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3日

【 書法】茮原翰墨:江兆申夫人章桂娜女士捐贈書畫篆刻展(故宮)

  江兆申我生是我的書法老師侯吉諒先生的老師,也是前故宮博物院的副院長。其書法、繪畫、篆刻皆卓然大家。這次江兆申先生的夫人捐贈(價值高達數億元的)作品給故宮博物院典藏,為此故宮辦了一個「茮原翰墨:江兆申夫人章桂娜女士捐贈書畫篆刻展」

候吉諒老師特別安排了一場「校外教學」,帶我們這群學生去膜拜一下師公的大作。

此殊勝之因緣也!因為展覽中的許多畫作,是候老師隨侍江太老師時,在旁看著江兆申先生畫的。因此候老師能道人所不能道,吾小子等就可聞人所不能聞。

這次導覽,我也帶了我們家一年級的芸芸妹妹一起參加。事後,我問芸芸妹妹,你覺得看這個展覽是很好玩、有點好玩、有點無聊,還是很無聊。答曰:有點無聊。

又問:你看這個展覽,你覺得書法、畫畫,還是刻印章最有趣。答曰:刻印章最有趣。

再問:你看這麼多畫,那一張是你最喜歡的?芸芸妹妹拉著我的手環室一周後,充滿信心的指出其中一幅〈雲巖霜樹〉為其最愛。(故宮圖片網址在此:http://www.npm.edu.tw/exh99/chao_shen/chinese_selections_img01.html)

噫!此幅作品於候老師導覽時,稱係其一直千方百計想買而買不到的作品。而芸芸妹妹所見略同,可見很有慧根啊!

芸芸妹妹對於圖象有一種直觀的審美能力,這也是我所缺乏的(或於成長過程中流失的),我若沒有看到文字評析而只看圖,總會有一種說不出的心虛。

侯老師說:看中國的山水畫時,先不看細部,要看整幅畫給你的感覺,然後想像自已是畫中的人物,去體會畫中的江山勝景。

這是中國文人畫中物我一體,情景交融的特色。有別於西方畫家的透視訓練,中國山水畫中的多視角構圖,正是要「人在圖畫中」,才能將又俯望,又平視,又仰觀的景物融冶於一圖之中而不覺得有什麼不合理之處。

而圖畫中提點的小人,想來也是引領我們欣賞、想像的視點,彷彿由此可以進入畫中之山水,而見畫者心中之山水。

囿於無所學,所見自然不深,候老師導覽所言,必有許多玄妙之處未曾聽懂。

似懂非懂之間,但見江兆申先生有些畫作有極長的題記,而那畫上的書法雖然寫的那麼多,有時將空間都給占滿了,卻不覺得有突兀之處,反而覺得書法與畫打成一片,苟缺其字,則整體氣勢恐大大不如,竊以為江兆申先生之作品能有此境界,胸中邱壑自然深美無比,方能取用如此自然。

論者有謂江兆申先生是近代中國文人畫最後一位大師,於此或可見一二。


看此展覽,依我的程度,原本不敢在部落格上大放厥詞,恐貽笑大方。然侯老師居然出了個要寫心得報告這種作業,就不得不硬著頭皮生一篇出來。

這篇文章大家看看就好!但這個展覽強烈建議大家去看,不然等故宮把東西收起來,可能還要等個十五年才能再看一次吧!

2 則留言:

孟獲 提到...

攝影是機械、工整、重現性的透視觀點,是西方文藝復興之後現代性工藝的技術美學發展到頂端的藝術。

「透視」這東西對人文學科最重要的意義在於,將觀世之眼由上帝的臉上取下,
改以人類的視角觀察自然界。


不過,中國文人畫完全就不是這麼一回事。

與其說那是由上帝的視角看世界,不如說是以「天」的角度俯瞰大地。
蘇軾曾讚道維摩詰詩中有畫,畫中有詩,不過我不是特別喜歡王維的詩風,
對於蘇軾的文學觀也不大同意,所以這裡舉柳宗元的「江雪」為例。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

人的眼睛是無法看到千山,當然也不會有萬徑,
但這詩歷來為許多畫家取材的靈感,以這種觀點出發的圖樣,
當然就不會是西方的風景畫。

表現在外的,就是我們常見的中國山水畫派(與西洋的風景畫作為概略的分類),
可以說是想像的山水,但也可以說是胸中的山水,
那是天所面、人所見的統合場景,
簡單來說也就是天人合一的外延。

小杜白雲 提到...

所以中國的山水畫,雖重寫生。但並不是照像式的寫生,而是將山水溶於感想中之後,再去畫出心中之山水。

因此雲山煙樹,固不必囿於一時一地之見。

西方藝術史上的《解構》之後的怪異作品,不知到最後會不會統合到中國山水畫的精神中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