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9日

【評論】看到台灣前外交官陸以正寫的蘇丹,台灣人你能不抓狂嗎?

首先,我必須承認,我個人對於非洲及蘇丹的認識,連一知半解都談不上。但看了報紙上陸以正先生談及此事的一篇文章〈蘇丹公投 南北分家〉,直覺上就感到怪怪的。於是乎簡單搜尋一下蘇丹這個國家的相關網路資料,雖然仍不能算有什麼認識,但我想已經足以批判陸以正先生上開這篇文章的諸多說法。


我只能說,這真是一篇太離譜、太失真、太誤導、太過份、太冷血、太無恥的文章。

為了留作紀錄,免得被中國時報刪了,特別錄之如下(引用網址在此:http://news.chinatimes.com/world/50405382/112011011700159.html)

陸以正專欄-蘇丹公投 南北分家


2011-01-17 中國時報 【本報訊】


元月十日至十五日,非洲中部的蘇丹共和國舉行公投,讓全國人民來決定應否分裂成兩個國家的問題。結果一如預料,人民用票數決定,南北應該分家,北半部仍稱蘇丹,南半部則由新國家人民自己投票,去決定該如何取名。


不要看不起蘇丹,它不但是非洲最大的國家,更是世界最大的阿拉伯國家。全國面積二百五十萬五千八百餘平方公里,幾乎等於七十個台灣,高居全球第十位。根據美國國務院最新估計,人口將近四千四百萬人,比我國多三分之二,也佔世界第卅一位。


國人從前只知道蘇丹在埃及之南,是尼羅河的發源地。正因蘇丹地形高,所以這條河才向北流,孕育了埃及古文明,注入地中海。蘇丹歷史和埃及同樣悠久,考古學家證實,早在七萬年前,蘇丹東部的奴比亞(Nubia)區,就已有人類居住,被埃及人稱為「庫什(Kush)族」。如與中華文化相比,可能早於夏商時代。


公元前八世紀,庫什王Napata把影響力伸入了埃及。他的兒子Kashta佔領了「上埃及(Upper Egypt)」,長達十年。到了近代,蘇丹的命運和埃及幾乎無法分開。拿破崙先征服埃及,維也納和會(Congress of Vienna)後,英國修築蘇伊士運河,將埃及變成保護國(British Protectorate)。從此上埃及也好,埃及本國也好,都喪失了獨立自主權。


埃及恢復獨立自主,二次大戰以後,更視蘇丹為其勢力範圍。今日在穆巴拉克總統治理下,埃及因缺乏自然資源,反而比蘇丹落後許多。


二次大戰結束後,蘇丹遲至一九五六年,才擺脫埃及的控制,獲得獨立自主。早期國內軍閥林立,從獨立前一年開始,第一次內戰持續達十七年之久。主要因為蘇丹北部居民,都是阿拉伯裔和奴比亞裔,信奉伊斯蘭;而南部人如非改信天主教,就是民智未開的尼羅河土著(Nilotes),生活習慣與現代社會相差太遠,格格不入之故。


一九八三年,蘇丹又發生第二次內戰。老百姓實在看不下去,一九八九年,陸軍的巴歇爾上校(Omar Hassan Ahmad al-Bashir)發動不流血政變,自任總統,才得安定。這位軍人與其它國家奪得政權的軍閥不大一樣。雖然仍以獨裁治國,多少有點愛國心和現代知識。二十幾年來致力普及教育,發展經濟,總算把蘇丹帶進了二十世紀。


等新世紀開始,巴歇爾在二○○五年制訂憲法。鑒於南北之爭,囿於宗教、種族、語言與經濟造成的差別無法解決,新憲索性規定由人民投票表決:究竟願意分成兩個國家,或者仍為一國。


巴歇爾言而有信,六年前許下的諾言,果真付諸實踐。上星期,他在首都喀土穆(Khartum)宣布了公民投票的結果。蘇丹將分裂為二。雖然共和的歷史較短,獨立至今不過五十五年,從建國到分裂,兩次竟然都未流一滴鮮血,在世界史上少有先例。


巴歇爾為什麼如此大方呢?他自己從未向人民解釋過。外界有人臆測,可能是欲擒故縱的策略。蘇丹早已非從前的吳下阿蒙了,它是今日非洲經濟成長率最高的國家,國民總生產額(GDP)按PPP計算,達九八九二六兆美元,個人所得也有二四六五美元,傲視黑色大陸。原因很簡單,在蘇丹一望無際的沙漠底下,蘊藏了大量石油,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今天分裂出去的南蘇丹,到民窮財盡時,很可能又回來央求重歸故國。


國家發展太快,自然無法把所有困難都迎刃而解。巴歇爾面臨的問題有:


(一)貧富不均,百分之十七民眾仍生活在貧窮線(每日生活費合新台幣四十元)之下。


(二)外界盛傳他秘密支持伊斯蘭極端組織,包括「凱達」和埃及的「聖戰」遊擊隊等。


(三)最不可思議的,是設在日內瓦的「國際刑事法庭(ICCJ)」三年前對巴歇爾發出通緝令,理由是他犯了戰爭罪與違反人道罪。


國際刑事法庭是隻沒有牙齒的老虎。誰來執行這道命令呢?由此可見,任何想做事而且肯做事的領袖,必定集毀謗於一身,遭人忌恨。


那個因巴歇爾才得誕生的新國家,該叫什麼名字呢?這幾天蘇丹上下正在熱烈討論。有人主張以「庫什」為國名。更有人認為蘇丹也應該更改國名,免得新國家如果叫做「下蘇丹」或「新蘇丹」,混淆不清。美國前總統卡特也來湊熱鬧,與《紐約時報》專欄作家Nicholas Kristof在網路上對話討論蘇丹問題,問答全文長達十七頁,我讀了兩遍,仍不懂他主張什麼,只能說狗拿耗子,多管閒事。


---------------------------

且讓我引述一些其他報導的內容,來對比陸以正先生這篇文章的謬誤有多麼可怕。尤其是「雖然共和的歷史較短,獨立至今不過五十五年,從建國到分裂,兩次竟然都未流一滴鮮血,在世界史上少有先例。」這一句。
-----------------

依大紀元時報2011-01-17的報導(http://www.epochtimes.com/b5/11/1/17/n3144816p.htm),如果比對一下,可以發現陸以正上述文章有些段落可能是引用這篇報導的內容。但這篇報導提到了很多與陸以正先生完全不一樣的事實:


(以下有底色部分均原文照引)

一、就蘇丹內戰部分:

「蘇丹是現代非洲內戰持續時間最長的國家,這次公投是2005年南部與北部簽署和平協議的一部分,這項和議結束了蘇丹持續幾十年的內戰。數十年內戰共造成蘇丹200多萬人死亡,500多萬人淪為無家可歸的難民,資源豐富的蘇丹因此而淪為世界上最貧窮國家之一。」


「聯合國已編製的「可怕的統計數據」,報告中顯示在蘇丹南部約1千萬人中,90%的人每天生活費不到1美元,高達1/6的懷孕婦女死亡,1/6的兒童1歲前夭折,只有4/1的女孩能上小學。」


「蘇丹南北的經濟落差大,基礎建設開發與政府計畫一直都是重北輕南。蘇丹南部一半人口生活費每天不足一美元,85%是文盲,能上小學的南部人僅2%,北部則有21%以上。」
「2003年7月,達爾富爾衝突爆發。蘇丹政府支持的阿拉伯民兵組織馬槍隊對達爾富爾地區發起種族滅絕行動,姦淫燒殺,折磨拷打,導致數十萬人死亡,200多萬人流離失所,受到了國際社會的強烈譴責。」

二、就南北資源的分配而言,陸以正說石油資源在北蘇丹,南蘇丹獨立之後將無以為繼,未來會回到北蘇丹的懷抱云云,根本錯誤連篇:

「蘇丹經濟增長主要依靠石油,但是產量的多寡由阿拉伯人控制,中國大量投資。但油田主要在南方,一旦南蘇丹獨立,目前支持北方阿拉伯人(伊斯蘭教)的中國,支持南方黑人(基督教)的西方利益都將重新洗牌。」


「南部蘇丹有豐富的石油資源,石油收入佔南部全部財政收入的90%以上,但卻缺乏煉油設施和向外輸油的管道;北方控制石油產業鏈,卻沒有石油資源。
產石油的南方在2005年的和平協議後,才能均分石油收益。南蘇丹,靠著過去5年的石油收入,首府朱巴市(Juba)近年來才第一次建了50公里的公路。蘇丹每年出口石油總值數以億美元計,其中南部地區出產的石油佔全國的80%。
從NASA衛星照片上,可以清礎看到,蘇丹北部地區是無垠的沙漠,其間只有尼羅河流域的有一些肥腴土地,而蘇丹南部則是大片草原、沼澤地帶和熱帶雨林。」

三、就本次公投的投票方式而言,陸以正先生說是由全國來公投,也是錯的:

「在這次公投中擁有投票權的選民共有393萬,其中375萬居住在蘇丹南部地區,其餘18萬則居住在蘇丹北部或者其他國家,所以蘇丹南部選民的意向,將左右選舉結果。投委員預計,南部地區選民投票率將達到90%。」
(亦即並非北蘇丹人亦有投票權,但南蘇丹人居住在北蘇丹,或旅居國外者,仍有投票權,故陸以正先生稱「全國」投票云云,顯然是誤導。)
------------------

嚴震生先生於2005年在「台灣非洲研究論壇」的〈蘇丹種族滅絕危機〉一文中提到:(網址:http://www.africa-taiwan.org/fast_tw/perspectives/detail.php?o_id=8)

在缺乏結盟對象的情況下,達佛地區充斥著高度的危機意識,導致當地兩個叛軍組織——蘇丹解放運動(簡稱SLM)和正義與平等運動(簡稱JEM)的興起,抗議中央政府長期以來對達佛地區的忽視,和偏袒阿拉伯人、歧視黑人的不公待遇。蘇丹政府雖未派軍隊鎮壓叛軍,卻支持一個對抗黑人的阿拉伯民兵團——武裝騎兵隊(Janjaweed)在達佛地區進行種族屠殺行動。


自2003年三月以來,Janjaweed的種族屠殺行動至少已造成三到五萬當地黑人的死亡,及上百萬人無家可歸,成為難民,其中至少有二十萬越過邊界,進入鄰國查德,因此達佛地區的動亂,不單是蘇丹境內種族屠殺的問題,更是跨國的難民問題。

------------------

史蒂芬史匹柏為了蘇丹的種族滅絕拒絕擔任北京奧運的藝術顧問亦是京奧當時的一大新聞。(網址:http://hk.epochtimes.com/8/2/14/77280.htm)

------------------

吳承紘於2010.8.16編譯的新聞〈被遺忘的戰火--蘇丹的種族屠殺 AOL Taiwan 2008.Aug〉(網址:http://anmutchin.pixnet.net/blog/post/31889693)

「二○○三年,由於達佛地區的叛軍宣稱不滿該地區遭到政府刻意忽略,於是開始攻擊政府單位。叛軍也宣稱,黑色人種的非洲人被刻意邊緣化,這將有利於在國內的阿拉伯族裔非洲人。隨後,蘇丹政府以牙還牙,開始組織阿拉伯武裝份子組成Janjaweedz民兵,開始對達佛地區進行暴力攻擊。於是,武裝激進份子、地方叛軍、盜匪與蘇丹政府軍等各股勢力在達佛地區的相互敵對引起一連串的屠殺與悲劇,而達佛地區所發生的事情卻鮮為外界所知。截至目前為止,這場衝突已造成數十萬人死亡,上百萬人無家可歸的悲劇。」


「雖然蘇丹總統Omar Hassan al-Bashir否認任何有關涉入種族屠殺的指控,然而各項證據皆顯示,在達佛地區犯下嚴重反人道以及戰爭罪行的阿拉伯民兵Janjaweed其背後支持勢力就是蘇丹政府。」


「而在蘇丹政府開始反擊之後,其一手扶持的Janjaweed(操阿拉伯語的非裔阿拉伯人)除了與兩支叛軍交戰之外,更開始對達佛地區的居民燒殺擄掠,所過之處皆是一片焦土。為何蘇丹政府要對同樣信奉伊斯蘭教的同胞進行屠殺?原本單純針對叛軍所進行的清勦活動,然而隨著衝突的進行,蘇丹政府開始對達佛地區與叛軍同樣種族的黑人進行報復屠殺。由於達佛地區的黑人過著傳統的農業生活,與進行遊牧活動的阿拉伯人無論在生活方式以及資源的利用(如水資源)上有著諸多衝突,於是蘇丹政府見縫插針,以背後支援Janjaweed的方式借刀殺人,遂行其種族清理的冷血任務。」


「五年的衝突下來,聯合國宣稱共有30萬人死於衝突之中,至少兩百五十萬人無家可歸或者逃往其他地區如鄰近的查德。然而這些地區並非安全之地,難民仍有可能隨時受到暴力殺害、強暴以及活在恐懼當中。由於蘇丹官員嚴格控管外界獲得達佛地區的資訊,並透過阻撓記者採訪甚至逮捕記者的手段來掩蓋真相,所以達佛的狀況外界仍無法一窺全貌。蘇丹政府稱僅有一萬人死於衝突當中,同時也強烈否認該地區的種族滅絕屠殺。」


「自盧安達慘絕人寰的種族屠殺事件之後,聯合國便宣稱不會再坐視如此殘暴的罪行。然而達佛的衝突至今已屆五年,也造成數十萬人喪生的悲劇,但國際社會的漠視與聯合國的無力施展,使得達佛地區成了外交官口中的「人間煉獄」。究竟這個種族屠殺事件將如何收場,聯合國與國際社會(特別是在蘇丹投資最多的中國)會如何處理?是否會如同當年的盧安達一樣情勢失控?就讓世人拭目以待。」

--------------------------

星洲日報於2008.2.14報導〈新聞幕後:蘇丹種族屠殺死20萬人,中國被指重石油輕人權〉(網址:http://www.sinchew.com.my/node/53805)


「從2003年開始,為爭奪石油資源,回教徒與黑人遊牧民族發生衝突。5年來,蘇丹政府支持的回教徒武裝分子對黑人展開屠殺,估計有超過20萬人被殺,大概400萬人流離失所,稱為“達爾富爾危機”。」


「中石油10年前進入蘇丹,協助其建造煉油廠、輸油管及油輪泊位。中國一直反對美英等大國介入達爾富爾危機,認為達爾富爾問題是蘇丹的內政,但國際社會一直有聲音指責中國縱容蘇丹政府進行種族屠殺,認為中國對蘇丹的援助實質上被用來支持大屠殺,促請北京對蘇丹施壓以改善其人權狀況,並以此杯葛北京奧運。」


-------------------------

亦可參考維基百科對南蘇丹獨立公投的條目:(網址:http://zh.wikipedia.org/zh-tw/%E5%8D%97%E8%8B%8F%E4%B8%B9%E7%8B%AC%E7%AB%8B%E5%85%AC%E6%8A%95)

------------------------

由以上的資料對照來看,就可以知道陸以正先生上開文章的說法有多麼離譜。

一個殺人如麻,執行種族滅絕的恐怖獨裁者,到了陸以正先生筆下居然變成:

「一九八九年,陸軍的巴歇爾上校(Omar Hassan Ahmad al-Bashir)發動不流血政變,自任總統,才得安定。這位軍人與其它國家奪得政權的軍閥不大一樣。雖然仍以獨裁治國,多少有點愛國心和現代知識。二十幾年來致力普及教育,發展經濟,總算把蘇丹帶進了二十世紀。」

「最不可思議的,是設在日內瓦的「國際刑事法庭(ICCJ)」(按:國際刑事法庭在荷蘭的海牙,簡稱(ICC))三年前對巴歇爾發出通緝令,理由是他犯了戰爭罪與違反人道罪。國際刑事法庭是隻沒有牙齒的老虎。誰來執行這道命令呢?由此可見,任何想做事而且肯做事的領袖,必定集毀謗於一身,遭人忌恨」。


此外,就別提那些基本常識的錯誤了,比如說:提到蘇丹的國民總生產毛額是98926兆美元,比美國加歐盟加中國還要多好幾倍,資料查證簡直是草率到了極點。

其他錯誤仍然多得不得了,上網查一下,就可以看到很精采的批評,於此非我專業,就不多談了!

更可歎的是,陸以正先生曾任我國駐南非大使,對於非洲的了解應該頗為深入才是。而其對蘇丹所作的評論居然如此悖離常識及一般普世的道德標準,身為一個台灣人,真是深感恥辱。

此外,中國時報作為一家自稱文人辦報的質報、菁英報,雖說讀者投書不代表報社立場,但基本的審查還是要做吧!登出這麼離譜的文章,也沒有對應的說明,將會造成讀者對這個議題多大的誤解呢?真是毫無媒體的責任感。

最後,台灣近年來一直說要有國際觀、國際觀、國際觀。國際觀不是去補習英文就叫有國際觀。從陸以正敢寫這種文章,中國時報敢登這篇文章,而後續居然沒有在媒體上、社會上、乃至網路上引起軒然大波的質疑與讉責,就足以說明台灣還真是一個沒有國際觀的地方。

我很難過,所以雖然我不是很懂,還是在部落格廢話一篇,留待有緣了。

2 則留言:

雨果 提到...

可見蔣氐政權選外交官不是看專業。
這陸先生也不必因反對台獨就對所有脫離“祖國”獨立的國家來一一唱衰吧。
他這麼恭維那穌丹軍閥,大概是太想念主人了。

小杜白雲 提到...

說實在,我還蠻期陸公對最近的埃及情況發表高論。

我想穆巴拉特在陸公筆下應該是民族的救星,民主的長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