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2日

【買書】唐諾送給詹宏志的書

_IGP3101
我喜歡買舊書,原因很多。第一是小氣,金牛座的比價性格使然;其二是我從當學生沒什麼錢的時代就愛買書,那時買了不少舊書,就養成習慣了;其三可能是我並非那種有潔癖的讀書者,沒有那些書既不能摺,也不能劃的臭規矩,因此我對於「書況」的容忍度是比較高的。

唯一改變者,乃是今之視力已大不如前,過去所買的志文出版社的世界名著,大多字密而小,於今竟是有些讀不下去了。

雖未至視茫茫而髮蒼蒼,畢竟微近中年,天何言歟?

買舊書的好處甚多,以前買過一本書裡夾了四張高速公路的回數票,其價值是書價的好幾倍,算是特例。

此外,有趣的地方大概就是書裡有特殊的簽名,值得留念。

我曾經因為看到有作者簽名才買書,比如說汪榮祖先生所著《史家陳寅恪》,原本我是沒興趣的,後來在扉頁看到了作者的題贈及簽名,才一時興起買了起來,擱在架上多年,有一天真的拿起來讀,才發現真是一本好書。

其後果就是害我跑到世界書局去買了一本陳寅恪所著《元白詩箋證稿》,頗貴,而且是舊書直接照相重印,沒有重新排版,略為斑剥的字體看起來很累。

當然,因為在下才疏學淺,看不太懂,所以就更累了。(目前暫且先當成擺飾品。)

而前一陣子在網路上發現一家二手書的賣家,書極多,而價極廉。沒有店面,而是採用倉儲式的網拍營業。

像這種濫書太多的網路商店就不能用逛的,太浪費時間。而要用書名、作者來作搜尋,搶其便宜。

其實我發現這樣做的人好像不少,書友都是隱性族群啊!據報導,這家網拍業者曾經把詩人夏宇自行刊印的獨版詩集上網賤賣(夏宇的詩集好像都沒有再版,所以也無所謂初版,乃稱之為獨版),結果被書友發現,搶標之下以一萬多元成交。

總之,我不小心又買了一堆書,其中有一本是唐諾所著《文字的故事》。依往例,這本書又在我的書架上躺了好一陣子,今日心血來潮,拿下來翻閱,一翻開,發現居然有作者簽名。

唐諾的字很漂亮,用的是鋼筆,大概是歐美系鋼筆的m尖或b尖,或日系的大字(b)尖。淡藍色的墨水,可能是百利金的。

一本書題贈給三個人,還蠻特別的。

再看一眼,送給「宏志」,這個名字是夠菜市場了。不會是詹宏志吧?有那麼巧的事?

再看一眼,「宏志」後面是「宣一」,這個名字有點印象。遂上網「孤狗」一下,發現真的詹宏志的夫人就是王宣一。

那就不會錯了!賓果!

在網拍中可以買到這樣的書,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啊!而詹宏志夫婦會把唐諾的贈書出清流落到二手書店,當然就更出乎我意料之外了!

9 則留言:

中途島 提到...

此事洩露了詹與唐諾的交情, 小杜兄此文甚為傷人之心啊....

小杜白雲 提到...

啊!那可糟了!

不過也有可能是「不小心」流出來的。

此外,唐諾題曰:「不值一讀,當個紀念就好。」

就我對書況的鑑定,此書應該是沒有讀過的!

哇!這樣會不會更傷心?

小杜白雲 提到...

談到交情,這裡有一篇文章小有猜測,但也是作者推想,做不得準!

http://tw.myblog.yahoo.com/iwill-1107/article?mid=1856&prev=1861&next=-1&sc=1

匿名 提到...

學弟:
我高價跟你購買這本書!!裡面的人都是我的偶像(連阿卜都是!),我真的高度懷疑這是不是賣書的人自己添寫在上面的(偽造署押?傷害的是讀者的心哪!)?藉此提高出售的價格?因為以他們的交情,宣一小姐恐怕不會這樣做吧!

小杜白雲 提到...

這本是書二手的,查一下,買的價格是119(有人要報案嗎?)。

不過,還可以請學姐找唐諾的字跡送鑑一下。。。

如果真的是偽造文書以哄抬書價,偽造完成才賣119,那不是更慘嗎?

faintglow 提到...

記得看過不知是唐諾還是朱天心文章中有提到詹宏志和王宣一夫婦,當時詹宏志夫婦算過一個月開銷給唐諾夫婦聽,記得接近 20 萬,唐諾夫婦聽了就覺得這麼大筆開銷,不是很大的壓力要要為錢工作嗎?這樣怎麼還有精神的自由呢?

我滿喜歡唐諾選的小說,但讀他的導讀常令我皺眉頭,太多 big word,大師...,明明原小說沒有這麼大的企圖,其實也不損這小說的精彩。唐諾就應是要安上許多天馬行空的想法。

《文字的故事》,也是如此,想像力過於豐沛,有些地方相當精彩,但實證就不太足了。說到這裡,我突然想起這種風格也滿像唐諾夫婦的文學啟蒙-胡蘭成的。

我比較欣賞詹宏志,他比較像胡適,多談些問題,少談些主義。

小杜白雲 提到...

這兩個人的文章我都喜歡,唐諾喜歡離題太遠,大概他比較不怕讀者不理他吧!

詹宏志、楊照就比較會站在與淺薄的讀者溝通的立場來寫文章。

米格魯 提到...

我喜歡你說的:『詹宏志、楊照就比較會站在與淺薄的讀者溝通的立場來寫文章』讓我想著自己又是在怎樣的心情下與人用文字溝通,想了許久。

Aura 提到...

這篇從開頭那張照片到留言都超有趣的!!

真可怕的「文人情感」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