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4日

【哈啦】熊秉元教授與金錢豹公主

  熊秉元先生是台大經濟系的教授,喜歡抽煙斗,很跩!在下三生有幸聽過他兩堂講座演講,心裡十分討厭他好為人師、充滿學術傲慢的言行舉止。這點先寫在前面,讀者應知我的好惡如是,因此以下我的哈啦評論可能未必是公正的。

  前陣子在網路上找到一篇熊秉元教授自己寫的文章,發表在蘋果日報上。為免年久佚失,特引用如下,並標註原文網址。


原文網址在此: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1492813/IssueID/20090325

熊出沒注意:和粉絲不期而遇(熊秉元)
2009年03月25日蘋果日報

兩年前我利用休假的時間,到中國大陸三所學校作短期訪問。首站是北京大學的中國經濟研究中心,我教一門密集的課程,用的教科書是諾貝爾獎得主諾思(Douglass C. North)的《制度、制度變遷與經濟成就》(Institutions,Institutional Change,and Economic Performance)。這本書雖然稍嫌陳舊(1990年出版),但是提出一個清晰簡單、解釋力很強的分析架構。

上完第一堂課,接到一個提問的紙條,語意不十分明確;再上課時,我要學生課後留下。問她原委,才知道她很喜歡所用的教科書,希望能翻譯成中文。但是,考慮到自己只是研究生,所以希望能和我合譯。

我告訴她,自己也有譯書的念頭,而且心有所屬;可是,那是六十歲之後的事,現在沒有譯書的打算。她顯然有點失望,可是並沒有太形諸於外。課程結束,她交了一份很好的報告,由經濟分析的角度,闡釋《紅樓夢》裡的曲折。在全班送我的留言簿裡,她字跡挺拔的留了一段感人的話。

年輕心靈因我改變

回到台灣一段時間後,我想起這一段;覺得當初太直截了當,簡直是澆年輕學子的冷水。我寫了封電子信,問她那篇報告有沒有找地方發表,希望能稍稍轉圜。沒想到,她在回信裡說,自己剛進北大時,學的是國際關係;大一時看到我的書,對經濟學發生濃厚的興趣,就轉進經濟系,再一路讀到研究所!我很訝異,沒想到萬里之外的一個年輕心靈,因為我而改變了人生的軌跡!當然,我碰過意外的事,還不止於此!

台中的夜店金錢豹,鶯鶯燕燕的豔名遠播;久聞金錢豹小姐的水準很高,一直無緣親睹。後來,因緣際會在中部大學教了一門EMBA的課程,課程結束後是謝師宴;謝師宴之後,熱情多金的學生,帶老師們到金錢豹開洋葷!

坐在我旁邊的,是位20出頭的小女生;我問她平常作什麼消遣,她說喜歡看書!荷爾蒙過度分泌之下,我答應回台北之後寄本書給她!寄了書也就忘了這回事,沒想到過了兩天,竟然收到她的簡訊:「收到書,看了作者的大名,才知道自己早就看過你的書,書架還擺著一本你的《尋找心中那把尺》!」我很意外,她的書架上竟然有經濟學博士的論著,金錢豹小姐的水準果然很高!

還有,不止一次,年輕的博士告訴我,在大學裡他們是看著我的書學經濟。這些回響,都是當初寫文章時所不曾預料的。那麼,這些際遇,對我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呢?

對我而言,同時具有好多種身分:老師、父親、兒子、兄弟……。站在講台上,我知道老師責任的輪廓;面對兒子,我(大部分時候)希望像個父親的樣子……等等。可是,對於從未謀面、遠在萬里之外、不知名的讀者,我的責任又是如何呢?如果他們就像路上行人、高速公路上的駕駛,我的責任也很清楚:劃地自限、盡到善意第三者的責任就可以了。對於陌生的讀者,似乎也是如此,自己要求自己,盡到一個(業餘)作家的責任就好。

也不盡然。由讀者(粉絲)的反應裡知道,自己的文章可能影響他(她)的人生軌跡。因此,在下筆時,就值得有、也應該有多一層的琢磨。嬉笑怒罵和自矜自是之外,要維持一定的底線,能面對自己、也能面對粉絲。因為,粉絲已經不是馬路上擦肩而過的陌生人(faceless strangers),而有點像是自己的孩子和學生!

還好,到目前為止,沒有人因為我而把足球當成志業;當然,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作者為台灣大學經濟系及研究所教授、鹿港鎮顧問


  讀完這篇文章,熊秉元教授那種好為人師的表情似乎又在我眼前顯現,套句火箭隊的台詞,真是好討厭的感覺啊!(如果不知「火箭隊」為何物者,敬請收看〈神奇寶貝〉。)

  然而,這篇文章中有一段還是讓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熊大教授說他受同學的招待到台中著名地標「金錢豹酒店」享受一下,漂亮妹妹說自己愛看書,他老人家就寄了本著作下去,結果收到漂亮妹妹的一則簡訊說:「收到書,看了作者的大名,才知道自己早就看過你的書,書架還擺著一本你的《尋找心中那把尺》!」。然後熊教授表示他很意外,她的書架上竟然有「經濟學博士的論著」,因此說金錢豹小姐的水準果然很高云云!

  哈哈,如果改天麻吉爸爸也招待我去金錢豹酒店享受一下,不過,我當然會嚴正拒絕,因為公務員應保持品性端正,不得有「冶遊」之行為。「冶(ㄧㄝˇ)遊」這個詞現在很少人用了,並不是去「野外郊遊」的意思,而是指「去有漂亮妹妹協助陶冶『性』情的地方消費」的意思,當然,如果後來又把漂亮妹妹帶到野外去「野遊」,應該也算在「冶遊」裡面啦。

  廢話少說!我是說如果,就是實際上不會發生的如果,如果麻吉爸爸招待我去金錢豹酒店,坐我旁邊的漂亮妹妹說她平常喜歡上網看部落格,我老人家就留了我的部落格網址(http://hsuotto.blogspot.com/)給她,過兩天,我想我也會收到一封簡訊說:「收到網址回家上網,看到了部落格,才知道自己早就看過你的部落格,我一直是寒山石徑的忠實讀者,你的部落格一直是收在我的最愛裡面!」

  那我應該很高興的說:「哇!金錢豹小姐電腦裡的我的最愛居然有部落格達人的網址,水準果然很高!」嗎?

  熊秉元教授平常最喜歡寫些小品文章,告訴我們大家生活中的很多小事情都與經濟學原理有關,經濟學就是解釋人類行為的科學,還就此出了好幾本書哩!想當時上課被熊老師的態度氣到,就把這些書都找來看,看到有破綻的地方就一一給用鉛筆給他眉批,可惜這些書不是我的,是公家的,已經忘記批在那裡了!(注意:在公物上塗寫是不好的行為,小朋友不可以學!)

  而熊教授美色當前,就暈陶陶的,把金錢豹小姐水準果然很高的商業攬客招術,當成是他「師道無邊」的投射,還說什麼「年輕的心靈因我改變」,真是個忘了我是誰啊!就不知熊大師的經濟學素養跑到那裡去了?

  想到這裡,就不由得我大笑三聲!哈!哈!哈!

  茲為記。

13 則留言:

麻吉爸爸 提到...

我自己都沒去過,還欠人招待我去,怎麼可能招待你去......

麻吉爸爸 提到...

Hugo招待你去應該機會大些.....

小杜白雲 提到...

哈!你們兩個都是教授,不然金錢豹給你請。

HUGO這個洋教授請金絲貓好了!

雨果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雨果 提到...

嘿,沒事亂牽託!
不過我倒很想知道教授上酒家會不會丟工作,如果不會,我請你們一起去好了.
套句中國用語,這熊秉元還真自我感覺良好.不過在學術界這種人蠻多的,無甚過人之處,但卻喜歡對人強調自己的學位.

小杜白雲 提到...

我是蠻討厭他的,不過我也不敢說他在學術上有沒有過人之處,因為這畢竟不是我所學能夠判斷的。

這問一問立三的太座大人,可能比較準。

麻吉爸爸 提到...

我想在台灣教授上酒家應該還不至於丟工作啦,除非是有對價關係,呵呵......問題是我不喝酒,去酒家幹嘛?

crimson 提到...

評:沒去過遊樂場的嫩咖被小姐唬得爽翻天。

孟獲 提到...

我是沒上過熊老闆的課,
不過在ㄟ頗上看他文章就很想砸他派。

***

評:沒去過遊樂場的嫩咖被小姐唬得爽翻天。

***

這句話超好笑!!!!

還有版主的金錢豹示意圖(設計對白)也超好笑~~~~

小杜白雲 提到...

讓人笑一笑也算功德一件!

哈哈!

匿名 提到...

他雖然傲慢但也有過人之處,他大膽寫出去金錢豹受人招待,代表著光明正大,如果今天是您去金錢豹,敢問,您敢寫出這篇文章嗎?你敢傲慢嗎?還是用俗語描述,這只讓自己更沒有價值。

小杜白雲 提到...

嘿嘿!我不敢去金錢豹!

不過,這不是重點.....我並沒有批評熊熊去金錢豹有什麼不對,我批評他的是文章中的邏輯觀點。

以一個經濟系的教授而言,水準太差而已!

匿名 提到...

真是越老越糊塗,丟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