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5日

【胡思亂想】多樣性

  最近讀艾西莫夫的《基地系列》,很精采,不愧是可以啟迪思考的科幻小說,雖然有些已是半個世紀前的寫作,至今讀來卻一點也沒有落伍的感覺。

  人類,好像有各種可能!

  卻想到《生物多樣性公約》這件事。讓環境維持生物的多樣性,是現今咸認最佳的環保策略。

  那麼,人類呢?人類是不是也需要「多樣性」的環境?

  以單一社會裡的人類個體來說,民主社會應該是最具備「多樣性」的可能。(當然,台灣一百多台的媒體環境卻產生「一樣性」的新聞取向,算是可悲的反例)

  然而,就更宏觀的視野的來說,是不是有些人類採行民主制,有些人類採行威權制,有些人類採行帝制,有些人類採行部落制,有些人類採行共產主義,有些人類採行宗教至上主義。這樣算不算是比較具有「多樣性」?在更宏大的時間尺度中,這樣的「多樣性」是不是更能確保人類的生存!

  當然,這就牽涉到「倫理」的問題。

  這也是我們要遵行「自然主義」或「人本主義」的分野!

5 則留言:

雨果 提到...

不過也只有民主制度可以包容其他離離扣扣的思想,其他的制度排他性都蠻高的.所以我覺得還是民主制度比較有多樣性.

小杜白雲 提到...

是沒錯...

如果站在人本主義的思想,我們會認為應該讓所有的人類的個體享有這樣的多樣性,這也是一種[倫理要求]..

但如果我們假設一個外星人入侵的科幻情節,卻很難排除比如說[帝國式]的社會結構比較有迅速反擊的能力..[宗教式]或[部落式]的社會結構比較有苟延殘喘的能力..

但是我們為了這種極端情境,是否應該容忍甚至鼓勵這種情形的存在?

在我看來,這違背了[倫理規範],即便在科幻情境中,是比較符合[自然法則]..

所以,人在選擇[人本主義]或[自然主義]之間,追根究柢,是有矛盾的!

雨果 提到...

也不一定硬要選一個,以進化論來說,只要個體有變異或突變的空間,平時雖然是弱勢,但如果外在環境突然巨變成適合突變基因,這些少數族群自然就會把生命延續下去,就好像我們哺乳類祖先取代恐龍一樣.

LS (tw@us) 提到...

個體的基因是沒辦法自行改變的,所以需要多樣性,但是民主制度的法律跟政府是可以改變的,本身就已有多樣性。需要多樣性的是難以改變以及失去之後就很難重新出現的,像是思想(避免像獨尊儒術結果造成許多其他思想遺失這種事)。

小杜白雲 提到...

所以我們需要多樣性。。

如果我們追求絕對個體的多樣性,那麼全世界的民主化就是一個必然的任務。因為到目前為止,咸認民主制度是最多樣性的一個制度。

此則我稱為「人本主義」的倫理要求!

如果我們認為所謂的「多樣性」,不是以個體來認定,而是認為各種不同制度(包括我們極力反對的制度)都同時併存,才代表人類這個整體的多樣性(相對於全人類都實施民主制度的「一樣性」)時,難以避免會有一種「道德上的不安」。

雖然說就「自然法則」來看,後者可能才是比較符合自然界優勝劣敗的「多樣性」要求(如果說有外星人和我們來優勝劣敗的話)。

但追求「自然主義」到這種極致,卻是有點殘忍和難堪(比如說我們該對阿富汗的人民說,你們要忍受塔利班政權,因為這樣才能保存這個制度,與美式民主併存,制度上才有「多樣性」)。

因此,我現在是比較傾向「人本主義」。畢竟科幻小說的世界太過渺茫,現在人類既獨強於地球之上,那麼追求個體的多樣性,相對於追求集體制度的多樣性,應該更具有正當性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