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7日

【評論】我真的受不了傅建中啦!

  我對於傅建中這位媒體人的印象向來是很差,不過,我自已也知道,我會有這種印象的原因,在於我和傅建中在國家認同的問題上,可能恰在天平的兩個極端,所以說我才會那麼討厭他的言論,這算起來也許是一種政治態度上的「偏見」。

  而我近年來,越來越不願意在這種「偏見」的基礎上發表部落格文章來罵人。因為我覺得只有克服自己政治立場來寫文章,只有立足於更高的民主、人權觀點來評點時事,才能免於最後都要變成情緒化辯論的結局。

  但是,看到傅建中這位老兄在中國時報上所發表的以下這篇文章,實在是受不了啦!不得不貼出來,讓我抓狂的批一下,至少留個紀念!


華府看天下-馬應展現果決領導力
2010-01-01 中國時報 【傅建中】

 過去一年馬英九總統的聲望急遽下跌,尤其經歷了八八水災和最近的美牛風波後,幾乎到了人人皆曰可殺的地步。馬是否真到了如此不可救藥的境地?我看未必,但他的領導風格必須做些根本性的改變,則是刻不容緩之圖。否則,他會繼續向下沉淪。

 我最近有台灣之行,在台北期間蒙馬總統接見,和他談了五十分鐘,談話重點在島內政治生態與兩岸關係。關於前者,我指出他大可不必為了一些歷史問題如二二八而背負著原罪,一天到晚鞠躬道歉,因為對那些所謂鐵桿綠的人們,即使馬總統肝腦塗地,他們也不會為之感動而回心轉意的,所以他在這方面的努力,根本是浪費時間,反招民怨。但馬先生不盡同意,認為他做為黨國的領袖,有責任背起這個十字架,撫平歷史的傷痕,顯然在這一點上,馬要做傳教士和史懷哲,只是他可能是比李登輝更糟的傳教人。

 至於兩岸關係,馬似乎對自己的建樹和雙方關係的改善感到滿意,但我指出,大多數的台灣人民對未來仍有很大的不確定感(uncertainty),如照已故的美國中國專家高立夫(Ralph Clough) 的說法,uncertainty已經成了過去半個多世紀來台灣人民的生活方式,馬應該在他任內終結這種不確定感,如果他任內能完成這一大業,那會是他做為中華民國總統留給人民最大也最好的遺產 (legacy)。

 談話中,我提到尼克森最後的一本遺著是《把握時機》(Seize the Moment),尼克森把他的書命名為Seize the Moment是有所本的,一方面感到自己年事已高,來日無多,而更大的原因是他一九七二年訪問中國與毛澤東會談,會後在國宴上引毛詩說:「多少事,從來急,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美方翻譯把「只爭朝夕」譯作Seize the Moment,讓尼克森對「只爭朝夕」和英文譯文念玆在茲,無時或忘。

 的確機會來時不抓緊,會稍縱即逝的。做為台灣的最高領導人,有半數以上的選民為其後盾,馬已有Mandate of Heaven(天命),足可為生民立命,為萬世開太平的。而做這等千秋萬世的大事,馬總統必須展現他的果決,也就是西方人說的decisive leadership(果斷的領導能力)。在這方面可供馬仿效的楷模多不勝數,尼克森尋求和中國的「關係正常化」是一例,卡特斷然與中共建交是又一例,被民進黨譏為「鼻屎小國」新加坡的李光耀,也是乾剛獨斷的,還有馬侍奉過的蔣經國不是說過:「今天不做,明天就會後悔」嗎?重要的是馬必須 seize the moment and exercise decisive leadership(把握時機,展現果決的領導能力),造成既成的事實(fait accompli),使後之來者無法改變,這就是所謂千秋大業了。馬應以此自我期許,否則必是夜長夢多,時不我待,到頭來一場空、一事無成。

 馬總統在十七日下午那天見我時,回顧了三十八年前與我認識的往事,那時他是應邀訪美的學生領袖,我已在華盛頓當記者了。將近四十年後,馬已貴為總統,我是依然故我,我和他始終是官員與記者的關係,並無私交,充其量是君子之交,就此而言,我以上的話可算是交淺言深了。不過我唯一的出發點是希望馬好,無論如何,他是個本質很好的人,環顧台灣政壇及國民黨內外,要找一個像馬英九這樣的人,還真不容易,套句封建時的話,馬果能「一人有慶」,我們即可「兆民賴之」了,衷心盼望他「天聽自我民聽,天視自我民視」。他若是再偏聽偏信,不但自毀長城,還會陷萬民於不義。


  這篇文章最可怕的地方,就在於傅建中在談論台灣與中國的關係時,提到了這一段:「重要的是馬必須 seize the moment and exercise decisive leadership(把握時機,展現果決的領導能力),造成既成的事實(fait accompli),使後之來者無法改變,這就是所謂千秋大業了。馬應以此自我期許,否則必是夜長夢多,時不我待,到頭來一場空、一事無成。」

  看到這裡我簡直是「汗毛直豎」!

  我想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傅建中在勸馬英九總統要把握時機,完全中華民族統一的大業,而且要「造成既成的事實,使後之來者無法改變。」!

  這種說法簡直是恐怖到了極點!傅建中也不想看看,在台灣的歷次民調中,主張「急統」的人數比例有多少。馬英九如果真的為了他媽的什麼「千秋大業」去做這種事,那台灣還有民主可言嗎?

  傅建中要馬英九要終結台灣人民的「不確定感」,然後用「果斷的領導能力」,來幹「這等千秋萬世的大事」!吼!我真的越看越有氣!

  難道統獨問題也可以像美國牛內臟進口或簽ECFA一樣,不用與民意溝通,先造成既定事實「再說」嗎?

  「美國牛內臟進口」一事,台灣和美國的貿易協定都簽好了,國民黨占絕對多數的立法院卻硬是不買帳,立法禁止進口。怎麼樣?難道網友謔稱馬小九是馬皇,就真的以為天命在馬,可以為所欲為嗎?

  傅建中先生活在民主自由的美國國度中,卻對馬英九先生做這種建言,其心可誅啊!而中國時報長期讓傅建中先生占用版面大放厥詞,其報格可想而知!其被人稱為「統媒」,往日是大叫冤枉,難道今日要以此沾沾自喜了嗎?

  還好,失心瘋的只有傅建中先生,馬英九總統顯然沒有跟著發顛。

  前文提及二二八事件,傅建中先生認為馬英九先生不必為了這種事情一天到晚鞠躬道歉,因為根本是浪費時間,文中提到「但馬先生不盡同意,認為他做為黨國的領袖有責任背起這個十字架,撫平歷史的傷痕」這一段,傅建中批評馬英九是「要做傳教士和史懷哲,只是他可能是比李登輝更糟的傳教人。」

  但是我的意見正好相反,這段敍述如果屬實,那麼馬英九總統是值得肯定的,他至少不枉台灣民主化進程到今日,作為一個民主國家總統應該有的一點素養和品質。
  
  且讓我再罕見的引用一篇中國大陸旅德部落客的文章如下:


楊恒均的博客_臺灣二二八事件:為什麼要追究真相? 2009-06-04 14:03

http://yanghengjunbk.blog.163.com/blog/static/459641932009542357727/

由於接到舉報有人走私煙捲,相當於城管的煙酒專賣局緝私隊出動,結果,只抓到一位售賣走私煙的小攤販。這位40歲女攤販看到自己的養家活口的香煙攤被沒收了,跪在地上哭著哀求執法人員,結果卻被粗暴的緝私隊員用槍托打破了頭,鮮血流得滿臉都是,讓圍觀的群眾忍無可忍,走向街頭、遊行示威,最後發展到圍攻政府……

更沒有想到的是,由於官員的腐敗和無能,加上一黨專制獨裁政府的痼疾,這樣一個群體發洩不滿的事件,竟然引來政府調兵遣將,對群眾使用真子彈進行了屠殺……

這就是1947年2月28日發生在臺灣的“二二八事件”。是誰下令開槍鎮壓的?事件中到底有多少無辜者死傷?這兩個問題一直爭論到今天,至今未有確切的答案。我對“二二八事件”的認識一開始之所以有偏差,也就在於我被他們的問題所吸引,忘記了追求真相的同時,正在展示人類歷史上最大的真理。

按照綠營和部分臺灣居民的說法,這次事件造成的死傷人數高達20萬,而國民黨時期公佈的資料加起來只有2千多人(本省人死亡673人),正是這種答案的反差,讓我一開始感覺到民進黨為了推翻國民黨,把“二二八事件”當作悲情牌在打。心中頗不以為然。

第二個讓我失去了探求事件本身的意義的問題是:到底是誰下令開槍的?當時負責管理臺灣的是陳儀,此人雖然是蔣介石的同學兼好友,卻在“二二八事件”上知情不報,把蔣介石蒙在鼓裏,最後收拾不住了,才請求蔣介石調兵進入臺灣(當時蔣介石把軍隊都集中在大陸對付共產黨)。

民進黨一直以來都指責是蔣介石下令開槍的,國民黨卻否認這一點,傾向是陳儀下令鎮壓,最後搞不定了才請示蔣介石,蔣介石本來是主張“懷柔”的。國民黨指責民進黨故意抹黑蔣介石,就是為了搞垮國民黨。而民進黨則指責國民黨,維護最大的獨裁者,其實是為了維護那個獨裁者生存的土壤——一黨獨大的制度。

就是這兩個問題,讓我相當長一段時間內沉溺在對“真相”的追求中,而在國民黨和民進黨的口水戰中,我一度絕望地認為,真相不可能有大白的一天,受難者的數字不可能精確到各方都認同,簽署屠殺的命令也不會從塵封的檔案中跳出來。——這當然是以前的我,而現在的我卻清楚的知道,我錯得那麼不靠譜。

不錯,當時民進黨也許故意誇大了“二二八事件”中死傷的群眾數量,甚至我們今後也不會得到確切的數字,可這並不是表明真相和真理被掩藏了。一個一黨獨大的政府,使用真槍實彈對付手無寸鐵的遊行示威群眾,哪怕倒在血泊中的只有一個、兩個人,他們的責任也並不比屠殺更多人要輕。

另外,即便蔣介石當時完全不知情,下令對群眾開槍的只是無能和失職的臺灣行政長官陳儀,但作為最高領導人的蔣介石都難辭其咎——更重要的是,臺灣民眾和反對黨並沒有要求清算當時的獨裁蔣介石,但卻從來沒有停止討伐當時的那個獨裁專制制度——那個把蔣介石扶持成最高領導人並授予他對民眾生殺予奪大權的制度。民眾也不會因為蔣介石是第一個把中國人的臺灣變成世界最富裕的地方之一而“將功補過”——臺灣至今還是最富裕的中國人的地盤。

“二二八事件”發生至今已經有62年了,真正的受害者(家屬)、也是最有權力要求清算的當事人得到了相應的補償,獲得了平反,但這件事不但沒有因此而銷聲匿跡,反而被臺灣民眾和政府不斷地“ 發揚光大”。如果說民進黨當初拿“二二八事件”攻擊國民黨政府是政黨利益考量,如果說受害者(家屬)要求一個說法是為了對死難者在天之靈的慰籍,而當國民黨重新執掌政權後,不但沒有放鬆對“二二八事件”的紀念,而且搞得更加隆重,更突出地彰顯了“二二八事件”的歷史和現實的意義:這不再是中國歷史上屢見不鮮的一起屠殺事件。

歷史事件的意義也許並不完全在於這起事件本身,例如,中國歷史上統治者屠殺群眾的事件不說上萬起,也絕對不少於一千,過去六十年就屢次發生。但那些歷史事件最多給我們吃人的歷史增加一個悲劇而已。

歷史事件的意義在於一個民族、一個“國家”對這件事的理解、共識和處理方式——“二二八事件”如果不被平反,不能讓臺灣人達成共識的話,它永遠只能是一個悲劇。然而,我們看到,在全臺灣的政黨和民眾深挖“二二八事件”的真相和意義的時候,在“二二八”這三個簡單數字從當初的禁詞和敏感詞彙變得家喻戶曉的時候,臺灣民眾已經把臺灣歷史上最大的悲劇演變成歷史的分界線,樹立為照亮歷史也照亮未來的燈塔。“二二八”三個字也成為促成臺灣和解、推動臺灣在現代化道路上不停前進的恒久動力。

而這一切是在沒有報復,沒有仇恨,沒有清洗,只有和解與和諧的氛圍中進行的。我相信,只要“二二八”這個數字不再次被禁止,也不被遺忘,那麼,“二二八”這個數字將會成為約束統治者的魔詛,也成為民眾用來保護自己正當權益的護身符。

臺灣的民眾和政黨在堅忍不拔地追求真相的過程中,揭示了我們這個時代最偉大的真理——政府和人民的關係,這也是我們中華民族悠久了幾千年而無法悟出的被現代文明證明為普適價值的簡單道理。它既教育了臺灣人,也教育了我這個一開始糊裏糊塗的大陸人。

現代化的歷史證明,先進的國家比我們發達不是因為他們發明了汽車和飛機而率先沖進了未來,而是他們都比我們更快、更徹底地走出了歷史的陰霾。不要掩蓋歷史,勇敢揭露真相,掩蓋過去的民族,不可能有光明的未來,沒有真相的國家,也與真理無緣!

只有在真相的基礎上才能達成和解,只有在和解的基礎上才能真正實現和諧,這是“二二八事件”告訴我們的最大“真相”。是的,也許有那麼一天,我們可以原諒,但直到永遠,我們絕不應該遺忘……

楊恒均 2009年6月4日 于德國波恩


  兩相對照,傅建中真是個爛咖!

  有人不同意嗎?

24 則留言:

zacharych 提到...

統派看到馬皇最近因為支持度大幅下降,回頭安撫台灣多數民意,都急了,紛紛發言。或以批馬的方式為馬劃下防火牆(圈定在馬個人道德和能力問題,不是漸統的大政方針或民主素養問題),或直接提點馬先作完全千秋大業就對了。

小杜白雲 提到...

怎麼會有那麼多人那麼看重呢?

只有大國史觀,而沒有庶民史觀!

Michael Wang. 提到...

沒錯!他是超級大爛咖...

k 提到...

我有不同的意見
傅建中在這篇文章當中
並未提到"統一"
他只是希望老馬能做好管理工作罷了
八八水災 美牛輸入
在在顯示
老馬本人無能
他身旁也沒有堪用的人
他也不瞭解民意
一個總統
居然會被自己同黨的立委打槍
他也可算中華民國開國
以來最軟趴的總統了

至於傅建中爛在哪兒
恕在下眼拙駑鈍
實在看不出來
我還蠻喜歡他在商周的專欄

至於未來如何
只圖有一份安穩的工作和生活

兩岸是否統一?
不太想
老共對待自己人和外國人手段差很大
對維權人士 藏民 疆民不手軟
可是對老美欠錢不還卻又輕聲細語
讓我不敢相信

至於改名為台灣國?
也可以
對我來說沒差
不過我對"台獨"
有意見
所謂獨立
意指現在台灣隸屬於某個國家
對現況不滿 而欲從其中脫離
另立政權
這可能會讓不了解兩岸現狀的
國際有人誤以為
台灣是受中國的共產黨統治

我個人不認同"一個中國"
那是歐美大國不敢得罪老共的違心之論
我主張世上有兩個中國
各自獨立

我個人比較想瞭解您
對ECFA的看法
以及未來兩岸關係的發展
陸生可否來台?
陸資可否登台?...

至於我為何會來到貴寶地
因為是我曾用
"鄭子太極拳"谷歌一番所至

您曾在一篇文章中提到...
"那時和同學加入了台大的「太極拳研習社」,老師是位胖胖的中年人"
江老師前幾年退休了
交棒給在台大念博士的學弟
直到現在在下還蠻懷念
每週四到老師家練拳呵茶看電影的時光...

島途中 提到...

我完全同意小杜白雲兄的看法,倒是  k兄說看不出傅有此心意,我實在百思不得其解.

當然如 k 兄這樣想法的人在台灣可能也不少,不然傅也不可能可以在江湖行走這麼久.

為什麼有這麼多人這麼容易忽視許多明顯的事實,這是一個值得探索的現象,希望我有時間來得及搞懂,大概如此.

小杜白雲 提到...

K兄您好!

對於一篇文章,每個人的解讀都可以不同!

我蠻好奇k兄既然不同意我的觀點,那麼依k兄之見,傅建中先生文中所謂的「千秋大業」所指為何?

又所謂造成既成事實,讓後之來者無法改變,又所指為何?

至於我對ecfa的看法,恰有拙文一篇:http://hsuotto.blogspot.com/2009/12/ecfa.html

請指教!

DavidSF 提到...

冒昧發個意見
「造成既成的事實(fait accompli),使後之來者無法改變,這就是所謂千秋大業了。」
這種話也讓我汗毛直豎
因為這讓我想到
一個流氓追女人追不成
硬把她肚子搞大「造成既成的事實」
在去女方要人的故事

這種手段在一般社會是屬於豬狗不如的範疇
在傅的眼裡居然是個「千秋大業」...

小杜白雲 提到...

k兄:

江老師家我只去過一次。不算是幹部,是個太混的學生吧!

太極拳目前還在打,不過改練陳氏了。

leomoom 提到...

傅所使用的表達方式算是滿含蓄的,他將台灣目前現狀定義為"不確定",而呼籲馬需要將這種不確定亦即所謂不統不獨的曖昧終結,然而弔詭的地方在於如何終結? 以何種方式終結?
是將國號為中華民國的台灣以台灣國之名義重新建國還是投送對岸懷抱成為中共之一省?
他不點出哪一個是答案避免了爭議,只待讀者自行揣摩了.....

只是以現今台灣人民的素質及國力來看,即使願意為台灣獨立建國而浴血奮戰的應該也不多。

LS (tw@us)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LS (tw@us) 提到...

中國史上從來沒有一個在分裂情況下被統一的國家君主被讚美為成了千秋大業。只要提醒台灣主政者這一點,沒有人會賣台吧。

說到這裡,兩岸關係我倒聯想起羊祜跟陸抗的故事。只是那樣的關係動輒得咎,很難拿捏啊。

島途中 提到...

LS兄,即使在政治的場域裏,也一樣是不能用一個理由就反證的.

其中有許多種可能的動機組合.

至少,到目前為止,傅的理解不算離譜,馬的打算確實是往統的方向奔馳.至於後面怎麼演變,有時時勢未見得盡如其所盤算,否則馬就不只是馬皇,而是馬神了.

LS (tw@us) 提到...

島兄,我的想法是這只能保證不去"被"統一,台灣的總統投降去做個什麼公之類的。如果想要跟對岸對等統一或和談云云,那是另一個情況,是否太天真也是見仁見智。

政治與其當作科學,或許法律的邏輯比較適用?

小杜白雲 提到...

法律,有邏輯嗎?

現在我覺得:
1、能解決問題的法律見解就是好的法律見解。
2、在滿足前提1之下,越不囉嗦的法律見解越值得選擇。

其他,都是狗屁學問居多!

島途中 提到...

投降也可以用和談去包裝.只是怎麼粉飾而已.

而且,是不是去做什麼公,那還不一定,因為過去去做什麼公的,下場未必都很好.

LS (tw@us)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LS (tw@us) 提到...

版主感觸很多喔!

雨果 提到...

板主是不是寫判決書寫到"抓狂"了.

小杜白雲 提到...

ls,hugo,

如果是針對我的留言的話,倒不是寫判決很累的抓狂之語,而是我真的這麼覺得。

匿名 提到...

想太淺想太多...

crimson 提到...

1
傅先生確實沒有明確指出他的意圖
玩弄文字也好、或者手法高明也行
但是寫文章就是這麼回事
2
「不確定」在此本來就可以有不同的解讀
a)台灣「地位的不確定」
b)台灣「未來的不確定」
c)政府「政策態度的不確定」
典型打太極、耍迷糊的文章就是這樣
所以百人讀來可以有千種意義
自己看自己爽
3
結論
前半段:空話一篇
後半段:叫騜硬起來

匿名 提到...

If you are a TIM believer, it really doesn't matter now. I am glad to see this old article and to confirm how screw-up Ma was.

匿名 提到...

難道統獨問題也可以像美國牛內臟進口或簽ECFA一樣,不用與民意溝通,先造成既定事實「再說」嗎?

上面這是您的話,目前看小英的做法,如兩岸監督條例,美豬等,不知道有沒有符合您所謂與民意溝通的標準?

匿名 提到...

的確, 其實馬從來沒有真的搞統, 而蔡卻是無所不用其極的搞獨!
無論立場, 傅的言論坦盪, 蔡者流卻充滿謊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