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6日

【電影】六堆常民人物誌

最近收到了三片六堆常民人物誌的紀錄片。分別是〈紅土的天空〉、〈尋找香蕉的秘方〉、以及〈春天的對話〉。


康熙六十年(西元1721年),「鴨母王」朱一貴在屏東新園、萬丹一帶起兵造反,清廷無力平亂,世居屏東的客家庄組成義勇軍保護家園,總共分為六隊,因客家話中「隊」與「堆」諧音,所以訛稱為「六堆」,左邊新埤、佳冬為左堆;前面為長治、麟洛為前堆;竹田為中堆;內埔為後堆;右邊武洛、高樹、美濃、杉林、六龜等為右堆;萬巒因為曾出了大先鋒劉庚甫,故稱之為先鋒堆。


時至今日,六堆仍是客家族群聚居的地方,也有比較強烈的客家人自我認同,而成為台灣地區客家文化的一大代表聚落。


客家人對於族群、家族、土地的向心力很強,作為半個客家人,我對此頗有體會。


〈紅土的天空〉是描寫前堆麟洛鄉軟網隊的故事,一個小時候受到父老照顧的體專子弟,在畢業後幾近不求回報的(學校每月補助新台幣六千元)回到家鄉教小朋友打軟網。


尋找香蕉的秘方〉則是左堆新埤鄉種植香蕉的故事,一位在台北外商公司上班的子弟辭去工作回到家裡種香蕉,為了對抗香蕉的絕症黃葉病,向鄉中耆老求教並自動自發的研究改良。


春天的對話〉很有趣,是由右堆美濃鄉兩個年輕男女的對話交織而成,女孩子外出求學,男孩子留鄉從事老人照顧的工作,雖然離「發達」很遠,但年輕的心腳踏實地的愛鄉愛土,平凡中亦頗令人感動。


這些紀錄片確實都抓住了客家人在某一方面的特質,雖然「客家」一詞代表著作客他鄉、流離四方的族群歷史,然而,在台灣,客家人卻是與家鄉土地感情最深的一個族群。我們在片中確實看到了客家人樸實而不尚虛華的一面。


作為地方人物誌、風土誌,這些片子的確頗能發抒人與土地之情。作為某種特定意義的紀錄片,則好像少了那麼一點批判的精神,不過話說回來,也許平實才是最有力的控訴。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