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5日

【回憶】我遇過一個「巴拉圭人」

最近又看到了泰北孤軍的新聞。引用一篇自由時報的報導好了: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0/new/dec/10/today-life8.htm


   泰緬孤軍後裔 妹獲居留、兄將遣返

〔記者謝文華、曾韋禎、陳怡靜、胡清暉、王寓中/台北報導〕李開維、李開莉兄妹同為泰緬孤軍後裔,妹妹取得居留權,哥哥卻遭駁回。兄妹兩人二日現身台灣法治促進會記者會,控訴台灣法令荒謬,未料隔天李開維竟遭移民署板橋專勤隊銬手銬押送收容所。協進會理事長張學海寫信給馬總統,痛批政府「救人不急、關人很急!」並質疑馬總統聲稱人權立國都是謊言?
控訴法令荒謬 隔天被捉
李開莉痛心表示,父親李明文當年率領武裝志士三十餘人,潛入緬境游擊抗共,打了十六年的仗,七十五歲流落緬甸,企盼子女返國發展,他們千辛萬苦回到祖國懷抱,竟被當成罪犯。
李開莉八十八年參加僑委會聯招來台就學,九十一年僑委會未辦聯招,李開維改參加銘傳大學海外招生入學來台。
九十七年泰緬孤軍後裔上街爭居留權,政府遂訂定「滯台泰國緬甸地區國軍後裔申請居留定居許可辦法」,前年國防部確認兄妹倆與李明文為父子女關係,去年八月內政部卻撤銷李開維申請居留權。
外籍生身分 註銷後裔證明
張學海與李氏兄妹今年九月寫信向總統陳情,十月國防部突來函,改稱李開維為「外籍生」,未經教育部及僑委會核准,審查作業錯誤,註銷其國軍後裔證明。
兄妹倆走投無路開記者會後,板橋專勤隊隔天到家裡,指稱李開維逾期居留兩千多天須立刻送收容所。
張學海認為,有些透過銘傳招生來台者已取得居留權,但包括李開維至少有七名透過銘傳招生來台的孤軍後裔卻被視為「外籍生」而非「僑生」,為何兩套標準?
銘傳大學表示,學生入學管道不同、就學身分也會不同,「透過僑委會的泰緬僑生招生入學,身分可被認定為僑生,李開莉因此屬於僑生;但若非僑生分發入學管道,入學後則屬外籍生,李開維因此列為外籍生。」
張學海強調,政府都是招收緬甸學生,各部會卻是多頭馬車、認定標準不一,導致學生根本無所適從,明明同一家庭子女卻被認定不同身分,凸顯法令制度的荒謬性。
移民署建議 申請依親來台
總統府發言人羅智強表示,總統府已收到陳情信,也請行政院要妥善處理;移民署長謝立功表示,將在兼顧法理情下,尋求解決之道。
移民署表示,李開維當初是以外籍生的身分來台,因此只有妹妹能獲居留權,由於李開維已逾期居留七年之久,會先將李開維遣返緬甸,建議他以無戶籍國民或依親居留方式,重新申請來台。



看到這則新聞,見識了移民署的官腔官調,及政府各機關間的互踢皮球。讓我回想起一個「巴拉圭青年」的故事。

數年前,我收到一個簡單的竊盜案件,被告認罪,但因為居無定所,所以被羈押起來。起訴書上註明被告是「巴拉圭人」。

因為辦案那麼久,從來就沒有遇過「巴拉圭人」,所以在訊問時,就特別問了一下被告的狀況,得知其情形大略如下:被告的父母親都是台灣人,旅居巴拉圭,被告在巴拉圭出生。年幼時隨母返台,因為年紀小,所以沒有單獨的護照,而是以未成年子女的身份附貼在母親的台灣護照之中。

入境後,母親與另名男子同居,而在台灣住了下來。後來母親因病死亡,這小孩就開始自行流浪了。

這個小孩沒有身分證,沒有戶籍,沒有入學,就這麼在台灣島內晃盪,居然也讓他交了不少朋友,找了份工作。只是他為了辦個電信類的東西,沒有身分證,所以偷了同事的身分證去辦理,結果東窗事發,被捉入了官裡。

到我面前時,被告已年滿十八歲(十八歲以下會被送到少年法院),母亡、父失蹤,他說還有個哥哥,但不在巴拉圭,是在巴西。

依我國國籍法第二條第一項之規定:出生時父或母為中華民國國民者,屬中華民國國籍。這起訴書上寫被告為「巴拉圭人」,真不知有何依據?

這個刑事案件是很簡單的,因為案情單純,被告又認罪。但如何處理被告是很傷腦筋的。

我打了電話到入出國及移民署,表明了我的身分,並且把這個被告的情形向接電話的承辦人詳細的說了一遍,承辦人回覆我說:唉呀,居然有這樣的事情,那這個人是非法居留,他們會追蹤處理,要把這位被告驅逐出境。

聽到這個回答,我就悶了。依國籍法,被告為中華民國國民,一個國家,難道可以把自己的國民驅逐出境嗎?

況且這個被告是幼年時隨母親持台灣護照合法入境,現在在出生地巴拉圭舉目無親,有沒有巴拉圭的國籍連被告自己都搞不清楚,把他給驅逐出境,不是當場變成國際人球嗎?

重點是,這件事怎麼會是我該處理的?

但沒辦法,於是我又很雞婆的打到台北市、台北縣的社會局,問問他們有沒有辦法協助處理被告的問題。這是個社會問題,應該社會局要處理不是?

結果台北市社會局不鳥我,台北縣社會局倒是派了個社工到看守所會談了一次。最後社會局表示,被告既不是未成年人,也不是性侵害的受害者,礙於法規,他們也沒辦法提供協助。

我問說你們社會局不處理,那要誰處理?結果社會局的一位長官回我一句:法官,你好像對此案情感涉入太深了。

哇恁老師卡好咧!我不過想幫一個被告找到安身立命的方法,就叫涉入太深。不然這個沒身分的傢伙放出去,除了再犯罪之外,還有什麼活路可走?

更令我傷心的是,以在下職位之尊,一般而言,行文各單位沒有人敢不配合的情形下,想要幫一個被告的身份解套,都遇到如此大的困難。那這個沒有受教育的年輕被告出去了,又怎麼可能去爭取到什麼合法、合理的身份呢?

到底該如何是好?我就教了許多前輩。不過此為孤例,大家也都沒碰過。

不少人說,直接釋放,或宣判時提出來聽判,然後就放人。反正走出了看守所,走出了法院,就沒你的事了。

這種鋸箭法簡單易行,是最有效率的作法。可惜那時候年輕,總覺得不甘心。

後來,一位前輩指點了一條明路,他說:行政機關不理你,你也沒辦法;但刑庭法官去拗警察,還沒有聽說警察敢不就範的。

於是乎,萬能的人民保姆就被我拗了。我硬是在宣判當天把分局的員警傳到法院來,當庭將被告責付給員警,並告知員警要協助被告辦理戶籍登記,我會發文去追查。至於這到底是不是警察的業務,我也就不管了。(向偉大的人民保姆致敬!)

為德不卒的是,我事後並沒有發文去追查這個被告的下落(所以我沒有在情感上涉入太深)。

盡我所能,就到結案為止,一旦結案,不論對不對,就不要再去想他,這是一位最高法院法官告誡後學的話。因為案子永遠如潮水般湧進來,如果困在過去的案子裡,久了心理會出問題。

但我偶爾還是會想起這個花了我不少時間的案子。弱勢者在顢頇的官僚體系下,面對各種礙於規定無可奈何的無助,總是在實際接觸裡,印象最深刻。

就像今日看到了這則孤軍後代向政府機關求助,反遭收容而要驅逐出境的新聞,我難免會想,當初那個台灣之子,現在會不會人在巴拉圭呢?


15 則留言:

ML 提到...

我想知道後續啊....
這種心情就像看蕭紅的呼蘭河傳
有一種遺憾的感覺 XD

"我打了電話到入出國及移民署,表明了我的身分,並且把這個被告的情形向接電話的承辦人詳細的說了一遍,承辦人回覆我說:唉呀,居然有這樣的事情,那這個人是非法居留,他們會追蹤處理,要把這位被告驅逐出境。"



那,入出國及移民署是怎麼回答"依國籍法,被告為中華民國國民,一個國家,難道可以把自己的國民驅逐出境嗎?"

小杜白雲 提到...

嗯!

關於這個問題,我好像並沒有去質問移民署的官員。至於有沒有暗示他們的搞法不太對,我也記不清了。

後來我就不找移民署了。

Aura 提到...

哇恁老師卡好咧!!!!!

匿名 提到...

法官 您好:
看了你的文章, 讓我感慨. 這位少年的姓名是否姓"黃"呢? 他的名字您還有印象嘛? "敏軒" ...這是他的名字.
今天看到了您的文章 他依然需要幫助
他現在生活很困難 目前有寄信給總統府
案子一樣被移交到 移民署
但是目前的處理方案 依然是 遣送...
您願意幫他嘛??
哪小孩就是我...
我留我的聯絡方式 0953 515399

國際皮球 提到...

回ML..
後續:這個小孩子 被警察接走以後,被丟到警局不知道如何處理,只好想辦法尋找小孩父親,
找到父親以後 父親只到警局簽署文件 讓我離開警局..在警局門口父親丟了2千元,就走了沒連絡,小孩在警局門口很茫然,剛好接小孩的警察先生 看到丟錢情形 迫於無奈只好把小孩帶到鶯歌一個砂石廠工作,但是只維持一兩個月...因為砂石廠老闆 怕被抓到會被罰錢!!
所以小孩又不得已離開居所...

國際皮球 提到...

小孩子身邊雖然有一兩個月工作累積的錢,
但是沒身分連住旅館都不行 只好到處找地方睡覺 公園 遊樂場 網咖 甚至體育場廁所把門反鎖睡...只到有一天 在網咖 網路聊天認識一位女生 得知小孩的情形 叫小孩到高雄找她!!哪位女生很照顧這個小孩子 讓小孩吃飯 住她家 甚至金錢支援小孩..後面也變成男女朋友...但是小孩依然沒身分阿!!這樣子時間持續五六年 這中間小孩只能到處找臨工,工地每日限領 早餐店 電器學徒 搬家公司 家具店 到處想辦法維生,只

國際皮球 提到...

直到2011年1月24號 小孩子實在撐不下去這種日子 女方不嫌棄,小孩自己都覺得很對不起女生 跟一個廢物一樣,只好網路找總統信箱
寫信 陳情 在台灣12年當幽靈人 如何過沒身分日子,案情依然被轉交到移民署,但是移民署也算是一種不負責任 方式處理吧!!
他們的協助 就是把方案跟我說 然後叫我自己去弄...做筆錄 繳罰金 然後 去外交部 辦理臨時護照 然後出境入境 在申請居留 再依照相關規定去辦理定居 或許這就是她們的方駐

國際皮球 提到...

但是有沒有考慮過..就算我回來申請居留
我也得連續三年 每年居住台灣183天以後 才可以申請定居..這中間得飛來飛去 生活費..
的確我可以工作 但是還是...非法打工 難道政府會睜隻眼閉隻眼嗎??
依照台灣某一條 條文
只要小孩子雙親是台灣人 不管小孩在哪出生都是台灣國民!!<<<結果現在呢?
把自己國民驅逐出境 再比照外籍人士 申請居留方式處理 我真的不知道要怎樣了 難道真的要逼我去死嗎 我需要幫助阿!!!PS:從判刑以後 除了為了生活 非法打工以外 我都沒有再犯任何案子了..

小杜白雲 提到...

基於我的職業倫理,我無法提供您直接的幫助。
目前,也傾向於暫不訴諸媒體為當,因為事情搞大了,會有什麼後果實在說不定。
但我已將您的情形,透過mail轉知給有良心的監委,希望他可以提供幫助。

也許是過年,要耐心等待其回復吧!

此外,關於移民署的決定(行政處分),其實可以訴願及提起行政訴訟,在律師的部分,可以就近請求法律扶助基金會的協助,是免費的。

希望這些資訊,對您有幫助!

且放下心事,好好過一個年!

小杜白雲 提到...

經我詢問,也許寫陳情信給長期關心人權議題的黃煌雄或蔡同榮,會比較有效果。

國際皮球 提到...

恩 好的 我會去嘗試看看
謝謝您

小杜白雲 提到...

黃敏軒:

現在才想到可以用部落格留言試圖聯絡你,我真是太遲鈍了!不過所幸今天終於又想起這件事。

據我了解,先前監察院與移民署溝通後,移民署要安排你出境至香港,並派專員在香港等你,讓你再搭機返回台灣,然後就算是合法入境,再專案幫您辦理戶籍登記。

這件事情似有位善心人士要幫你出機票錢。

不料,移民署官員後來說你拒絕並失聯了。可能是因為當時給你緩刑並付保護管束,因觀護人連絡不到你來保護管束,所以檢察官聲請法院撤銷緩刑,法院也就撤銷了。 因此你現在有刑責,雖然可以易科罰金,但您無法負擔罰金,所以決定躲起來不出面。

連你留的電話也不通了。

其實,當時你被警察抓到時,因為居無定所,所以被羈押了一段不短的時間,我在宣判當天才將你責付給警察,之前羈押的日數,都可以折抵刑期,據我的印象,折抵完畢之後,其實刑期沒剩幾天,易科一天一千元的罰金,並沒有很多錢。並不是如你想的還要付十多萬元。

所以你錯失這個移民署為你專案解套的機會,真的太可惜了!

如果你可以看到這一則留言,請速與移民署連絡(或新北市的社會局),我想他們都知道你的案子,會提供你必要的協助。

希望你能勇敢站出來,不要再躲在社會的邊緣。

國際皮球 提到...

嗯...謝謝您!!
我一直想跟您說聲謝謝
謝謝您為我設想的這些事情!!

另外要報告一件事情!!

報告!!!我沒有刑責了 我有出面 面對了...

我有繳交罰金了 15萬左右!!

本來是要安排去香港 再回來

也有熱心的人要幫我出機票

移民署也有帶我去辦理護照!!

不過因為被通緝 所以沒發...

也是因為這樣才知道原來我被通緝了!!

不過我並沒有躲起來..

現在的情況是..

我已經領到居留證了!!

在台灣居住滿一年 就可以換領身分證

明年八月份 可以領取^^

除了謝謝還是只能跟您說聲謝謝^^

老實說 好煎熬...

還有足足八個月要撐

這段時間 我不能工作 真的很困擾

要申請工作證 必須要跟直系血親 父母居住

戶籍也得相同!!!

不過我父親...呵呵 還是一樣囉 找不到人!!

找到人的時候 過沒幾天就又消失!!

沒關係 至少有進展 至少有合法居留證了

雖然時間長了點
民國 88年9月26日 到台灣
民國100年8月3號 初領居留證

呵呵

小杜白雲 提到...

那真是恭禧你了!

廖崇孝 提到...

哈囉~!!!
不好意思,黃敏軒如果你有看到留言,可以跟我聯絡嗎~?
我是你之前在巴拉圭的好朋友~!!
SOY JOHNSON , VIVIAMOS JUNTOS EN CIUDAD DEL ESTE , TE ACORDAS~?

MI EMAIL : KIWICHANG1986@GMAIL.COM
GRACI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