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2日

【歷史】為什麼我討厭大中國主義者

  依我這個年紀,從小受的算是「忠黨愛國」的教育。

  依我目前的興趣,像是寫寫書法、打打太極拳、談談詩詞這些個部分,也算是相當的中國化的游藝。

  雖然說我是本省人,不是外省人,這種身份或許有助於讓我不變成大中國主義者。但我想這並不是真正的原因,本省人中也有很多大中國主義者,外省人裡更不乏台獨份子。

  我之所以討厭「大中國主義者」,應該也不是對中國的「和平崛起」感到眼紅,甚至於和有幾枚導彈瞄準台灣,說實在也沒有太直接的關係。

  我只是在長了一些知識之後,發現「大中國主義者」太可怕啦!會讓我們不知不覺之中喪失了是非善惡的判斷標準。

  舉個例子,就「南京大屠殺」這件事兒來說吧!到底死了多少人,中方、日方一直在爭議,甚至一些「大日本主義者」對於是不是有屠殺這事兒還搞東搞西的不肯承認。你說這氣不氣人?不管是死了三十萬人還是十幾萬人,反正都是很多人,姦淫虜掠難道還少了嗎?

  有些大日本主義者說:這是為了實現「大東亞共榮圈」,團結亞洲抵抗西方,不得不作出的必要犧牲。聽到這種話,除了補他一個「幹!」,我們還能說什麼?

  為了「大東亞共榮圈」,日軍也徵用了很多「慰安婦」,日本漫畫家小林善紀出版的《台灣論》裡面,引述台灣企業家許文龍的說法,說慰安婦都是自願去「從軍報國」的,並不是日本人強迫的。

  當然,我們不能確定這個引述過程有沒有失真,不過許文龍先生在風暴當時始終也沒有出面澄清,所以我們也只好補給他和小林善紀先生一人一個「幹!」。

  雖然我們很尊重許文龍先生是一個成功、有理念、照顧員工、愛好文化又善盡企業責任的企業家,但就事論事,這件事錯就是錯,幹出不回亦不悔!

  然而,歷史上有使用「慰安婦」制度的,不是只有日本啊!還有台灣也是。在兩蔣時代(不是只有蔣介石時代而已,亦包括蔣經國時代),在台灣的本島及外島都有「軍中樂園」的設制,提供「軍妓」,裡面常有被賣入火坑的原住民婦女或未成年少女。

  但一直到今天,台灣政府仍然說這些軍妓是「出於自願」的。請問這種態度和前述那種可惡的日本人到底有什麼兩樣?

  到如今也沒有任何機關、任何有力人士出來為這些軍中樂園的從業人員出來控告台灣政府,要求賠償。

  像是馬英九先生對於日本版慰安婦事件是義憤填膺,出錢出力,李敖先生也是。但對於台灣版軍中樂園事件卻是不聞不問。

  其中馬英九先生貴為台灣的總統,對於無從施力的日本版慰安婦外交事件是大聲疾呼,對於完全有能力全權處理的台灣版軍中樂園內政事件卻默不作聲。

  李敖先生捐獻所藏義賣幫慰安婦打跨海的官司,值得欽佩。但他對台灣軍中樂園的事情應該是更清楚啊!因為在他自已主持的電視節目中曾經說過:「一個小妓女拉我衣服說:『排長啊!買張票。』我也不是故作清高,我說:『排長壞掉了。』我就指著我下面,我說:『壞掉了,不能搞。』她說:『我給你看樣東西。』她把裙子一撩,大腿上一條一條都被打得那個紫的痕跡,紫的傷。她說:『排長請買張票,不然他們會打我。』我一看這樣子,我說:『好,我買張票給你。』她說:『你要進來一下,你不搞我沒關係,可是你要進來坐一下,不然的話他們會說,怎麼排長沒搞就走了?你把排長給得罪了。』還要拉我進去坐一下,坐一下以後我才出來。

  有李敖大師現身說法,難道還有人認為當年的軍中樂園裡的女子,都是「自願」的嗎?可能對於「自願」這個詞兒的定義,有人就可以自動變化無端吧!(欲知此事詳情,請見:強逼幼女賣淫的國軍特約茶室(管仁健/著)

  為什麼同樣的兩件事情(至少在我看來是同樣的,都是用強權去壓迫弱勢的民間女子出賣肉體。),得到的觀注和同情會差那麼多?前者沸沸揚揚,後者冷冷清清。

  我認為其中有部分的原因就是「大中國主義」作祟。大家罵蔣介石是個獨夫,好吧!有時候實在是沒得辯了。但蔣經國總統怎麼可能做壞事呢?所以「軍中樂園逼良為娼」這種有辱蔣經國總統的事情怎麼能夠承認呢?

  又日本男人姦淫中國、台灣的慰安婦,那是大大的不可饒恕。至於「中華民國國軍」到「軍中樂園」姦淫取樂,那又有什麼關係?

  面對不少大中國主義者這種可怕至極的價值觀,或者稱為「視而不見的功力」,除了再補一連串的「幹!」之外,又還能多說什麼?

  再說回南京大屠殺,依照中國及台灣方面的說法,是死了三十萬人,可說是令人髮指的惡魔行徑。但如果說有人為了戰爭,做出一個舉動,因而使八十九萬的平民百姓直接死亡,歷史又該對此種行為作出何種評價呢?

  1938年6月9日,中華民國國民政府的領導人蔣介石先生,因為英勇的黃埔軍人在對日抗戰中不戰而逃,戰線潰散,為了阻止日軍的攻勢,英勇的國軍弟兄們,利用黃河伏汛期間,在河南省武陟縣的沁河口附近的黃河北堤,以炸藥、火砲及人工破壞黃河河堤,使黃河決堤,改道南流,入賈魯河和潁河,奪淮入海。它在一定程度上實現了阻截日軍西進南下的目的,日軍第14師、第16師團陷入困境,但同時也給豫、皖、蘇的中國百姓帶來了深重的災難,淹沒耕地1200餘萬畝,造成黃泛區,共計有1200萬人受災,390萬人流離失所,89萬人死亡,史稱「花園口決堤事件」(詳見維基百科的介紹)。

  這件事發生之後,國府發動宣傳稱是「無恥的日軍」轟炸河堤,造成中國百姓死傷無數。而當時在華日軍,光是第二軍死於此一洪水的人數即高達7452名之多,日軍自顧不暇,卻在日本媒體上不實報導「英勇的皇軍」搶救中國的百姓,也算是有點無恥。然而,日本媒體當時稱蔣介石先生為「人類永遠的敵人」,應該也算是雖不中亦不遠矣!(此部分請見假圖天國:【昨天的血腥屠殺】蔣介石的黃河花園口大決堤!

  當然,我用膝蓋想也知道,一定會有「大中國主義者」認為這個「花園口決堤事件」是為了抗日不得不然的手段,是犧牲小我,完成大我,是我中華民族堅忍不拔、愛好和平、不到最後關頭不得不得全民抗日的「悲劇」。(如果想看這種論點,不妨看一下當初幹下這件「大事」的一位老兵的告白: 花園口決堤真相揭密

  且讓我補你八十九萬聲「幹!」。能夠把八十九萬人當作「小我」的,捨大中國主義者其誰歟?

  八十九萬人盡付洪流,還不提那1200餘萬畝良田廢棄後庶民之流離,瘟疫的橫行。在大中國主義教育盛行的年代,也就是我讀書的時候,從來沒讀過什麼「花園口決堤事件」,雖然這件事造成了八十九萬人的死亡,比教科書上造成三十萬人死亡的南京大屠殺還多了將近三倍之多,而歷史課本未置一詞啊!

  不知今日的歷史課綱,有沒有稍微修正一下這種「歷史的偏見」啊?還是,雖然台灣經歷了民進黨的八年執政,在教育界仍然充滿大中國主義呢?

2 則留言:

vincent 提到...

關於教育界的問題,看以下連結http://enews.url.com.tw/south/56491

我個人認識的一位和許文龍差不多年紀的前輩說了同樣的話[在景美人權園區有個慰安婦展],而且願意和任一位慰安婦當面對質.

要我們忘掉二二八,但一定不能忘記南京大屠殺,就是這種思維.
希望你還記得我是那一位,.

小杜白雲 提到...

vincent 兄所指,應該是一種以偏蓋全的歷史偏見。

有人自願去當慰安婦或去軍中樂園上班,大概是有此情形。我們不難想像在這個世界上有比當妓女更悲慘的人生情境。

但以此推論說沒有人被強迫去當慰安婦或去831上班。那就不足以說服別人了。

當慰安婦自己都站出來說她們是非自願的,還有人硬要說她們都是自願的,真不知這種人怎麼有信心說自己會有比當事人更多的證據來支持自己的說法。

乃至於管仁健先生文章中提出諸多戒嚴時期的剪報資料及判決書,就更足以證明當時的831根本不可能「都是出於自願」。

立於現代化人權的立場,對於人類屠殺人類的行為,都應該覺得相當慘然,都應該同聲檢討。

叫人忘了二二八,不可以忘南京大屠殺。叫人忘了南京大屠殺,不可以忘原子彈炸日本。叫人忘了以色列對巴勒斯坦人的迫害,不可以忘納粹對猶太人的惡行。

都是將政治判斷置於人權之上,對於這種現象吾人是無力改變,但我是看不起這種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