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6日

【書法瑣記】玉扣包雞

最近有幸買到了一刀「玉扣紙」(一刀,一百張也。),這是一種以竹纖維為原料的手工紙,帶一點黃綠色,中國福建製,和一般宣紙比起來價格還要便宜一些。

買來之後還沒有開封試用。不過老師已經有吩咐,說這種紙的表面比較粗,會傷筆鋒,所以要先用舊筆來試寫,不要貿然把新筆拿來用,不然字寫不好也就罷了,可能還要報銷一支好筆!

然近來讀書,居然在一本想不到的書裡發現「玉扣紙」的記載。此乃朱振藩所著《食林遊俠傳》中提到一段「別出心裁紙包雞」的食林逸事。


說是在一九二三年,廣西梧州市北山腳下同園環翠樓的主廚官良先生,遇到一位大財主指定要吃一道新的雞料理,幾經研究後,決定以抽骨切塊的嫩雞腿、雞翅,以麻油、蒜蓉、生抽、白糖、薑汁、汾酒、八角、陳皮、胡椒粉、五香粉、醋及紅穀米加以醃製,再用先行炸過的「玉扣紙」將雞塊一一包成荷包狀,再放入花生油文火慢炸而成。

據說這道菜一經推出,香滿全席,成了環翠樓的鎮店名菜,並且享譽東南亞僑鄉云云。

而朱振藩先生還特別提到這包雞用的紙,要以「福建長汀出產、用竹筍來製作的玉扣紙(註:紙甚薄、韌性夠、無異味)為之,最能保持雞的原汁原味。」

看來,如果學書不成,這玉扣紙還能拿來作一道昔日的名菜,倒也能物盡其用。

正所謂「新得玉扣尚未試,未料還可包雞吃」是也!

2010年11月22日

【阿基語錄】ㄐ、ㄐ,喇機的ㄐ!

家有幼兒二名,老二的學習常常容易超進度,因為他會跟著老大一起學、一起看老大的東西。

吾家阿基弟弟,這種傾向十分明顯,她娘都開玩笑說弟弟的英文簡直快要比姐姐還好了!

阿基之前喜歡唸英文,認得一大堆動物、昆蟲的名字,也會講一些像「A for apple、B for banana」之類的。

最近阿基又迷上注音符號,常常考我這個字、那個字要怎麼拼?而且把注音符號也認得差不多了。

阿基讀的幼稚園號稱是藝術幼稚園,不到大班,是不教寫注音符號及拼音的,所以小班的阿基大概是向巧虎學的注音吧!

就像英文一樣,阿基也學會了「ㄅ、ㄅ、報紙的ㄅ!」這類個玩意兒。而且因為中文字彙遠比英文豐富,阿基的創造力就更驚人了。

前些天,阿基居然自己說出了「ㄐ、ㄐ,『喇機』的ㄐ」。笑翻了一屋子的人。

我在想,是不是可以去告高國華和陳子璇啊?這些爛男熟女外遇放話已經搞得一片烏煙瘴氣了,還沒事出來公開「喇機」,到底是有沒有一點最基本的品味啊!

救人哦!!!

2010年11月17日

【阿基語錄】阿基說成語

阿基最近迷上了巧虎的電腦遊戲《十二生肖爭奪戰》,內容是一些很簡單的遊戲,加入注音符號、國文等基本問題,算是育教於樂的產品。

這個遊戲每三十分鐘會跳出一個畫面,說「已經玩三十分鐘囉!要讓眼睛休息一下!」不過用滑鼠點一下就可以繼續玩,沒有強制休息的功能。而以阿基現在的電腦程度,已經可以「破解」這個玩意兒了!

這個遊戲中有一個小遊戲是與十二生肖的動物有關的成語教學,阿基的興趣不是很大,不過也學到了一點。

今天晚上,我叫阿基去睡覺了,他看我一眼,現學現賣的說了一句成語:「豬狗不如」。

哇哩咧!我是不是該去告巧連智公司「教歹囝仔大小」啊?

2010年11月16日

偷詩

偷詩

我可以偷你的詩嗎?
因為我不是詩人
我沒有幽微的心事
也沒有血色的好惡

在遇到你之前
我才去吃了魯肉飯
和一碗四十五元
加了當歸和枸杞以及
豬腦袋的
腦髓湯

有點苦苦的摻和著
明顯過量的蛋白質
就像是初遇的
你的詩。

(在吃完金峰魯肉飯走去牯嶺街創意市集的微雨午后,發現不少獨立出版的詩集,因是亂吟一首,以茲紀念。)

【瑣記】沒有關聯性的備忘小記

1.
我的部落格右側欄的孤狗廣告,居然出現是蔡英文的競選廣告。


我的格有這麼政治化嗎?怪哉~


2.
最近愛讀雜文,傅月庵的《天上大風》前陣子讀完,現在手邊翻著的有劉大任的《空望》、林行止的《閒讀偶拾》、張大春的《認得幾個字》、昆布的《移動書房》。這兒翻翻那兒翻翻,不知何時能讀完,也不知還有什麼書會插隊。


3.
曾經在部落格上大踢劉大任的屁股,但那還是(國家)認同歧異上的不爽啦!

劉大任其人、其文還是頗有格調,近讀《空望》一書,才唸了第一篇,就有些眼眶發熱了!



4.
紙風車劇團的表演,不但有精美大型的人偶,大的有二個人高;而且團員們好像都具備李棠華特技團的身手。精采紛呈,很適合帶小朋友看啊!


5.
這陣子師大路的政大書城三五折回頭書熱賣,最可惜的就是沒買全勒卡雷的小說。


6.
前陣子浪費太多時間在寫書法的作品,平常的練字變成了敷衍的熱身運動,結果愈寫愈爛。看來還是要「照起步來行」才是正道。


7.
前幾日小表哥二人來家裡玩,住了一日。寒舍無物可供取樂,結果小朋友卻弦歌不綴,直至午夜,不亦樂乎!


此事足以證明:只要離開老爸老媽的視線掌控,無處不是天堂。


8.
決定將寒舍取個名字,劣者別無所長,只有書隨便亂丟,因名之「青山亂疊樓」。典出「書似青山常亂疊」一句。


(最近臉書有人在罵不知何時出了個「劣者」這種莫名其妙的用詞,眾人留言撻伐,不過用在這兒好像頗為合適。)


(「劣者」是素還真出場時自稱的用語,但不知霹靂布袋戲寫這個台詞,是有所本呢?還是自己發明的。素還真自吟:「半神半聖亦半仙,全儒全道是全賢,腦中真書藏萬卷,掌握文武半邊天。」真是個狂妄無比,子曰:何劣之有?)

2010年11月12日

【評論】環保署長到底有沒有最基本的水準?

不囉唆,先看一篇報導:



沈世宏:六輕十年 雲林人更長命


2010-11-12 中國時報 【單厚之/台北報導】


針對八輕興建問題,環保署長沈世宏昨天在立法院提出「生命品質指標」的概念,強調六輕存在十年來,雲林人壽命都增長,每人的生命增加兩百多天,任何的政策都可能減少人的生命,但也同時增長人的壽命,應該要綜合考量。


沈世宏答詢時表示,一個開發案應該要綜合考量整體的利弊,國外的環評是開發單位去做,可以做綜合考量,而我們的環評是環保署做,只能考量環境,即便綜合考量是有利的,也不能考慮環境以外的其他因素,「這是環保署為難的地方」。


對於有學者指出八輕運轉將使國人平均壽命減少二十三天,沈世宏表示,如果只看這個因素,當然不應該蓋,但也必須要回頭想想,「有沒有什麼是因為它的存在而讓民眾活更久的?」


沈世宏指出,六輕興建十年來,雲林人的壽命還是增長,每人增加兩百多天的生命,並沒有因為六輕的存在而減少。他表示,任何生產活動會讓民眾的壽命簡短,但帶來的經濟利益,也會讓壽命增長,加加減減之後,還是變長命,這叫「生命品質指標」。


沈世宏語出驚人的說,學者講的是事實,但雲林人壽命變長也是事實,「只是死的方法不同而已」,過去很多人因為生物性(指一般疾病)死掉,現在這些都治好了,只有癌症比較難治。他強調,人的壽命越來越長,與經濟變好有關,應該要綜合考量這些事情;雖然他沒有最終答案,但大家應該應該要坐下來討論此事。


劉建國相當不滿的當場反問沈世宏,是否敢保證如果國光石化通過環評營運,國人的「生命品質指標」會朝正向發展?沈世宏則說「我不敢講」,所以才要討論會是朝正向還是負向發展,把縮短壽命和增長壽命的影響加總,最後是環評委員要去審查的事情。




看到這則新聞的內容,真是無語問蒼天。環保署長沈世宏先生不為環境保護把關,反而自甘墮落成為經濟發展掛帥之打手,已經不是新聞了。

當然,沈世宏先生認為他這個取向是對的,而整個政府團隊也支持他。我們也無法多說什麼,反正政府已經表明了態度,如果不滿意,我們可以用選票把他換掉;如果換不掉,就是我們台灣人自已犯賤,認為這個環保並不是足夠重要的事情。

不過,在立場之外,這個世界上總還是有一些最基本的道理要遵守吧!說話總要依循最基本的邏輯吧!如果連這個都沒有,那要如何來討論議題呢?那民主又有什麼意義呢?

所以,本文在意的不是立場的問題(環境保護與經濟發展孰輕孰重?),而是水準的問題。(本部落格中好像已經出現這句話好多次了;台灣最大的問題不是立場的問題,而是水準的問題。)

據沈世宏署長說:六輕興建了十年以來,雲林鄉親的平均壽命提高了二百多天;並用以駁斥興建八輕會使周邉居民減少壽命的質詢,表示這個議題還要再研究。

這種說法,基本上連國小自然課的程度都沒有。

自然課在教實驗最基本的概念,就叫做「實驗組」與「對照組」。其次,則會學到「變因」、「變項」的實驗控制;如此才可以進到更高深的「因果關係」的討論,是正相關、負相關還是不相關?最後,才是高級的量化實驗(後面這部分小學就沒有教了)。

不過,就說最基本的「實驗組」與「對照組」吧!沈世宏署長說的雲林人十年來增加了二百多天壽命,以暗示六輕的營運對雲林人的壽命沒有不良影響。但,請問是跟誰來比啊?

沈署長不說。我們也沒辦法,只好拿台灣全國的平均數來比好了。

依內政部全球資訊網的資料,只有統計到2008年,所以我們只好從2008年往前算個10年,因為我們也不清楚沈世宏署長說的10年來,到底是怎麼算的。

而六輕是在1998年12月開始正式投產,因此興建的部分我們就不算好了,從1999年開始來計算。

2008年台灣兩性平均餘命為78.57歲,而十年前,也就是六輕投產1個月之後的1999年則是75.90歲。因此十年來,台灣全國兩性平均餘命總共增加2.67年,也就是974.55日。

依據沈署長提供的資料,所謂的六輕興建10年來,大概也是相同的時段吧!他說雲林人的平均壽命增加了二百多日。這個資料不知那來的,也不知二百多多少?不過就算是299.99日好了,和同時期台灣全國平均壽命增加了974.55日相比,還不到三分之一啊!

我們不提後面那些變因、變項、因果關係、量化研究等等,就單純這個數字來對照,極有可能是證明六輕對雲林人的健康產生了重大的不良影響,以致於這十年來雲林人平均餘命之增加遠低於全國的標準(不到三分之一)。

而沈署長居然用相同的這個資料來暗示六輕的興建對雲林人的壽命增加不但無害,搞不好還有幫助,這簡直是匪夷所思。其水準之低到了讓人難以忍受的地步。(環保署長應該是讀自然組的吧!)

說完了水準的問題。再說報導中提到沈署長說的下面這一段:《學者講的是事實,但雲林人壽命變長也是事實,「只是死的方法不同而已」,過去很多人因為生物性(指一般疾病)死掉,現在這些都治好了,只有癌症比較難治。》


當然,在說感想之前,一定要加個前提,就是說如果這個報導的內容屬實(因為台灣媒體的水準也實在低的可怕),那麼我認為沈署長之同理心、同情心真的是被狗咬了,這已經快要不是水準的問題,而是人格的問題了。

2010年11月3日

【芸芸相本】有美女揹著我!



芸芸妹妹被阿姨,哦不,是大姐姐揹著。大姐姐要叫我舅舅哩!(目前單身,有沒有人要報名?只是報名成功之後也是要叫我舅舅。)

攝於北海岸的海龍珠餐廳,是一家好吃、不甚貴、人超多的海鮮餐廳。

【家族相本】怪獸來啦


_IGP3367,原由 ottohsu 上載。
哇!怪獸來啦!兄弟倆騎著白馬快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