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31日

來玩水吧!兄弟!


_IGP2974,原由 ottohsu 上載。
童年裡最清涼的回憶,便是暑假時回到台中新社山裡的外公家,在一眾表哥的帶領下到溪裡玩水、抓蝦。

上午泡在水裡,中午回家吃飯,下午又泡在水裡,傍晚再回家吃飯。抓到的溪蝦就成了桌上菜肴,只是抓的時候總是想抓大隻的蝦公,但實在是小隻蝦B的比較好吃!

總之,帶芸芸和阿基泡到溪裡來玩水,就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情。可惜行動力不足,一直到今年暑假,芸芸姐姐都讀完一年級了,才真的玩到抽藤坑溪的涼水!

好比說心裡一直期望台灣變成一個真正的海洋國家,但真的帶小朋友到海邊沙灘踏浪,去親近海洋,到如今也只有屈指可數的二、三次。亦可見我實在是說一套做一套,值得好好反省。

不過,事情總有個開頭,希望這美麗之島的諸多美麗,可以成為他們童年裡的銘記!

姐弟二人的睡相


_IGP3093,原由 ottohsu 上載。
芸芸姐姐小時候和阿基弟弟一樣,睡覺喜歡壓住別人或者抱著別人。在床上轉啊轉啊幾乎要把床鋪所有地方都躺過一遍才甘心!

不知不覺,兩個小傢伙都長這麼大了。

第一通蘭亭序全帖


_IGP3098,原由 ottohsu 上載。
蘭亭序寫了一年,終於練到最後一個字,老師吩咐,換成惠風小筆練習臨帖。

某日中午,興來,便把全紙對裁成四份的雁皮宣拿來寫爽一下!

當然沒辦法寫的很好,不過這是在下臨蘭亭序全帖的第一通,特別照相,以茲留念!

瓶花


_IGP3091,原由 ottohsu 上載。
鮮花旁的陪襯,在自然乾燥之後,置於案頭。

2010年8月30日

【評論】什麼事都重要,就是什麼事都不重要

最近發現看某種政策報導的新聞,就可以預言這個政策是否能夠成功的方法。

比如說社論-不要再幫自己圓謊了》,   這篇文章談的是「不該再幫富人減稅了」這個問題,文中提到:


     前陣子兩項政府機關公布的資訊出爐,引起輿論譁然。一是行政院主計處的家庭收支調查報告,98年最高與最低五等分家庭可支配所得的差距擴大至8.22倍,創歷史新高;另一是財政部財稅資料中心統計,97年20等分綜所稅申報戶之平均所得高低差距拉大至近66倍,亦是史上之最。這種所得分配惡化的現象,已經變成一種無法回轉的趨勢,同時也驗證了我國貧富不均問題的嚴重性。行政院副院長陳冲日前為此特別召開了「改善所得分配專案小組會議」,並提出洋洋灑灑的七大策略方向,包括擴大內需、平衡區域發展、增加就業水準、強化租稅效果、健全社會安全網、改善產業結構以及提升勞動生產力等。但矛盾的是,所有與會的財經部會首長似乎都「搬出」各種理由,竭盡所能的為貧富差距惡化消毒,也為馬總統日前所說「台灣其實表現不算太差」的話擦屁股。果如這些首長所言,台灣的所得分配不均問題並不嚴重,那行政院何必還大張旗鼓的成立「專案小組」?無怪乎其所提出「改善所得分配」的七大策略,看起來倒比較像是「提升經濟發展」的七大方案。


又比如說《全國教育會議 十大議題上火線》這篇有關教育改革的報導,提到如下的內容:



教育部表示,專家學者與民間團體前後經7次小組會議,加上民眾的意見,形成大會願景「新世紀、新教育、新承諾」,4大主軸為「精緻、創新、公義、永續」,總共有10個中心議題,專家學者將進行為期兩天的分組討論,屆時會激盪出怎樣的火花,各界關注。
會議10大議題為現代公民素養培育;教育體制與教育資源;全民運動與健康促進;升學制度與12年國民基本教育;高等教育類型、功能與發展;多元文化、弱勢關懷與特殊教育;師資培育與專業發展;知識經濟人才培育與教育產業;兩岸與國際教育;終身學習與學習社會。
其中熱門議題包括:學制是否從「六三三」改為「五四三」、擴大免試入學、大學多元入學、高等教育評鑑、大學學雜費調整、大學產學合作、大學跨領域學程、陸生來台、國中小國際教育、終身學習等。



看完以上兩篇報導,我可以大膽的預言上述二項政策到最後一定會失敗。


因為「什麼事都重要,就是什麼事都不重要。


面對複雜難解的政策問題,當然要集思廣益,開個會是必需的。但開會的結果如果只是意見的匯整,那包山包海的結論並無助於解決問題。


開會的目的當在於找出問題的徵節,也就是關鍵在那裡,然後集中火力來解決這個關鍵問題。這個問題解決了,其他的就好辦了。


如何找出關鍵,是最困難的課題。而「面面俱到」的結論,則是最偷懶的作法。


針對一個要解決的問題來會,重要而且馬上要做的事情應該只有一件,最多不能超過三件。如果找不出來,那就去撞牆吧!

2010年8月27日

基基和滾滾在河裡

_IGP2835

_IGP2833

_IGP2841

這個暑假,帶著小朋友回到老爸的外婆家,為的就是希望他們可以到河裡去玩。這是老爸童年裡最愉快的回憶之一。

現在的中和溪封溪護魚,所以不能像昔日拿一包炒過的飼料和網子去抓「蝦公」,不過能夠玩溪水,對三、四歲的小朋友來說,已經是棒呆的一件事了!

阿基膽子小,第一下河床不敢踩水,但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之後,不但下河摸田螺摸得高興,連全身都一起下去spa了!

_IGP2877

愈玩愈爽!

_IGP2876

得意得咧!

_IGP2822

2010年8月26日

海生館裡的豆腐鯊


_IGP2747,原由 ottohsu 上載。

屏東車城的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應該是全世界最精采的海生館之一。惜我多年不涉足於墾丁,竟至今年始有此一遊!

豆腐鯊曾是吾人遊東北角時必點的桌上佳餚,口感甚佳。惟捕撈過度,恐其絕種,今已全面禁止捕撈。

見此巨魚悠遊水中,那大片雪白的腹部如絲光般的滑過眼前,又豈是切成小塊滲入醬汁的魚肉所能比擬的美感!此豈不勝於口腹之慾耶?

2010年8月25日

【讀詩】從銀釭到秉燭

彩袖殷勤捧玉鍾,當年拚卻醉顏紅,
舞低楊柳樓心月,歌盡桃花扇底風。
從別後,憶相逢,幾回魂夢與君同?
今宵賸把銀釭照,猶恐相逢是夢中。


這是晏小山的《鷓鴣天》,很出名,讀來很有感覺的一闕詞。晏幾道是北宋太平宰相晏殊的兒子,是個多情、多金、多感、多才華的公子,可能是歷史上文學成就最高的公子哥兒。

他寫的詞不自覺會流露一種貴氣,玉雕的酒杯、銀製的燈台加上通宵的歌舞,絕對不是窮人家玩得起的東西。富貴通常使人驕奢放蕩,偏偏這位公子哥兒又有絕對的真情,他不視歌妓女伶為玩物,反而至誠相待,因此發而為詞,格調自高,與周邦彥之流判若雲泥。

今宵賸把銀釭照,猶恐相逢是夢中。」,別後再對紅顏,挑燈夜話,情意綿綿,深怕只是在作夢。

大家都說傳世的這二句,脫胎自老杜的詩句:「夜闌更秉燭,相對如夢寐。

然而老杜的詩直而白,反倒不如晏小山那般溫柔風情,感染力強。晏小山或可算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吧!我一直這麼認為。

直到最近,我才認真的找了老杜的詩來看。

此句乃出自杜甫詩〈羌村三首〉之一。詩云:


崢嶸赤雲西,日腳下平地。
柴門鳥雀噪,歸客千里至。
妻孥怪我在,驚定還拭淚。
世亂遭飄蕩,生還偶然遂。
鄰人滿牆頭,感嘆亦唏噓。
夜闌更秉燭,相對如夢寐。

杜甫是西晉名臣杜預的後人(杜預就是幫司馬炎削平東吳的大將),祖父杜審言是初唐著名的詩人,郡望為當陽成侯杜氏,也算是名門高第之後,然而卻是非常的窮。

天寶十四年,杜甫在長安謀得「右衛率府參軍」之位,職卑俸薄,住不起首都長安城的豪宅,只好單身赴任,而把妻小安頓在奉先這個鄉下地方,有一次他回家探望,寫下了〈自京赴奉先縣詠懷五百字〉,其中提到了:「老妻寄異縣,十口隔風雪,誰能久不顧,庶住共飢渴,入門聞號咷,幼子飢已卒,吾寧捨一哀,里巷亦嗚咽,所愧為人父,無食致夭折。

窮到連小兒子都餓死了,杜家的經濟生活已真是不堪。不料沒過多久,竟發生了安祿山之亂,杜甫於是帶著家眷逃到了鄜州。

不久,又聽說太子(即唐肅宗)在靈武即位。皇帝落難,大官是要千里相隨的。杜甫是個芝麻綠豆的小官,其實跟不跟去都沒有關係,但杜甫先生忠君愛國,居然就此告別了妻子兒女,要投奔流亡政府去也!

倒楣的是,才走到半路,就被抓到了長安。在這裡,老杜寫下了名詩〈月夜〉,詩云:


今夜鄜州月,閨中只獨看。
遙憐小兒女,未解憶長安。
香霧雲鬟濕,清輝玉臂寒。
何時倚虛幌,雙照淚痕乾。


就這麼在長安待了一年,杜甫終於找到機會逃了出來,跋山涉川到了流亡朝廷所在地鳯翔。忠臣來歸,皇帝是挺高興的,杜甫為此也撈了一個「左拾遺」的官職。左拾遺雖然品階不高,卻屬清流的諌官,老杜算是占了不錯的缺。

不過就在當年(天寶十六年)的八月,杜甫為失去皇帝信任的宰相房琯仗義直言,結果惹了皇帝不高興,就被革職但不查辦,放還鄜州省家去了。

時隔二年,烽火餘生,杜甫終於見到了久別的家人。老妻、幼子嚇了一跳,怎麼這個人長得這麼像老爸?等認出來之後就哭個不停了(妻孥怪我在,驚定還拭淚)。


到了晚上,老夫老妻相對而坐,或有言或無言,蠟蠋燒完一支又一支,不肯就此睡去,就怕這是一場夢啊!


夜闌更秉燭,相對如夢寐。


老杜詩句的直白,是歷盡滄桑後的直言,是充滿力量的感情,有一種更深刻的溫柔。


延伸閱讀:
1、今宵賸把銀釭照

2010年8月19日

阿基和阿公在巴拉卡公路


_IGP2532,原由 ottohsu 上載。

巴拉卡公路是陽明山上相當幽美的一條路,昔日有段時間常往那邊跑。忽忽然竟似近五、六年沒有再去了!

前日一遊,已近傍晚,山風吹寒,暑熱全消。又思山居應勝於紅塵也!

2010年8月5日

【阿基語錄】錢都是我的朋友

常在部落格上寫芸芸語錄,對阿基弟弟而言有點不太公平,應該要平衡報導一下!

阿基弟弟很喜歡錢,錢指的是銅板,不是紙鈔。

如果你問他:你喜歡媽媽還是錢?

他會回答:媽媽.......和錢!

不過,最厲害的是有一次問阿基為什麼這麼喜歡錢,阿基說了一句經典名言:「錢都是我的朋友!」

哈!真不知阿基怎麼這麼小就領悟到人生中這麼重要的道理!簡直是一個小小蟹老闆嘛!(我懷疑這句話應該在某集海綿寶寶裡出現過!)

茲以記之,希望阿基長大可以有很多錢,而且別忘了除了錢之外,老爸、老媽也「都是我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