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3日

【閱讀】《愛書狂賊》一個愛「書」愛到太超過的人

台灣的出版生態與西方、日本在形式上有一個很大的不同。

在西方,一本正式的書一定是先以精裝出版,精裝書除了有硬的書皮,一定還要有一層書衣;賣一段時間之後,才會出便宜的平裝版本。那種直接出平裝本的言情、偵探小說等等,大多被歸類於只需要讀一次的垃圾讀物,才會如此的「不受尊重」。

在日本,一本正式的書出版後,如果賣得不錯,又或者出版社認為屬於經典,可以長銷,便會以「文庫本」的平價型式出版。文庫本有約定俗成的大小尺寸,一望即知。但日本在經歷出版大崩壞的年代之後,亦有介紹新知的書籍直接以文庫本的尺寸印刷上市,價格較一般正式的書便宜,稱之為「新書」。是以日本的「新書」一詞有二義,其一是指新出版的書,其二則是指首次發行即以文庫本尺寸出版,且其內容多為介紹新知的廉價書籍,不可不辨。

而在台灣,大概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書都是直接以平裝出版,一版一刷乃至n版n刷,一平到底。精裝書反而像是一種特別企劃的活動了!

也因為如此,對於書籍的「收藏」一事,因為沒那麼多花樣、那麼多形式上的學問可以搞,台灣便不如西方或日本來的講究。

在西方珍本書籍的收藏世界裡,平裝書一般而言是比較不值錢的,精裝書才是收藏品。而精裝書裡的初版書,更是珍品。又一本精裝書,有沒有原始的書衣,價格更可能會差上一倍之多。因此種種作假、抽換的手段便層出不窮,相應的也發展出細密的鑑定知識及技術,以及專精此道的收藏家及古書商。

在這個高度複雜性的迷人基礎上,書籍於焉變成一種古董類的玩物。

就像收藏古碗、古瓶一樣,你買這些東西不會是用來吃飯和插花的,雖然他們本來的用途不過是如此。但一朝成古董,身價值萬金,你汲汲研究的不會是這個碗裝不裝得下一碗魯肉飯,而是其型制、其釉色、其出窰的身世是那朝那代的古物,以及,最重要的,這種碗還有多少,值多少錢。

當書成了收藏品,其內容寫些什麼也不重要了(要看內容去買市面上的平裝本即可)。此時此刻要看的是作者的名氣,是否為初版書?當年初版書印了幾本?書衣還在不在?書況如何?有沒有作者的簽名?等等諸如古董鑑定的形式要件。

因此,「愛書人」於此便有了二義,一是愛讀書的人,一是愛收藏珍版書的人。當然,通常愛讀書的人看到珍版書也會心動手癢;而愛收藏珍版書的人,就算不嗜讀,也不致於不愛看書(愛收藏相機的人,就算不是攝影家,也不致於連基本的拍照技巧都不會)。

這本由艾莉森.胡佛.芭雷特撰寫的《愛書狂賊》,寫的就是後一種愛書人的真實故事,只是這個愛書人把書當古董看待之後,財迷心竅,就變成偷書賊了。

通常,我們對於偷書賊,常別有一種浪漫的想像,想像他們也許是偷取知識、祕密的某種反社會、反權威人士。而看完這本書之後,我們會發現,賊就是賊,就算偷的是書,也改不了那沒擔當的賊性。

因此,本書沒什麼浪漫的劇情,倒是對美國古書收藏界、交易界的描寫,足可以讓我們開開眼界。

---
感謝遠流公司提供試讀。

4 則留言:

Aura 提到...


而且最後一句話很重要。

小杜白雲 提到...

呵呵!就別這麼仔細了~

Aura 提到...

因為最近置入性行銷似乎很火熱

所以要特別提一下

小杜白雲 提到...

嗯!的確算是一種置入性行銷,不過,出版社沒有發業配稿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