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日

【閱讀】小說與現實之間-雜談最近讀書的小小脈絡

More about 幻夜(上)  前些日子讀東野圭吾的《幻夜》(讀後感請見:【閱讀】幻夜-東野圭吾筆下的魔性之女 ),女主角新海美冬要求男主角水原雅也依照電影〈死前之吻(A Kiss Before Dying)〉中男主角麥特.狄倫的手法,在旅館的浴室中把被害人給分屍;並且說自從這部電影上映之後,大概所有人都知道要如何分屍才能不留下痕跡。

  我沒有看過〈死前之吻〉這部電影,但對於這個名字卻是很有印象。回家看了一下我的書櫃,果然有這本書,是當初買了整套詹宏志主編〈謀殺專門店〉的其中一本,還沒有讀過。

  有時候,你總是需要一個緣份來開始讀一本書。

More about 死前之吻  《死前之吻》是描寫一個登徒子「力爭上游」的過程,他老兄在服役過後去唸大學,看上了銅業大亨的千金,兩人交往之後,卻讓女朋友懷孕了。他從女朋友口中得知他心目中的老丈人是個超級老古板,如果知道小女兒未婚懷孕,可能會氣到把小女兒趕出家門,那樣他不但分不到財產,而且一旦結了婚生了小孩,他也就登龍無望了。

  於是乎他就先勸女朋友墮胎,女朋友不從之後,他又設計一個圈套騙女朋友寫下遺書,寄給她的姐姐,然後就安排了一齣女朋友自殺的戲碼。

  這個登徒子殺了女朋友之後,居然利用交往中所得到銅業大亨家中的情報,換個名字轉學去追女朋友的二姐,而且也追到手。但後來二姐對於小妹的死因起了疑心,決定去查個水落石出,當然,在真相大白之前,這個登徒子又把二姐給殺了。我想電影中在旅館裡分屍的畫面應該是發生在這一段,不過原著小說裡並沒有分屍的情節。

  接下來,登徒子又換了一個名字去追性情孤僻的大姐,而且不旦追到手,連婚期也訂好了。此時,恢恢天網罩下,兇手終於現形而被逼死,故事得到一個正義的結局。

  這本1953年出版,艾拉.雷文所著的《死前之吻》,從頭到尾的描寫都是依著登徒子這條主線,可以說前面的百分之九十五是犯罪小說,最後百分之五才變成偵探小說。因此也可以說這本書啟發了犯罪小說的出現,為推理文類打開一片新天地。

More about 聰明的瑞普利先生  之後,才有派翠西亞.海史密斯所著《聰明的瑞普利先生》一系列小說的出現,這部小說也曾被改編成電影〈天才雷普利〉,由麥特.戴蒙主演。

  瑞普利先生是個小人,他受美國富豪的委託到歐洲尋找游蕩不歸的兒子,卻殺害了富家公子後冒充其人,在歐陸招搖撞騙,每到謊言快被戳破的時刻,就動手殺人,而且都沒有被拆穿,過著提心吊膽卻「幸福快樂」的生活。

  《聰明的瑞普利先生》在1955年出版時,引起極大的道德撻伐,後來則成為犯罪小說的濫觴及經典。

More about 我嫁了一個死人  當然,《聰明的瑞普利先生》中「變換身分」的設計,也有前輩之作足資啟發。1948年出版,康乃爾.伍立奇所寫的《我嫁了一個死人》,故事是一位未婚懷孕的少女,有一天回到紐約的租屋處,發現男友已經帶著所有的東西跑了,只留下一個信封,裡面有美金五元外加一張紐約到舊金山的單程火車票,叫她滾回老家去。

  這個孤伶伶的女孩搭上了火車,巧遇了一對新婚夫妻,懷孕的媳婦是第一次要回家見有錢的公婆。途中火車居然發生了出軌意外,很多人都死了,那對新婚夫妻也未能悻免於難,但這女孩只是傷重昏迷不醒。當她醒過來時,卻發現自已陰錯陽差的被當成豪門的媳婦,受到良好的醫療照顧。

  雖然她一直想向別人坦白說這一切都是認錯人了!但為了腹中的胎兒可以受到良好的照顧,她一再錯失表白的機會,就這麼戰戰競競的進到陌生的家庭,憑著火車上一場聊天的內容冒充起別人。

  更意外的是她居然和小叔陷入情網。就在這時候,那個無恥的前男友居然找上門來勒索,強迫這個可憐的女子和他到別州去辦理結婚登記,以圖「父以子貴」、「夫以妻貴」,想要謀奪豪門的財產。

  最後,有人殺了那個無恥的前男友。誰殺的?自己去看書吧!結局峰迴路轉,引人深思!

  然而,更令我驚心的,倒不是前述幾本推理小說串聯起來的閱讀經驗,而是小說與事實之間令人頭皮發麻的相似性。最近看管仁健先生的部落格〔你不知道的台灣〕上有一篇精采的文章〈台灣烏龍版的「少女殉情記」〉
  
  這篇文章記述的故事大致如下(強烈建議要讀原文,太精采了!):
 
  1950年1月13日,在台北市涼州街淡水河十三號水門發現一具女屍和二封遺書,依據遺書的內容,21歲的本省籍女子陳素卿因與外省籍男子張白帆相戀,不被家人接受,張白帆又與另一名女子徐冰軒交往並使徐女懷孕而結婚,陳素卿因而殉情,並留遺書一封請父親勿再排斥外省人,另一封留給張白帆的遺書則表明伊與張的交往是那麼純潔不逾矩,都是狐狸精徐冰軒用身體來横刀奪愛,極為無恥云云。

  當時的時空環境是本省人及外省人存有極多摩擦,彼此通婚時常遭到反對。此時有個純情的本省女子為愛殉身,而且如此讚揚外省男子,乃成為當局極佳的宣傳工具,甚至連當時的台大校長傅斯年都題贈輓聯一付曰:「無緣何生斯世,有情所累此生」;並提議募款將此痴情女子埋葬於台大校園之內,社會各界捐款不斷。

  然而,在當時《新生報》記者姚勇來追查之下,才發現張白帆本名張清溪,福建人,1948年4月於廈門因犯竊盜罪被判刑,乃改名張白帆來台,並偽造台大學生證,在閩台日報謀得副刊總編一職。(這豈不是小說中的「改換身分」嗎?)

  在閩台日報任職期間,張白帆認識了出身鶯歌望族,年輕美麗,家境富裕的會計小姐陳素卿。張白帆為圖嫁妝,乃死纏爛打,終於在11月初在中央旅社得到陳女初夜,之後上門提親。(這豈不是《死前之吻》中的登龍捷徑?)

  惟陳素卿的父親發覺張白帆的不良居心,斷然拒絕親事,並為女兒另行婚配。張白帆見圖謀不成,又腳踏兩條船的與播音員徐冰軒交往,使徐女懷孕並結婚,婚後卻仍與陳素卿往來。

  後因陳素卿婚期在即,催促張白帆要做個決定,張白帆乃以陳女身分書寫遺書二封,要陳素卿照抄一遍(這簡直是《死前之吻》的現實版),說是把遺書寄出,讓家人以為她死了,不再尋找,便可帶她私奔而去云云。

  陳素卿依約寫了遺書,張白帆卻不肯私奔,且為了擺脫陳女糾纒,詐騙陳素卿要一起殉情。於是二人相約在淡水河十三號水門,張白帆拿了一個綁了死結的套環給陳女,自己卻用一個活結的套環,二人相約一跳,女死而男存。張白帆將陳素卿手寫的遺書二封留在現場,故佈疑陣,隔天經警方通知才故作驚訝的到場。(和《死前之吻》中登徒子詐騙富家女去辦理結婚登記而殺人的手法,可說是異曲而同工。)

  這個真實事件比起《死前之吻》或《我嫁了一個死人》還來的有故事性。而且和《死前之吻》的情節設計有驚人的雷同,害我簡直要懷疑艾拉.雷文是不是有看過台灣的報紙,才得到《死前之吻》這部小說的靈感。

  淡水河十三號水門案件,除了上述男女主角的曲折故事外,牽涉其中更恐怖、更離奇的事情還有非常非常多,真可謂再好的故事都沒有真實的人生來的精采,關於這個部分請看管仁健先生的原文,於茲不贅了。(亦可參考李敖〈笑傲江湖〉節目內容

  而這位張白帆先生出獄後,居然仍是個文化名人。隱地先生寫過一篇文章〈誰寫得最少?〉,文中提到:「還有一位張白帆先生,他早年在中廣公司服務,後來是文星雜誌的主編和經理,也曾是大林書店負責人,一支健筆,連當年台灣大學校長傅斯年都為其才華驚嘆,然而張白帆直到今年(2009)二月過世,始終未能將其文稿結集(生命不如意,讓他對自己的作品也不看重,生前他就焚燬了自己一切的信件和手稿)。」

  這位焚稿的老人在塵埃落盡之後,到底怎麼看待自己的人生,恐怕也將是個永遠的謎題了!

2 則留言:

孟獲 提到...

那個殉情故事超可怕!

我剛也在仆落格放了一篇舊文,
感覺還有一點點像?

請參考~

小杜白雲 提到...

管仁健先生可能也是怪怪的人,肯花這種時間的,恐怕難免都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