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5日

【回憶】放膽文章拚命酒

最近候吉諒老師寫了一件書法作品:「大膽文章拼命酒,細心生涯盡情詩」,稱係改自近代戲劇家洪深(1894-1955)的詩句:「大膽文章拼命酒,坎坷生涯斷腸詩。」


看到這件作品,讓我回憶起我也有一首少作,詩云:


放膽文章拚命酒,微冷東風單薄衣,
天涯此去幾多路?屠狗英雄總相惜。


這首詩作於Hugo將出國留學之際,歌友會聚會於台大公館一帶的某茶藝館,似乎是東坡居吧!現已不能確定。每人都附庸風雅的贈詩一首給Hugo。


吾人之詩,當然是為賦新詞強說愁的成份居多,蓋Hugo所讀是高貴又真的很貴的名校NYU,若非腰纒十萬貫,又豈能騎鶴上美洲呢?


不過,爽就好了!


猶記再前兩年我們大學剛畢業時,Hugo在一張卡片上祝我研究所考試先上台大,再取政大云云。


我說:但是我沒有報名台大吔!因為應考資格不符。


Hugo則用亢奮的語氣回答說:幹!有什麼關係,先喊先贏!


或許就是有這種好友近乎盲目的相挺情義加持,我最後居然真的考上了一家三流的法研所,於今在這個圈子裡可以混口飯吃。而當年的屠狗英雄,已經有二個在美國的大學教書了!


而「放膽文章拚命酒」這句充滿氣魄的詩句,當然不是我想出來的。在我大四那一年,參加了鹽份地帶文藝營,「放膽文章」四個大字就掛在講台的後方。


「鹽份地帶文藝營」雖說是個文藝營,但實質上更像是一個「台灣獨立文化營」,早年舉辦時都有國民黨特務參加、盯場。我參加時戒嚴早已過去,不復有肅殺之氣,然畢竟「去古未遠」,文藝營中「放膽文章」的言論及氣氛仍時時可見。


記得當時的主辦人是黃勁連、向陽等人,黃春明也有到場演講,後來台下有一位堅持台灣作家應該以羅馬拼音寫台語文學的老伯伯糾纒著黃春明不放,黃春明講到後來也有些生氣了!


文藝營舉辦的地點在台南縣北門鄉的南鯤鯓代天府,住的是香客大樓的通鋪。


文藝營的講座陣容既然都帶著些「台獨叛亂份子」的成份,性格上難免浪漫,尤其喜歡半夜不睡覺和年輕人喝酒、聊天,以致於很多學員隔天早上爬不起來,就直接翹掉上午的課了。


記得有一天晚上一群人又和向陽老師聊天,聊到非常晚。向陽老師有感而發說,以後他要辦一個書院,每天從下午三點才開始上課,然後可以喝酒、聊天聊到凌晨再去睡,他覺得這樣效果最好云云。


在那種氣氛下,大家也都同意這的確是一種很棒的方式。就是不知後來有沒有辦成?


「放膽文章拚命酒」就是在這樣的夜晚,由向陽老師的口中說出來(用台語唸,才有氣魄),被我默記在心。至於這首詩的出處,多年來我就沒有深究了。


因著一句詩,一陣回憶突然湧上心頭,將之記下,不知不覺竟也是深夜了!

6 則留言:

大頭青 提到...

小杜這詩前兩句,比汪氏之「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更加豪情且切實呀!!!
當時有友如此,真不負文酒之勝呀!!

中途島 提到...

黃勁連、向陽二人都同時寫純粹的台語詩與文,多年來,黃春明仍很堅持他的路。

不過平心而論,三人之中,黃春明的成就最高。他沒有投身台語文運動,是台語文運動的一大缺憾。

小杜白雲 提到...

汪精衛是一代才人,我可無法和他相比。詩也差多了!

小杜白雲 提到...

說實話,我也覺得台語文運動的前景不太樂觀。

用來寫詩還可以,用來寫小說,寫對白還勉強。若全部寫那種含有羅馬拼音的台語文,真的是沒有足以支持的讀者市場。

好像只能維持一個同人誌的規模吧!

中途島 提到...

我倒不會不樂觀,過去連同人誌的規模都沒有。

只是這個進程要花多久,沒人知道而已,也許二十年,也許五十年,也許一百年。

不過,如果,願意變革觀念的人變多,那麼或許不出二十年,情勢就有所改觀。

Aura 提到...

那個先喊先贏實在太厲害了!!!


年少的友情現在看來依舊熾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