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3日

【讀屎小記】最近讀的屁滾尿流

最近讀的書好像有點不堪入鼻。先是讀了《放屁》,又讀了《噓噓、嗯嗯、屁屁》,好像專與屎尿為伍,成了逐臭之夫!


不過,如果把副標加入書名裡,便知這兩書是有極大差別的。《放屁!名利雙收的捷徑》和《噓噓、嗯嗯、屁屁:如廁軼事,百聞不如一見》,明顯是兩本不同取向的書。


噓噓、嗯嗯、屁屁:如廁軼事,百聞不如一見》,觀其書名就知道作者真的是在講人類種種排泄事跡。此書內頁全部是亮面銅版紙印刷,幾乎每一頁都有圖片,而圖片的標註至少有一半以上都是作者個人收藏的史料。


因此,我們也可以說這本噓噓、嗯嗯、屁屁:如廁軼事,百聞不如一見》應該是作者一生嗜好與研究的心血結晶。雖然通篇湯湯水水,爛屎與臭屁齊飛,尿尿共大便一色,然作者爬梳史料,言必有據,倒也是「都云作者痴,誰聞其中味」了!


也許,下一次到法國遊玩(本書作者是個法國人),也應該在凡爾賽宮及羅浮宮的樓梯上或走廊間「聞風」懷古一下。據書中所引,一五七八年法王亨利三世曾下了一道聖旨,要求每天早晨必須清掃宮廷及羅浮宮的階梯;一六0六年,法王亨利四世又下了一道聖旨,宣布禁止在皇宮範圍內隨處便溺,如有違者,罰款四分之一埃居。可見當時在法國皇居之內隨地便溺造成的困擾實在不小。


更有甚者,據一位十九世紀的建築家厄堅.維歐雷-杜勒公爵的回憶錄所載,法皇路易十八在位時,聖克羅宮殿(即路易十八的寢宮)長廊裡傳來的異味,竟一絲不苟的承襲了凡爾賽宮的傳統。在公爵年輕時,曾陪著法皇路易十五身旁一位值得尊敬的夫人去參觀凡爾賽宮,行經一條臭味四溢的走道,她竟忍不住大喊,語氣中略帶遺憾的口吻,說道:「這味道喚起我記憶中那段美麗的時光。」(見該書第24頁)


據我數年前的一次歐遊記憶,這項法蘭西光榮的傳統,仍「一絲不苟」的保留在巴黎地鐵站的電梯裡面!雖不見屎,但尿味撲鼻,彼時覺得法國人的公共衛生水準也不過爾爾,讀了此書之後,才知道原來這尿味也是有數百年的「文化底蘊」啊!


至於另一本放屁!名利雙收的捷徑》是由南方朔先生親自翻譯的,南方朔先生望重士林(喜不喜歡是一回事,有不有名是客觀事實),居然還花時間親自下海當翻譯,便知此雖放屁之小書,亦不容小覻。


本書作者哈利.基法蘭克福(Harry G.Frankfurt)是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的道德哲學教授,他考查西方歷來的文本,想找出「放屁」(Bullshit)精確的定義。他老兄發現,「放屁」與「說謊」有著根本性的差別,滿嘴屁話的人,並不關心「真相」是什麼;而「說謊」的人,至少還知道什麼是「真相」,而故意去掩飾他。換言之,一個說謊者必需要追求真相,才有辦法說謊,因為他要確定他說的話是真實的反背;而一個放屁者,他根本就無意也無需去追求真相,反正為了他的目的(或無目的),開口放屁即可如滔滔江水綿綿不絕了!


作者指出,若說對真實的傷害,放屁遠遠比說謊來的嚴重。而人們對放屁的容忍度,卻是遠遠高於說謊。


而「當情況需要人們去講他不知道在講什麼的時候,放屁即不可避免。因此,當一個人有責任或有機會,針對某些話題去發表超過了他對該話題相關事實的知識時,放屁的行為即被刺激而出。」(以上原文照引)


讀到這段話,我想台灣閱聽大眾必然心有戚戚焉,打開電視,滿檔的名嘴天天都在放屁;更有甚者,什麼「你加銅」、「紅爛」、「你遠折」等等知名人士,常常發表一些明顯不在其專業領域的意見,甚至出書立說,難道就不是放屁嗎?(老實說,那個「難芳碩」偶爾也有大放其屁的嫌疑!)


屁聲盈耳,江河日下,久而久之,也就使得大家在屁味裡喪失了追求真實的興趣及要求。在台灣,有個慣用語叫「只有立場,沒有是非」,就是描述這種景象。


作者說,一個社會放屁放久了,大家就沒力去追求「真實」了,只好退而求其次,去追究說話者的「誠意」。用有沒有「誠意」來判斷放的屁臭不臭,離真實有多遠。


但每個人都說自己最有誠意時,所謂的誠意,就變成放屁了。


而這不就是台灣目前的現象嗎?


讀《噓噓、嗯嗯、屁屁:如廁軼事,百聞不如一見》一書,全書談屎論尿,言必有據,都不是放屁;反而讀政治、經濟、文化等等應該是嚴肅的報導、評論,卻是屁聲連連,臭不可聞。


您說看看,天下還有比這更奇怪的事情嗎?

5 則留言:

Aura 提到...

放屁一書的譯者不是在自婊嗎?

另外,標題很KUSO~

小杜白雲 提到...

嘿!aura兄說難芳碩自婊,會不會在傳播界被婊?

Aura 提到...

以前會顧慮這個問題

但後來發現連師祖輩(就是最近連載的文章,原因是那些師祖輩都是KMT的御用學者,毫無學術能力可言)都在婊了,所以也不差這位了。

小杜白雲 提到...

當部落客的好處於我,就是婊人沒壓力!

Aura 提到...

你不是常踢雄餅猿或是瘤大刃屁股嗎?

另外,我今天在ㄟ頗上看到雄先生的大作實在超好笑的!!!

一踢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