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3日

【讀書心得】讀胡適《戴東原的哲學》有感(三)

前文參照:
【讀書心得】讀胡適《戴東原的哲學》有感( 一)
【讀書心得】讀胡適《戴東原的哲學》有感( 二)

前文說到清儒考據、訓詁之學,是很紮實的學問,也是很繁瑣的學問,皓首窮經這句成語大概最能形容這門工夫。

因為太苦了,所以這門學問到現代算是失傳啦!最後一代的大師大概就是胡適、陳寅恪、王國維、錢穆這些人了。

比如說王國維作為一名傳統文人,卻可以很精確的考證出民國初年出土的那些龜甲、獸骨上的甲骨文是什麼字,到今天沒有人能夠推翻他,這種表現根本就是一個厲害的文物考古學家,而他所受的訓練、所使用的方法不能說沒有科學的精神在裡面。

只可惜清儒在經學上這種具有科學精神的考據功夫,並沒有推而廣之的幅射到其他學術的層面。以致於到清末之季,反倒被人指責為:窮其精神於金石古物、訓詁詞章,何以利於國計民生?

比如說康有為就站出來放砲啦!他寫了一本《新學偽經考》,把數代精於考據的清儒都打成漢儒古文經學派的門徒,康有為認為東漢劉歆、劉向父子發現的古文經都是偽造的,許慎、鄭玄等古文經學派的大師都是孔門的叛徒兼騙子,只有今文經學派才是孔門正宗。所以發揚孔學,乃至於推動「變法維新」,都在於要提倡今文經學派,廢除古文經學派。


這邊補充一下背景說明:

秦滅六國,焚書坑儒,爾後「書同文、車同軌」。是以在秦始皇以前,中國的書並不同文,孔門經典顯然是以魯國文字寫成,這是一種可能比秦大篆更古老的文字,而且長的不一樣,也不一定可以一一對應。

到了漢武帝(公元前156年~公元前87年)罷黜百家,獨尊儒術,要開始整理儒教經典時,距離秦始皇(公元前 259年 ~ 公元前 210年 )焚書坑儒已經上百年啦!當時找不到以魯國文字書寫的孔門書簡,只好請碩學大儒口述,並以漢朝通行的隸書記載下來,頒訂國立編譯館的標準本,這就是今文經。

到了東漢的時候,有個王爺要搶土地蓋毫宅,硬是拆了孔家的老房子,結果發現有夾壁,裡面藏著以古老文字寫的孔門紀錄。這是第一手文獻資料,所以稱為「古文經」,但因為這是用古代的魯國文字寫成的,所以今人(漢朝人)看不懂,要有特殊專長的學者才看得懂,而這個專長就是訓詁、考據,比如說漢代大儒許慎寫了一本《說文解字》(這個課本有教吧!),其原始目的,大概也是為了要研究古文經而起的。

東漢的今文經學派占據官辦的「太學」,罷著「五經博士」的爽缺不肯退讓,形成學閥。像許慎、鄭玄這種古文經學派的大師都被擋在門外,只好在野自己教書收徒弟,結果歷史證明古文經學派的學術成就比較高。這好像是學術界的鐵律,搞權力鬥爭的只能爽得一時,認真研究的學者才能爭得千秋。

所以清朝乾嘉之學的考據工夫,可以說是上承漢朝的古文經學派,但事實上更超越了漢儒的成就。

康有為要維新變法,要打擊當時的舊文人、舊勢力,就把腦筋動到人家祖宗的身上去啦!先是把清儒當作是漢儒古文經學派的走狗,然後再把漢儒的古文經學派說成一群騙子,就想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說實在,這未免也太天真了!

其天真之一,是他居然相信清末的維新變法和漢朝的古文經、今文經之爭有什麼狗屁關係;其天真之二,是他居然以為他這種先有結論再找理由的三腳貓考證功夫,能和正統的考據學派相抗衡。

果然,《新學偽經考》於今已經變成一部笑話,不過倒也費了錢穆先生好大工夫寫了一大篇的《劉向歆父子年譜》來駁斥他。(不過錢穆先生因此文而望重士林,應該也要感謝康有為「做球」給他,一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