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0日

【哈啦】再說熊秉元論斷李登輝

  最近不知為何和熊秉元教授犯沖,看到他的文章就是一整個不爽。今的水果日報又出現<熊出沒注意>,熊教授這次可是論斷起李登輝前總統來了。

  由熊教授的評論看來,我猜我和熊大教授的政治立場可能不在同一邊。(雖然說,印象中台大經濟系的教授的政治立場大部分應該是和我比較像的那一邊。)不過,評論文章不看立場,就事論事,是本部落格最近的原則,依此原則,我們不看結論,只看論證方法。我還是要對熊大教授這位經濟學博士的大作批判一番。

  話休煩絮,且看原作如下:


原文網址:

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2245376/IssueID/20100120

<熊出沒注意>:李登輝論斷(熊秉元)
2010年01月20日蘋果日報

台灣政壇人物裡,李登輝無疑是智商最高者之一。他曾握有的權柄,大概只有蔣氏父子可堪比擬。台灣民主化過程中,他居於關鍵地位。在台灣歷史上,他當然有一席之地。然而,這些描述本身是中性的,這些事實也無關毀譽。他的功過要看他如何面對機會,又對台灣社會╱民眾帶來哪些影響。

兩件史實有助於了解李氏的功與過。首先,1988年蔣經國過世後,李登輝以副總統接任大位。四年後,由國民大會推選為總統;再四年,由民眾直接投票,續任總統。在12年的執政歲月裡,兩岸關係是最重要的問題之一。

誤判情勢錯失機會

當時,兩岸的相對地位、以及他所面對的機會,可以讓數字來說話:1988年,台灣的每人所得為6333美元,大陸則是261美元(24:1)。大陸經過文革的浩劫,四人幫腥風血雨,與世隔絕30年後,剛開始向外伸出觸角。因此,雖然在人口面積等方面,台灣和大陸遠遠不能平起平坐,台灣當時的主客觀條件,可是具有相當好的條件;可以經由協商,和大陸簽下合則兩利、彼此互惠的協議。可惜,李登輝誤判情勢,自以為是;戒急用忍的政策,平白喪失了大好機會。當他卸任時,台灣的每人所得為14721美元,大陸是949美元(15:1);兩相比較,台灣的地位和籌碼,早已今非昔比。李登輝個人的主觀意識,讓台灣錯失了黃金般的機會。

其次,宋楚瑜和李氏之間,號稱情同父子。當時,宋楚瑜為台灣省省長,呼風喚雨,廣受支持。對於全省事務,省府團隊劍及履及。然而,功高可以震主,父子可以反目。當宋楚瑜的威望如日中天時,李登輝使出撒手鐧。經過冗長的修憲程序,李登輝貫徹個人意志,以「精省」之名,把台灣省的編制凍結。結果,原來省政府的業務,移交給中央的部會;省政府樹倒猢猻散,宋楚瑜出走,組成親民黨。

表面上,凍省只是大風吹,人員業務移往中央,換湯不換藥;其實,不然。在公眾事務的處理上,不但迥異於往昔,而且效率大幅滑落。由兩個指標上,可以看出凍省的後遺症。一方面,省政府的廳處等消失,所以省屬單位升格——各縣市省立高中變成國立高中,各縣市省立醫院變成衛生署署立醫院,等等。因此,原先是地方的人際網絡,現在在中央重新組合;原先省政府可以直接督導業務、決定人事,現在也移往中央。省中校長、省立醫院院長等,要到中央去經營人脈,自求多福。原先人才資源可以由省府因地制宜,現在變成中央統籌、雞兔同籠的大雜燴!

另一方面,原先中央各部會只是擬定政策,起承轉合,本身無需處理實際業務;凍省之後,沒有省政府代勞,只好站上第一線,面對實際問題。可是,中央部會的人力物力、以及所累積的經驗智慧,根本不足以處理地方基層的實際問題。莫拉克颱風時,行政院院長在災區一臉茫然的景象,是最深刻貼切的寫照!這些,都是李登輝凍省的後果。

「民之所欲」成反諷

因此,在兩岸關係上,李登輝剛愎自用,錯失良機;在凍省的作為上,李登輝一意孤行,後患無窮。對外不能興利,對內又和除弊背道而馳。個人的聰明才智,不是用在開新局興太平。而是妄自尊大,私心自用,整肅異己,置黎民蒼生于不顧——「民之所欲,常在我心」,可以說是李登輝歷史定位最大的反諷!

金庸的小說裡,沒有真正的惡人;即使是東邪西毒等人物,都有良善光明的一面。更何況,李登輝還不算是真正的惡人。以88的高齡,還不忘情於政治,可以說是為高齡人士的自處之道,立下鮮活生動的標竿!

作者為台灣大學經濟系及研究所
教授、鹿港顧問



  我覺得熊大教授這篇文章的問題很多,首先,他說有兩件史實有助於了解李氏的功與過,分別是「兩岸關係」及「凍省」。我個人的意見則認為這兩件事情實在很難「代表」李登輝先生擔任總統的表現。不過,這是個人觀點不同,熊教授要從這個角度切入歷史,我們理當尊重。

  接下來,熊教授說李氏當國耽誤了「經由協商,和大陸簽下合則兩利、彼此互惠的協議」的歷史機會,這一點見人見智,我也予以尊重。但熊教授論斷此一結論的理由則是以歷年來兩岸國民所得的比較來作說明,熊教授的理論好像是:「台灣與中國國民所得差距越大的時候,越有機會與中國簽訂合則兩利、彼此互惠的協議。」,這就讓我大大的不能了解了,真不知此說的根據何在?還是一種想當然爾的推論。

  而熊教授說1988年李登輝先生接任總統時,台灣與中國的國民所得為24:1,當李氏卸任時,台灣與中國的國民所得為15:1,因此李登輝的戒急用忍政策讓台灣的「優勢不再」。

  在我膚淺的感覺裡面,一個人收入是對方的24倍,是很有優勢沒錯;但一個人收入是對方的15倍,還是一種完全壓倒性的優勢啊!就算只有5倍好了,也已經是優勢到一個不行。所以對於熊教授如此「引用數據」來「論證」,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當然,我們只是普通人,不是「經濟學博士」,所我們普通人不太能夠忘記在1989年發生了一件大事叫作「六四天安門事件」。叫台灣在這個時候去跟中國簽「合則兩利、彼此互惠的協議」,大概只有「經濟學博士」做的出來這種事吧!

  其次,熊教授批「凍省」是個錯誤,因為省政府沒有功能後,往中央集中,因此:「原先是地方的人際網絡,現在在中央重新組合。」;「原先人才資源可以由省府因地制宜,現在變成中央統籌,雞兔同籠的大雜燴。」;「原先中央各部會只是擬定政策,起承轉合,本身無需處理實際業務;凍省之後,沒有省政府代勞,只好站上第一線,面對實際問題。可是,中央部會的人力物力、以及所累積的經驗智慧,根本不足以處理地方基層的實際問題。」

  問題是中央和省府,只差一個台北市和高雄市而已,為何「省府」就是地方網絡,中央就不是?

  「省府」在南投的中興新村,中央在台北市,對於屏東三地門或者宜蘭三星鄉的人才資源,「省府」就可以「因地制宜」,中央就不行?

  又難道熊教授認為中央部會只需要「擬定政策」,不用「處理實際業務」嗎?又在台北市的「中央部會的人力物力、以及所累積的經驗智慧,根本不足以處理地方基層的實際問題」,那在南投的省府就可以嗎?如果省府可以,為什麼中央就不行?

  當初廢省,就是因為省府與中央疊床架屋。台北縣的需求,要先轉到南投才能送進台北市,這樣會比較有效率嗎?

  更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熊教授居然說到:「莫拉克颱風時,行政院院長在災區一臉茫然的景象,是最深刻貼切的寫照!這些,都是李登輝凍省的後果。」

  我想大部分的人會同意,這應該是行政院長很無能,執政團隊很肉腳的後果吧!九二一大地震時,已經凍省了,我們有看到「行政院院長在災區一臉茫然的景象」嗎?

  熊教授把這件事歸罪於李登輝先生的頭上,是我有限的閱讀中,最有「創意」的說法!

  很多教授都很喜歡寫一些文章,寫錯的很多,強不知以為知的亦復不少。但熊教授身為「台大經濟系」的教授吔!而且還出版過:《熊秉元漫步法律》、《熊秉元漫步經濟》、《尋找心中那把尺》、《燈塔的故事》、《大家都站著》、《走進經濟學》等多部著作,其中《尋找心中那把尺》獲選為「金鼎獎」推薦著作,《熊秉元漫步法律》獲得「金鼎獎」社會科學類最佳著作。

  熊教授平常最喜歡告訴別人他如何用經濟學的原理解釋了人類行為的現象,那倒是要請熊教授說說看,你寫的這篇文章,到底有什麼經濟學的大道理啊?

  最後,有一個我也不能完全確定的問題,是熊教授在文章中寫到「雞兔同籠的大雜燴」這句話,請教諸網友,「雞兔同籠」的這個詞兒是這樣用的嗎?這是網路時代的新用法嗎?

17 則留言:

小杜白雲 提到...

這裡有一篇當年省府記者的經驗談,熊教授寫文章前先「孤狗」一下,就不會論斷的這麼離譜吧!

http://mypaper.pchome.com.tw/seren/post/4453406

blog.kaishao.idv.tw 提到...

李登輝上台及卸任時,台灣與中國兩國的國民所得,明明差距從6072美元(6333-261)加大到13772美元(14721-949),兩國的相距加大為兩倍。

但這個人仿佛像詐騙集團一樣用倍數比的告訴你台灣中國兩國接近了。

所得的差距才能顯示出生活品質的不同。我今天身上有3100元,你今天身上有100元,我的錢比你多3000元,表示我可以去吃一餐頂級日式料理而你只能去買一個便當。

但「我的錢是你的31倍」這樣的描述,這不能顯示出你我的貧富差異。

小杜白雲 提到...

凱劭兄言之有理!

甲一個月賺20000元,乙一個月賺1000元,則甲的所得是乙的20倍。

甲一個月賺50000元,乙一個月賺4000元,則甲的所得是乙的12.5倍。

但我想後者的差距顯然要比前者大的多!

captain 提到...

原文第一段節錄部分:...首先,1988年蔣經國過世後,李登輝以副總統接任大位。「四年後,由國民大會推選為總統;再四年,由民眾直接投票」...
引號內所敘述的情況,與事實不符,這真的是"教授的文章嗎?總統直接民選前,其任期為6年,蔣經國過世時,任期尚有兩年多,故李登輝於1988年接任後,先幹了2年,於1990年由國民大會推選為總統,再幹了6年後,才是經民選又幹了4年直到2000卸任。
連基本的史實都敘述錯誤,更何況其論述的論點及內容?可直接丟到垃圾桶了

crimson 提到...

「八年遺毒」講不夠
還要牽拖到「十二年」!
要不要連清國人不愛台灣直接送給日本國都拿出來當理由啊?

無能的結構性因素絕不是自身能力的缺乏,
而是拒絕面對現實世界的結果

blog.kaishao.idv.tw 提到...

在「省府」效能方面,如果這個詐騙的教授能舉出,台灣任一家Top 100的公司,其內部行政層級,有一個第二級行政層級是全公司員工數75%,全公司面積97%。如果那教授能舉出真實的例子,不必太多,100大公司他舉一個就可以。那麼我就可以相信「省政府」有其必要性了。

小杜白雲 提到...

唉!

這就是問題所在,今天如果是一位中文系、機械系的教授來寫這一篇文章,我大概也懶得理他。

但一個經濟系的教授,而且還是敞母校經濟系的教授寫出這種東東,誠感不可思議也!

CoffeeBean 提到...

自從我看到他的一篇叫做〈兩岸自由的橫斷面〉的文章,我就覺得這個「教授」的觀念有問題,有偏重意識形態的傾向。再看到〈多點陽光 多點進步〉這一篇,才知道此人似乎心胸狹窄,只因對方不接受他的觀點,就把事情放在報紙上以己私之專欄來當做公論。他現在這一篇,我看了早就不舒服了,可是,還有一篇別人的,我看了更不舒服的,不想理。想不到,您也看不爽他呢。

小杜白雲 提到...

您說的兩篇我特別去找來看,其中〈兩岸自由的橫斷面〉這一篇真是讓人昏倒。

網址如下:
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1891706/IssueID/20090826


其實我想熊教授心中所想卻不敢寫出來的,可能是他很羨慕中國人在中國有在室內及公共場所抽菸的自由。

至於另外一篇見人見智,就不多說了!

CoffeeBean 提到...

請讓我補充一下。
在〈多點陽光 多點進步〉裡,那隻熊的論點是很符合現代觀點,似乎很客觀,可惜的是,接下來相關的文章〈理論與現實的光譜〉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1855430/IssueID/20090812和〈更多的陽光 更快的進步〉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1926079/IssueID/20090909,從中仔細玩味一下,其實他是很在意別人不甩他的意見滴。
我要說的是,如果他真的能立於客觀,那就不會寫出〈兩岸自由的橫斷面〉和〈李登輝論斷〉這種的文章了,^_^。

小杜白雲 提到...

呵呵!這兩篇文章我好像有讀過的印象。

其中誰是誰非,局外人也看不出個端倪。

熊教授很在意他人的意見,在我看來是當然的,因為傲慢的人(這是我有限的接觸中所得的印象)很受不了別人不理他。

孟獲 提到...

劉大任的文章也滿鳥的,
不過和熊大教授一比只能說是小巫見大巫……

我是不清楚他的派別,
不過就掩鼻看他在ㄟ頗的垃圾文讓我感覺他是完全市場決定論者,
這樣的人當鹿港文化顧問好嗎?

他到底會「創造」出什麼樣的鹿港呢?


至於他的政治立場就無須多言了。


***

行政院院長在災區一臉茫然的景象,是最深刻貼切的寫照!這些,都是李登輝凍省的後果。

***

這句我當天看報紙的時候一直笑~~~~

小杜白雲 提到...

奇怪哦!

怎麼有人寫這種文章都不會臉紅,而且還可以很「孤芳自賞」?

看來學術界也不怎麼高明吔!

孟獲 提到...

學術界……沒什麼用的東西。

我以前寫論文時就提出一堆證據公幹KMT教授們抄襲,抄了超過45年,到現在都2010還在抄毫無來歷的鬼扯。

好東西啊~學術界~

小杜白雲 提到...

學術界黑暗,其實也許不如其他界更黑,只是大家期待他會比較不黑啦!

匿名 提到...

熊教授又有新"高論"了~
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3427130/IssueID/20110601

遺憾的是沒有人可以糾正他

小杜白雲 提到...

新文一篇:

http://hsuotto.blogspot.com/2011/06/blog-post_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