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9日

【武俠小說】也談談鄭丰之《靈劍》

  在我家讀武俠小說可說是「克紹箕裘」的一項事業,印象中從小家裡的武俠小說,光是金庸全集至少就有四套,從早期的遠景版,到後來的遠流版,大本的一套,小本的又一套;後來還有新出的修訂版。至於古龍小說的版本就更多,從真善美出版社、萬盛出版社到風雲時代出版社,以及其中一大堆不知名的出版社,這古龍生前身後的版權爭議還真是個開枝散葉,源遠流長。

  此外,像是上官鼎、柳殘陽、諸葛青雲、臥龍生等台灣名家的作品也陸續出現過(又紛紛亡佚)。還有一套葉洪生批註的《民初武俠小說大系》,像是還珠樓主的《蜀山劍俠傳》、向愷然的《江湖奇俠傳》、王度盧的《臥虎藏龍》等名著盡在其中。

  而近年來家中所添增的武俠小說以溫瑞安重新出版的武俠小說為主,這部分因為老爸從前沒看過,所以就全數採購了,數量也是相當驚人。不過就算是溫瑞安的作品,也差不多是十幾年二十年前所寫。我家的武俠小說也大抵在此「斷代」,之後如黃易所寫《尋秦記》或九把刀一系列的網路武俠小說,固然也是神兵利器,卻不在吾家兵器譜中了。

  以上的小說幾乎全部都是我爸買的,我只曾零星貢獻幾本。不過只要有買來的,我幾乎全部看了(除了《民初武俠大系》未竟全功)。於今思之,看武俠小說雖然浪費了不少時間,然而對教育的貢獻至少有二:其一,中文程度至少可以維持在中上;其二,看書會變得非常快。

  因此,從小學四年級算起,我在武俠小說的世界裡磨劍,也已然超過了二十年了。

  然而,武俠小說的光榮時代在我開始閱讀之前(1984),其實已然遠去。所有的名家傳世作品差不多都已完成,且後繼乏力,每況愈下。這一方面是時代改變,娛樂項目增多,武俠小說的讀者大量流失,無力支持大量的武俠小說出版。另一方面也是大部分的武俠小說作者根本不把武俠小說當成認真的創作,大抵「為稻梁謀」也!因此武俠小說的作者、作品數量固可比恒河沙數,然其終成大師而足傳世者,卻寥若晨星。

  這些年來,有一位已然過世的武俠小說迷溫世仁,剛好也是粉有錢的科技業老闆,他老兄賺錢之餘,醉心文化,又搞起了武俠小說百萬大獎的徵文比賽。一時間似是風起雲湧,然出版物究在何處呢?也沒能勾起我這種老讀者的古井深波。

  前些日子,政治名人陳履安之女陳宇慧(筆名鄭丰)在城邦出版集團的奇幻基地出版了《天觀雙俠》,頗受好評。後來又出版了《天觀雙俠》的前傳《靈劍》。老爸對這兩部小說的評語是「還不錯啦!」。

  而在出版社的宣傳上,則直稱鄭丰為「女版金庸」。真的有這麼厲害?

  雖然已經多年未再「磨劍」(葉洪生評武俠小說,常自稱「十年磨一劍」),前幾天還是取了《靈劍》一讀。讀完之後,覺得「還不錯」這個評語倒是中肯。

  而其「不錯」處,乃在於現在願意「老老實實」寫武俠小說的作者實在太少了。

  自從古龍成名後,後起之輩才具不足以追隨金庸大師,乃紛紛仿效起古龍大師的筆法。茲模仿一例如下:

  殘秋。
  木葉蕭蕭,夕陽滿天。
  蕭蕭木葉下,站著一個人。
  一個人,一柄劍。
  劍已冷。
  人豈非更冷。

  酉時日落。
  秋日已落,落葉飄飄。
  古道上大步走來一個人。

  「小杜白雲?」
  「是的。」
  「你的落日劍法真的天下無敵?」
  「未必。」

  這個人笑了。
  冷冷的笑了。
  帶著一絲絲落寞的笑意。
  寂寞就像殘秋。
  秋葉飄零,紛亂。
  風中有一種冷酷的殺意。

  「我是大頭青,斷腸劍大頭青。」
  「我知道。」
  「是你約我來的?」
  「我知道你正在找我。」
  「不錯。」
............


   據說古龍大師的這種寫法,起因於他想要騙騙稿費。二個字、三個字就一行,比較好賺。不料此招一出,大受歡迎,一時名動江湖。

  然而,古龍不是不會寫長段的傳統敘事文章,他早期的作品寫的也是傳統風格,成績也很好。他後來改變風格,不再寫長段敘事,是不為也,非不能也。

  之後溫瑞安承襲古龍之風再發揚光大,溫瑞安本來就是詩人,也寫政論文章,要他敘事當然沒問題。他早年在台灣成立神州詩社,被當局認定是政治性的讀書會,經歷了同志背叛,被國民黨政府驅逐出境的窘況,前半生可謂飄零跌宕。而他老兄驚才絕艷,女朋友不斷,看他書後的跋,女主角常常換人。因此他肚子裡的故事很多,用新詩般的文字鋪陳出來,常常揮灑到不能收尾,卻倒也自成一格,未可小視。

  但是對於那種因為才具不足,人生沒有歷練,文字功力又撐不起長段敘事的白描張力者而言,通常就只能模仿古龍大師的筆調,將字句切的碎碎的,用片段式的情境文字來自我安慰說那是一種風格。

  這種人當然寫不出好小說,偏偏這許多年來,武俠小說的作者以這種人最多。

 鄭丰不是這種作者。《靈劍》的開頭就先引用一首蘇軾的〈永遇樂〉,這種傳統章回小說的老套寫法和金庸的《射雕英雄傳》如出一轍。鄭丰肯花工夫去寫長段的敘事,而且寫的不錯,這在近年來的武俠小說家中可算是難得的品質,所以是值得「還不錯」這種評語的。

  但鄭丰是否就能算是「女版金庸」呢?

  我覺得這個評語是太過了點!光是文氣不夠長這一點上,鄭丰和金庸就差了十萬八千里。金庸的小說,草蛇灰線,伏線千里,起承轉合,自有韻致,絕對「耐讀」。而鄭丰的《靈劍》,男女主角在前一回誤會甚深,下一回就誤會冰釋,前一回生離死別,下一回就意外重逢。就別提男女主角連個像樣的情敵都沒有,寫愛情而沒有情敵,這種小說又何以登大雅之堂?

  也許下次等我很有空很有空的時候,再來看看《天觀雙俠》吧!

10 則留言:

雨果 提到...

那天你也來寫部金庸式的式俠小說,我一定給你捧場.

小杜白雲 提到...

我相信就算我寫部阿薩布魯式的碗糕小說,你也一定會捧場的。

匿名 提到...

你好!我也是一位武俠小說迷。
偶然看見這篇,喜歡這"還不錯"三字。
稱不上糟糕,只是還不錯。
在許久未碰武俠小說後聽聞鄭丰被譽為女版金庸,曾興起些許購買的念頭,然而於書店翻閱卻開始游移。總覺這文字間的節奏似乎太過倉促,用字遣詞上似乎不夠厚實。(因為沒看完,只能這樣隨口說說)
看了評論,對於還不錯這三個字得到些許共鳴,對於鄭丰被譽為女版金庸亦覺這個評語是太過了點亦表贊同。

不過現在也真難得看到這麼傳統的寫法了,看到有人願意寫還真的挺開心的。^w^

小杜白雲 提到...

鄭丰這種寫法有點像早期的上官鼎,也就是劉兆玄三兄弟。

但當年劉兆玄是年輕的高中生、大學生,社會經驗及人生歷練均不足,因此寫不出太複雜的情愛橋段,大部分都是沒有理由的一見鍾情。

不過他的小說裡主角都是青春少年,銳氣英發,氣慨過人。正好匹配作者的年紀、性格。

而鄭丰都已經當娘了,寫出來還是這種程度,就未免不及前賢了!

LS (tw@us) 提到...

放假看了Pixar的電影Up,前面十分鐘真是經典,或許可以作為寫愛情不需要寫情敵的例子!

我讀金庸覺得他筆下最佳的女性角色不如最佳的男性角色來的精彩。這是我個人的感覺啦,很有可能是我讀的不夠深入。板主看法如何?

小杜白雲 提到...

女性人物不及男性人物,這是武俠小說的「通病」!可能也是這種文類的宿命。

比較起來,金庸算是寫的好的了。

如果想看女性角色突出的武俠小說,也許可看梁羽生的《雲海玉弓緣》。

孟獲 提到...

斷腸劍大頭青那邊我笑翻了~~~~

因為我以前也模仿古龍的KUSO寫法過,

自己看起來就超想笑的~~~~

***

另外,版主和雨果對話也超好笑~~~

小杜白雲 提到...

還好大頭青兄沒有提出抗議!

大頭青 提到...

呵呵呵,能被小杜兄在大作中提上一筆,那也是無上光榮……
落日劍勢能蔽日沉吟,當比斷腸劍僅能傷人體膚強多了,我看大頭青此人未戰則先敗矣!!

小杜白雲 提到...

哈哈!遊戲文章耳!

其實在古龍小說中,好像是沒有〈落日神劍〉這個玩意兒,是我自己唬的。

但〈斷腸劍〉可是在《羅剎女》這部小說裡男主角所向無敵的武功。劍身細長,從腹側刺入,一劍斷腸,當然男主角的情路也更斷腸。

《羅剎女》也是一部推理武俠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