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30日

【攝影】阿媽的拿手菜

IMGP0159
紅燒豬腳。

IMGP0158
白斬土雞。

IMGP0157
白煮五花肉。

照片實不能形容其美味於萬一,問我家小朋友就知道有多好吃!

2010年3月29日

【閱讀】《琥珀廳》之奪寶奇謀


  一九九二年的夏天,在下參加「中華民國青年反共救國團」舉辦的海外自強活動,曾到過波蘭一遊。

  彼時東歐共產鐵幕方落,新舊鈔幣二制並行,以今日眼光觀之,波蘭的物價簡直是便宜得不得了!

  而波蘭是重要琥珀產地,從街上的藝品店到地鐵站中的小販賣部,都展售著各式各樣的琥珀飾品,當時還是大學生的在下也添購了一、兩項小紀念品。而同團而行旅行社副總,走進藝品店出來,脖子上至少掛了三、四十條長串的琥珀唸珠(是天主教用的唸珠,但稍加改造,亦是極精美的佛教唸珠),望之儼然是一尊胖胖的彌勒佛。

  後來回想起來,那位副總先生如果隔了幾年在台灣出清存貨,可能旅費都賺了好幾倍回來。

  可惜當時我不知道,曾經有人迷戀琥珀的溫潤質感,用了六噸的琥珀鑲嵌在橡木壁板上,打造出一間環室俱為琥珀的「琥珀廳」,曾被喻為世界第八大奇景。

  這間十八世紀由帝俄興建而成的琥珀廳,於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被納粹軍隊拆光了搬回德國重組,而當希特勒已成強弩之末時,這些琥珀壁板又被裝箱上車載走,至今不知所蹤。

  作者對這項歷史寶藏之謎顯然很有興趣,也下了不少工夫去做爬梳史料及傳聞的工作。就算稱不上字字血淚,但書頁上亦當沾滿作者辛勤工作的斑斑汗漬。

  這種類型的小說,就算讀者不喜歡他的故事,至少還可以從閱讀中長長見識,享受一點知識、軼聞、掌故、考據之豐美。

  從這點來看,我們或可粗略的區分小說創作的兩種方法:一種是先有故事,再來找內容;一種是先有內容,再來找故事。

  如果讀過戈馬克.麥卡錫的名著《長路》(The Road),就可以了解什麼叫作先有故事,再來找內容。(事實上,這本小說簡直是沒有內容,只有氛圍;但真是好看!)

  而寫作《侏儸紀公園》、《恐懼之邦》等暢銷小說的麥克.克萊頓,則是典型的先有內容,再來找故事。

  而本書顯然是屬於後者。有了琥珀廳這個歷史事件的資料後,作者找了一個故事架構把所有內容塞進去。

  嗯!我們需要一些沒人性、邪惡又貪婪的大財主來當冒險活動的贊助者;也需要身手矯健、槍法兼床上功夫都一流的帥哥美女來當「尋寶獵人」,為他們的老闆全球走透透的用007的手法搞來一項又一項的寶物,如有必要,也附帶殺害一條又一條的人命。

  當然,還有要陰謀,以及莫名奇妙被捲入陰謀的宅男宅女,在重重危機中激發生命的無限潛能,冒險犯難,九死一生的成為最後的勝利者,並串連起故事的主軸。

  類似的故事結構一再出現在許許多多的暢銷小說中(比如說名聞一時的《達文西密碼》),帶給我們(有點廉價的)浪漫快感。其實,本來這種小說就是「看得爽」最重要,亦不宜苛求什麼人性的深度、厚度乃至於什麼玄學思辯之類自以為高檔的玩意兒!

  比較令我意外的是作者在故事中真的讓琥珀廳重見天日,這和目前客觀的事實是背道而馳的。(好像看反清復明的武俠小說,後來真的把韃子給趕出關外去了!)

  所以現實仍能使我們綺想在某個隱密的山洞裡,埋藏著絕世奇珍琥珀廳。但琥珀這種東西就像黃金一樣,原料本身就有極高的價值,「琥珀廳」一室輝煌固然壯觀,然一旦拆成一塊一塊的壁板,還能有多少藝術價值,亦不無可疑。

  在漫漫的共產鐵幕歲月中,貪腐者、投機者、或幸運撿到寶的貧下中農,把這些琥珀拆來賣錢終究弄個屍骨無存,也不是太離譜的事兒。

  作者在書中引述琥珀廳下落的推論,有一說是流落到了波蘭。讀完本書後,找出我當年在波蘭買的小銀湯匙,湯匙柄上鑲了一小塊琥珀,或許,這搞不好就是「琥珀廳」的遺跡!

--------------------------

琥珀廳 The Amber Room
作者:史 帝夫.貝利
原文作者:Steve Berry
譯者:許 文達
出版社:尖端

2010年3月23日

【 攝影】中正大學的橋

中正大學橋

  這是中正大學進門處的橋。是一張年代己經有點久的照片,約在民國85年左右吧!那時候對攝影還是一知半解,什麼都拍看看,現在己經很少拍這種夜景的照片了!

2010年3月22日

【 攝影】我的腳

MYFOOT_003

  我的腳。忘了有沒有貼過這張圖?

  這是我蠻喜歡的照片!

2010年3月21日

2010年3月20日

【攝影】我們都在舞台上

IMGP0257
做個鬼臉。

IMGP0261
四人合照。

IMGP0262

IMGP0263

IMGP0264

IMGP0266

IMGP0267

IMGP0272

IMGP0269

IMGP0271

IMGP0270

-----------

IMGP0275
和媽媽在一起。

2010年3月19日

【 攝影】魚眼鏡在希臘

IMG005

IMG004

  之前在「為什麼我喜歡超廣角」這篇文章中提到〈PENTAX F 17-28MM〉這支變焦魚眼鏡頭。

  再找出兩張照片來看看她拍出來的效果。那是在芸芸姐姐出生之前的希臘行,在愛琴海上的小島上拍的(下方那張船的照片所在的島應該算是大島,而不是小島了)。

  這種古怪的鏡頭規格,除了PENTAX 之外,在其他相機廠是找不到的。

  印象中這支鏡頭拍出來的顏色比較冷調,和〈PENTAX FA 20-35/F4〉比起來差蠻多的。(不過,這是用彩色正片來拍所得的比較結果,在數位時代,調一下曲線,什麼都改變了!)

  然而,在愛琴海夏日的陽光下,再怎麼冷調的鏡頭,也都變暖了!

  啊~底片時代的135單眼相機系統全部被我給賣了,看到這些照片,還真不免有點想念他們。

【 新聞評論】通聯紀錄和監聽有什麼不同?

  今天在網路上看到一則令人震驚的新聞,是奇摩新聞網頁上轉載「華視新聞」的報導,內容如下:


你可能不知道! 每2人中1人被監聽
更新日期:2010/03/18 16:46

台灣人拿手機的比例是世界第一,但你可能不知道,台灣還有另外一個第一也和手機有關係,是台灣的檢警調通聯記錄的比例和次數,也贏過全世界,根據統計,過去兩年半,檢調調閱的通聯高達220萬筆,平均一天要調閱2200通電話,以平均每隻電話一天和八個人通話作計算,平均每兩個人,就有一個人的電話門號曾經被鎖定、甚至被監聽,隱私曝光了,您可能還被蒙在鼓裡。

情話綿綿講都講不完,不過你跟男朋友講電話,可能不小心,彼此的通話紀錄已經紀錄在檢警的名單裡頭,拿起手機撥打電話,一個個數字,其實這個通聯紀錄要查,只要警方申請,幾乎無所遁形,根據調查,短短兩年半,調閱通聯就有220萬筆,平均每天有2200通,如果以最低每個人一天打八通的次數來算,警方要查,就有超過一千六百萬筆的資料全部透明化。

這個小小的機房,裡頭有密密麻麻的通聯紀錄,你打給媽媽、爸爸,甚至是打給阿哪達,通聯紀錄都查得到,所以,台灣的檢警單位調閱通聯堪稱世界第一等,別的國家要比,真的望塵莫及。


  如果只看標題,大概會讓人不敢再打電話了吧!但看一下內文,內容和標題不太一致,記者是說:「以平均每隻電話一天和八個人通話作計算,平均每兩個人,就有一個人的電話門號曾經被鎖定、『甚至』被監聽,隱私曝光了,您可能還被蒙在鼓裡。」

  什麼叫「甚至」被監聽?

  就同樣一則新聞,且看一下自由時報的報導,如下:



調閱通聯紀錄 過去二年半達220萬號次
【3/17 16:17】

〔記者劉力仁/台北報導〕NCC公布一項統計數字,過去二年半期間,以警方及檢調為主的政府機關跟電信業者申請調閱通聯紀錄高達二百二十萬號次,調閱門號用戶資料高達三百五十五萬號次,九成以上是辦案所需,數字相當驚人。

 NCC統計,九十六年至九十八年九月間,政府機關向電信業者申請「通聯紀錄」及「用戶個資」的案件,共二百三十一萬筆,其中六成七是警察機關申請,二成七是檢調機關申請,六%是環保署、國安局等其他單位。

 調閱「通聯記錄」方面,手機加上市話,以號次統計,高達二百二十萬號次,其中七成九是警方辦案,二成是檢調申請,一%是其他機關。調閱「個人資料」,高達三百五十五萬號次,六成九是警方申請、二成三是檢調申請,八%是其他機關。譬如環保署調查亂貼小廣告的門號主人,以便能夠開罰。

 根據瞭解,只要一個警察局分局長就可以發文申請調閱通聯紀錄及個人資料,電信業者必須配合調閱,是否浮濫﹖NCC發言人陳正倉表示,為了配合辦案,只要依法提出合法申請,電信業者都必須配合。


  有沒有注意到,自由時報的報導通篇沒有出現「監聽」這兩個字。

  「監聽」要依《通訊保障及監察法》之規定,由警察機關備妥相關資料向法院來聲請「監聽票」,經法院核准之後,才能監聽。監聽有一定的期限,時間到了,如果還要繼續監聽,就要依規定再向法院提出續監的聲請。如果不監聽了,法院則要依法通知被監聽人說:閣下在什麼時候、什麼電話曾經被監聽多久。

  而所謂「通聯紀錄」,就是打電話的紀錄,會紀錄那一個號碼在什麼時間打給那一個號碼,是發簡訊還是打電話,打了多久,如果是手機的話,還會有基地台位址的資料,可以得知打手機的人大概是在什麼地方附近。

  調閱「通聯紀錄」,不會知道這個通聯對話的內容,也不會知道簡訊寫的是什麼。這並不是「監聽」。

  這兩者是差非常多的。

  舉例而言,警察抓到一個吸毒的,扣到他的手機,可能就會去調通聯紀錄,看看他打過什麼電話。如果有密集、異常、或時間很怪的通聯,就會去查那個對向號碼的申請人是誰,再看看這個申請人有沒有毒品的前科。通常不會這麼好運,因為那個對向手機通常是易付卡或來路不明的門號。此時警察會再調這個對向號碼的通聯紀錄,再查與其通聯門號申請人的資料,看看和他打電話的都是什麼人,如果一查有很多都是有施用毒品前科的人,那麼賓果,可能就查到一個毒販。這時候就可以開始從有吸毒前科的購毒者那邊下手追查,去抓那個毒販。

  這個過程中,警察當然會調取非常多的通聯紀錄來比對,有用的資訊也許並不會很多。就算查到了通聯紀錄,也不能證明什麼,除非能夠聲請到監聽票來監聽之後的發展,否則總是要抓到人,取得證詞,案子才能有個眉目。

  因此,警方會調取大量的通聯紀錄或申請人資料,固然有時候是求一個亂槍打鳥,但多少是有其辦案的需求和效果。

  而這和「每二個人就有一個被監聽」,未免也差太多吧!

  華視新聞部的記者真的應該去撞牆以謝閱聽大眾!

  

【 法律】最近對死刑的一點看法

  我個人並沒有表示對死刑或廢除死刑是支持或反對。因為,我自己也還沒有想清楚。

  早年的我無疑是比較贊同廢除死刑,對於諸多「引經據典、生動感人」的支持廢除死刑文章可能會擊掌叫好。但近年來,看法是相當動搖了。

  對於提出一個政治理論,或一種法律哲學,或說一個死刑犯悔改的故事,就來推論死刑不可以的這種論述,覺得其基礎是相當薄弱的。

  我們憲法的內容並不是由民眾奮鬥而產生的,而是抄來的。或可謂,諸多憲法學上人權的說理,要用來證明死刑之不正確,於吾國是沒有民意基礎的。

  也就是說,此種推論於台灣並不能環環相扣成一套無懈可擊的假說,至少不能使我信服。

  因此,死刑之該與不該,其實不是一種絕對的價值。

  至少其價值不能與民主等量齊觀,若民意支持死刑,而要違逆民意廢除死刑,那麼就要能夠證明廢除死刑此事有凌駕於民主(多數決)以上的價值。

  如果今天要舉辦廢除死刑的公投,我可能會去投贊成票,但我不認為我這一票是神聖到凌駕於多數反對意見之上。(因此我完全不贊成前法務部長王清峰的作法及說法)

  而今日支持廢除死刑之人,多認為其他人愚昧、無知、不開化、不文明。陸正案殺人被告之某位辯護律師(姑隱其名)指著被害人陸正的父親說,你以後會下地獄。這正是我對某些所謂「廢死聯盟的人權律師」最看不過去的地方。

  反覆思索之後,我覺得死刑之存否,與其在(與台灣社會脫節的)哲學上思辯,不如就其效果作多方面的經濟分析。而這卻是正反雙方陣營最缺乏的一塊!沒有人肯去作本土量化研究,都是訴諸外國理論,外國研究,外國法律精神,或被害人更可憐這種情感指控。

  這正是台灣最悲哀的地方。

2010年3月17日

【 攝影】鬧脾氣的滾滾

20080504巴黎羅浮宮_227

  那天,滾滾在羅浮宮外的水池和阿基玩瘋了,玩到不肯穿衣服。

  硬要他穿衣服,他就生氣了!躲在媽媽懷裡繼續生氣。

  茲為記,等他長大給他看!

2010年3月16日

【 攝影】被抱洗澡的阿基baby

弟弟洗澡061006_014

  這時候(阿基三歲多)看阿基小baby時的模樣,有一點恍如隔世。

2010年3月15日

【攝影】想睡覺

IMGP0304

  滾滾哥哥想睡覺。

IMGP0305

IMGP0303

  晴晴妹妹睡著了!

IMGP0299

IMGP0298

【閱讀】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舉辦第一屆『閱讀台灣‧探索自己』徵文比賽之書單

  對一個啫讀者來說,開書單,或者看別人開的書單,都是很有趣的事情,尤其是你總會受到「某些人」所開書單的吸引。比如說,如果詹宏志先生,或者舒國治先生開了書單,我想我一定會放在心裡,慢慢把書都找來讀。

  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舉辦第一屆『閱讀台灣‧探索自己』徵文比賽,找來了傅月庵先生主持。傅月庵,苿莉二手書店的靈魂人物,嗜讀書,亦嗜藏書,以蠹魚頭自喻,寫的文章很有味道(傅月庵的部落格在此)。他要開書單,我當然會很有興趣。

  而傅月庵先生接了這項工作之後,又找了他的朋友陳柔縉、柯裕棻、詹偉雄、劉克襄等四人一同襄助。

  陳柔縉,投注極多心力在鑽故紙堆,從日治時代的報紙、文獻、照片中,整理出一則又一則非常有意思的故事,除了不時在報上看到她的專欄文章之外,我讀過她所寫的《台灣西方文明初體驗》、《囍事台灣》,以上兩書我都願意以五顆星的等級建議大家找來看,相信讀者應該會享受到充滿趣味的閱讀經驗。

  詹偉雄是〈數位時代〉雜誌的總編輯,我曾經是〈數位時代〉的忠實讀者兼訂戶,後來是我懶得看了,倒不是他們的雜誌變差了(當然,詹宏志不再是城邦集團的老闆,對這件事對我也有一點影響)。我讀過詹偉雄先生所著《美學的經濟》、《球手之美學》,當然,如果拿到數位時代雜誌的話,我也一定會先看「主編的話」。以文觀人,此人嗜讀而興趣廣泛,對於涉獵之物多所耽溺,以致於玩出興味來。這種人開的書單,想必很有趣。

  劉克襄,是成名已久的自然派文人,我從學生時代就斷斷續續的看著他的文章和書。

  柯裕棻,知名作家,但我沒讀過她的書。
  
  不過無論如何,這些人開的書單,應該會很有趣的。這次,他們五個人開了四十九本書,認為這些書可以「閱讀台灣‧探索自己」。

  我看了一下,有點慚愧,所讀實在不多,只有以下八本,其中還有不少都是年少的時候讀的,內容都忘光光啦!

「17 《吃朋友》,作者:簡媜、楊茂秀等∕故事.黃照美∕主廚.石憶∕整理(印刻,2008)」
「20 《自由的滋味 彭明敏回憶錄〈二○○九年增訂版〉》,彭明敏〈玉山社,2009〉,但我讀的不是2009增訂版」
「33 《莎喲娜啦.再見》,黃春明(聯合文學,2009年),但我讀的不是2009年版」
「34 《野火集》,龍應台(圓神,1985)(時報,2005),但我讀的不是2005年版」
「35 《無花果》,吳濁流(草根,2007),但我讀的不是2007年版 」
「38 《嫁妝一牛車》,王禎和(洪範,1993),但我讀的不是1993年版 」
「44 《臺灣重遊》,作者:舒國治/繪者:鄭在東〈大塊文化,2008〉」
「49 《孽子》,白先勇〈允晨文化,1992〉,但我讀的不是1992年版 」

  另外,還有兩本在架上尚未「開讀」,分別是「24 《奔跑的母親》,郭松棻(麥田,2002)」、「46 《餘生》,舞鶴(麥田,2000)」,近日或可開始取來一讀。

  書讀的不多,是令人傷心的。但更令人傷心的,則是看到這次徵文活動的簡章,分為兩組:

1. 中學組:未滿18歲,具備本國國籍之青少年(1992年7月2日(含)後出生)
2. 大學及社會青年組:18歲以上、35歲(不含)以下,具備本國國籍之青年(1975年7月2日(含)至1992年7月1日間出生)

  唉!沒想到我已經老到不能算是社會青年了!

  攬鏡自照肥肚,應有自知之明。

  茲為記,並推薦之~


1 《人權之路—台灣民主人權回顧》,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2008
2 《11元的鐵道旅行》,劉克襄(遠流,2009)
3 《人人身上都是一個時代》,作者:陳柔縉/繪者:梁旅珠(時報,2009)
4 《人民的力量——蘭陽平原的雨月四十八天》,黃煌雄〈玉山社,2006〉
5 《大航海時代的台灣》,湯錦台(果實出版社,2001)
6 《山、雲與蕃人:臺灣高山紀行》,作者:鹿野忠雄/譯者:楊南郡 〈玉山社 ,2000〉
7 《天地有大美:蔣勳和你談生活美學》,蔣勳(遠流, 2009)
8 《文學江湖:王鼎鈞回憶錄四部曲之四》,王鼎鈞(爾雅,2009)
9 《代書筆、商人風: 百歲人瑞孫江淮先生訪問紀錄》,林玉茹、王泰升、 曾品滄、 吳美慧、 吳俊瑩著(遠流,2008)
10 《台灣:分裂國家與民主化(三版)》,若林正丈(新自然主義,2009)
11 《台灣日治時期的法律改革》,王泰升(聯經,1999)
12 《台灣建築史》,李乾朗(五南,2008)
13 《台灣氣象傳奇》,洪致文〈玉山社,2007 〉
14 《台灣歷史圖說》(增訂本),周婉窈(聯經,2010)
15 《永遠的山》,陳列(玉山社,1998)
16 《田園之秋》 ,作者:陳冠學/繪者:何華仁(前衛,2007)
17 《吃朋友》,作者:簡媜、楊茂秀等∕故事.黃照美∕主廚.石憶∕整理(印刻,2008)
18 《回歸現實:台灣1970年代的戰後世代與文化政治變遷》,蕭阿勤(中研院社會所(群學經銷),2008)
19 《老海人》,夏曼‧藍波安(印刻,2009)
20 《自由的滋味 彭明敏回憶錄〈二○○九年增訂版〉》,彭明敏〈玉山社,2009〉
21 《我是不是平埔人DIY 》,劉還月、陳柔森、李易蓉著〈原民,2001〉
22 《走過兩個時代的公務員—從臺灣總督府到臺灣行政長官公署》,蕭富隆編(國史館台灣文獻館 ,2006)
23 《奇萊前書》,楊牧(洪範,2003)
24 《奔跑的母親》,郭松棻(麥田,2002)
25 《昨夜雪深幾許》,陳芳明〈印刻,2008〉
26 《看見十九世紀台灣:十四位西方旅行者的福爾摩沙故事》,作者:費德廉/譯者:羅效德〈如果,2006〉
27 《展示臺灣:權力、空間與殖民統治的形象表述》,呂紹理(麥田,2005)
28 《時光命題》,楊牧(洪範,1998)
29 《真與美(一)幼年篇 童年篇 少年篇》,東方白(前衛,2001)
30 《討海人》,廖鴻基(晨星,1996)
31 《將軍族》,陳映真( 洪範版, 2001)
32 《殺鬼》,甘耀明(寶瓶,2009)
33 《莎喲娜啦.再見》,黃春明(聯合文學,2009年)
34 《野火集》,龍應台(圓神,1985)(時報,2005)
35 《無花果》,吳濁流(草根,2007)
36 《無彩青春─蘇建和案十四年》,張娟芬(商周,2004)
37 《黑熊手記》,黃美秀(商周,2002)
38 《嫁妝一牛車》,王禎和(洪範,1993)
39 《想我眷村的兄弟們》,朱天心(印刻,2002)
40 《跨戒:流動與堅持的臺灣社會》,王宏仁、李廣均、龔宜君等(群學,2008)
41 《跨國灰姑娘:當東南亞幫傭遇上台灣新富家庭》,藍佩嘉(行人,2008)
42 《福爾摩沙紀事:馬偕台灣回憶錄》,作者:馬偕/譯者:林晚生(前衛,2007)
43 《臺灣味道》,作者:焦桐/繪者:李蕭錕(二魚文化,2009)
44 《臺灣重遊》,作者:舒國治/繪者:鄭在東〈大塊文化,2008〉
45 《蝶道》,吳明益(二魚文化,2003)
46 《餘生》,舞鶴(麥田,2000)
47 《蕃薯人的故事》,張光直( 聯經, 1998)
48 《頭家娘‐台灣中小企業「頭家娘」的經濟活動與社會意義》,高承恕 (聯經,1999)
49 《孽子》,白先勇〈允晨文化,1992〉

2010年3月13日

【 攝影】連集合場前

當兵2

  能夠如此開心拍照留念的日子,也就是即將退伍前的時光。

  今昔對比,真的胖多了!

2010年3月12日

【 攝影】白花

P060405_118

   用PENTAX W10所攝,可惜這部小相機近來對焦似已有點怪怪的了!

2010年3月8日

2010年3月6日

【攝影】我為什麼喜歡超廣角

IMGP0865

  在一般人的攝影觀念裡面,長鏡頭就是可以把東西拉的比較近,拍的比較大;而廣角鏡頭則可以拍的比較廣,用來拍風景。

  這個觀念不能說錯,但卻沒有提到廣角鏡,尤其是超廣角鏡頭在使用上的精髓。

  昔時有一位攝影老師,已忘其名姓,曾謂:「你買的起17mm的鏡頭,有沒有17mm的膽子?」

  這個問句點出了使用超廣角鏡的祕密,那就是「貼上去拍」。越是超廣角,越是要貼的近。貼的越近,效果越好。

希臘小島櫉窗一景

希臘賣燈飾的店

  以上兩張照片是在希臘拍的。完全是貼著櫥窗的玻璃在拍,櫥窗內擺的東西就緊靠著玻璃,要拍這種照片,一般的超廣角恐怕還力有未逮,這是用PENTAX當年F 17-28MM的魚眼變焦鏡拍的。

  前些日子出去玩,阿基朝著我跑過來。先拍第一張。還看不太出超廣角的好處。

阿基1

  接著阿基追到我,已經抓住我的褲子,由上往下拍了第二張。

IMGP0865

  阿基追到我之後,想要打我。又拍了第三張。

阿基2

  從後面這兩張照片,應該可以看出使用超廣角所產生的誇張效果。當然,第二張的快門時機要好的多。

  這種拍攝手法在親子活動的攝影中相當實用。不但拍到了人的特寫,通常也可以帶入場景說明。畢竟親子照不是沙龍照,其紀念性的功能不可偏廢。

  然而,使用超廣角鏡頭的缺點也在於常常會不小心拍到原本不想讓其進入畫面的東西。如上開照片中阿基他娘的腳。因此背景的選擇亦是使用超廣角鏡的重點,在抓拍的場合,預想、預設場景的功力(即意在拍前),就更形重要了。

  不過像阿基弟弟這種突然跑過來的,也只好隨緣。真的要求完美,或可乞靈於影象後製,但此已非我所長了。

2010年3月5日

【攝影】綠世界的鴯鶓

IMGP0234

IMGP0231

  鴯鶓(學名:Dromaius novaehollandiae),是現存世上除了鴕鳥以外最大的鳥類,為鴯鶓屬唯一的物種,僅分佈於澳洲。在野外走近正在孵蛋或照顧鶵鳥的雄鴯鶓十分危險,因為牠們有強壯的腿肌和鋒利的爪子,足以令人肚破腸流。一般而言,鴯鶓是害羞的動物,不會傷害人類,遇到人類只會拔腿就跑。牠們也很有好奇心,有叢林知識的人,只要把一塊顏色鮮艷的手帕縛在樹枝上,再躲在草叢中舉起搖晃,便能吸引野生鴯鶓起近來查看。(以上摘錄自維基百科)

  在新竹關西的綠世界也有鴯鶓,關在低矮的鐵絲網裡,可以在極近的距離拍照。

2010年3月4日

【旅遊】白犀牛和我的距離(在關西的六福莊)

白犀牛和我的距離

  上週末全家到六福村一遊,住在關西六福莊,也就是開在六福村遊樂園旁邊的六福莊。地方不大,但特色就是可以和動物住在一起。

六福莊長頸鹿和斑馬

長頸鹿與大羚羊(六福莊)

  旅館的房間只有二、三樓,一樓中庭是養動物。事實上,建築物呈一個「ㄇ」字形,中間的空地養了環尾狐猴、白犀牛、長頸鹿、大羚羊、斑馬、紅鶴及陸龜,而那些草食性四足動物,大致上可以走來來走去,是混養,而不是個別圈養(如上圖)。從房間的窗戶就可以看到動物,當然也可以在露天的迴廊上看。

IMGP1194(建築物大致長這樣,前方的小島是環尾狐猴的家)

  人和動物的距離相當近,第一張照片中,黑色皮鞋是我的腳,下方是全世界野外僅存四百隻的保育類白犀牛。

長頸鹿與工作人員(六福莊)

長頸鹿與工作人員(六福莊)~1

  這二張照片中則可以看到兩隻三歲的長頸鹿寶寶和工作人員的距離和對比。


三歲的長頸鹿寶寶(在關西六福莊)

長頸鹿回頭

  這兩隻長頸鹿寶寶超可愛,要看要趁早,不然我想長頸鹿應該確實是「一暝大一尺」。

IMGP1222

  環尾狐猴也超可愛,是瀕臨絕種的保育類動物。其逗趣的模樣和動畫電影〈馬達加斯加〉裡的亞利安國王簡直是一個樣。圖中那兩隻狐猴正對著遊客作出「曝露狂」的舉動。傍晚之後,大型動物會被趕回去睡覺,但狐猴就住在島上,那時就是他們的獨角秀啦!(陸龜也住在原地,不過他們不太動就是了!)而狐猴體型比較小,大概要有200MM以上的鏡頭才能拍到特寫。

IMGP1203(每個房間牆壁都有類似這種充滿野性的裝飾風格)

  整體而言,這是個蠻適合帶小朋友出遊的地方。雖然是人工環境,不比非洲的真實曠野,但我想全世界能夠讓旅客如此接近野生動物的旅舍,大概也沒有幾間吧!  

  有夢的人才做得出這種事(因為在我看來,搞這種的別說要賺錢,想要不賠本都真的已經不太容易),這個夢想之地雖然沒有宏偉如迪士尼,但也是三代人一步一腳印的痕跡,台灣人又何必舍近而求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