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9日

【 法律】最近對死刑的一點看法

  我個人並沒有表示對死刑或廢除死刑是支持或反對。因為,我自己也還沒有想清楚。

  早年的我無疑是比較贊同廢除死刑,對於諸多「引經據典、生動感人」的支持廢除死刑文章可能會擊掌叫好。但近年來,看法是相當動搖了。

  對於提出一個政治理論,或一種法律哲學,或說一個死刑犯悔改的故事,就來推論死刑不可以的這種論述,覺得其基礎是相當薄弱的。

  我們憲法的內容並不是由民眾奮鬥而產生的,而是抄來的。或可謂,諸多憲法學上人權的說理,要用來證明死刑之不正確,於吾國是沒有民意基礎的。

  也就是說,此種推論於台灣並不能環環相扣成一套無懈可擊的假說,至少不能使我信服。

  因此,死刑之該與不該,其實不是一種絕對的價值。

  至少其價值不能與民主等量齊觀,若民意支持死刑,而要違逆民意廢除死刑,那麼就要能夠證明廢除死刑此事有凌駕於民主(多數決)以上的價值。

  如果今天要舉辦廢除死刑的公投,我可能會去投贊成票,但我不認為我這一票是神聖到凌駕於多數反對意見之上。(因此我完全不贊成前法務部長王清峰的作法及說法)

  而今日支持廢除死刑之人,多認為其他人愚昧、無知、不開化、不文明。陸正案殺人被告之某位辯護律師(姑隱其名)指著被害人陸正的父親說,你以後會下地獄。這正是我對某些所謂「廢死聯盟的人權律師」最看不過去的地方。

  反覆思索之後,我覺得死刑之存否,與其在(與台灣社會脫節的)哲學上思辯,不如就其效果作多方面的經濟分析。而這卻是正反雙方陣營最缺乏的一塊!沒有人肯去作本土量化研究,都是訴諸外國理論,外國研究,外國法律精神,或被害人更可憐這種情感指控。

  這正是台灣最悲哀的地方。

10 則留言:

大頭青 提到...

我也是支持廢除死刑,但也不認為現在的民意主流是跟我一樣的想法。

不過這種只有正反二解的問題,恐怕不是需要很多理論支持正反意見的,我會覺得有時候,純粹是個人喜好問題,而個人喜好和戀愛一樣是沒有絕對的解答的。

支持我最大的理論是「人沒有權力殺別人」,不過這好像也說不出什麼大道理……

經濟分析可能是一途哦!!

孟獲 提到...

我對這議題沒什麼看法,
只是這種議題不該由部長一人說了算。

民主社會最重要的政策溝通完全付之闕如,
這樣再吵10年也不會改變的。

小杜白雲 提到...

如果以國家沒有權力去殺人一說來支持廢除死刑。

那這個人必需要完全反戰才可以。

不然,別人來侵略我的國家,可以(從軍)殺人。
(那個別人可能是個很好的人,只是被迫從軍而已)

別人來殺了我老爸老媽兒子女兒,反倒不能殺人?
(這個人可能是反社會人格,無惡不作的傢伙)

這種價值判斷就很怪了!

柚子 提到...

TO 大頭青
我也覺得純粹是個人喜好問題,一方的人很難甚至不可能說服另一方人=_=

可是「人沒有權力殺別人」所以國家不該執行死刑,這個說法有點....

國家也不允許我們把隔壁公寓可愛的妹妹拘禁起來,但是國家卻關了一堆人在監獄裡

大頭青 提到...

小杜說的也對。

不過戰爭好像是不得已才殺人(你如果不殺他,他就會殺死你的全有全無狀態),而國家面對違返法律中死刑的被告是否有這麼萎縮至零的不得已,容有一點空間吧?!

至於柚子兄的指教也對,不過自由刑與生命刑的位階可能還是有差別吧!!

大頭青 提到...

而且還有一點是,死刑是全然的應報思想,而非如自由刑仍有矯正的功能(至於是否真能發揮矯正的功能,當然是國家矯正政策的應然與實然問題),我個人是認為和現代刑事政策有點違反啦(但當然我也不一定對)。

柚子 提到...

對於矯正的功能的不信任,也是一些人支持死刑的原因吧
如果台灣有"終身"監禁,也許廢死的可能性才會增加

小杜白雲 提到...

青兄所言也有道理。

另依目前的犯罪心理學研究,有些人是無法治療的。

這種人是否可以在終身監禁浪費納稅的錢,以及給他一顆子彈比較經濟這二個選項選擇?(這樣說會不會有點冷血)

那是不是在執行死刑之前還要經過心理鑑定?這恐怕有侵奪法院職權之嫌。

或者總統或法務部長可以用特別的政治權力來做這種事情,把仍有矯治希望的人特赦!

不過,以上仍只是空想。畢竟台灣連一個終身監禁不得假釋的配套都弄不出來,搞得一堆死刑犯減刑假釋出來連連犯案,要想知道這些事情,可以去看看管仁健寫的部落格〈你不知道的台灣〉。

嘿嘿嘿 提到...

我認為這個問題應該從另外的觀點思考,姑且不論死刑有無嚇阻作用. 目前被判死刑的人,哪一個不是窮兇惡極才被判死刑,死刑犯的悔改與否,跟本不是受害者及其家屬所關心的,更不應因此而使社會付出其他代價. 他們關心的是社會正義是否在法律上獲得伸張, 是否還了一個公道.若連法律的判決都無法對被害人交代,是否有更多的被害人會用自己的方式討公道, 這是社會願意付出的代價嗎? 我認為法律是公平論斷的最後一道防線,一但某些人認為不公平, 出現反社會人格, 社會將更亂.怎麼做能讓社會更有秩序,才是能否廢死的關鍵.至於人權,應該保障奉公守法的人為先吧!!

小杜白雲 提到...

嘿兄:

所言是「應報刑」的觀點,應報是刑罰最古老的觀念,但其實也是相當核心的觀念。

今之學者多認應報刑之說落伍,也是有所偏廢。

應報是東方社會相當傳統且深入人心的觀念,刑罰的嚇阻效用(一般預防),與應報理論實在難以分離。於此應該有更社會學傾向的研究才是!

---------------

至於「反社會人格」,是心理學上的專有名詞,嘿兄恐怕是有所誤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