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1日

【閱讀】彼岸的女兒

閱讀這本書,充滿一種閱讀異文化的感覺。

一個外遇生子的年輕單親媽媽,生下的相依為命的女兒卻有著前世的記憶;這個前世的記憶嚴重干擾著這對母女的生活。

如果在台灣,我可以想出超過一百種解決的方法。不管是濟公、三太子的扶乩,請恩主公、觀世音菩薩收作義子、義女,或是觀落陰,看前世,甚至流行一點的密宗上師、仁波切,或者鄉土一點的隱藏在街頭巷尾的一大堆李老師、陳師姐等等等等。

然而,在信仰上帝的歐洲,要去尋求一個研究超自然心理現象的大學教授幫忙,都可以讓這個看起來並沒有在上教堂的單親媽媽躊躇再三,反覆思量。大家都在反對她,甚至取笑她!

作者對於前世今生這玩意兒想必是很有興趣,所以才會寫這麼一部小說。說實話,這種前世今生的題材對本來就相當接受輪迴觀念的台灣人來說,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吸引力。而小女孩前世的記憶帶著大家找出當年的殺人兇手這種故事,如果你想看,轉開第四台的台灣鄉土傳奇劇場,就可以看到一堆二線的台語演員演個不停。

若以一本「追兇小說」(這種故事恐怕不符合「推理小說」的嚴肅定義)的角度來看,讀者太容易猜出結局是什麼,殊無新意。

但說到底,本書還是有感人之處,前半段細緻描寫一個自已都還是孩子的母親,對她有著怪異舉止的女兒的那種無私的愛,我覺得就足以支撐起全書的重量。

一個母親對女兒的愛,不會因為女兒有前世的記憶就有所不同啊!但一個母親的愛,也沒有辦法單方面去解決女兒前世記憶的問題;有些問題總是要小孩自己去面對,不論她多小都一樣。

在台灣人的傳統觀念裡,我們都帶著累世的「業障」,但並不帶著累世的「記憶」。因為我們的前世在踏過奈河橋時,都已飲下了孟婆湯。忘了過去,重新開始,所謂二十年後又是一條好漢。

故事中帶著前世記憶的小女孩,最大的福報還是要忘了過去。接受此時之我已非往日之我,譬如放下過去的執著,珍惜現在,就是幸福的開始!


延伸閱讀(您可能會對以下的內容有興趣):
出版社:三采書名:彼岸的女兒
作者:瑪格麗特.列羅 (Margaret Leroy)
譯者:羅曉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