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4日

【閱讀】八百萬種死法(勞倫斯.卜洛克著)

More about 八百萬種死法  讀完《八百萬種死法》,就能了解為什麼馬修.史卡德這位冷硬派推理界的名角兒為什麼會這麼受歡迎。

  紐約這個糟透了的城市有八百萬個居民,就有八百萬種莫名其妙的死法。馬修.史卡德看來有個糟透的人生,酗酒、離婚、獨居、收入不穩定,寄生在紐約一棟並不貴,也不太爛的旅館房間裡。

  就像個「硬漢」一樣,馬修並不是太愛錢,尤其不對他的客戶亂收錢。他們接了一個案子,就和當事人產生一種莫名其妙的聯繫,說不上是情感,也稱不上是道義。只是個委託人落難了,被殺了。硬漢偵探總覺得不能不做些什麼,即便收不到錢也一樣。

  這一切只是為了要給自己一個「交代」。「交代」什麼?這也許是常人最難了解的一部分。

  人生苦短,食指繁浩。我們常人還有什麼餘力給那些其實並不相關的人什麼「交代」?

  或許因為如此,硬漢偵探總是要獨自一人,若他有個囉嗦的老婆,三個可愛的小孩,那他又何能為了給人一個「交代」,沒日沒夜的甚至把命都賠出去?(這讓我想起瑞典推理小說裡的馬丁.貝克探長系列,馬丁.貝克是個有老婆有家庭的警察,也是個好警探,所以他的家庭生活何其沈悶與不幸!)

  那到底「冷硬派推理小說」有什麼好看?

  是的,這個世界糟透了!
   
  是的,人生也糟透了!我相信每一個人都多少會在某一個時刻,感覺人生真是糟透了。

  會比馬修.史卡德更糟嗎?他是因為誤殺女童而離職的紐約市員警,無牌偵探,客戶不是妓女,就是皮條客。他和妓女上床,不過沒有付錢。

  是的,他的客戶並不高尚。他已經完成客戶的任務,也並不貪心的拿到酬勞。然後,他的客戶死了,被殺死了。他覺得他一定要給他們一個「交代」,他也很苦,很徬徨,腰痠背痛,頭痛的快爆了。別的硬漢來一杯是男子漢的表現,他老兄來一杯就會沒完沒了的一直喝到醉倒街頭住院急救。

  然而,他還是要從床上爬起來,以看起來並不英勇的姿態,冒著被打死的危險走到街上去,拼湊殘缺不全的線索。
More about 漫長的告別
  讀完這本書,讓我想起錢德勒名著《漫長的告別》裡的硬漢偵探馬羅。當然,馬修.史卡德要來的脆弱一些。

  然而,一樣的是這些硬漢偵探帶給我們勇氣,還有平靜。(原來平靜需要勇氣,而勇氣可以帶來平靜。)

  我的人生沒有那麼糟,算起來都是「細故」造成我不快。看完這些小說,我生活裡的氣就消了。如果對這些小事,我還要求別人要給我一個「交代」,那不是太可笑了嗎?

  畢竟我還有很多事要對自己「交代」,只是,那事兒並不在紐約街頭,如此而已!

延伸閱讀(您可能會對以下的內容有興趣):

1.【閱讀】殺手--勞倫斯.卜洛克(Lawrence Block)想說什麼?

2.〔推理小說〕中年讀書之【深藍再見】讀後感

3.〔推理小說〕蒸發【馬丁.貝克系列】

4 則留言:

大頭青 提到...

這篇真的搔到馬修史卡德讀者的癢處了,很過癮!!
我覺得史卡德比馬羅更有人性一點、也更具象一點,當然也喜歡史卡德比馬羅多,不過這可能是我只念過一本漫長的告別但把史卡德系列全看完的緣故。
建議版主可以一本一本看下去,你會發現史卡德也會在書中慢慢改變的,尤其中年人看這系列尤甚有感覺!!

小杜白雲 提到...

我就是看了青兄的介紹,才去找卜洛克的書來看。

其實還看了一本《酒店關門之後》,但這本書比較沒有共鳴,可能因為我不嗜杯中物,所以對往日酒吧的美好時光沒有感覺吧!

其實台灣人很少泡酒吧的,或許寫個魯肉飯收攤之後,會比較讓人心動吧!

匿名 提到...

孟獲:

看到那個
[和妓女上床不付錢]
我笑了~~

米國大總統林肯在還沒當上大總統之前也幹過一模一樣的事。還被妓女拿高跟鞋敲頭~~~~

小杜白雲 提到...

說到林肯,他好像是馬凡氏症候群(Marfan Syndrome)的患者,和義大利小提琴家帕格尼尼(Nicclo Paganini)一樣。

所以長的像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