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0日

【閱讀】《我想念我自己(Still Alice)》讀後感


讀過這本書,才知道「失去記憶」是什麼意思。

本書作者是哈佛大學神經科學的博士,童年時的祖母是阿茲海默症的患者,有這樣的因緣及學術背景,所以可以成就這樣一本小說。

小說中的女主角愛麗絲是哈佛大學心理系內已經取得終身教職的教授,在事業正值顛峰的五十歲,卻罹患了遺傳性的早發性阿茲海默症。

整部小說就是愛麗絲一步一步失去記憶,或稱為記憶崩毀的故事。雖然沒有曲折離奇的情節,但人生的真實本無待粉飾,即足以動人。

這是一本由專家寫的小說,其殊勝之處就在於有關阿茲海默症的症狀表現、病程變化、診斷治療方式、支持照顧系統的描寫,皆有所本,並非向壁虛構。尤其是以女主角愛麗絲作第一人稱的書寫,更非易事!

你要如何知道一個失去記憶的人她眼中的世界?畢竟,連她自已都不記得了!

作者訪談了許多阿茲海默症的初期患者,趁他們尚能與他人溝通的難得時光,了解他們眼中的世界和相應的感受的為何,並將這一切鎔鑄成書中主角愛麗絲的獨白。

所以說,這本小說不單單只是一本小說,而是一本可以幫助大家了解阿茲海默症的科普書籍,對於阿茲海默症患者及其家庭尤有幫助。

阿茲海默症於今尚是一種無法治療的疾病,其病程不可能逆轉,只能盡力使其和緩。患者會先喪失短期記憶,然後是長期記憶,最後甚至連語言、文字、空間、時間的記憶都會完全喪失,成為無法自理生活的嚴重失智者。比如說,書中的愛麗絲會把大門口的深色地墊看成是一個黑洞,會把人行道與路面的落差看成是平面上的一條線,亦即人類嬰兒期所建構出來的空間記憶都會喪失。

當一個人聽過或說過一句話,馬上就忘掉,當一個人忘了他自已的配偶、子女、家庭,忘了自已姓什麼、叫什麼,那麼這個人還算是原來那個人嗎?

當記憶喪失到了這種程度,人還有所謂的人格嗎?還有所謂的感情嗎?

撇開生物性的肉體,人之所以為人,其實就是記憶的累積,不論是知與愛,都是在記憶的DATABASE上發芽成長。

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然而,由書名《Still Alice》觀之,作者認為阿茲海默症的患者雖然以某種形式喪失了記憶,然在其不為人知的大腦深處,應該還存在著某種足以辨識個別人格的東西,無以名之,有待探求。但因為患者早已沒有表達能力,旁人更是容易忽略,造成大家都以為重度的阿茲海默症患者是沒有感覺的一群人。

本書作者在書末還列了十五個問題討論,彷彿是教授開給學生的家庭作業。(好討厭的感覺啊!)


事實上本書也是美國阿茲海默症協會目前唯一認可並推廣的小說,認為有助於大眾對阿茲海默症的了解。作者認為本書能夠提供患者與家屬實質的幫助,於苦候無出版機會下,毅然自費出版,不料卻成為暢銷書。

可知此書的價值固非可以一般小說視之,然其作為一本小說,於平實中仍自有其動人之處啊!


-----------------------
我想念我自己   Still Alice
作者:莉莎‧潔諾娃 Lisa Genova
譯者:穆卓芸
出版社:遠流出版

(本文為試讀心得)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