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27日

【廣告】車位出租(在大安區,近師大)

以下車位出租,租金優惠!

地點:台北市金山南路二段近和平東路口。(台灣煙酒公司辦公室旁)

形式:停車塔形式之機械式車位,出車快。但限高155公分。高的休旅車不能停。

意者請留言或MAIL給我。

【瑣記】台北縣與台北市的城鄉差距

我在好久以前寫過一篇文章,名叫〈燦坤實在爛到家〉,說的是某次小東西的購物經驗,文章裡爛到家的我就不再提了,但那個和爛到家拿來對比,被我稱讚的店家,則是泰一電器。

泰一電器是日系的家電賣場,後來日本總公司不知是更名還是被併購了,店名就改為BEST電器,但服務的內容沒有什麼變,在我感覺起來,這家公司有資深的員工,也能提供比較貼心的服務。就服務的專業性及態度而言,比起一些猛打廣告說自己超便宜或可以分期「揪感心」的本土店家好的多。

但今天我到和土城家樂福在同一棟的「BEST電器」為我女兒的手錶買一個電池時,卻讓我有了不同的觀感。

我女兒的兒童手錶,放電池的地方是用硬幣就可以轉開那一種,因為沒電了,所以將電池取出。放了一些日子,今天突然想起來,就拿著手錶到「BEST電器」買電池。

櫃檯裡有二位先生和一位小姐,都在忙,我稍微等了一下,就向有空檔的小姐說,我想要買可以裝在這個手錶裡的電池。

結果小姐回答我說,我們要知道電池的型號吔!因為我們的電池很多種,不知道型號的話沒有辦法賣。

我說我已經把手錶帶來啦,就是要這個大小的電池,原本的電池已經丟掉了,我怎麼會知道型號呢?你不能幫我找一下嗎?

小姐又說,那可能要請你去鐘錶行哦!因為我們的電池又不一定有,而且大小差一點的話也裝不進去。

我就說,你不能幫我找一下嗎?

這時候隔壁一位先生開口了,他既不是面向我,也不是面向那位小姐,而是一面低著頭做著他的事,一面說:妳就把整櫃電池給他選就好了嘛!

結果這個小姐低頭看我帶去的手錶一眼,就走到裝電池的櫃子,據我觀察,那個櫃子裡的電池至少會有二、三十種之多吧!這位小姐大概花了十五至二十秒,就拿了一個電池給我看,問我是不是要這一種的。

我稍微比一下,顯然是太大。

我問,你們沒有更小的電池嗎?

小姐回答說沒有吔!

於是我說謝謝!就離開了!(心裡頭幹了一聲!)

在這個過程中,我能說這位小姐待客態度很差、很沒有禮貌嗎?

好像不行。因為她從頭到尾還算客氣,雖然她一開始就不想做這個金額很小又麻煩的生意,但在我堅持之下,仍然耐著性子敷衍了我一下;雖然看她的眼神就知道她把我視為一個找麻煩的客人,但言語之中並沒有不敬。

只是這種「視客人為麻煩」的態度,和我之前在台北市和平東路、羅斯福路口「BEST電器」所感受到的以客為尊,簡直是判若雲泥。

前些年到台北市那家「BEST電器」買耳溫槍的抛棄式耳套,在架上找不到,問了一個菜鳥女店員,她回答說沒有賣。結果我在踏出店門前隨口向一位應該是比較資深的男店員抱怨了一下,說你們店裡怎麼只有賣耳溫槍,不賣耳溫槍的耳套,這位男店員一聽,馬上表示說一定是搞錯了,請我稍待,就飛奔到地下一樓拿了一組上來給我,說是倉庫中當然有存貨,並且對他們店裡那位新進員工不夠專業的表現表示歉意。

所以說,這些年來我對 「BEST電器」的印象一直很好。

直到昨天為止。

因為我遇到了只有訓練皮毛,而沒有訓練出服務本質心態的店員。

後來想想,這其實有點像是台北市與台北縣的城鄉差距,明明是同一家連鎖店,台北縣的服務比起台北市的服務就是有明顯的落差。

這種感覺已經不是個案了。

這種現象,或許值得「BEST電器」的管理階層,或第一任的新北市市長好好了解,好好研究,好好解決!

2010年5月21日

【廣告】 「明日大明星。漫畫Cosplay」拿萬元獎金 還有機會成為封面插畫作家

最近收了好幾本明日工作室的小說,幫忙打個廣告!有志者快來報名參加啊! 

▲活動名稱:「明日大明星。漫畫Cosplay

▲活動時間:2010.4.28()-5.27()6.10公告得獎名單

▲比賽主題:武俠《三京畫本》及《清明記》主角設計。同一作者限單本小說投稿乙次(等同於可投稿《三京畫本》一個角色,也可投稿《清明記》一個角色。


▲作品規格:
1.單張人物設計
2.尺寸:14*21cm(直式)
3.其它:300dpi,彩色圖稿(RGB)jpg格式
原訂為收取(CMYK)jpg格式檔案,現改為(RGB)jpg格式檔案,但為了之後出版、印刷等相關事宜,請務必保留參賽之(CMYK)原始未壓縮檔案,謝謝。
4.單張上傳檔案大小限定於3MB以內

▲名次/贈項:
第一名/一萬元
第二名/七千元
第三名/五千元
佳作三名/XP-8060B1024階繪圖板乙份


主辦單位:明日工作室
協辦單位:CWT台灣同人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閱讀】《三京畫本》-可能是從溫瑞安之後,最有實力的武俠小說接班人


好久沒有讀到寫的這麼好的武俠小說了!

有人說,武俠小說是成人的童話故事,是發生在「遠的要命王國(FAR FAR AWAY)」裡,王子與公主,巫婆與精靈的故事。

當然,世故的成年人不像天真的小孩那麼好打發,這個虛擬的江湖世界如果沒有填塞充足的背景,要誘使成年人入其局中,並不是那麼容易。

而武俠小說這種文類,從寫實到魔幻,先結構再解構,幾乎各種把戲都有人玩過了,後繼者想要成為站在巨人肩膀上的那個人,不但需要才情,更要努力;不但需要創發,更要沈澱。

古龍大俠在其所處的時代中,將推理小說、日本時代小說、冒險奇幻小說等故事結構與寫法寫成江湖的故事,為武俠小說開創了新局。這種作法經後繼者大量襲用(但文筆、巧思均不如古龍),現在已難老戲新唱。

因此,淺見以為武俠小說還是應該相當程度的回到寫實主義的硬工夫上,以紮實的敘事及充足的細節,建立起具體的江湖形象,才是活路。

所以說,收集資料、消化資料,乃至於更基本也更困難的充實自我,可能是現代武俠小說創作者要自我期許的努力方向。

據說司馬遼太郎若要準備寫一部小說,隔天,神保町內與該主題相關的舊書便會一掃而空,全都到他的書房集合、報數。司馬遼太郎還說過:「我在寫作時,如果看不到那個人的臉,看不到那個人站的地方,那麼我就無法寫下去。譬如說,我寫豐臣秀吉時,寫到有一個使者到他前面來。此時,我雖然在小說中沒寫出來,可是我會想像豐臣秀吉的前面站著多少人?天氣是陰是晴?這附近是否有松林?這松林是蒼翠欲滴的幼松,還是蒼勁挺拔的老松?」


大師寫作之認真如是!


而從《三京畫本》這部小說看來,作者盛顏確實是一個認真的作者。這個故事場景設定在北宋末年的遼國,寫在遼國發生的事,作者就用遼國的紀年,寫在金國發生的事,作者就用金國的紀年,寫在宋國發生的事,作者就用宋國的紀年,寫在西夏發生的事,作者就用西夏的紀年,而且一一標註西元年份。此雖小節,卻是作者用心之處。


小說的主軸雖不以宋、遼、金、西夏間之爭戰為主題,但小說中的人物穿插在此時代洪流之中,就此背景的歷史進程,作者絮絮寫來,亦毫不含糊。相關歷史事件、民情風俗,均於文後引註,說明異同,可謂下筆皆有所本,相互參照,樂趣生焉!此當係師法金庸大師之手段。


遼國、金國、西夏、西遼、北遼這些名詞,都是我們耳熟能詳的「外患」,但這些個國家的種族、風俗、信仰、政治、歷史、地理環境為何?吾儕受「黨國教育」之荼毒者,可謂一無所悉。


作者明智的選擇了一個我們有點熟又不太熟的歷史場域打造屬於她自已的江湖,讓我們既不脫離現實,又處處可見驚奇。這樣的寫法當然辛苦,但成果是相當豐美的。


作者在序中曾經說她曾求學武術於海南島,是以書中的「南海神刀門」,或許是她報答師恩的一個方式。因為歷來武俠小說中出於南海的武林門派,都是以武功奇詭見稱,人物亦多為反派或亦正亦邪的角色(如《天龍八部》裡的南海鱷神),盛顏在本書裡把南海神刀門寫成一個以不可殺人為戒律的名門正派,可謂用心良苦!


而小說中嘉樹法師引用昔時大俠燕南天「嫁衣神功」的故事來安慰因中毒而內功盡失的男主角蕭鐵驪,則是借用了古龍《新絕代雙驕》中的人物情節。是以作者雖然自創江湖,亦不忘相連到往昔武俠世界的互文脈絡之中,凡此均可見作者的細膩處。


換言之,作者不但提供了一個好故事,成功勾勒出血性契丹漢子蕭鐵驪、純真坦率又喝過狼奶的美女觀音奴、身負血海深仇又莫測高深的花美男嘉樹法師等人物形象。而且還認真的鋪陳了一個江湖,這個江湖的故事很大很多,本書的情節不過是其中一小部分而已,尚有諸多恩怨未解,諸多謎團不明。


作者的企圖心很大,且情節舒展自如,文筆清麗生動,實為近年來罕見之佳構!


最後,或可再讚揚作者在武俠小說上的兩項突破,其一,是抛棄了傳統武俠小說中的漢族中心主義,而以相當主體性的觀點寫遼國的故事。其二,作者讓冰雪聰明的女主角觀音奴去愛上一個庸俗不堪的二流角色皓岩,並論及婚嫁(有沒有嫁還不知道,下集待續),實在是很大膽的寫法,從來武俠小說的女主角大都和大俠談戀愛(不一定成功),不然也和大壞蛋談戀愛(或者被欺負),從來沒有和俗仔搞在一起的,連二線的女配角也很少作如此安排。


但所謂「愛情是盲目的」,作者如是寫來,或許更接近人世間的現實。至於要如何收尾才會讓讀者滿意,就有待作者去琢磨了!


前些日子,有一家出版社搞很大的廣告說寫《天觀雙俠》、《靈劍》的鄭丰(陳宇慧)是「女版金庸」,說實話,現階段看起來,鄭丰實在不如盛顏啊!

【閱讀】《魔霧》之台式科幻

老實說,看完這本書,我有一點感動。

倒不是說這本書寫的是個感人的故事,而是,真的已經好久沒有看到台灣有寫的「好看」的通俗小說。而這本,說實話寫的還不錯!

可以在科幻兼奇幻小說這種文類中,看到很「台」的對話及情節,對一個略具資歷的讀者來說,是可以有那麼一點感動的。

當然,相對於西方深厚的科幻、奇幻小說傳統,這本小說只能算是「小品」,也不像台灣萬年科幻代表作《海天龍戰》那般的別有諷喻。

但就算內容是拼貼出來的(每一個橋段,你好像都在別處那兒看過),作者高普卻做出了一定的水準。而且,全書充滿了黑色幽默的調調兒,可以抓住讀者胃口。

當然,感染病毒造成僵屍到處追著人跑這種情節,實在是太老調,或者與某電玩過於雷同了。因此,作者在書中也不忘幽自已一默,如此一來,本來應該是恐怖的情節反而有點好笑起來!(不知這是否為作者預設的效果?)

但作者寫的那個跡近荒湮蔓草的頹敗社區,卻是足夠寫實的場景。因為那讓我聯想到我大學時(哦!快二十年前)到金瓜石長仁社區所見的蕭瑟景象。

彼時我站在台金公司廢棄的十三層選煉廠遺址上,恍惚是站在頹圯的古堡中,在此巨大衰敗景象之中,居然仍有小路蜿蜒而進,通往一個還有住人的社區,這在第一時間就讓我幻想起這個社區可能會有什麼怪事發生。


那時九份因為悲情城市這部電影開始有些觀光客,金瓜石則是只有走錯路的遊客才會到那兒。


閱讀這本書,喚回了我這段記憶,也表示這本書真的夠台!


這本書很台的部分寫的很好(比如說環形電場部分),但接到第五縱隊、惡靈古堡相關情節時,多少會讓人感覺到,以下所寫不是真的,只是小說家之言。


或許台灣的客觀環境,離科幻、奇幻的傳統場景還是有些疏離,要嫁接(或者如推薦序中所說的「混搭」)西方好來塢式的恐怖橋段,並不是那麼容易。所以,我也相當期待本書的作者可以由生活中去發想科幻情節,寫出更水乳交溶的本土科幻小說。那當是台灣讀者之福啊!

2010年5月19日

【阿基紀事】油桐花

IMGP2190

阿基生病的一天,沒有去上學,中午帶他到承天禪寺看油桐花。

IMGP2201

和媽媽玩的很開心!

IMGP2193

哇!真的是滿地桐花如雪!

IMGP2207

誰想得到先民當初為經濟目的引進的油桐樹,在經濟作用早被現代科技取代後,反而留下滿山遍野美麗的風景!

2010年5月18日

2010年5月15日

為何現在沒有長篇小說式的卡通?

記得我們(六年級生)小時候看的卡通,如果短劇類的迪斯奈卡通不算,可以大略的分成兩種,一種性質上偏向長篇小說,一種則是類似集合的單元劇集。

前者,比如說〈小甜甜〉、〈苦兒流浪記〉、〈小天使〉、〈小英的故事〉、〈莎拉公主〉、〈萬里尋母〉等等。

而後者則像是:〈無敵鐵金鋼〉、〈科學小飛俠〉、〈小叮噹〉、〈藍色小精靈〉等等。

慢慢的,在我們成長的過程中,長篇小說式的卡通就越來越少了。

但我們還是可以看到〈灌籃高手〉、〈七龍珠〉這種至少有個故事主軸的集合式單元劇。

又慢慢的,現在居然連這種卡通都沒有了。

有的只是無止盡的單元故事,可以完完全全的切成一集一集,前後沒有實質的關聯性,沒有一個連續的故事在那裡等著小朋友。

〈神奇寶貝〉、〈真珠美人魚〉、〈光之美少女〉、〈甲蟲王者〉、〈湯瑪士小火車〉乃至於我個人還蠻喜歡〈海綿寶寶〉,無一不是如此!

小朋友看這種卡通,不會去期待下一集的情節發展如何,也就不會去構思,去幻想,去編造故事,他在睡覺前、作夢時,不會去擔心好人會不會死掉,壞人做的事會不會被發現,小男孩會不會找到媽媽,小英找不找的到爺爺。

小朋友的故事能力無從在卡通裡得到發展。(所以,乾脆讓他們看連續劇,也許還比較有幫助!)

這是一個沒有完整故事的世代,所謂故事,變成是像電玩一般的破關經歷(小智又取得一個緞帶勳章了!)。

我們能期待這樣子的小朋友,長大會喜歡看小說???

反面言之,現在要讓小朋友喜歡上閱讀,做父母的可要加倍努力了!

2010年5月14日

【阿基紀事】把妹的一天

IMGP1845

嗯!牆上有個樂器,看我口含一支棒棒糖,厲害的表演!



IMGP1843

果然厲害吧!


IMGP1866

一個漂亮美眉出現了,一時呆。。。。



IMGP1867

要一起玩嗎?



IMGP1875

妳看,就像這樣玩!



IMGP1872

哇!美眉靠近了,我們來聊聊天吧!


IMGP1871

嗯!給妳!

雖然差一點沒有牽到小手手,但以三歲的標準來說,把妹大成功!

【評論】關於上海世博與江蘇泰興幼兒園砍人事件之新聞



最近電視新聞看的少,沒留意到一則與兒童有關的大新聞,2010年4月29日上午9點40左右,中國江蘇省泰興市中心幼兒園發生兇殺案。官方數據稱,兇殺案導致31人受傷,5人重傷,受傷者大多是4歲左右的幼兒。 

歹徒衝入校園中殺學生的新聞,各地都有。但砍殺幼稚園小朋友的,看在家有幼兒的在下眼中,更覺驚心。

但更令人震驚的事情是,這些受傷的小朋友被送到醫院之後,官方居然要「封鎖消息」,而把小朋友的家長擋在病房外面,不讓家長看小朋友。

這個舉措引發了公憤,在泰興市於是爆發了一場萬人的抗議。(相關新聞報導請見: 大紀元時報:泰興幼兒園慘案 媒體被噤聲 萬人上街要真相

以下是中國內部不能留傳的新聞影片:



我想看了影片後段家長的反應,一定會鼻酸。

誰家的小孩不是寶貝?平時生病發燒、跌倒受個小傷,就非得找媽媽依偎著撒嬌尋求情感上的依賴。現在被歹徒給用刀砍了,刀傷的痛苦不說(有個目擊者說是割喉),心理的驚嚇想也知道多恐怖。

而官方,第一時間居然拒絕讓受(重)傷的小孩受到父母的關愛照顧,反而是請了公安站在病房門口,以便封鎖消息。

根據最上面那張網路流出相片(說實話,我本人無從考證是不是真的),這麼做好像是為上海的世界博覽會,希望不要讓負面的中國新聞成為中國的驕傲-上海世博的污點。

殊不知,這麼做才是上海世博最大的污點。

上海知名作家(應該已經中國知名作家)韓寒在他的部落格(博客)寫了一篇文章,不出所料,迅速的被中國強大的「金盾工程」的網路警察給撤掉了。然而,快手快腳的網友已經把文章存到外國的伺服器中,現在,中國內部的人讀不到這篇文章。然而,中國也消滅不了已經留傳在中國之外的文章。

真相總有一天會找到路回家。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茲全錄如下(文章來源: http://news.backchina.com/2010/5/3/big5_87362.html)  ,我想韓寒應該不會來告我侵犯著作權吧!


孩子們掃了爺爺們的興
  目前博客上就有幾個字了︰爺爺們,你們請盡興

  泰興幼兒園中的小孩也被人砍了,32人受傷,死亡情況不明。這個新聞因為離開上一次南平幼兒園襲擊的新聞太近,我甚至一度誤以為是同一個幼兒園。

  在最近的變態凶手殺人事件中,他們都選擇了幼兒園和小學,相信在很多想報復社會的人心中,去幼兒園小學殺人成為了一種時尚,因為在殺人過程中,你將遇到最少的抵抗,殺掉最多的人,造成民間最大的痛苦的恐慌,是最有效的報復社會手段。除了楊佳以外,幾乎所有殺手都挑選了向弱者下手。這個社會沒有出口,殺害更弱者成了他們唯一的出口。我建議把全國地方政府門衛間里的保安們抽調去保護幼兒園,孩子都保護不了的政府不需要那麼多人保護。

  這些殺人事件的產生很大原因是這個社會不公正,不公平。是的,讓公平正義比太陽還要有光輝。但太陽不是每天都出。我們的陰天和黑夜是否稍微太多了一些?所以,提出讓公平正義比太陽還要有光輝並不偉大,做到讓太陽分分鐘都掛在你頭頂上才偉大。

  在泰州幼兒園殺人事件中,新聞被控制了,這些孩子們生不逢時,死更不逢時。在相關部門的認識里,在這喜慶的氣氛里,這事當屬雜音。我們只知道,泰州幼兒園殺人事件中,受傷32人,政府和醫院一再強調,無一死亡,但是坊間又傳說,死了多個孩子。你說我應該相信誰呢?相信政府吧,那為什麼他們禁止家長見到孩子呢?至今還封鎖著醫院和新聞,沒有孩子的照片和視頻,況且一個殺人用刀劈了32個人,結果一個沒死,那他到底是在殺人還是在做手術呢,也太小心了。相信傳聞吧,畢竟傳聞都是喜歡往夸張了傳的,我們無圖無真相,也不能相信。于是我一搜索泰州,出現的新聞居然是——《泰州近日三喜臨門》,日期是4月30日。

  我只是非常的詫異,泰州政府通過了封鎖消息,封鎖醫院,控制媒體,禁止探望,轉移視線,等手段,居然成功的將人們對于殺手的憤怒轉移到了自己身上,這是何苦。你以為他有什麼目的,其實不是的,除了要配合世博會《和諧歡歌》以外,這只是慣性,是政府處理類似事件的習慣,是七步曲︰吃飯喝酒到一半,出事了——隱瞞,隔離,撤媒體,發禁令,發通稿,賠錢,火化——繼續吃飯喝酒。他們處理問題的手段不比凶手高尚多少,也難怪在網上看到有幼兒園掛出橫幅——冤有頭債有主,出門左轉是政府。


  短短的一個多月內,五起校園凶殺案件,短短的一周以內,就發生了兩起,4月29日,泰州,4月30日,濰坊。我不想去探討其中的社會原因,只想告訴大家,也就在這里,一個人沖進幼兒園砍了32個小孩是不能上社會新聞的,32個加起來才超過一百歲的孩子,你們被砍了,連個報紙都不給你上,因為在幾百公里以外,召開了一個盛會,那里光煙花就放了上億,同時在你們的家鄉泰州,要召開國際旅游節,經貿洽談會和華僑城開業典禮,正三喜臨門。

  也許在那些爺爺們眼里,你們,是掃興的。

  但是,我們可憐的孩子們,奶粉毒害的是你們,疫苗傷害的是你們,地震壓死的是你們,被火燒死的是你們。就算是成人們的規則出了問題,被成人用刀報復的也是你們。我願望真的像泰州政府說的一樣,你們全部都只是受傷,無一死亡。年長者失職了,願你們長大以後,不光要庇護你們自己的孩子,還要讓這個社會庇護所有人的孩子。

當然,如果列位看倌還想看一些覺得小孩子很掃興的伯伯爺爺們的中國故事,敬請參考管仁健先生的大文:中國憑什麼「超英趕美」?

2010年5月13日

【新聞評論】對岸好就業?-談聯合報下新聞標題之極度不專業及惡質

照往例,先來看一則聯合報的新聞(連結在此:http://mag.udn.com/mag/campus/storypage.jsp?f_MAIN_ID=12&f_SUB_ID=28&f_ART_ID=247638 )


報導內容如下:

「對岸好就業」 她捨台大讀復旦
2010/05/11
【聯合報╱記者劉愛生/桃園縣報導】

桃園縣平鎮市復旦高中學生賈晉瑄學測六十七級分,她放棄選讀台灣大學哲學系,決定就讀上海復旦大學醫學系八年制博士班;她說,大陸的就業市場太大,這是吸引她的主因。

賈晉瑄說,父母擔心對岸政治色彩,也怕她不懂上海話,讀上海復旦大學恐怕遭排擠或孤立,生活難適應,「但我充滿自信」。

她說,生物、醫學是她的興趣,在上海學醫,環境好,學士、碩士到博士,連讀八年、一次OK;加上上海已成世界金融重鎮,日後大陸就業市場更大,找工作方便,值得一試,萬一不適應,可以再回台灣讀書。

她說,復旦中學學姐何安琪已在上海復旦大學就讀一年,也鼓勵她前進上海;何安琪曾對她說,「大陸人很拚、埋首讀書,壓力很大,不能丟台灣人的面子」。

賈晉瑄表示,父母最擔心兩岸學生政治立場不同,但她已有心理準備,「一切冷處理,絕不與同學、教授爭辯政治」、「我也打算學說上海話」。

她初估,未來一年學費與花費約廿二萬元台幣,電話、網路也都暢通,「去上海讀書,我有點緊張,但不害怕」。

復旦高中校長段台民表示,復旦高中在台灣復校,董事們與上海復旦大學一直有交流,兩岸互通後,上海復旦大學去年起,每年保留一至兩個名額給台灣復旦中學學生就讀,但必須是全校前十名、考上台灣一流大學並通過復旦大學的教授面試,去年及今年都錄取一人。

我們對於賈同學的人生選擇完全尊重,對她不唸台大,要去唸中國的復旦大學,也給予完全的祝福。

但賈同學的這個選擇,是因為「對岸好就業」,所以才捨台大而就復旦嗎?

我們無意俗氣的認為「醫學系」比「哲學系」更高級、更優秀、更厲害。但就「賺錢」、「社經地位」等世俗標準看來,讀醫學系好像比讀哲學系有更高的「投資報酬率」。

所以賈同學捨「台大哲學系」,而就「復旦大學醫學系」,我以小人之心度之,應該是捨「哲學」而就「醫學」的可能性大些,「捨台大而就復旦」可能只是記者的推測,至於「捨台灣而就中國之就業市場」,應該就是記者的幻想了!

要比,也要找一個考上台大醫學系,不唸,去唸復旦醫學系的學生,再來大作文章吧!

聯合報要當統媒,是其自由,我們也尊重,大不了不要看!

但由這則新聞的表現,可以回到我常說的一句話:台灣的媒體爛,不是立場的問題,而是水準的問題!

【芸芸紀事】生命中的第一次鋼琴演奏會

IMGP1897


我們家三兄妹在童年時都有過學鋼琴的記憶,這當然要歸功於我們那個對音樂有著高度熱誠的娘親(有沒有聽過,學音樂的小孩不會變壞!)。然而,就像島國裡大部分的家庭一樣,我娘的錢算是全部丟到海裡去了!

比較起來,我家太座的鋼琴至少還可以彈上一些聽起來有點門道的聲音,程度比我好多了!然而,就芸芸妹妹的鋼琴教育上,媽媽還是比不上阿媽的熱情。

總而言之,時間到了,芸芸妹妹就開始到一家名為「愛樂森林」的音樂教室向謝老師學鋼琴。謝老師人漂亮,態度親和,琴應該也教的不錯(下圖最高那個就是),可惜芸芸妹妹在這方面的資質比較偏向她老爸,而不是老媽。

IMGP1806

雖然謝老師有稱讚芸芸妹妹是一個知道自已在練習什麼東西,有sense的小朋友。但有sense不代表有興趣,更不代表有天份,芸芸妹妹還是把練鋼琴視為一件苦差事兒,一件用來跟大人討價還價的東西!

有我這個開明(而且有過失敗經驗)的老爸作主,芸芸妹妹既然不想學,簡單,那就不要學了!所幸在芸芸妹妹結束課程之前,還有一次上台演出的機會(2010.3.21),希望這個是芸芸妹妹人生中一個美好的回憶。

IMGP1782

上台之前,芸芸妹妹也有在台下認真的看譜。

IMGP1896

上台之後,彈的可是演奏用的平台式鋼琴。

IMGP1903

雖然中間忘掉一小段,芸芸妹妹臨危不亂的從頭開始又彈一遍,接的天衣無縫(拍拍手!)。看表情,果然是有認真!

IMGP1904

連弟弟在台下也看得很認真啊!

IMGP1893

表演完畢,下台一鞠躬!

IMGP1923

結束之後,到表演廳旁邊的咖啡店請芸芸妹妹吃蛋糕慶功!芸芸妹妹感覺很高興,我希望芸芸妹妹的童年鋼琴之旅,也是如此高興的結束。將來不要變成音樂家,有機會,可以當個愛樂者,那就太棒了!

2010年5月12日

【閱讀】求道者的氣魄


一般人提到修道、禪修、求道這件事,總是有清淨無為、默照、打坐之類的印象;較少注意到求道者氣魄弘大之處。此由讀林谷芳所著《禪-兩刃相交》一書,或可略窺宮室之美。

茲如二詩所示:

道家:呂洞賓


獨上高樓望八都,
墨雲散盡月輪孤,
茫茫宇宙人無數,
幾個男兒是丈夫。


佛家:月泉同新


氣宇衝霄大丈夫,
尋常溝瀆豈能拘?
手提三尺吹毛劍,
直取驪龍頷下珠。

呂洞賓,八仙之一,民間稱為孚祐帝君,台北市著名的指南宮(仙宮廟),就是主祀呂洞賓。

而月泉同新之詩,也是成語「探驪取珠」的由來。

佛道殊途,但所謂的大丈夫者,都是指一種求道、求生死解脫的決心與氣魄。有此氣魄,所以可放下俗心、俗務的羈拌,若獨立於雄峰,眼界極遠而用心極大。

更正確的說,應該不是指放下俗務,而是放下俗心、俗情。如是不生分別心,則俗務亦是行禪,亦足為大丈夫事!

殊不易辦爾!

2010年5月11日

【閱讀】《玉蘭》-讀桐野夏生之荒蕪

More about 玉蘭

發現醫生男友劈腿的日本上班族女子廣野有子,逃亡到中國上海的大學學習中文,在封閉的H大留學生宿舍中,遇到了叔公廣野質的幽靈。

廣野有子在日本留學生圈子裡,從潔身自愛到逐漸敗壞、放蕩;前醫生男友松村行生事隔一年追到上海,只得到更迷惘的解答。

故事中穿插著二次世界大戰前船員廣野質與淪落風塵的宮崎浪子相濡以沬的蒼白愛情故事。

雖是生離而死別,卻不見淒美,未見壯麗。通篇讀畢,只覺得世界一片荒蕪。

雖然最末一章「遺書」,作者想給大家一點繁華落盡,滄桑一生終於得到生存理由的平靜結局,但看來卻像是作者寫到最後無以為繼的遁筆。

作者在書末的跋現身說法,她說她想表達的是:「既然拖著原來的自我,就不可能有什麼新世界。」

我想這也是本書讀來荒蕪的原因,書中盡是一些到遠方追尋改變的日本人,但搞來搞去都是和日本人自已圈在一起。在這本背景為中國的小說裡,幾乎看不到中國。

於是乎人似乎陷入自已設下的陷阱,遠行並非壯遊,而是更嚴重的作繭自縛。

在旅行、遊學、留學日益簡易的今世,遠遊被剝除了勇氣的成份,其實更容易出現人性的卑劣與猥瑣。

這種書讀來並不太舒服,不過,這好像也反映了某種人生的真實,適用於東方人的世界,日本人尤其多也說不定。

2010年5月10日

【武術】退步跨虎小記


上星期太極拳課講解「退步跨虎」一招,此招雙腳左前右後,右手上格齊眉,左手下按約大腿處。

老師說此式重心在右腳( 後腳),左手下按擊人之丹田。這是配合前一動作,左掌前、右掌後的由兩側收至胸前,用此應付對方正掌擊來,以此手法右掌向左拍擊對方之拳,左掌向右斷對方之肘,然後接到前述動作,左掌隨即下按擊打對方之丹田。

此時白目的我提問:「若重心在後面的右腳,左掌下按怎麼會有力?」

結果,老師就在我大腿肉多的地方示範了這麼一下,哇靠!痛了好幾天啊!

2010年5月8日

【攝影】三姐弟

IMGP1345

  攝於桃園永安漁港。

  二月,本當是春寒時節。詎料春陽竟似酷暑,正午的陽光本是拍攝人像最不利的光線,但背景迷濛之後,這三姐弟竟成為別有趣味的景象。

2010年5月5日

【閱讀】閱讀《閱讀的故事》的讀中感

這本《閱讀的故事》是我和網友交換而來的書,一個發生在數位時代的實體物交換。收到書時,發現這位前任書主在書頁上用粗的紅筆又是畫線又是加框,這件事對某些堅持書頁不可以有折角的我的朋友來說,是一種是可忍孰不可忍的道德堅持,然於我,此事雖不美,但亦無妨,有時候,我對待我的書做的還要更過份一些。

有時候,解讀這種閱讀的痕跡,也是蠻有趣的現象。

比如說,我從我手上這本《閱讀的故事》的閱讀痕跡便可發現,原任書主看到本書的第二篇,全書三百五十七頁的第四十八頁,就已經棄此書而去,不再讀了。

再推而想之,原任書主想必不習慣作者唐諾這種反覆纒繞、執迷於柳暗花明又一村式的旁徵博引、典出有據卻又不肯好好說清楚的文字氣質。相較於唐諾,詹宏志為文也是旁徵博引,楊照寫文章也喜歡說故事,但他們多少都會體諒讀者或許比較沒有耐心的那一面。

唐諾式的敘事文風,總讓我聯想起小說家駱以軍那幽暗繁多的隱喻、不斷行的長段絮絮叼叼。但至少,唐諾的文字是充滿知識性的;不像駱以軍的小說那麼私密性、文學性、個人性,若你沒有沈浸到一種讀文學小說的情緒裡,也就是說,如果你在狀況外的話(也許很多人終其一生都在這種狀況外),駱以軍的小說簡直是不忍足睹的。

而唐諾的文章,照他自已在書中說的:

近些年來,每寫一篇文章(這幾年我個人疑問的最主要表現形式),之前我總得先找出一批和書寫主題相關干的書,有新買新讀的,也有因此書寫得重讀的舊書,但這個事前的模糊想像和預備的書單永遠不夠,隨著書寫的進行疑問的展開,總隨機從書架上吸下來更多的書到地板上,一旦文章完成,疑問暫告一段落(疑問從不曾真正解決過),地板上的書便是山洪爆發後的駭人景象,完全是霍布斯所說放任自由的必然可怖後果,霍布斯就是太怕這個,才轉頭擁抱那有森嚴秩序的怪物國家。

我記得詹宏志也說過,他寫文章總需要一張很大的桌子,好放置翻開的參考書冊,但桌子永遠不夠大,所以最後總是變成在地板上工作(有了網路和谷歌大神之後,至少資料性的東西可以用視窗分頁來代替)。

這麼說吧!唐諾是這樣寫文章的,他所花的心血遠遠不成比例的超過你坐下來讀書所費的少許時間及注意力。就算不談投入、產出、投資報酬率這種實際又俗氣的東西,但用力給他讀下去,應該也是這個讀書風氣不佳的社會中,嗜讀者對認真作者的一種人情義理。

因此,只要在你的生命歷程中,曾經有那麼一段時間,你為了某種自我期許,某種同儕壓力,某種時代流行,某種耍帥或裝酷之必需,或僅僅是誤選了一堂超硬的課而有不得不pass的苦衷等等等等的原因,你一本又一本的認真啃讀那些你現在早已忘光光而且自知你從來不曾真的懂過的書冊,是的,只要你有過這種經歷,那麼讀唐諾的這本《閱讀的故事》,縱然不能一氣呵成的讀完,也可以從中獲得很大的樂趣。

走筆至此,怕有不少人誤解本書是非得動心忍性、以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之弘大毅力始能展讀之荊棘密林。不是的,真的不是如此,其實這本書真的有趣,我活到這個年紀,做這個工作,五子登科裡除了銀子有點不夠花以外,人生大概就是這樣了,已經不再為了什麼虛華(或實用)的目的而讀書,如果書不有那麼一點趣味,我是一定不讀的。

至少對我本人而言,讀唐諾的這本《閱讀的故事》,有很大的閱讀縫隙,需要再多讀很多書,才能補的起來。果若我真的能完成這個旅程,那麼就算是填補後的唐諾的文章說的都是一些狗屁不通的東西,那我也很值得,我將會有我自已的閱讀故事。

而有點赧顏的是其實這本書我還在閱讀中,因此發而為文之本篇就嚴格意義來說,不能算是讀後感(縱然我們知道很多坊間的讀後感其實作者讀完該書的比例並不如我們想像的多),姑且稱之為「讀中感」好了。

之所以會有「讀中感」,其實或由於一種「讀後感」一定寫不出來的恐慌。而這讀中感的文字居然也染上了唐諾式翻來繞去的佶屈 聱牙,這或許也算是小小的,屬於我的一種閱讀的故事吧!

【攝影】兄弟姐妹們

IMGP5981

  軒立、世衡、軒宇、軒弘、菁芸。

  難得堂表兄弟姐妹坐成一排這麼乖的拍照。地點在高雄美麗島捷運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