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日

【閱讀】近日讀書雜感小記

一、


正在看舒國治的新集子《水城台北》,一貫其舊雅文風,閒繞小巷小弄之情調。

謂「台北人有遠處的文化,即小說、音樂、電影;但沒有腳下踏著土地的近處文化,如把居住生活弄好的實存文化。」

害我想去看看看舒國治家裡長的什麼樣子。


二、


人生中總有一些十分不經意的風景會留在記憶裡,明明是不重要的,但二十幾年過去了,有時還是會想起。


我讀初中時(1984-1987)是搭公車上下學,有一天,有一位山地青年(彼時尚無「原住民」這種稱呼)在某一站上車,背著一個大背包,問司機先生這公車有沒有到「山地會館」?


司機先生是個外省中年人,用某種外省腔調問說:你要去「山西會館」?


年輕人說是,然後又說一次「山地會館」!


司機先生追問到底是「山地會館」還是「山西會館」?問清楚之後,司機先生搖搖頭,說他不知道「山地會館」在那裡。


山地青年就背著大背包下車去了。


我目睹了這場對話,和山地青年下車的背影,才發現這山地青年一臉的風塵,該不會是才剛到台北的吧!是不是以為出了台北車站,隨便找一班公車就可以到「山地會館」?


當他發現根本沒有人知道「山地會館」在那裡時,在偌大的台北市,要何去何從呢?


不過,聯考制度下初中生的生活是既煩又忙的,我彼時只是好奇的這麼想(好可憐的山地人?沒見過世面的山地人?),並不是有什麼悲天憫人的非凡大志。


但不知為什麼,這件公車上的小插曲一直留存在我的記憶,我發現我自己多年來一直有個懷疑,就是到底有沒有「山地會館」存在?


莫非我二十多年來在台北的大街小巷行走,左右亂飄的眼神,其實是在期待是否可以無意間發現當年山地青年口中的「山地會館」?


最近買了一本二手的《黃春明電影小說》,書中的第一個短篇是〈兩個油漆匠〉,看著看著,突然當年的記憶又回來找我。

1 則留言:

小杜白雲 提到...

http://catalog.iis.sinica.edu.tw/dacs5/System/Exhibition/Detail.jsp?OID=3549287

原來省政府當年真的有山地會館,台北市不知有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