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2日

〔字詞小談〕談「物化」與「物品化」

近年來,常常聽見有人批評某某廣告、某某言論、某某政策又將女性「物化」。這邊所說的「物化」大概是指英文裡的「objectification」,其採用的定義可能如下:「the act of representing an abstraction as a physical thing」。

或:『物化(objectification)──字面上就是「對象化」──是人類生存的必要條件。物化就是透過人類的組織(也就是社會分工)把某些東西當作勞動的對象,當作可以被控制、分解、操弄、改變、轉型、交換、消費、生產⋯的東西來操作。』(見何春蕤《色情文化與情色文化》

但是「物化」作為一個中文名詞,其實有超過三千年以上的歷史,莊子《齊物論》寫到:周夢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 ....... 俄然覺則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夢為蝴蝶與? 蝴蝶之夢為周與? 周與蝴蝶則必有分矣 此之謂物化。」

這是很有名的典故「莊周夢蝶」,此處莊子所謂的「物化」,似含有一種高妙的哲學意涵在內。不過,經過長時間的演變,「物化」一詞,已經清楚地指涉蝴蝶由蛹變化成蝴蝶成蟲的過程。

宋朝詩人楊萬里寫過一首詩〈道傍小憩觀物化〉(或名為〈觀物化〉),詩云:「蝴蝶新生未解飛, 鬚拳粉濕睡花枝。 後來借得風光力, 不記如癡似醉時。

詩人觀察到蝴蝶脫蛹而出時,觸鬚是捲起來,而翅膀是濕的,要靠太陽光的熱能及風乾之後,才能展翅而飛。此詩頗有「格物」的理學精神在其中。

至於蝴蝶是否記得「如癡似醉時」?那就是非常詩意與哲學的提問了!

總之,「物化」一詞,在中文世界中作為蝴蝶完全變態過程的意思,已經有相當久的歷史。今人隨隨便便就將「objectification」翻譯作「物化」,豈非以紫奪朱?真是豈有此理!

淺見以為「objectification」應當譯作「物品化」才是。

6 則留言:

中途島 提到...

物品化,聽起來很像商品化(commonditization)。

object,或譯客體,或譯對象,或可譯做客體化。如嫌太學術,也可譯做物體化....

LS (tw@us) 提到...

Wikipedia上的Objectification該篇第一段是指把抽象觀念具體化。結尾一句又提到可以當作把個人物品化。第二段提到Nussbaum的文章卻特別針對女性物品化。(亦見該作者的原文,頭一句就是"Sexual objectification is a familiar concept.")。這是分段問題,順手就幫他改了。

LS (tw@us)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小杜白雲 提到...

感謝二位補充。

Aura 提到...

物化這個詞的確在古籍就有,最著名的當然也就是版主所提的莊周夢蝶。

我自己在讀社會科學界的書籍時就覺得這批人文學水準真糟糕,objectification翻成物化個鬼勒……

不過和課本的問題相較,翻譯名詞倒不那麼可怕了,因為課本的內容更可怕。

像這些翻譯名詞或書籍內容在我個人認知就和台灣經濟一樣,真是前人留給我們的寶貴遺產啊!!!

(課本問題我在英國篇第三,還有下週彌爾頓都會提到)

小杜白雲 提到...

如果沒有這些「寶貴的遺產」,也就見不到Aura兄精采的大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