在南竿島上服役的一個冬夜,洗澡完畢穿著短褲回寢室的路上,在下一個階梯的時候膝蓋有一條筋抽痛一下,既沒扭到、也沒跌倒,隔天卻出現了上樓梯沒問題,下樓梯右膝於當支撐腳彎曲時會突然抽痛而酸軟無力的症狀。

  此傷曾至馬醫求治,並無結論。

  後來亦曾以此一傷腿走了一趟大雨中的夜行軍,那辛苦勁兒是甭說了。最後一段回連部的長下坡,我幾乎是單腳跳下去的,到了之後把步槍甩給小兵,輔仔我就回房躺平也!什麼清槍入庫一概不理了!

  但說也奇怪,這個膝傷痛久了,就自已不痛了。一直到服役結束,此後多年,都未曾再發作。

  一直到數年前參加了一次巴福越嶺(參見:「〔登山〕2007巴福越嶺小記 」),此傷居然又發作,在中午過後檜山駐在所以下的下坡行程中,右膝的傷讓我苦不堪言。錯誤的行走姿勢也讓我的左膝疼痛不已,回家時只能用「不良於行」差堪比擬。

  此傷也是痛了一陣子之後就不痛了。期間找推拿師傅整復一下,但病灶到底好了沒有,實在也不清楚。

  前些日子要爬雪山(主東峰),擔心此傷復發,於是買了一條登山專用的束褲「The North Face」出產的「BIOTEK」,可以束緊大腿、小腿、膝蓋處的肌肉,必欲求全。

  此次雪山行程三日,第一日下午三、四點由登山口走至七卡山莊。第二日由七卡山莊走上東峰再到三六九山莊。第三日凌晨二時由三六九山莊攻頂雪山主峰再直接下山。

  此行一路上山果然都沒問題。不料第二日由雪山東峰下三六九山莊時,又是在某一步時覺得右膝怪怪的,只是這次痛點是在膝彎的外側,而不是像之前的痛點是在膝蓋的前側。而且僅僅是酸痛,尚不至於「酸軟」。

  當晚在三六九山莊內,以「一條根」噴劑及軟膏再三按摩,第三日還是決定攻頂。

  攻頂是向上爬,問題不大。但下坡回來時,就有些不適了。

  根據之前巴福越嶺的經驗,拖著傷腳走路,如果一邊不敢施力而將全身重量委於左腳,在隊伍後面慢慢走,那麼將會兩膝俱傷,而且趕路趕的超辛苦。

  況且這次雪山行是重裝,並非前次巴福越嶺的輕裝可比。

  因此當下決定要在行走時忘了傷痛,趕在前面,冀能長痛不如短痛,快快結束程。於是從三六九山莊午餐後下山時,我就奮力前行,走到東峰下時,保持在隊伍的前五個,膝蓋只是略為不適而已。

  但走到哭坡的下坡時,膝蓋的不適感就加重了。沒想到上坡沒哭,下坡還是要哭,果然是名「哭坡」。而此時還算是走在前面。

  再下行到七卡山莊,已經變成隊伍中間了。

  七卡山莊到登山口,全是階梯,正是此種膝傷最大的敵人。果然越走越慢,越走越慢,看著隊友紛紛超越,終於變成最後一批抵達登山口的人。而且,依然是「不良於行」的回家。

  回家之後,此右膝之傷居然約隔一日就不痛了。倒是左大腿及小腿在下坡時負擔了太多工作,整個鐵腿,還休養了比較久,但幸運的是左膝並沒有受傷的感覺。

  肌肉痠痛,只要休息數日,便無大礙。膝蓋關節韌帶之傷,後患無窮。可見此次山行在行走技巧上有一些改進,那件「BIOTEK」應該也發揮了相當的功能。(這件褲子還有一個要注意的地方,就是每次穿好(比如上完廁所後),都要把帶子綁好,不是拉上就算了,不然因為褲子本身的彈性,會在你走的時候越縮越下去,那幾條拉住大肌肉的鬆緊帶的位置就會跑掉。)

  看來,當務之急還是要找人「喬」一下我的右膝,看看有無一勞永逸的解決方法。人生漫漫,高山渺渺,還希望有雙「健腳」向前行啊!

延伸閱讀(您可能會對以下的內容有興趣):

1.山行者豪哥:TNF BIOTEX Trekking Tight分享

2.大明和小明的步道:為愛山的人而誕生的高機能緊身褲—The North Face BIOTEX

3.My 寒舍 ~~ in the mountain !:登山的褲褲

4.Mobile01討論串:膝蓋疼痛可能原因及可能解決方法

5.Mobile01討論串:【勸敗分享】髕骨固定帶

2009年7月13日

【育兒】今天天氣太好了

  前些日子有一天,我趕上班先出門,請阿公帶芸芸妹妹去上幼稚園。

  結果沒想到芸芸妹妹對阿公說:「今天天氣很好,感覺好像是應該是放假的日子。」於是乎,疼妹妹的阿公也沒有異議,芸芸妹妹就賺到了一天放假。

  這件事情被芸芸妹妹的娘知道了之後,頗為生氣,認為芸芸妹妹明知爸爸、媽媽不會答應她隨便不上學,居然趁爸爸、媽媽不在的時候,拗阿公不要上學,這種投機取巧的態度應予矯正。不過呢!芸芸妹妹的娘的第一時間沒有展現足夠強硬的態度,心有不甘。所以她打電話給我,要我下班之後好好教訓一下芸芸妹妹,叫她去祖宗牌位面前罰跪反省。

  我下班之後,問芸芸妹妹說:「你賴皮不上學,要不要去罰跪?」

  芸芸妹妹說:「我早就知道了,我有聽到媽媽跟你講電話。」

  結果,當然是沒有罰跪,我們怎麼能夠體罰小孩呢?

  不過,隨著時間越來越晚,芸芸妹妹越顯不安。她說:「我好怕哦!」

  我問她怕什麼?芸芸妹妹說怕被老師罵。為此,整個晚上都在碎碎唸,一直到隔天早上起床還在碎碎唸!

  阿媽看芸芸妹妹真的很害怕,就安慰她說:沒關係,明天叫你爸爸跟老師說妳在家都有練鋼琴,也有去看小胖姑姑的BABY。

  當然,老師也沒有罵芸芸妹妹。

  不過,爸爸覺得芸芸妹妹自已做壞事會怕被老師罵,而且是出自內心的擔心。那麼,應該就不用再體罰了吧!

  畢竟,出於獎勵與處罰的學習,通常是潦草而沒有創意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