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7日

【書法】認得幾個字

  記得以前看日本綜藝節目「開運鑑定團」時,對於日本鑑定專家的解說印象頗為深刻,就字畫來說,他們通常是以裝裱的方式、使用的紙張來判定年代,然後再以書寫的風格、落款的位置、形式等等,來判別真偽。絕對不會出現只針對書畫風格作出評語,就下結論的情形。

  倒是有一次鑑定到一件書法的真品(好像是鐵舟大師寫的),眾鑑定大師對之嘖嘖讚歎一番後,主持人問道說:「請問上面到底是寫些什麼字?」只見眾大師面面相覷,竟無一人識得,只推說是寫的太草了!

  連到底寫些什麼都看不懂,居然還能判別真偽。日本人這種「捨本逐末」的精神,在當時是讓看電視的我大笑不已!

  後來看了中國和平出版社出版的王羲之「十七帖」的拓本彩色印刷版,才知道原來認不得字是正常的。

  像我這麼遜咖,當然是一個字都看不懂。但那拓本上隱約可見有人在王羲之原字的右邊用毛筆作楷書的小抄,註明各個字是什麼字。這表示這個人他直接看也看不懂,所以才要作小抄來認字。而這個作小抄的人是誰呢?居然是大名鼎鼎的大書畫家文徵明。所以啦!連文徵明都看不懂「十七帖」上的草書,我們看不懂也是應該的。

  據說在台灣有某位以草書知名的書法家,有人詢以其大作所書之內容為何?他答以:「你問的太慢啦!」

  「太慢」?何所指也?

  原來是說他老人家剛寫好的時候你不來問,那時候他還記得自已寫些什麼。隔了那麼久才來問,他老人家那記得那麼多!

  由此可知,前述日本鑑定大師之「不識字」,或未可深責也!

  日本人「捨本逐末」固未可取,但他們「將末求本」的精神卻是值得學習。

  比如說看王羲之的書帖,固可如蔣勳先生說的那般感性動人,天花亂墜。但若不把「技術面」先確定,光從「感性面」一再闡發,恐怕一不小心就會越扯越遠,不知伊於胡底。

  王羲之用什麼樣的筆?紫毫?狼毫?羊毫?筆毛是短胖還是瘦長?

  王羲之用什麼樣的紙?生紙?熟紙?皮紙?宣紙?吸水性是強是弱?

  王羲之用什麼樣的墨?松煙?油煙?墨條還是墨丸?
 
  王羲之用什麼樣的桌椅?坐地上?坐椅子?桌子多大多寛?紙是鋪在桌上寫?還是拿在手上寫?是坐著寫?還是站著寫?

  以上這些有關於晉朝人的生活事項,都應該先從「考古學」獲得正確的答案。也就是說,歷史的「邊界條件」先確定了,我們才能在完整的基礎上來探討王羲之的技術與藝術。

  而中國傳統學術也應該從「充滿形容詞」的評論框架中走出來,不要再躲在「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大帽子裡。「只可意會,不可言傳」是一種最高境界,若是常常掛在嘴邊,那就沒價值了!

延伸閱讀(您可能會對以下的內容有興趣):

1.王羲之遠宦帖

2.王羲之不寫簡訊

3.【書法】輕、重、緩、急

4.學書法小記

4 則留言:

雨果 提到...

說得好,基本功先練好才有談意會的空間.不知在那裏看過畢卡索早期的畫,可說是栩栩如生,和一般常看到的大不相同.他在逹到鬼畫符的境界前好像也下過一番功夫,我想這和所謂的現代藝術家直接挑到鬼畫符因該是不同層次的.

小杜白雲 提到...

唉!現代藝術是什麼?

現代藝術求新求變,有把沙漠畫成彩色,有什麼行動藝術,又有什麼爆破藝術,讓我國二位總統的女公子尾隨膜拜。

然而,然後呢?這種所謂現代藝術如何流傳後世?還不是透過文字、照片、影片。

而轉換成文字、照片、影片的東西,還能叫作現代藝術嗎?這些東西不是某些現代藝術家最不屑的媒材嗎?

現代藝術已經脫離「庶民的」的思考及理解能力久矣!

現代,沒有錢(贊助)的人玩什麼現代藝術?

現代藝術居然可以到現在還不消亡!其等明明不懂卻愛裝懂的好野人之愚,亦甚矣!

孟獲 提到...

在一片歌功頌德中,
還好只有這裡可以聽到幹譙自爆的言論,

好在。

小杜白雲 提到...

唉!

改天再寫一篇我在一個展場的奇遇,或更可見現代人對「現代藝術」之可怕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