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7日

【書法】學書瑣言






在這次「詩硯齋」師生書法展的籌備會上,聽梁佳文師兄述說其自年輕時起即醉心書法,見碑帖、專書、詩文等均一一收藏,反覆研求,始終不得其門而入。因其讀侯吉諒老師之詩集《交響詩》,其中有多首以筆、紙入詩而吟詠者,而啟相識之機,終從學於師;爾後學力至勤,頗得其樂,臨帖常至夜半,停筆於空中而睡去等等。心下不止是佩服,而是驚歎!

相較之下,我好像就隨便多了。我的書法自小學四年級之後,便已不足入老師之眼。直至高中畢業,除作業外,並無任何書法活動。居家不遠,便有何創時書法基金會之展覽場,該展場不但空間寛大,有冷氣、有客氣的服務人員,而且還免費,但迄至該處變成夜店為止,至少有六、七年以上的時間,而我進場參觀還不到三、四次。

這還能說我對書法有興趣嗎?

是有那麼一段時間,我忽然覺得應該要學習一下如何欣賞書法、國畫。其原因不可考,記憶所及,或許是從讀了李霖燦先生的「藝術欣賞與人生」及「中國美術史稿」二本書開始,斷斷續續注意起這方面的資訊。多年過去,拜網路興盛之賜,讀到了侯吉諒老師在部落格上發表的文章,最早讀到的一篇是談「澄心堂紙」與王國財先生,文筆簡鍊而故事動人,此後便一一拜讀部落格上之文章。而彼時老師正致力於辨正書法學習上的錯誤觀念,立論客觀,說理簡明,深具說服力,而且那些錯誤觀念正好就是我原本的觀念,於是乎就不知不覺的被吸引了。

當時部落格裡常提到一位「吳鳴兄」,此公學起書法來有如神助,未學楷書,即寫行書,三、四個月便學一通趙孟頫的〈閒居賦〉,然後兩三下又學一通〈洛神賦〉。這簡直是不可能任務,卻又更增我好奇之心。

某日,突然看到老師部落格上有開班授徒之消息,一時高興便報了名、上了課,一上之下,才發現如入寶山,自然不能空手而回。相較於現下老師書法班之一位難求,吾人之幸亦實難言也!

二年多過去,我在書法的學習進度上,較同儕似稍進一些。思之無甚道理,若強要說,或許是「因為無知無負擔,所以聽話就對了!」。

書法是一種手藝與眼力的訓練,練到那裡,才能看到那裡;不知其所以然者,實在談不上知其然。老師在上課時曾言明:「前三個月不准問問題。」彼時心下固非深以為然,但反正我也沒有問題可以問,因此依師言直直練下去,於我反倒收效最宏。自作聰明之誤,有時亦大矣!

此外,師曾言握筆之法需以前三指「指尖」握住筆桿,而非指腹,始能運轉如意。故有一度刻意只以三指指尖握筆練習,後遭糾正,謂無名指、小指仍要靠上去穩定筆身;但此一錯誤的過程好像無形中增強了不少指力,也略悟以指尖轉動筆身之運筆法。此乃學習初期一個特殊的經驗,僅於此作野人之曝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