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5日

【讀史小記】二本書之瑣記

先前讀了錢穆先生的《中國歷代政治得失》,之後又讀了許倬雲先生的《從歷史看領導》,都是很老的書了。我手邊的兩本,前者是民國七十三年三版,初版記載是民國六十六年,但作者序寫於民國四十四年;後者則是民國八十一年的初版書。

拜讀完畢後,覺得後者差前者多矣!

讀完《中國歷代政治得失》一書後,曾感歎吾小子對於中國歷史之認識近乎無知!而讀完後者,只覺得如果作者可以把「談領導」這部份拿掉,專講歷史可能會好的多。

然而,這也許是非戰之罪。

錢穆之書,係其於民國四十一年在戰略顧問委員會所作的講演;許倬雲之書,則係應洪建全文教基金會之邀所為的演講。都是由講稿輯成的書籍。

口語本來就會比文字鬆散很多。所以說,如果錢穆的書是自己寫的,而許倬雲的書是先由別人聽錄音帶整理好的,那麼水準當然會差很多。

當然,也有可能兩者都是先由別人整理,而這兩個助手的水準差很多。

另外,也可能是聽眾的水準差很多,所以演講者因材施教,以致於講的內容高下就差很多。

但我覺得最可能的原因,是錢穆講的就是他最拿手的本行歷史專業,所以說出來的東西自然無比精采;但許倬雲的專業在歷史,卻硬要講到他根本一點都不專業的(公司)領導,所以害我在讀的時候一直要跳過這部分,一路跳下來,一本書的內容就支離破碎,也沒有剩多少東西了。

或許,這對微近中年的我也是一種提醒,看書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儘量挑前面那種書來看;後面這種書要趕快丟掉,免得占位置又浪費時間。

2 則留言:

雨果 提到...

深有同感.我的方法是除了專業書籍外只看死人的書.如果作者死了很久還有人看的話,應該是不錯的書吧.

小杜白雲 提到...

呵!這個作法太極端了!

如果每個人都這麼做,當代文化不就死翹翹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