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5日

【讀詩】溪山煙雨樓詩存

前讀傅月庵的文章,覺得其文所提南都陳逢源先生的舊詩真的不俗,乃上網在二手書店購得一冊《溪山煙雨樓詩存》,民國六十九年出版,書況頗佳。

翻讀之,詩甚好!愧哉年近不惑,於今始知台灣有此功力深厚的前輩詩人。此《詩存》收陳逢源自民國二年至民國六十九年的詩作,除文學價值外,尚有詩史之功。

茲舉一例如下:台灣光復後,陳逢源先生作了三首〈臺灣光復陳行政長官公洽蒞臨喜賦〉,舉其中之一,詩云:

斯民奴化豈能忘,盼望旌旗意更長,
華表歸來知故土,珠崖從此作南疆,
一心慶祝歌初唱,萬歲狂呼喜欲狂,
棨戟陳公初蒞日,風姿赫赫自堂皇。


由此詩可見當時台灣的抗日仕紳,對於陳儀的熱烈歡迎。(陳逢源於日治時期曾因「治警事件」下獄。)

然而過了不久,陳逢源先生作了一首〈二月二十八日事變有感〉,詩云:

江城昨夜狂風起,後果前因究幾多,
人事難分棋黑白,黨碑長灑淚滂沱,
已知老驥雄心死,其奈哀鴻滿眼何?
稍喜劫餘身尚健,一春花信付蹉跎。

書中於此詩後並附了吳夢周先生的一首詩〈感事和南都〉(南都,即陳逢源先生也!),詩云:

刀光槍響委沉波,去日悠悠苦恨多,
一夜江山春欲盡,滿城風雨淚猶沱,
也知政令寬為上,可惜民心痛若何,
真個世情費酙酌,相期將壽補磋跎。


由這兩首詩,即可讀出二二八事件對於當時台灣人士之打擊,心境直至槁木死灰也!對照前詩熱烈歡迎陳儀長官的情緒,真是情何以堪?

感時之外,另有一詩〈殘春弔林耕南〉,詩後記「二月廿八日事變中不知死所」,詩云:

刺桐花發襯江城,綠遍平蕪眼更明,
南國衣冠常置酒,中原士女盡投兵,
釋疑已悟杯弓影,感逝猶聞玉笛聲,
又是一年春盡日,墓門何處弔先生?

在這充滿感情的詩句裡,也強烈的抒發了對死者的哀思及對當局的不信任。

而這三首詩在戒嚴時期的民國六十九年居然可以出版,我想一方面是因為陳逢源先生身居要職,與黨國大老俱識;另一方面則是此書為自印,並未大量上市流通,以致被忽略所致。

再者,對於國民黨政府接收台灣的工作成效,亦可由〈同劉明遠(啟光)考察花蓮港〉一詩見其端倪,詩云:

十年面目今非昔,百業蕭條剩劫灰,
異族可憐留建設,新猷豈許任傾頹,
車從山道危崖轉,天隔雲峰碧海開,
辛苦港灣曾築就,如何不見巨輪來?


今甫收此書,匆匆翻閱,竟似詩詩可讀,無一廢筆。可謂言必有物,不作無病呻吟語。不過稍加檢覽,感受即橫生胸臆,而得為此一小文;他日細讀,可翫者必多矣!

茲為記。

2 則留言:

Aura 提到...

要寫到台灣篇還需要17週,這篇文章先我先記著,等到台灣篇時再加以引用。

感謝小杜分享,不然根本沒看過~
(我只知道陳逢源,因為他有古典詩文教基金會)

小杜白雲 提到...

期待aura兄的大作!

此集之詩有些頗值一讀,改天再寫之。

傅月庵文或可一參:
http://www.ylib.com/readit/tower/default.asp?DocId=ESSAY&SNO=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