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4日

【閱讀】走進天堂前的最後一站

  這是一本大師之作。

  十五年前,丹恩谷因水庫興建工程被強制遷村之際,發生了三起金髮女童失蹤的案件。唯一的「生還者」,一個七歲的黑色短髮小女孩貝茲.阿古指證攻擊她的人是村莊裡綴學的十九歲少年班倪.萊飛。

  班倪.萊飛之前曾經一度被警方拘捕又釋放,接著發生了第三起金髮女童失蹤案件,班倪.萊飛卻從此不知所蹤。

  警方發動了地毯式的搜索,始終找不到班倪.萊飛,也找不到三位失蹤女童或其屍體。

  貝茲.阿古是第三位遇害者即其表妹瑪麗.沃斯丹失蹤前唯一可能的目擊者。

  十五年之後,丹恩谷居民遷村後的落腳處丹比村又發生了一件金髮小女孩的失蹤案件。當年主辦丹恩谷案的探長狄埃爾懷著沈重的心情再度出馬,十五年前,十五年後,這兩個案子有關聯性嗎?

  而伊莉莎白.沃斯丹(她是誰?)這位樂壇新秀預定在丹比村舉辦演唱會,她堅持要唱由她親自翻譯的馬勒作品〈悼亡兒之歌〉。這首樂曲哀怨的旋律不時在書中出現,從開頭唱到結尾,這個隱喻如此明顯,但非得讀到最後,才能知道這首歌是多麼重要的線索。

  這本由英國作家雷金納.希爾(Reginald Hill)所著,柯清心所譯的推理小說,仍遵守著本格派推理小說的傳統,給足了線索,到最後才提出意料之外的解答。然這本書卻不能歸類在本格派推理的陣營裡,究其實質,應該是冷硬派、寫實派的警察推理小說。

  這本小說的行文不同於一般推理小說那麼簡潔、明快,反而是有點絮叨、頗為斟酌的「純文學」筆調。我相信原文即是如此,不是翻譯的問題。因為讀完之後,讀者終究會發現這麼寫其實都是有意義的。

  這是一個傷痛的故事,是一種失去親人之後那種長久的、縈繞不去卻又偶爾猛然襲來的傷痛,像一塊石頭落入水中,漣漪緩緩散開,一圈又一圈,最後把大家都給包圍在內的一種傷痛。

  這也是一個迷茫的故事,當迷霧散去,其實塵埃早已落定,空留悔恨而已。

  書中的狄埃爾探長、巴仕可警探與魏爾德小隊長是資深刑事鐵三角,此外亦不乏深具潛力且力圖表現的菜鳥新秀奈薇洛警員;這老鳥與菜鳥的表現形成一種有趣的對比,十分生動,讀者也許可以自我檢驗一下,看看你自已的思路,到底是像個老鳥,或者根本就是菜鳥一隻!

  狄埃爾探長說:「過去就跟人一樣,它們需要被埋葬,否則有一天總會回頭來找你。」堪為本書註腳。

  本書原名為《On Beulah Height》,直譯應為《在碧烏拉山上》,在著名的小說《天路歷程(Pilgrim's Progress)》中,進入天堂前的最後一站也叫碧烏拉荒地(Land of Beulah),在那裡,陽光日夜普照,是安息之地。

  此外,「Beulah」也出現在舊約聖經的〈以賽亞書〉。「Beulah」在希伯萊文中意指結婚的女子,在〈以賽亞書〉中說到:「列國必見你的公義,列王必見你的榮耀,你必得新名的稱呼,是耶和華親口所起的。」又說:「你在耶和華的手中要作為華冠,在你神的掌上必作為冕旒,你必不再稱為撇棄的,你的地也不再稱為荒涼的。」又說:「你的地也必稱為有夫之婦(Beulah),因為耶和華喜悅你,你的地也必歸他,少年人怎樣娶處女,你的眾民也要照樣娶你,新郎怎樣喜悅新婦,你的神也照樣喜悅你。」其涵意似指信主的眾生好像可以得到耶和華對他的愛,那是一種如新婚般喜悅卻屬永恒的愛,及與神的親密關係,你從此生命將不再荒蕪。
 
  因之,碧烏拉(Beulah)的多重意涵與本書內容交錯出頗大的興味,或多或少表現出作者對亡者的悲憫之意。可惜這對中文讀者而言總是隔閡了些,本書中文譯作《走進天堂前的最後一站》,也許是取其真相大白後,生者解脫,死者安息之意吧!

  然而,這就是天堂了嗎?端看你對天堂的定義是什麼吧!


本文係參加遠流出版社之試讀活動。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