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2日

【評論】環保署長到底有沒有最基本的水準?

不囉唆,先看一篇報導:



沈世宏:六輕十年 雲林人更長命


2010-11-12 中國時報 【單厚之/台北報導】


針對八輕興建問題,環保署長沈世宏昨天在立法院提出「生命品質指標」的概念,強調六輕存在十年來,雲林人壽命都增長,每人的生命增加兩百多天,任何的政策都可能減少人的生命,但也同時增長人的壽命,應該要綜合考量。


沈世宏答詢時表示,一個開發案應該要綜合考量整體的利弊,國外的環評是開發單位去做,可以做綜合考量,而我們的環評是環保署做,只能考量環境,即便綜合考量是有利的,也不能考慮環境以外的其他因素,「這是環保署為難的地方」。


對於有學者指出八輕運轉將使國人平均壽命減少二十三天,沈世宏表示,如果只看這個因素,當然不應該蓋,但也必須要回頭想想,「有沒有什麼是因為它的存在而讓民眾活更久的?」


沈世宏指出,六輕興建十年來,雲林人的壽命還是增長,每人增加兩百多天的生命,並沒有因為六輕的存在而減少。他表示,任何生產活動會讓民眾的壽命簡短,但帶來的經濟利益,也會讓壽命增長,加加減減之後,還是變長命,這叫「生命品質指標」。


沈世宏語出驚人的說,學者講的是事實,但雲林人壽命變長也是事實,「只是死的方法不同而已」,過去很多人因為生物性(指一般疾病)死掉,現在這些都治好了,只有癌症比較難治。他強調,人的壽命越來越長,與經濟變好有關,應該要綜合考量這些事情;雖然他沒有最終答案,但大家應該應該要坐下來討論此事。


劉建國相當不滿的當場反問沈世宏,是否敢保證如果國光石化通過環評營運,國人的「生命品質指標」會朝正向發展?沈世宏則說「我不敢講」,所以才要討論會是朝正向還是負向發展,把縮短壽命和增長壽命的影響加總,最後是環評委員要去審查的事情。




看到這則新聞的內容,真是無語問蒼天。環保署長沈世宏先生不為環境保護把關,反而自甘墮落成為經濟發展掛帥之打手,已經不是新聞了。

當然,沈世宏先生認為他這個取向是對的,而整個政府團隊也支持他。我們也無法多說什麼,反正政府已經表明了態度,如果不滿意,我們可以用選票把他換掉;如果換不掉,就是我們台灣人自已犯賤,認為這個環保並不是足夠重要的事情。

不過,在立場之外,這個世界上總還是有一些最基本的道理要遵守吧!說話總要依循最基本的邏輯吧!如果連這個都沒有,那要如何來討論議題呢?那民主又有什麼意義呢?

所以,本文在意的不是立場的問題(環境保護與經濟發展孰輕孰重?),而是水準的問題。(本部落格中好像已經出現這句話好多次了;台灣最大的問題不是立場的問題,而是水準的問題。)

據沈世宏署長說:六輕興建了十年以來,雲林鄉親的平均壽命提高了二百多天;並用以駁斥興建八輕會使周邉居民減少壽命的質詢,表示這個議題還要再研究。

這種說法,基本上連國小自然課的程度都沒有。

自然課在教實驗最基本的概念,就叫做「實驗組」與「對照組」。其次,則會學到「變因」、「變項」的實驗控制;如此才可以進到更高深的「因果關係」的討論,是正相關、負相關還是不相關?最後,才是高級的量化實驗(後面這部分小學就沒有教了)。

不過,就說最基本的「實驗組」與「對照組」吧!沈世宏署長說的雲林人十年來增加了二百多天壽命,以暗示六輕的營運對雲林人的壽命沒有不良影響。但,請問是跟誰來比啊?

沈署長不說。我們也沒辦法,只好拿台灣全國的平均數來比好了。

依內政部全球資訊網的資料,只有統計到2008年,所以我們只好從2008年往前算個10年,因為我們也不清楚沈世宏署長說的10年來,到底是怎麼算的。

而六輕是在1998年12月開始正式投產,因此興建的部分我們就不算好了,從1999年開始來計算。

2008年台灣兩性平均餘命為78.57歲,而十年前,也就是六輕投產1個月之後的1999年則是75.90歲。因此十年來,台灣全國兩性平均餘命總共增加2.67年,也就是974.55日。

依據沈署長提供的資料,所謂的六輕興建10年來,大概也是相同的時段吧!他說雲林人的平均壽命增加了二百多日。這個資料不知那來的,也不知二百多多少?不過就算是299.99日好了,和同時期台灣全國平均壽命增加了974.55日相比,還不到三分之一啊!

我們不提後面那些變因、變項、因果關係、量化研究等等,就單純這個數字來對照,極有可能是證明六輕對雲林人的健康產生了重大的不良影響,以致於這十年來雲林人平均餘命之增加遠低於全國的標準(不到三分之一)。

而沈署長居然用相同的這個資料來暗示六輕的興建對雲林人的壽命增加不但無害,搞不好還有幫助,這簡直是匪夷所思。其水準之低到了讓人難以忍受的地步。(環保署長應該是讀自然組的吧!)

說完了水準的問題。再說報導中提到沈署長說的下面這一段:《學者講的是事實,但雲林人壽命變長也是事實,「只是死的方法不同而已」,過去很多人因為生物性(指一般疾病)死掉,現在這些都治好了,只有癌症比較難治。》


當然,在說感想之前,一定要加個前提,就是說如果這個報導的內容屬實(因為台灣媒體的水準也實在低的可怕),那麼我認為沈署長之同理心、同情心真的是被狗咬了,這已經快要不是水準的問題,而是人格的問題了。

8 則留言:

Aura 提到...

太中肯,。能否借我做
http://freedom-or-liberty.blogspot.com/2010/10/blog-post_28.html#more


的例子?

小杜白雲 提到...

沒問題,是小弟的榮幸!

Aura 提到...

這讓我想到花蓮縣長(就那個閃電離婚讓老婆當副縣長那位)


他在婊蘇花公路的時候說是10年死千人,結果被運輸系教授(學校忘了,也有可能是運管系)拿出證據說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千人是整條台九線的數字,蘇花公路段其實很少。


就我環島的經驗來說也是這樣,全台灣最危險的路段就是首都台北,第二就是台中。

Rebecca 提到...

沈署長不但是台大化工博士,還在國科會任職過,怕了吧。

Aura 提到...

說到狗啃會我想到

趕快調查狗啃會的單據和發票啊,這個作假認真抓,全台灣會只剩下還沒接過狗啃會的助理教授和等退休從來不接研究的正教授~~~

中途島 提到...

怕了...台大的...例如, 邱毅和李紀珠都台大博士...水準驚人....

Aura 提到...

戰學校了!!

不過超好笑!!

小杜白雲 提到...

唉呀真糟糕,我也是台大的.....

還好當年聯考的時候差了那麼幾分沒有去讀化工系,不然有沈署長這種學長,豈不是...太沒面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