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7日

【讀書心得】讀胡適《戴東原的哲學》有感( 一)

「天地萬物惟理與勢最尊,理又尊之尊也!廟堂上之言理,則天子不得以勢相奪。即相奪,而理則常伸於天下萬世。」

此一豪語出於明儒呂坤《呻吟語》一書,氣魄甚大。讀書人如能占著理,則以天子之威勢,亦不能相抗衡也!此乃書生的硬骨頭。

而說起「理學」,其實不能不談「佛學」,尤其是禪宗。

宋朝宗杲所著《宗門武庫》中有謂:「儒門淡泊,收拾不住第一流人才。」

這句話的意思是指孔學本來就是走務實的路線,子曰:「未知生,焉知死。」,又曰:「敬鬼神而遠之。」

可知孔老夫子對形而上的哲學思辯本來就比較沒興趣。或者說,認為比較不重要。

而自漢武帝獨尊儒術以後,儒家思想作為一種配合帝王統治的思想,慢慢的工具化,其內容變成十分的僵硬與空洞;以致於和後來傳進中國的佛教哲學相比之下,在精細度上就顯得相當不如了。

因此,第一流的人才,第一流的頭腦,當然會被比較高級的哲學理論所吸引,進行比較高級的思辯。

所以,宋朝的大儒若非參禪,就是修道。其中「以禪入儒」的情形可謂顯而易見。

朱子要人「明心見性」,詩曰:「半畝方塘一鑑開,天光雲影共徘徊,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這種表現,和禪宗的「見性成佛」何其相似?

又禪曰:人人皆有佛性。王陽明則說:人人皆有良知,所以為學乃在「致良知」。這豈不就是佛教哲學的變臉功夫而已?

而由王陽明一則逸事:「先生遊南鎮,一友指岩中花樹問曰:天下無心外之物,如此花樹,在深山中自開自放,於我心亦何相關?先生曰:你未看此花時,此花與汝心同歸於寂;你來看此花時,則此花顏色一時明白起來,便知此花不在汝心外。」來看,和禪門公案是否也有幾分形似?


所以說,理學應該是儒學加佛學所演化出來的結果。(當然,宋明大儒們是不承認這一點的,所以他們有的還要排佛哩!)


然而,一旦人人皆有佛性,人人皆有良知。那麼,所謂的「理」,那種天子之威勢不能相奪的「理」,亦人人皆有之。推而言之,亦人人均應受「理」之規範。


所以「理」下庶人,進而,「禮」下庶人矣!


在傳統的儒學經典《禮記》中記載:「刑不上大夫,禮不下庶人。」


是以在素樸的儒學理論中,當一個庶人,雖然倒楣起來會被用刑,但至少不用拘禮。犯了法會被處罰,但不犯法,即使生活隨便一點也無所謂。

然宋明理學發達之後,卻變成庶人也要受禮的拘束(如朱熹推動的「鄉約」制度)。

在以往,儒家要求「忠臣不事二主」,這是對士大夫的要求,而經過宋明大儒的努力,這種道德規範下滲到庶民階級,就管到「烈女不事二夫」這頭上去了。

 連小民的生活都不放過,於是乎「吃人的禮教」就在百年歲月中慢慢形成,終於變成一隻大怪獸了!

3 則留言:

LS (tw@us) 提到...

王陽明的話讓我想到道家,好像王陽明早年有向道士求道(明史王守仁傳沒這樣記載就是了)。記得禪最早也有受到道家思想的影響?

LS (tw@us) 提到...

剛剛看了一次王守仁的傳,真是超精彩厲害的人生啊。

島途中 提到...

確實有理.

不過, 佛教有宇宙論, 有因明學, 這些到了中國, 似被整個調包, 天理窄成僅僅人理, 無怪, 開不出科學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