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7日

【評論】也談全球暖化及哥本哈根會議--我們要買那一家的保險?

  會在這個部落格寫過幾篇有關全球暖化的文章,起因於我看了一本麥克‧克萊頓所寫的小說《恐懼之邦》(讀後心得請見:〔閱讀〕恐懼之邦(State of Fear)與溫室效應 )。這篇小文出現之後,引來頗多朋友的指正,讓我受用不盡,也使我在接收有關暖化議題的資訊時,常常會停下來想一想。

  比如說前陣子因為電影「不願面對的真相」(An Inconvenient Truth)出盡風頭的高爾,在我浮光略影式的印象中,根本就是個很浮誇的政客,把暖化的議題當作是個人政治的資本。

  而最近的哥本哈根會議,咸認也是一個失敗的會議。我們從這個會議之中,看不到任何的遠景及結論,甚至看不到什麼真正和「全球暖化」有關的深入討論;我們看到的其實大部分是政治角力,是外交權謀,是機關算盡,是利益的分贓與對抗。

  這就是人類面對「全球化危機」的方式嗎?或者,這個「全球化危機」根本不是「全球化危機」?又或者,這個「全球化危機」,並不是哥本哈根會議這種政治方式所能解決的?

  在(王立第二戰研所 Evil Overlord International affairs and Strategic Studies)這個部落格中,又看到了對於全球暖化的討論,茲節錄一段如下:


原文網址:http://blog.yam.com/eoiss/article/25938627
說穿了,就是要證明,目前暖化現象,對人類生存是否造成威脅,而不是證明對「某些人」造成威脅。這話怎講?例如暖化會把熱帶的範圍擴大,所以以後接近亞熱帶地區會變得很熱,原本的糧食產地都會消失。但暖化不也代表溫帶或是寒帶等本來不能種東西的地方,變成可以種了?那這是好還是壞?這種全球氣候變異造成的問題,到底「整體來說」是好是壞,是需要非常大量的研究,而且是跨領域的合作研究才知道的,例如氣候、農業、地質、歷史、水文…可多了。更何況一個原本是富饒的地區,因為暖化問題開始沙漠化,這國家當然會呼天搶地說地球要滅亡了,人之常情可以拿來當作科學證據?

要證明暖化真正的破壞性影響,對人類的威脅到底多大,絕對不是某幾個鑽研氣候的學者說了算,我們當然完全尊重它們在氣候研究上的努力與專業,也非常認真的看待他們判斷的各種暖化產生的災難。但正如你不會相信一個歷史學者跑去宣稱他很懂槍枝對肚皮造成的傷害,我們對任何一個宣稱他很了解農業問題,或是上下數千年人類糧食生產與人口變化、戰爭等非常了解的氣候專家,也要保持正面的懷疑態度。


  今日的報紙亦刊出林中斌的一篇社論如下:

原文網址http://udn.com/NEWS/OPINION/OPI4/5351186.shtml
林中斌:全球暖化的盲點
【聯合報╱林中斌】

2010.01.07 03:36 am

針對「全球暖化」危機,一百九十三國、一百一十九位元首齊聚一堂,剛開完哥本哈根峰會,「全球寒冬」在二○一○年元旦立刻報到!這難道是大自然給人類開的大玩笑嗎?

華北暴雪六十年罕見。南韓首爾遭近百年來最大暴風雪襲擊,積雪廿六公分打破歷史紀錄。美國北部明尼蘇達、北達柯他州、及甚至東南部佛羅里達州創歷史低溫。英國出現卅年最冷冬天。北印度寒流下數十人凍死。

其實全球寒冬的災難於○六年已開始,但被解讀為「例外」或「非典型」。問題是:當例外愈來愈多時,所謂的「典型」必須修正,否則便可能淪為科學歷史上權威學派後來被取代的插曲。讓我們回顧:

○六年一月是歐洲七十七年以來最冷的一月,維也納地鐵鐵軌凍裂。同月,日本大雪創紀錄,死亡八十九人。二月新疆大雪達零下攝氏四十一度,一百多隻寒帶生物鵝喉羚死亡。○七年一月暴風雪襲全歐,交通大亂,四十人死亡。澳洲新南威爾斯有五十年以來最冷的二月。九月法國突然下起大雪,乾熱的耶路撒冷居然降雪三次。○八年一月歐洲冰風暴,死十多人。二月中國遭到五十年未遇的大雪災。三月美國罕見大風雪來襲,俄亥俄州哥倫布市降雪量創百年紀錄。二、三月間阿富汗遇上幾十年不見的嚴冬,凍死九百多人。七月南極氣候反常,數萬企鵝寶寶凍死。十二月美國暴風雪,十一人死亡。○九年二月英國暴風雪,陸海空交通癱瘓。

熱的更熱,冷的更冷。氣候變遷的全貌是「氣候極端化」,而不再只是「全球暖化」。此外,「全球暖化」尚有若干盲點。

一、無法解釋頻仍的地震、火山爆發、海嘯。從一九○六到二○○五全球表面溫度上昇不過攝氏零點七四度,若說可影響三到六十公里厚地殼下一千三百度高溫的岩漿,太勉強!英國學者Bill McGuire說,南北極冰融化,地殼上重量減低,所以反彈引發地震。問題是:為何地震發生在印尼、日本而不在南北極?何況,冰融後變水,總重量不變。二、無法解釋生物迷途。愈來愈多的海豚、鯨魚擱淺自殺,候鳥飛錯地方。三、無法解釋增強的太陽磁爆。

「全球暖化」和工業革命後大量燒碳(煤、石油等)同時發生。雖然燒碳引起暖化,但是並非唯一的原因。從十五到十九世紀,地球經過一段「小冰河期」。之後,地球表面溫度自然反彈上昇。暖化多少來自反彈,多少來自燒碳並不清楚。何況近年來,地球受外太空的衝擊增加,多少轉為暖化,也不清楚。

這一切可用更深層的原因解釋:全球磁變和天體運行。過去百年來,地球磁力減低百分之七。根據美國「航太總署」○八年十二月報導,懸在空中像一個大肥皂泡保護地球的「磁氣圈」已破了四倍於地球大小的洞。根據Discovery頻道報導,整個太陽系外面更大的「磁氣圈」,過去廿年來變薄了百分之廿到卅。太陽的磁流及外太空射線影響地球更沒遮攔。

學術也像政治,一度被打壓的勢力獲得主導地位之後,很容易打壓其他的勢力。「全球暖化」在美國前副總統高爾奔走說服各界之前,曾是弱勢的「造反派」。如今,「全球暖化」成為政治正確的當權派,許多灰色的議論都成非黑即白,不容細膩而準確的探討。

(作者曾任美國Manville公司資深地質師,現為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教授)

【2010/01/07 聯合報】


  由以上這些討論可知,全球暖化是一個很複雜的問題,可以說是一個具有「科學不確定性」的問題。之前也沒有相似的研究案例可以參照,因此這個問題的研究應該如何設計,才算周延全面而能得到雖不中亦不遠矣的結論,其實是相當可疑的。

  這種科學上的討論在網路上就已經非常多,有心者可自行搜尋參照,此部分並非本文重點,於茲不贅了。

  但我因此而產生一個想法,或可就教於諸友。

  人類活動造成或加劇全球暖化,無法確實證明。

  人類活動「沒有」造成或加劇全球暖化,也一樣無法確實證明。

  所以說,在「人類活動造成或加劇全球暖化」這個議題上,正方、反方都是「假說」,而非「定理」。正方、反方的科學家都可以各自提出很有力的證據及論點,但無法完全說服對方。(於是乎,律師型的政客可就吃香了!)

  但正方有一個強而有力的武器,那就是:「萬一我是對的,那事情就嚴重了。如果你不相信我,那萬一我說的對,後果你能負責嗎?」

  萬一正方是對的,那麼根據正方的推算,如果現在不馬上採取行動,那就要來不及挽救地球的浩劫了。

  這句話聽起來有沒有像是保險業務員對客戶說的話?萬一你得了癌症,那要化療、放療、休養、不能工作,會是一筆很大的支出,對家庭將會造成很大的負擔,所以參加我們這個萬能防癌一定賠保險,可以保障你未來的生活不會被癌症給擊倒云云。

  我覺得,今日對於全球暖化議題的所有行動,應作如是觀。

  現在大家在做的事情,就像是在「買保險」,如果正方對了(你真的得癌症了,全球暖化真的是人類活動所造成),那可以領保險給付,即人類不會完蛋(或減緩人類完蛋的時間);那如果正方錯了(你很健康沒有得癌症,人類活動不是全球暖化的主因),就是保險事故沒有發生,那你的保險費就算是白交了。

  不過,大家在買保險的時候,都知道保險雖然很重要,但保險費用也很重要。每個人都要衡量自己的能力來買保險,如果說今天交了保險費,明天就會餓死的話,那麼買這種保險的人就是白痴。

  準此以觀,哥本哈根會議,與其是說是大家聚在一起救地球,不如說是大家在吵要買那一種保險。而大家口袋裡的錢差太多,怎麼可能會有買同一種保險的共識呢?因此,與其吵公平不公平這回事,或者指摘別人不愛地球,倒不如花心思想出一個保險費用有級距差別的保單,才能真的解決問題。

  再者,這個天大的保險方案,上頭可是沒有主管機關在審核保單條款。而我們大家都知道,不論你有沒有得癌症,保險公司真正關心的是她有沒有賺錢;保險業務員固然親切服務又好,但你把錢掏出來交保費,她可以拿獎金,這才是她的謀生之道。

  我們在看待全球暖化的任何議定書或協議,或看待在台上那些大聲疾呼「現在不做,就要來不及」的非專業人士(比如說高爾),亦應作如是觀。

14 則留言:

LS (tw@us) 提到...

先根據林中斌的文章提出一些質疑。為什麼全球暖化必須要解釋海豚跟鯨擱淺?我看過另外一個更容易的解釋是海中的音響環境因為人類(例如潛艇的聲納)有改變。還有全球暖化不須要能夠解釋地震、火山爆發、海嘯、太陽磁爆吧。

"暖化真正的破壞性影響,對人類的威脅到底多大,絕對不是某幾個鑽研氣候的學者說了算"
誰有"說了算",可以看看以下列表:
http://en.wikipedia.org/wiki/Scientific_opinion_on_climate_change

至於科學到底該怎麼去"證明"全球暖化是否為真,交給專業的科學家吧。科學證明根據的是科學方法以及同行評審(peer review)的累積,並不是像歷史上有些情況抓兩個人來辯論就可以搞定。這裡面的邏輯也跟現實生活有點不同。例如科學跟數學不同,不能用反證法,找到針對某模型不符合的證據時,並不見得這個模型完全錯誤,應該先考慮如何修正。

不過訂定政策就是完全另外一個層次的,政治的問題。仔細想想,這個保險的例子很有趣很貼切啊。

小杜白雲 提到...

哈哈!

我就知道賓大的教授一定是第一個來指正在下的,果然被我猜對了!

林中斌的文章其實讀起來不太通順,我猜想應該被報社的編輯砍了不少內容。不過臚列於此不過是謹供參考,並不代表同意,所以就不追究其細節了!

我是被他文章中的最後一段吸引的:「
如今,「全球暖化」成為政治正確的當權派,許多灰色的議論都成非黑即白,不容細膩而準確的探討。」

這段話不知ls同意嗎?我個人是外行,不敢有定見!

不過教授提到「科學跟數學不同,不能用反證法」一事,倒是我沒想過的問題,有機會可能要再就教於LS兄了。

島途中 提到...

一個題外話.「科學不能反證」這樣一個說法似乎與科學哲學的主流思想有所抵觸,依照 Sir Francis Bacon 的 inductive logic,以及其以降,J.S. Mill,到著名的 Sir Karl R. Popper 給出的歸納邏輯現代版本-- falsificationism,剛好都是支持反證在理論建構中的重大意義.

嚴謹地講,應該不是說「科學不能反證」,而是涉及到模型選擇時,各模型中哪一個最能符應現象,因為任何理論本質上都是一種約化(reductionism).

LS (tw@us) 提到...

睡得太早,剛好半夜起來,所以手癢了。冒犯!

科學裡面也有政治正確的問題。像我這種菜鳥是(還)不宜討論的!

島兄關於Popper的falsificationism,恕我駑鈍,對於科哲沒什麼涉獵。吾友米格魯比我更能深入討論。剛看了wikipedia了解島兄的質疑在哪里。科學不能反證是太模糊的說法,我想我要說的改成這樣比較合理:

1. 科學模型必須要可以反證(falsifiable),換句話說,必須要能預測,然後拿結果跟實際觀察到的數據做比對。
2. 科學模型成為理論必須經過測試:若有不合的證據,試著修改,若不能修改則拋棄。
3. 若結果的科學模型能撐過這個多的考驗,那就拿來升格成理論(scientific theory)!
4. 不過科學的模型不能直接用"反證"來成立。

我想比較貼近的例子是intuitionism吧:數學裡面可以有law of excluded middle,A或者是非A只能有一個成立。但是我常常看到整個論點變成"A或者是B"的邏輯。

舉個例子:全球暖化代表我們會看到X,但是全球暖化不能解釋我們看到的事實上沒有X甚至跟X相反,所以全球暖化是錯的。這裡面有許多細節被忽略了:

(a) 全球暖化可以有許多種模型A1,A2, ...,
(b) 其中我們目前的聰明才智想的到的模型預測我們會看到C,D,E,F...Z。
(c) 其實C,D,E,F, ..., Z幾乎都看到了,不過沒有看到X。
(d) 這代表的是A1有問題,但是或許我們修正一下變成A2結果就能符合觀測的結果!
(e) A1並不等於A,A1不成立也不代表A就成立。
(f) 要推翻全球暖化必須把A1, A2, ..., 所有可能合理的模型全部都找出反例。這就是福爾摩斯說的,"把所有其他的解釋都去除了,剩下的一種解釋不論多合理,就是真的"。但是這是數學裡面才可能的,自然科學裡面幾乎是不可能完全列舉的。這種論點應該可以算作是"訴諸無知","你認為不可能,但是事實上可能只是你沒想到該怎麼解釋。"

http://zh.wikipedia.org/wiki/訴諸無知

島途中 提到...

如 LS兄的說明,科學的運作大略是這樣的.

對於過度複雜的現象,很容易會陷入這種困境.全球暖化問題的討論,就讓我聯想到演化論 v.s. 創造論,撇開上帝造物這一節,也有科學家質疑演化時間不夠,然後又歧出一派地球生命外來說.

我個人認為即使全球暖化未必是人力造成,面對氣候愈來愈極端的狀況,人類還是有必要好好研究對策,而不是放任不管,畢竟人類破壞生態也是個鐵一般的事實,即使沒有全球暖化,地球的生存條件確實日益惡化,全球暖化不過是眾多環保議題中一項而已.

小杜白雲 提到...

教授的解釋真清楚啊!

也就是說,我們不宜拿一個反證,就說我也有一個模型可以拿來和原本的模型對打。

大概是這個意思吧!

LS (tw@us) 提到...

沒錯,板主真是言簡意賅啊!

雨果 提到...

LS,
我有個問題.你的例子好像是刪去法,但在很久以前的大學時代,我印象中的各式各樣的力學理論都是某個天才用數學導出個理論,然後我們做實驗證明那些理論百試不爽,所以理論成立.用這種方式來做科學研究會不會比較没有羅輯上的漏洞?
小杜白雲,
買保險真是個妙喻.

LS (tw@us) 提到...

Hugo, 我的淺見是那是因為物理似乎跟數學特別合。其他的科學就沒這麼好運了...

http://en.wikipedia.org/wiki/The_Unreasonable_Effectiveness_of_Mathematics_in_the_Natural_Sciences

http://en.wikipedia.org/wiki/Eugene_Wigner

還有一個問題是:"數學能做到的"到底指的是什麼?理論上只要我們把系統裡所有原子分子的座標跟動能記錄下來,整個系統未來如何演變都一定算的出來。實際上只要稍微複雜的系統,就算用最強的電腦也算不出來。物理裡面真正能夠計算或模擬的系統,都比一個細胞裡面的化學反應來的簡單的多。

小杜白雲 提到...

難道電機和數學不合?

還是當年大學教太淺了,ls是在美國修鍊而成?

LS (tw@us) 提到...

電機裡面有很大一部分是計算機(基本上算是數學)或是物理,而且工程學不算是科學。不過我的電機學訓練基本上已經都快還給系上了...

小杜白雲 提到...

說的也是,工學院所提供好像還不能算是「科學訓練」!

孟獲 提到...

這議題以保險來譬喻,
一開始覺得有點訝異,不過仔細想想就是這麼回事啊

小杜白雲 提到...

我覺得「應作如是觀」這句話頗能使人觸類旁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