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8日

【攝影】芸芸姐姐運動會上

IMGP0089
芸芸姐姐和阿媽。阿媽來參加芸芸姐姐的運動會,簡直比芸芸姐姐還高興。

IMGP0055
拿著闖關卡的芸芸姐姐也很開心!

2010年2月24日

【閱讀】《沉默之心》醫生與戰犯



  不是醫生,寫不出這部小說。

  在二次大戰結束,納粹對猶太人的惡行被揭露之後,舉世震驚。兩軍對壘,互相殘殺是一回事,但德國人殘殺本為「同胞」的猶太人卻是所為何來?很多人難以想像一個誔生貝多芬及歌德的民族,會集體殘暴(而且無知)到這種程度。

  然而我們若是去接觸一個、一個的德國人,會發現他們並不殘暴,也不無知,在其他生活面向搞不好還算是心地善良哩!

  為什麼人可以切割成兩面?為什麼一個本質善良、熱情的人,會在某種時空之下變成可怕到不可理喻的人?為什麼人可以合理化自己的行為到這種近乎荒謬與無知的地步?

  又如果你認識了一個好人,推心置腹,引為知己,而且相識很久很久的時間;是的,你可以確認他是一個好人沒有錯。然而有一天,你卻發現他有一個可怕的過去,你不想承認但事情明明白白就是這樣。你怎麼辦?繼續相信他是一個好人,相信他的過去只是一時失慮的錯誤?還是說那個錯誤太大了,你必需否定他是一個好人,而否定這個人,其實也就連帶否定了一大部分的自己。若是如此,你又該如何自處?

  《沉默之心》這本小說的作者是一位加拿大精神科的醫師連恩‧德肯,本書為其處女作,就已經展現了不凡的成績。

  故事中的主角派屈克本來是個美國鄉下的不良少年,卻因緣際會的碰見了生命中的導師賀南.賈西亞,一個社區雜貨店的老闆。這位來自宏都拉斯的中年男子原本是個醫生,流落到美國賣雜貨維生,私底下也是免費為貧困中南美移民看診的密醫。

  少年在雜貨店老闆的潛移默化之下成長,最終成為一位頗有成就的大腦精神科醫生。這簡直是比美電影〈春風化雨〉的劇情。

  但沒想到這位賀南.賈西亞醫生卻曾經參加1981年宏都拉斯政府迫害、虐殺異己的列帕提里克事件(也就是宏都拉斯的白色恐怖),負責在被審問的政治犯遭刑求將死之際,將其的生命救回,繼續被拷打訊問。

  在一個偶然的機緣下,一直對家人隱瞞此事的賀南.賈西亞遭當年一位被害者指認,被送上了海牙國際法庭當成戰犯審問。一個聲名狼籍的極右派政治團體出錢為賀南.賈西亞辯護,並且要求派屈克以其大腦神經醫學的專業來證明當時賀南.賈西亞的精神狀況可能有點不正常。而賀南.賈西亞則不可思議對一切保持沉默,包括他的律師在內。

  派屈克抛下了一切來到海牙的國際法庭旁聽。往事歷歷在目,卻已人事全非。

  作者透過派屈克的心理轉折,來描繪沈默的賀南.賈西亞。不但是透過故人之眼,更是透過同為醫師之眼來探索人性究竟是什麼一回事。

  最終還是派屈克看穿了賀南.賈西亞沈默的祕密。人生的真相並不完美,人類的善未必敵的過人類的惡,若是體會了其中的沈重,也許會發生一種不凡的勇氣,也許不會,也許要很久之後才會發現也不一定。

  這是一本有意思的書,外國有些書評將之與約翰.勒卡雷的作品類比,並非無見啊!

  
本文係參加三采出版社試讀活動。
* 作者:連恩.德肯(Liam Durcan)
* 譯者:陳錦慧
* 出版社:三采

2010年2月21日

【閱讀】翻案歷史小說《太平客棧》

  《太平客棧》是近年來難得一見的歷史武俠小說,武俠小說要扣住歷史事件,作者除了才情之外,還要作相當多的查證工作,這種苦差事兒,現在是越來越沒有人願意去做了。

  雖然說以十二萬字的篇幅來處理太平天囯這麼大的題材,在先天上必定有些力有未逮之處,但這僅僅是作者姚霆先生所寫的第一本小說,所以牛刀先小試一下,實也無可厚非。

  從這本小說的寫作手法中,可以推想作者追摹金庸及高陽等前輩的意圖。但或許是囿於時代吧,小說中人物的對白太過於「現代」一點;身為一個「現代中文」的使用者,於閱讀本書時或許不會感到太突兀,惟若對於清末民初文言到白話的轉變過程中,華文到底吸收了多少「外來語」之事實稍有認知的話(可參見:【歷史】日文對中文「提供」的「現代」「解決」「經驗」 ),就會知道在太平天囯那個時代,人們說話並不是那樣的講法。

  這點實殊難苛責現代的作者,畢竟像高陽先生這樣多少還可以受點舊時教育的那個年代已經過去的有點兒久遠了。現代人要再寫出高陽先生筆下的「口條」,可能真要有先「讀」過萬卷書的功力。

  在太平天囯的「天京」被曾國荃的湘軍破城前夕,三組各懷鬼胎的人馬不約而同的聚集在天王府外的「太平客棧」,透過人物間的對話建立起倒敘式的故事架構,此一精巧的佈局看得出金庸《雪山飛狐》的影子。

  在故事中,作者既不認同荒誔的太平天囯,也不認同清末名臣曾國藩,反而將正義寄託於被慈禧幹掉的權臣肅順所私下安排的一群「特務」。

  這可能是作者讀史之後的一項「創見」,他認為曾國藩「偽」,所以在小說中安排曾文正公起意在天京陷落之後「起兵造反」,欲取清帝而代之。而主角則為免天下黎民蒼生再淪於戰火,仗劍夜闖曾大帥的臥室,以血濺五步之威阻止了這項「陰謀」(好像有一點《倚天屠龍記》中「倚天不出,誰與爭鋒」的政治意味)。

  而作者對於「湘軍」殘民以逞的屠城舉動更是大大的不以為然。當然,以現代標準而言,湘軍破天京殺了約八、九萬名的平民百姓,是相當的「殘暴」;但證諸中國淵遠流長的歷史,比起前人或後人,都不過算是小CASE而已。

  光就太平天囯而論吧!他們流寇自稱天王之後,想要在後宮裡弄個「內侍」而不得其法,前前後後拿來作去勢外科實驗的小男童,粗估就有兩萬人之多,仍然不能成功。因此天王府裡原本由內侍負責的粗活細絬,一律換成宮女、歐巴桑來處理。

  相較之下,曾文正公舉湘軍為正義之師,似乎沒有那麼政治不正確。

  然而,這終究只是一部有關歷史的武俠小說。作者並沒有以史家自居,亦沒有自封為史家之筆。我們又何妨放鬆心情讀一讀顛覆歷史的遊戲文章,刺激一下自己的想像呢?

本篇為明日工作室的試讀活動。

2010年2月14日

【阿基語錄】爸爸和公主

wed36

  今天把這張結婚照從櫃子裡拿出來,思量著要掛到那兒好。結果阿基金弟弟看見了,很高興指著右邊說:「這是爸爸。」

  嗯?沒下文了。

  那我指著左邊問說:「那這個是誰?」

  阿基回答:「是公主。」

  公主啊!挺不錯的回答!

  我又問:「那媽媽呢?」

  阿基狀似認真的看了看,搖搖頭說:「沒有啊!」

  啊....你等著被你娘修理吧!

2010年2月12日

【歷史】為什麼我討厭大中國主義者

  依我這個年紀,從小受的算是「忠黨愛國」的教育。

  依我目前的興趣,像是寫寫書法、打打太極拳、談談詩詞這些個部分,也算是相當的中國化的游藝。

  雖然說我是本省人,不是外省人,這種身份或許有助於讓我不變成大中國主義者。但我想這並不是真正的原因,本省人中也有很多大中國主義者,外省人裡更不乏台獨份子。

  我之所以討厭「大中國主義者」,應該也不是對中國的「和平崛起」感到眼紅,甚至於和有幾枚導彈瞄準台灣,說實在也沒有太直接的關係。

  我只是在長了一些知識之後,發現「大中國主義者」太可怕啦!會讓我們不知不覺之中喪失了是非善惡的判斷標準。

  舉個例子,就「南京大屠殺」這件事兒來說吧!到底死了多少人,中方、日方一直在爭議,甚至一些「大日本主義者」對於是不是有屠殺這事兒還搞東搞西的不肯承認。你說這氣不氣人?不管是死了三十萬人還是十幾萬人,反正都是很多人,姦淫虜掠難道還少了嗎?

  有些大日本主義者說:這是為了實現「大東亞共榮圈」,團結亞洲抵抗西方,不得不作出的必要犧牲。聽到這種話,除了補他一個「幹!」,我們還能說什麼?

  為了「大東亞共榮圈」,日軍也徵用了很多「慰安婦」,日本漫畫家小林善紀出版的《台灣論》裡面,引述台灣企業家許文龍的說法,說慰安婦都是自願去「從軍報國」的,並不是日本人強迫的。

  當然,我們不能確定這個引述過程有沒有失真,不過許文龍先生在風暴當時始終也沒有出面澄清,所以我們也只好補給他和小林善紀先生一人一個「幹!」。

  雖然我們很尊重許文龍先生是一個成功、有理念、照顧員工、愛好文化又善盡企業責任的企業家,但就事論事,這件事錯就是錯,幹出不回亦不悔!

  然而,歷史上有使用「慰安婦」制度的,不是只有日本啊!還有台灣也是。在兩蔣時代(不是只有蔣介石時代而已,亦包括蔣經國時代),在台灣的本島及外島都有「軍中樂園」的設制,提供「軍妓」,裡面常有被賣入火坑的原住民婦女或未成年少女。

  但一直到今天,台灣政府仍然說這些軍妓是「出於自願」的。請問這種態度和前述那種可惡的日本人到底有什麼兩樣?

  到如今也沒有任何機關、任何有力人士出來為這些軍中樂園的從業人員出來控告台灣政府,要求賠償。

  像是馬英九先生對於日本版慰安婦事件是義憤填膺,出錢出力,李敖先生也是。但對於台灣版軍中樂園事件卻是不聞不問。

  其中馬英九先生貴為台灣的總統,對於無從施力的日本版慰安婦外交事件是大聲疾呼,對於完全有能力全權處理的台灣版軍中樂園內政事件卻默不作聲。

  李敖先生捐獻所藏義賣幫慰安婦打跨海的官司,值得欽佩。但他對台灣軍中樂園的事情應該是更清楚啊!因為在他自已主持的電視節目中曾經說過:「一個小妓女拉我衣服說:『排長啊!買張票。』我也不是故作清高,我說:『排長壞掉了。』我就指著我下面,我說:『壞掉了,不能搞。』她說:『我給你看樣東西。』她把裙子一撩,大腿上一條一條都被打得那個紫的痕跡,紫的傷。她說:『排長請買張票,不然他們會打我。』我一看這樣子,我說:『好,我買張票給你。』她說:『你要進來一下,你不搞我沒關係,可是你要進來坐一下,不然的話他們會說,怎麼排長沒搞就走了?你把排長給得罪了。』還要拉我進去坐一下,坐一下以後我才出來。

  有李敖大師現身說法,難道還有人認為當年的軍中樂園裡的女子,都是「自願」的嗎?可能對於「自願」這個詞兒的定義,有人就可以自動變化無端吧!(欲知此事詳情,請見:強逼幼女賣淫的國軍特約茶室(管仁健/著)

  為什麼同樣的兩件事情(至少在我看來是同樣的,都是用強權去壓迫弱勢的民間女子出賣肉體。),得到的觀注和同情會差那麼多?前者沸沸揚揚,後者冷冷清清。

  我認為其中有部分的原因就是「大中國主義」作祟。大家罵蔣介石是個獨夫,好吧!有時候實在是沒得辯了。但蔣經國總統怎麼可能做壞事呢?所以「軍中樂園逼良為娼」這種有辱蔣經國總統的事情怎麼能夠承認呢?

  又日本男人姦淫中國、台灣的慰安婦,那是大大的不可饒恕。至於「中華民國國軍」到「軍中樂園」姦淫取樂,那又有什麼關係?

  面對不少大中國主義者這種可怕至極的價值觀,或者稱為「視而不見的功力」,除了再補一連串的「幹!」之外,又還能多說什麼?

  再說回南京大屠殺,依照中國及台灣方面的說法,是死了三十萬人,可說是令人髮指的惡魔行徑。但如果說有人為了戰爭,做出一個舉動,因而使八十九萬的平民百姓直接死亡,歷史又該對此種行為作出何種評價呢?

  1938年6月9日,中華民國國民政府的領導人蔣介石先生,因為英勇的黃埔軍人在對日抗戰中不戰而逃,戰線潰散,為了阻止日軍的攻勢,英勇的國軍弟兄們,利用黃河伏汛期間,在河南省武陟縣的沁河口附近的黃河北堤,以炸藥、火砲及人工破壞黃河河堤,使黃河決堤,改道南流,入賈魯河和潁河,奪淮入海。它在一定程度上實現了阻截日軍西進南下的目的,日軍第14師、第16師團陷入困境,但同時也給豫、皖、蘇的中國百姓帶來了深重的災難,淹沒耕地1200餘萬畝,造成黃泛區,共計有1200萬人受災,390萬人流離失所,89萬人死亡,史稱「花園口決堤事件」(詳見維基百科的介紹)。

  這件事發生之後,國府發動宣傳稱是「無恥的日軍」轟炸河堤,造成中國百姓死傷無數。而當時在華日軍,光是第二軍死於此一洪水的人數即高達7452名之多,日軍自顧不暇,卻在日本媒體上不實報導「英勇的皇軍」搶救中國的百姓,也算是有點無恥。然而,日本媒體當時稱蔣介石先生為「人類永遠的敵人」,應該也算是雖不中亦不遠矣!(此部分請見假圖天國:【昨天的血腥屠殺】蔣介石的黃河花園口大決堤!

  當然,我用膝蓋想也知道,一定會有「大中國主義者」認為這個「花園口決堤事件」是為了抗日不得不然的手段,是犧牲小我,完成大我,是我中華民族堅忍不拔、愛好和平、不到最後關頭不得不得全民抗日的「悲劇」。(如果想看這種論點,不妨看一下當初幹下這件「大事」的一位老兵的告白: 花園口決堤真相揭密

  且讓我補你八十九萬聲「幹!」。能夠把八十九萬人當作「小我」的,捨大中國主義者其誰歟?

  八十九萬人盡付洪流,還不提那1200餘萬畝良田廢棄後庶民之流離,瘟疫的橫行。在大中國主義教育盛行的年代,也就是我讀書的時候,從來沒讀過什麼「花園口決堤事件」,雖然這件事造成了八十九萬人的死亡,比教科書上造成三十萬人死亡的南京大屠殺還多了將近三倍之多,而歷史課本未置一詞啊!

  不知今日的歷史課綱,有沒有稍微修正一下這種「歷史的偏見」啊?還是,雖然台灣經歷了民進黨的八年執政,在教育界仍然充滿大中國主義呢?

2010年2月10日

【攝影】小巷一景

小巷一景(大安區)

  小巷一景,在台灣,台北市,大安區,麗水街附近。

2010年2月9日

【閱讀】《完美嫌犯》-體制外英雄的完美幻想

  很久沒有讀書讀的如此爽利。因而尋思這種感覺和往日的何種閱讀經驗近似,一覺醒來,竟似頓悟般的聯想起武俠小說。

  《完美嫌犯》是李查德(Lee Child)所著「傑克.李奇」(Jack Reacher)系列的第九本中譯版小說。一個冷硬派的偵探,從事著比一般冷硬派前輩更神奇一點的古典推理,還具備更俐落專業的身手。也許是有點太完美了,所以讀起來更爽,趣味性十足,但少了一點兒深沈的韻味。就像是男人難免會羨慕詹姆士.龐德引來滿樓紅袖招的驚才絕艷,但卻很少會不自量力的去想像自已成為詹姆士.龐德的可能性。

  傑克.李奇曾經是體制內的軍事高手,對於各種戰鬥、狙擊、戰場偵蒐、犯罪調查技巧都有極佳的訓練。因為厭倦了無可救藥的軍事官僚,所以引退江湖做一個「自由人」。

  而此所謂之「自由」,乃在於切斷和體制的一切聯繫。一方面生活在社會之中,一方面又在所有的社會控制之外。如神龍見首而不見尾,飄然而至,一出手就是絕世武功,事成之後,轉個身又隱入人群,難覓俠蹤,此豈非武俠小說中一代高手的風範?

  別問傑克為什麼可以這麼神奇。你看武俠小說時會去懷疑段譽的六脈神劍怎麼可能隔空打斷慕容復的鋼劍嗎?更何況,傑克的神奇至少知其然的。作者不吝筆墨的就傑克.李奇的單兵戰鬥技術提供豐富而真實的細節,我想可以大大滿足喜好陽剛味的男性讀者。

  若將這本小說約略的歸類,或可列到「推理小說」及「冒險小說」項下。

  故事一開始就有個顯然出身於軍方的狙擊高手在鬧市中向人群開槍,六槍殺了五人。傑克.李奇在電視上看到這則新聞,為了昔日美軍在科威特一項不堪聞問的醜聞,自覺有責任的他默默進到犯罪的城市,以街頭硬漢的拳頭、福爾摩斯的心思,再加上莫可名狀的正義感,抽絲剶繭的解開一件原本已經無可爭議的槍擊刑案,找到了另外一個答案。

  難得的是在這種冒險的情節推展中,作者仍提供了頗有層次的古典推理趣味,幕後的大壞人到最後一刻才露出真面相,而呼應了先前諸多伏筆。

  原來破綻就在「完美」之中。

  這也讓我想起卡斯頓.勒胡(《歌劇魅影》的作者)在其名著《黃色房間的祕密》中所寫的一句銘言:「巧合乃真相之大敵。」

  每一個疑點都要有合理的解釋,每一項證據都不能違背推理者建構的理論,這是推理小說的作者及讀者都不可須臾或忘的!本書的作者讓主角傑克.李奇以推理者的理論擊敗了比美〈CSI犯罪現場〉的科學證據,亦可謂維持了推理小說的道統。此於今世推理文壇,誠屬可貴了!

2010年2月8日

【攝影】三歲的阿基弟弟

IMGP0122

  三歲的阿基弟弟長的很高,穿這個樣子簡直像是小學生了。

IMGP0118  
 
  和阿公對比一下!

2010年2月5日

【攝影】阿基怕蛇

IMGP0289

  處女座的阿基弟弟有一點膽小,到中正紀念堂看恐龍展外面展示的電動大恐龍,一定要人抱而且不敢接近。現在要恐嚇阿基弟弟做事情,就說「磞磞」(磞磞者,大隻恐龍走路的聲音也!)要來吃他,他就會乖乖就範,或者就哭了!

  到新竹關西的綠世界,看到關在玻璃裡的大蛇,阿基弟弟也是覺得相當恐怖的樣子啊!

2010年2月3日

【買書】書緣與人緣

More about 書緣與人緣  《書緣與人緣》是唐德剛的一本雜文集,很好看。唐教授是中國近代口述歷史學界的大家,因此他的書緣與人緣俱非同小可,信手拈來都饒富興味。

  前些日子在下去逛苿莉二手書店師大店,找到一本書,這是書緣;而我本來並沒有要買這本書,卻是不小心翻到其中一頁的一首詩才掏錢買書,這就是人緣了。

  這本書名為《落花詩集》,柳劍森著。我原本以為是某位古人的詩集,一翻之下,才發現是一位老先生自費出版的詩集。柳劍森,不知何許人也,但卷前的題贈有陳立夫、王昇等黨政名人,還有一封諾貝爾文學獎所倚重的中文專家馬悅然教授的信函,此或可臆其身分地位。

  這位老先生很妙,大概本書係其心血集成,極為看重,所以附錄所載可謂五花八門,包括本書有贈送、交換給世界各國圖書館的資料,以及美國國會山莊研究圖書館的感謝函等,都如實收錄於書末,似恐讀者不知!

  本書所錄者絕大部分為七言律詩,偶有七言絕句、五言絕句,依頁數粗估收錄的詩作有上千首之多,可謂多產詩人。而會讓我掏錢買書的一首詩錄於本書第414頁,詩名:「贈王立三老友」。詩云:

四十年前公似玉,六旬之上我猶愚。
功名欺世驚成夢,利祿驅人罪在書。
鑒往追來當惕勵,抱殘守缺敢糊塗。
故交卻喜皆田叟,共樂春秋趣一廬。



  詩句十分平實,重點在詩題,因為我也有一位老友叫「王立三」,雖然我們都沒有「四十年前、六旬之上」那麼老,但再過個二十幾年,也差不多了!

  這也是我第一次發現「王立三」居然是「菜市仔名」,哈哈!等下次王教授回國,這本書再送給你好了!

  最後,套個網路3c產品測試文章的專用語「有圖有真相」,如下。茲為小記。

贈王立三老友詩

2010年2月2日

【閱讀】小說與現實之間-雜談最近讀書的小小脈絡

More about 幻夜(上)  前些日子讀東野圭吾的《幻夜》(讀後感請見:【閱讀】幻夜-東野圭吾筆下的魔性之女 ),女主角新海美冬要求男主角水原雅也依照電影〈死前之吻(A Kiss Before Dying)〉中男主角麥特.狄倫的手法,在旅館的浴室中把被害人給分屍;並且說自從這部電影上映之後,大概所有人都知道要如何分屍才能不留下痕跡。

  我沒有看過〈死前之吻〉這部電影,但對於這個名字卻是很有印象。回家看了一下我的書櫃,果然有這本書,是當初買了整套詹宏志主編〈謀殺專門店〉的其中一本,還沒有讀過。

  有時候,你總是需要一個緣份來開始讀一本書。

More about 死前之吻  《死前之吻》是描寫一個登徒子「力爭上游」的過程,他老兄在服役過後去唸大學,看上了銅業大亨的千金,兩人交往之後,卻讓女朋友懷孕了。他從女朋友口中得知他心目中的老丈人是個超級老古板,如果知道小女兒未婚懷孕,可能會氣到把小女兒趕出家門,那樣他不但分不到財產,而且一旦結了婚生了小孩,他也就登龍無望了。

  於是乎他就先勸女朋友墮胎,女朋友不從之後,他又設計一個圈套騙女朋友寫下遺書,寄給她的姐姐,然後就安排了一齣女朋友自殺的戲碼。

  這個登徒子殺了女朋友之後,居然利用交往中所得到銅業大亨家中的情報,換個名字轉學去追女朋友的二姐,而且也追到手。但後來二姐對於小妹的死因起了疑心,決定去查個水落石出,當然,在真相大白之前,這個登徒子又把二姐給殺了。我想電影中在旅館裡分屍的畫面應該是發生在這一段,不過原著小說裡並沒有分屍的情節。

  接下來,登徒子又換了一個名字去追性情孤僻的大姐,而且不旦追到手,連婚期也訂好了。此時,恢恢天網罩下,兇手終於現形而被逼死,故事得到一個正義的結局。

  這本1953年出版,艾拉.雷文所著的《死前之吻》,從頭到尾的描寫都是依著登徒子這條主線,可以說前面的百分之九十五是犯罪小說,最後百分之五才變成偵探小說。因此也可以說這本書啟發了犯罪小說的出現,為推理文類打開一片新天地。

More about 聰明的瑞普利先生  之後,才有派翠西亞.海史密斯所著《聰明的瑞普利先生》一系列小說的出現,這部小說也曾被改編成電影〈天才雷普利〉,由麥特.戴蒙主演。

  瑞普利先生是個小人,他受美國富豪的委託到歐洲尋找游蕩不歸的兒子,卻殺害了富家公子後冒充其人,在歐陸招搖撞騙,每到謊言快被戳破的時刻,就動手殺人,而且都沒有被拆穿,過著提心吊膽卻「幸福快樂」的生活。

  《聰明的瑞普利先生》在1955年出版時,引起極大的道德撻伐,後來則成為犯罪小說的濫觴及經典。

More about 我嫁了一個死人  當然,《聰明的瑞普利先生》中「變換身分」的設計,也有前輩之作足資啟發。1948年出版,康乃爾.伍立奇所寫的《我嫁了一個死人》,故事是一位未婚懷孕的少女,有一天回到紐約的租屋處,發現男友已經帶著所有的東西跑了,只留下一個信封,裡面有美金五元外加一張紐約到舊金山的單程火車票,叫她滾回老家去。

  這個孤伶伶的女孩搭上了火車,巧遇了一對新婚夫妻,懷孕的媳婦是第一次要回家見有錢的公婆。途中火車居然發生了出軌意外,很多人都死了,那對新婚夫妻也未能悻免於難,但這女孩只是傷重昏迷不醒。當她醒過來時,卻發現自已陰錯陽差的被當成豪門的媳婦,受到良好的醫療照顧。

  雖然她一直想向別人坦白說這一切都是認錯人了!但為了腹中的胎兒可以受到良好的照顧,她一再錯失表白的機會,就這麼戰戰競競的進到陌生的家庭,憑著火車上一場聊天的內容冒充起別人。

  更意外的是她居然和小叔陷入情網。就在這時候,那個無恥的前男友居然找上門來勒索,強迫這個可憐的女子和他到別州去辦理結婚登記,以圖「父以子貴」、「夫以妻貴」,想要謀奪豪門的財產。

  最後,有人殺了那個無恥的前男友。誰殺的?自己去看書吧!結局峰迴路轉,引人深思!

  然而,更令我驚心的,倒不是前述幾本推理小說串聯起來的閱讀經驗,而是小說與事實之間令人頭皮發麻的相似性。最近看管仁健先生的部落格〔你不知道的台灣〕上有一篇精采的文章〈台灣烏龍版的「少女殉情記」〉
  
  這篇文章記述的故事大致如下(強烈建議要讀原文,太精采了!):
 
  1950年1月13日,在台北市涼州街淡水河十三號水門發現一具女屍和二封遺書,依據遺書的內容,21歲的本省籍女子陳素卿因與外省籍男子張白帆相戀,不被家人接受,張白帆又與另一名女子徐冰軒交往並使徐女懷孕而結婚,陳素卿因而殉情,並留遺書一封請父親勿再排斥外省人,另一封留給張白帆的遺書則表明伊與張的交往是那麼純潔不逾矩,都是狐狸精徐冰軒用身體來横刀奪愛,極為無恥云云。

  當時的時空環境是本省人及外省人存有極多摩擦,彼此通婚時常遭到反對。此時有個純情的本省女子為愛殉身,而且如此讚揚外省男子,乃成為當局極佳的宣傳工具,甚至連當時的台大校長傅斯年都題贈輓聯一付曰:「無緣何生斯世,有情所累此生」;並提議募款將此痴情女子埋葬於台大校園之內,社會各界捐款不斷。

  然而,在當時《新生報》記者姚勇來追查之下,才發現張白帆本名張清溪,福建人,1948年4月於廈門因犯竊盜罪被判刑,乃改名張白帆來台,並偽造台大學生證,在閩台日報謀得副刊總編一職。(這豈不是小說中的「改換身分」嗎?)

  在閩台日報任職期間,張白帆認識了出身鶯歌望族,年輕美麗,家境富裕的會計小姐陳素卿。張白帆為圖嫁妝,乃死纏爛打,終於在11月初在中央旅社得到陳女初夜,之後上門提親。(這豈不是《死前之吻》中的登龍捷徑?)

  惟陳素卿的父親發覺張白帆的不良居心,斷然拒絕親事,並為女兒另行婚配。張白帆見圖謀不成,又腳踏兩條船的與播音員徐冰軒交往,使徐女懷孕並結婚,婚後卻仍與陳素卿往來。

  後因陳素卿婚期在即,催促張白帆要做個決定,張白帆乃以陳女身分書寫遺書二封,要陳素卿照抄一遍(這簡直是《死前之吻》的現實版),說是把遺書寄出,讓家人以為她死了,不再尋找,便可帶她私奔而去云云。

  陳素卿依約寫了遺書,張白帆卻不肯私奔,且為了擺脫陳女糾纒,詐騙陳素卿要一起殉情。於是二人相約在淡水河十三號水門,張白帆拿了一個綁了死結的套環給陳女,自己卻用一個活結的套環,二人相約一跳,女死而男存。張白帆將陳素卿手寫的遺書二封留在現場,故佈疑陣,隔天經警方通知才故作驚訝的到場。(和《死前之吻》中登徒子詐騙富家女去辦理結婚登記而殺人的手法,可說是異曲而同工。)

  這個真實事件比起《死前之吻》或《我嫁了一個死人》還來的有故事性。而且和《死前之吻》的情節設計有驚人的雷同,害我簡直要懷疑艾拉.雷文是不是有看過台灣的報紙,才得到《死前之吻》這部小說的靈感。

  淡水河十三號水門案件,除了上述男女主角的曲折故事外,牽涉其中更恐怖、更離奇的事情還有非常非常多,真可謂再好的故事都沒有真實的人生來的精采,關於這個部分請看管仁健先生的原文,於茲不贅了。(亦可參考李敖〈笑傲江湖〉節目內容

  而這位張白帆先生出獄後,居然仍是個文化名人。隱地先生寫過一篇文章〈誰寫得最少?〉,文中提到:「還有一位張白帆先生,他早年在中廣公司服務,後來是文星雜誌的主編和經理,也曾是大林書店負責人,一支健筆,連當年台灣大學校長傅斯年都為其才華驚嘆,然而張白帆直到今年(2009)二月過世,始終未能將其文稿結集(生命不如意,讓他對自己的作品也不看重,生前他就焚燬了自己一切的信件和手稿)。」

  這位焚稿的老人在塵埃落盡之後,到底怎麼看待自己的人生,恐怕也將是個永遠的謎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