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1日

托福

  先前在報上讀了一篇龍應台的文章,頗有所感,剪了下來,久了,就不知放到那兒去了。今日發現這篇名為〈什麼〉的文章收錄在《目送》這本書裡。而使我駐思的一段,是龍應台因父親往生,開始困惑思索於死生之問。


  於是可能在某個微雨的夜晚,一盞寒燈,二三飲者,在觥籌交錯之後突然安靜下來,嗒然若失,只聽窗外風穿野林肅肅,山川一時寂寥。

  「你們看見了我看見的嗎?」我悄聲問。

  這時,他們不動聲色,手裡的高腳酒杯開始輕輕搖晃,絳紅色的酒微微蕩漾但絕不濺溢。一個點頭說:「早看見了。」另一個搖頭說:「汝之開悟,何其遲也。」然後前者說:「你就從《楞嚴經》開始讀吧!」後者說:「春分將至,或可赴恒河一遊。」

  我驚愕不已:嗄!你們都考過「托福」了啊?



  這世間也有考佛經的「托福」嗎?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友人間考「托福」者眾,也有我這種不成材沒去考的。

  今年HUGO自美返台,他說近來都讀些《史記》、《戰國冊》之類的古書,我竟然送了一本南懷瑾的《金剛經說什麼》讓他帶去美國。

  難道,我們也開始準備考「托福」了嗎?

  書讀的沒有龍應台那麼多,只好再引用她引用的周夢蝶的詩。據說周夢蝶吃飯很慢,有一次他朋友受不了,忍不住問:「你怎麼吃飯這麼慢?」

  答曰:「若不如此,怎麼分得出這一粒米同下一粒米的滋味有什麼不同?」

  活在當下的禪悟,竟細微到在咀嚼一粒米之間的永恒。「一朝風月,萬古長空」,萬古長空是無數個一朝風月所組成,若真的懂了一朝風月,也就懂了萬古長空。化剎那為永恒,納芥子於須彌,都無非在告訴我們在此刻認真的生活,就是永恒了。

  龍應台引用周夢蝶的詩如下:

所有美好的都已經美好過了

甚至夜夜來弔唁的蝶夢也冷了

是的,至少你還有虛無留存

你說。至少你已經懂的什麼是什麼了

是的,沒有一種笑是鐵打的

甚至眼淚也不是....


延伸閱讀:

1.〔閱讀〕放屁的寫實主義與超現實主義

2.【閱讀】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

11 則留言:

LS (tw@us) 提到...

http://blog.udn.com/badtonice/3141499

小杜白雲 提到...

是的,就是這一篇!

LS (tw@us) 提到...

沈重迷惘。

LS (tw@us) 提到...

補充一下,那是我讀後的心情。

雨果 提到...

嘿!這種托福我可不準備考,這金剛經補充教材只是看好玩的.死了就死了,沒什麼好想的.我的宗旨是只要活著的時侯每天都爽到覺得就算馬上死了也沒遺憾就好了.不過也是滿難的啦.

LS (tw@us) 提到...

不愧是Hugo!

小杜白雲 提到...

hugo的說法在某一方面也是「禪」。

這種「爽」,就代表了一種破除「我執」,不會因為金錢、名利、感情、生死而「不快樂」或「不爽」,若能一直維持這種狀態,也就成阿羅漢了!

阿羅漢在小乘佛教中就是得道的人。殊屬難得的果位啊!

雨果 提到...

你還真會唬,可不要有一天突然跑去出家.

小杜白雲 提到...

當居士就可以了,何必去出家?

Chihche 提到...

My theory is if I could find something interesting to do and I am able to do it. Death is not a main concern at the moment.
Chihche

小杜白雲 提到...

志哲學長所言也是禪!

日本人受禪宗影響,以致茶有茶道,花有花道,拉麵有拉麵道,都是強調認真看待一件事,在剎那中即得永恒。

但有多少人只是流於形式,就不得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