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7日

【政治】為什麼獨厚陸配?

  最近又看到一條蠻稀奇的新聞,是有關大陸籍配偶的前婚所生子女來台就學的問題。

  關於前婚所生子女來台依親,只要是未成年,基於人道考量,是應該准的。但來台之後,居然可以免試入高中,就有點匪夷所思。

  先看新聞吧!


陸配前婚姻子女 可免試念高中
【聯合晚報╱記者黃國樑/台北報導】

2009.09.26 02:48 pm

大陸配偶與台灣人的婚生子女,國中畢業後,必須跟所有人一樣考基測,憑分數分發學校。但如果大陸配偶是二次婚姻,來台灣之前前一段婚姻,在大陸生下的子女,不但可以來台依親,到了讀高中的年齡,還可以自由選填志願,不必考試直接入學。

由於可以自己填志願,住在台北市的陸配前婚姻子女,選擇就讀建中、北一女的空間很大,不必考試。海陸相關人士質疑,這豈不是大開後門,公平盡失。

為什麼會發生這個奇異的現象?今年6月立法院通過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修正案,大幅放寬大陸配偶在台權利的各項條文同時,也通過一項附帶決議,要求行政院「於本法通過後兩個月內,基於人道及兒童少年最佳利益考量,對陸配前婚姻的未成年子女來台探親居留及定居問題,研議修改許可辦法」。

依據附帶決議,內政部移民署修改「大陸地區人民進入台灣地區許可辦法」,讓「經許可在台灣地區依親居留、長期居留之台灣地區人民配偶之未成年親生子女」,可以來台探親。

來台探親子女,只要未滿14歲,或14歲之前曾來過台灣,就可以一次6個月為期限但不限次數地,不斷延長居留的時間,但他們來台就得受教育,條文中即將他們納入「得申請入學」的範圍。

入學的規定是,申請就讀與其學歷相銜接的各級學校者,準用境外優秀科學技術人才子女來台就學辦法的規定。這些條文修正,已於8月12日由行政院核定,14日生效。

教育部八月底曾經邀集地方縣市教育機關與各部會,對陸配的前婚姻子女,到了高中階段的入學方式開會研商,並於會中做出不必考試的決定。由地方政府直接依他們的志願,分發到行政區域內的高中就讀,名額採取外掛方式,不影響本地學生分發就讀名額。

據了解,就有地方教育局官員質疑,萬一他們要申請北一女、建中怎麼辦?教育部官員回應,他們不至於如此不考量自己的實力。地方政府認為不妥,要求起碼應由教育部另為他們辦理學力檢覈考試,再依其實力去分發適合的學校,不為教育部接受。

據指出,當時連陸委會官員在場也認為不妥,卻沒有改變這項決議,教育部也已行文給各縣市,依此原則辦理。

-------------------------------------
教部:不是想讀什麼就能讀

【記者嚴文廷/台北報導】

對於內政部移民署修改大陸子女來台依親辦法,接受教育可不必考試直接入學,教育部大陸小組執秘周以順表示,基於人道考量,當時修法時立法院有項附帶決議,但地方縣市政府必須考量學生程度,做最妥適的安排,並非想選什麼高中就能就讀。

北市教局長吳清山回應表示,高中並非義務教育,加上學生程度不一,仍必需要經過考試或學力鑑定。



  當然,讓小孩都有書唸(不論是那一國人),是一個很好的出發點。但是,為什麼獨厚大陸籍配偶?如果是印尼新娘、越南新娘的前婚所生子女,可不可以比照辦理?

  那台灣的學生考不上高中的,可不可以也要求免試入學?

  如果報導為真(這是引述台灣新聞時一定要加的一句)。那麼最好笑的是這一段:「據了解,就有地方教育局官員質疑,萬一他們要申請北一女、建中怎麼辦?教育部官員回應,他們不至於如此不考量自己的實力。」

  這就是騜政府官員的邏輯嗎?如果是我,我管他跟不跟的上,我一定要唸建中!

2009年9月15日

【胡思亂想】多樣性

  最近讀艾西莫夫的《基地系列》,很精采,不愧是可以啟迪思考的科幻小說,雖然有些已是半個世紀前的寫作,至今讀來卻一點也沒有落伍的感覺。

  人類,好像有各種可能!

  卻想到《生物多樣性公約》這件事。讓環境維持生物的多樣性,是現今咸認最佳的環保策略。

  那麼,人類呢?人類是不是也需要「多樣性」的環境?

  以單一社會裡的人類個體來說,民主社會應該是最具備「多樣性」的可能。(當然,台灣一百多台的媒體環境卻產生「一樣性」的新聞取向,算是可悲的反例)

  然而,就更宏觀的視野的來說,是不是有些人類採行民主制,有些人類採行威權制,有些人類採行帝制,有些人類採行部落制,有些人類採行共產主義,有些人類採行宗教至上主義。這樣算不算是比較具有「多樣性」?在更宏大的時間尺度中,這樣的「多樣性」是不是更能確保人類的生存!

  當然,這就牽涉到「倫理」的問題。

  這也是我們要遵行「自然主義」或「人本主義」的分野!

2009年9月11日

托福

  先前在報上讀了一篇龍應台的文章,頗有所感,剪了下來,久了,就不知放到那兒去了。今日發現這篇名為〈什麼〉的文章收錄在《目送》這本書裡。而使我駐思的一段,是龍應台因父親往生,開始困惑思索於死生之問。


  於是可能在某個微雨的夜晚,一盞寒燈,二三飲者,在觥籌交錯之後突然安靜下來,嗒然若失,只聽窗外風穿野林肅肅,山川一時寂寥。

  「你們看見了我看見的嗎?」我悄聲問。

  這時,他們不動聲色,手裡的高腳酒杯開始輕輕搖晃,絳紅色的酒微微蕩漾但絕不濺溢。一個點頭說:「早看見了。」另一個搖頭說:「汝之開悟,何其遲也。」然後前者說:「你就從《楞嚴經》開始讀吧!」後者說:「春分將至,或可赴恒河一遊。」

  我驚愕不已:嗄!你們都考過「托福」了啊?



  這世間也有考佛經的「托福」嗎?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友人間考「托福」者眾,也有我這種不成材沒去考的。

  今年HUGO自美返台,他說近來都讀些《史記》、《戰國冊》之類的古書,我竟然送了一本南懷瑾的《金剛經說什麼》讓他帶去美國。

  難道,我們也開始準備考「托福」了嗎?

  書讀的沒有龍應台那麼多,只好再引用她引用的周夢蝶的詩。據說周夢蝶吃飯很慢,有一次他朋友受不了,忍不住問:「你怎麼吃飯這麼慢?」

  答曰:「若不如此,怎麼分得出這一粒米同下一粒米的滋味有什麼不同?」

  活在當下的禪悟,竟細微到在咀嚼一粒米之間的永恒。「一朝風月,萬古長空」,萬古長空是無數個一朝風月所組成,若真的懂了一朝風月,也就懂了萬古長空。化剎那為永恒,納芥子於須彌,都無非在告訴我們在此刻認真的生活,就是永恒了。

  龍應台引用周夢蝶的詩如下:

所有美好的都已經美好過了

甚至夜夜來弔唁的蝶夢也冷了

是的,至少你還有虛無留存

你說。至少你已經懂的什麼是什麼了

是的,沒有一種笑是鐵打的

甚至眼淚也不是....


延伸閱讀:

1.〔閱讀〕放屁的寫實主義與超現實主義

2.【閱讀】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