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6日

【讀詩】死化寒灰帶酒香(兼談黃克孫與傅一勤之翻譯)

死化寒灰帶酒香,河山千古葬遺觴,
他年遊子來憑弔,猶得墳前醉一場。


                                      ~黃克孫譯魯拜集第九十二首。

《魯拜集》的作者奧瑪.珈音〔Umar Ibrāhīm al-Khayyām(1048-1121AD)〕,是古波斯百科全書式的大學者,尤精通天文學及數學,曾編訂日曆,並著有《阿基米德幾何難題》、《論印度平方根求法》等論文傳世。

當時波斯國內的伊斯蘭學術界分為兩大流派,兩派都認為宇宙是真神阿拉所創造的,其中一派認為宇宙不但是阿拉所創造,即令萬事萬物之運行,亦均秉承阿拉之旨意;另一派則認為,宇宙固為阿拉所創造,但創造出來的宇宙,即有其自然規律存焉,此規則可以由人類加以探求、加以預測、加以歸納演繹、加以定義敘說,並非均訴諸阿拉之旨意也。

後說較接近今日科學之精神,前說則類同於基督教的福音教派。

奧瑪.珈音既然是個天文學家、數學家及科學家,其信仰自屬於後者。然而,宗教、政治及學術上的當權派卻是前者。於是乎,後說被指為異端,斥為邪說,種種迫害接踵而至,奧瑪.珈音即便盛名在外,亦不得不佯狂避禍,狂歌縱酒。

當然,在清規戒律甚為嚴格的伊斯蘭社會中,奧瑪.珈音的縱酒,也多少帶了一些反抗當道的心理投射(這是我猜的)。

奧瑪.珈音嗜酒大概是不假,但其發而為詩時,酒就不再只是酒而已。詩中之酒,有時候是奧瑪.珈音避世之所寄,有時候則隱喻著奧瑪.珈音的信仰及良知。

比如說黃克孫譯《魯拜集》的第五十四、五十五首:

墾道求真終不穫,便成果實亦酸辛,
何如獨到南山上,摘取葡萄祭酒神。


落落心懷久不開,酒酣拔劍斷琴臺,
忍教智慧成離婦,新娶葡萄公主來。


讀來便知詩人心中潛藏著巨大的無奈。


而卷首所引第九十二首,奧瑪.珈音自言死化寒灰仍帶酒香,他年尚可使人墳前醉上一場云云,當係以酒喻志,於沈痛悲涼之間,更見其雄壯之處,令人心折不已!

當然,我的理解對或不對,並無把握。畢竟黃克孫的翻譯係從英人費氏結樓(Edward FitzGerald,依現在習慣的譯法,應稱之為「愛德華.費滋傑羅」)的英詩取其詩意衍譯而來,而費氏結樓則係由奧瑪.珈音的波斯文(現應稱「伊朗文」)四行詩(此種小詩稱為「魯拜」)選譯並衍譯而來。而奧瑪.珈音到底作了多少首魯拜,那一些是他的作品,那一些不是,現今的考據都還不能給我們確定的答案。

更何況,我的英文程度不足以欣賞英詩,更別說波斯原文了!因此,我只是透過黃克孫先生的譯詩來神交古人而已。不過,若非如此理解,說的難聽一點,這些描寫爛酒鬼生活的詩,又有什麼資格流傳千古呢?

傅一勤教授是英文及翻譯的學者專家,數年前,他也用七言絕句的形式譯了《魯拜集》。按學識、經歷而言,應該他比我強很多才對,但他的譯詩及解讀,卻是我萬萬難以接受的(就算他是對的)。

以前述第五十四首而言,傅教授譯為:

把握青春好時光,世間榮華空一場,
及時行樂享美酒,莫待無酒徒悲傷。

這個詩意只是非常單純的及時行樂圖,和黃譯「墾道求真終不穫,便成果實亦酸辛」真是大異其趣!!

又第五十五首,傅教授譯為:

放飲高歌二度春,且把新人換舊人,
棄絕理智如敝屣,賺得葡萄公主心。

並附有〔解讀〕:「言嗜酒者必失理智。奧瑪比喻嗜酒者好似與理智離婚,另結新歡-妙喻!」

這解詩的方向可說與黃譯完全相反,由黃譯的「落落心懷久不開,酒酣拔劍斷琴臺」二句,可以看出此處飲的是人生無奈的苦酒,而非稱心如意的美酒。不像傅譯之詩,讀來就淺薄得不得了!

然而,最嚴重的,還是第九十二首的差異,傅譯:

我雖地下化成泥,猶張酒網天際垂,
他年信友墳前過,不想網裡醉一回。

此詩雖說寫的不好,但詩的意思勉強可以解釋成和黃譯是一樣的。不料,傅教授在此詩下又附了一條〔解讀〕:「死後亦不忘設網網來酒友同醉一回。」

若是如此解詩,則奧瑪.珈音非爛酒鬼而何?

黃克孫先生譯奧瑪.珈音之《魯拜集》,厥旨淵放,歸趣難求,深得風人之致。同一本詩集經傅一勤教授之手,居然完全變成另一個模樣,真是讓我讀到快要吐血啊!!!

3 則留言:

Aura 提到...

農藥綠真是一個可怕的文學問題

小杜白雲 提到...

題外話:

經請教專家,說到nikon的農藥綠,其實就是白平衡偏紅。

在明度的互補色中,黃藍互補,紅綠互補。

nikon相機在偵測到畫面中大面積的綠色之後,判定整體顏色偏綠,所以向紅色修正,造成所謂的農藥綠。

而淺綠色,是黃色+綠色,因此相機不會認定整體有色偏,即不會修正。

此則兄所測試淺綠白平衡沒問題,但深綠則有問題之故也!

換言之,nikon白平衡造成的農藥綠,是一項很符合白平衡原則的調整結果,相機畢竟不如人腦,只能機械性的判定。

然由此亦可見nikon白平衡的準確性,偵測到大片綠,就往紅修正。而不是出現往黃、往藍修正的怪現象、怪顏色(此部分閣下相機用的多,不妨比較一下)。

以上,謹供參考!

Aura 提到...

http://freedom-or-liberty.blogspot.com/2011/05/nikon.html?showComment=1306346087358#c6488189309381984113


我朋友昨天留的言,他的說法是「很可怕」

我的看法不太一樣,也來談一下小弟的經驗:


其實用過的相機多才知道不準,我那天拿手機(萬元以下)和三星的NX11(兩萬三)都比那台10萬的相機準,這是一件又嚇死我的事情!!


本來想要放上去比較的,不過這太傷泥坑廣大粉絲的感情就沒放了。(放了以後更像是別家派來的網路打手~哈哈)


另外,白平衡調整(確切來說是色溫指定)其實不包含互補色調整,是用色溫去定義「何謂白色」。像互補色校正的概念是進了修圖軟體以後調整用的。


過去的高級機都有一個獨立的「白平衡感應器」,是直接感應環境光做調整的小工具,有那種東西的相機大部分AWB就很準,但現在廠商說法是可以在測光系統內偵測顏色進行白平衡調整,但就實際來說這跟本不可行。


像我2003年的E1相機(有AWB獨立偵測器),AWB比現在絕大多數相機還準。(http://freedom-or-liberty.blogspot.com/2011/05/gf-4.html 這邊有相片參考。但話雖如此,我還是用手動.....


「直接偵測環境光」和「看到受環境光影響的色調然後進行校正」這兩種判斷方法有本質上的差異,後者除非有驚人的科技突破,否則準確度存疑(市面上通行的DC、DSLR、MILC都有這個問題)。補救之道就是導入大量的環境參數去模擬使用者可能出的狀況。

不過很顯然泥坑可能做的沒有很好.....


大概是這樣吧~呼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