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6日

偷詩

偷詩

我可以偷你的詩嗎?
因為我不是詩人
我沒有幽微的心事
也沒有血色的好惡

在遇到你之前
我才去吃了魯肉飯
和一碗四十五元
加了當歸和枸杞以及
豬腦袋的
腦髓湯

有點苦苦的摻和著
明顯過量的蛋白質
就像是初遇的
你的詩。

(在吃完金峰魯肉飯走去牯嶺街創意市集的微雨午后,發現不少獨立出版的詩集,因是亂吟一首,以茲紀念。)

5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學弟,看完這首詩,我最近時常下垂的嘴角,應該有一點點往上彎的痕跡。
有趣,可愛,傻楞楞的樸實。讓我想起X年前那位初戀的情人~~

小杜白雲 提到...

學姐的情史還真是未有所聞,令人大好奇啊!

匿名 提到...

你先提供幾個,我們來交換?

小杜白雲 提到...

唉!
我又不像學姐是萬人迷,甚為乏善可陳也!

匿名 提到...

學弟,「萬人迷」我不敢講。倒是你的詩作一出現,有人常常是「迷」萬人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