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2日

【教育】法國的高中會考考什麼東西啊?(這次有題解)

以下引述台灣歐盟觀察(TEWA)的報導及翻譯:

首先,今年的考題在這裡:

【TEWA 歐洲教育新聞/2011.06.17/法國】法國高中會考哲學科考題揭曉!


法國六月此時正舉行高中會考(le baccalauréat, 簡稱le bac),近日舉行哲學科考試(簡稱Bac philo),五十萬考生可以在各組三道題目中擇一申論,今年考題普遍以科學與人類關係為主軸。


文學組考題:
-我們是否能證明科學假設?
-人類是否注定泡製自身的幻像/想像?(人類注定活在自身形成幻覺中?)
-試解釋尼采著作「歡愉的智慧」一書選文(Gai savoir/Die fröhliche Wissenschaft)


理組考題
-文化是否會改變人類原來的樣態?(文化是否讓人脫離自然的原貌?)
-即使與事實相違背的情況下,我們是否可能依然有理?
-試解釋帕斯卡(Pascal)「思想錄」(les Pensées)書中選文


經濟與社會組
-「自由」是否受「平等」威脅?(自由是否因平等而受限)
-與科學相較,我們是否比較不需要藝術?(相較科學,人文藝術Art是否較不必要?)
-試解釋塞內卡(Sénèque/Seneca)著作「論恩惠」(les Bienfaits)書中選文


音樂與舞蹈組
-如果要掌握自我,是否必須先了解自己?
-當我自己感受到不公平存在,是否能因此學習到什麼才是公平正義?
-試解釋尼采一段選文


(括弧內文為台灣留歐哲學博士修訂版)


如同前幾年看完題目之後,有一種快昏倒的感覺。別說高中生了,我活到這把年紀也答不太出來。

今年承蒙台灣歐盟觀察(TEWA)的熱心,終於提供了一題的參考解答,是法國某報紙請當地老師提供的題解。讓我們可以看一看到底這樣的問題大致上該怎麼回答,法國高中生所受的教育到底是讓他們學些什麼東西,培養什麼樣的能力。

要注意,這些題目是全國性的高中生會考,並不是特別難、特別針對資優生的考試,而是一般考生都要接受的考試。可以看出法國政府希望的學生們能學到什麼能力!



【TEWA 歐洲教育新聞/2011.06.20/法國】法國老師解析高中會考哲學考題(節錄)!


法國南部的「普羅旺斯報」邀請在當地大學與高中授課的哲學老師,為讀者試解析今年的高中會考哲學考題。TEWA在此編譯解析內容與讀者們分享。


經濟組考題之一:「與科學相較,我們是否比較不需要藝術?」


這題難在不能將藝術當成不必要的領域,在此必須要把「需要/必要性」這個概念的一般定義與哲學定義對立來談。


問題解析:


科學整合了許多系統性知識以解釋現實世界,以此為本。藝術領域製造美感,如果只是用來裝飾與娛樂,表達輕微不重要的事物,那麼我們是否需要科學勝過藝術呢?反過來說,如果要提醒人們,「用處」並不是世人唯一崇尚的價值,那麼其實我們需要藝術勝於科學?


[第一部分]:我們需要科學勝過藝術


我們先引用「需要/必要性」的一般概念來切入問題,這裡所謂的「需要/必要性」意指對我們而言比較重要的。從醫學、物理與數學等科學實際應用面看來,我們需要科學。如果藝術真的重要的話,我們並不是那麼迫近需要它。


[轉折]:如果在眾多文明中,有科學存在之處也有藝術,這是否至少意味著兩者地位同樣重要?


[第二部分]:我們至少都需要藝術與科學


就「需要」的哲學意涵看來,科學與藝術都是文化產物,在許多文明中同時存在,法國Lascaux的原始洞窟壁畫甚至證實藝術出現在科學之前。


[轉折]:為什麼兩者一定要一分高下?


[第三部分]:我們其實可能應該去質疑「需要」這個概念?


在一個科技與牟利為尚的社會中,如果藝術意味著純粹追求驚艷與夢想的非利益活動,更重要的是去質問「需要/必要性」、量化與階層化這類的想法。


法媒請學者解析經濟組哲學考題
http://www.laprovence.com/article/a-la-une/corrige-du-bac-philo-une-problematique-et-un-plan-pour-deux-dissertations
題目原文請參考
http://www.lalsace.fr/actualite/2011/06/16/bac-le (â)



看到這個題解,我就真的昏了。

即便在下讀到研究所畢業,陸陸續續讀了一些書,算是有點意見的人。都無法想像原來這一題是要這樣回答!!

可以說從小到大的教育,在「思辨」這一塊幾乎是完全的空白。

然後,對照前些日子,教育部宣布中國文化基本教材(四書)要列為必選,不過不能畢業云云(想來大家又要背不少書了);又對照這些年來,街頭巷尾提倡的讀經班,強調所謂經典,先背起來就對了的教育觀。

一時無言以對!

2011年6月8日

【閱讀】山豬、飛鼠、撒可努

DSCF4574


根據研究,世界上絕大多數的人,都是「聽覺思考」,亦即當我們讀書的時候,文字會先在腦中轉換成聲音,好像唸給自已聽,然後大腦才能真的理解我們看的文字是什麼意思。(少數能用視覺思考,即眼中看到文字不必轉換成聲音,即能理解其義者,多為速讀之高手。)

如果,能聽到作家本人的聲音,也許在讀其作品時,便能轉換成作家的聲音來吟唸。

亞榮隆.撒可努,排灣族作家,台東新香蘭部落人,作品有《山豬、飛鼠、撒可努》及《走風的人》等,其以原住民的思考及文法融入中文創作,別具特色。他的書讀來輕鬆有趣,但也不時透露出原住民不得不樂觀的那種樂觀。

我遇過的原住民雖然不多,但大部分講話都好好笑!

前些日子,有幸在新香蘭部落排灣族的少年會所內聽撒可努充滿原住民幽默的演講,真是唱作俱佳,有笑有淚。歸而讀其書,其人音聲印象猶存,不知不覺就有很原住民的感覺,在腦中響起讀書聲完全是遠諸閔(原住民)的腔調。讀來別有會心,真是不同的趣味!

以下是當日所攝撒可努的玉照,寥寥數幀,當得想像他老兄講的多麼投入,多麼好聽!


DSCF4618

DSCF4606

DSCF4614

DSCF4616

DSCF4630

DSCF4596


DSCF4587


DSCF4585

DSCF4572

2011年6月7日

【瑣記】波本的滋味

原該找大頭青兄來同飲,或邀那個他不認得我我認得他的唐諾先生來喝一杯,這個叫作波本酒的東西。

近一、二年來,我會有意無意在大賣場如家樂福的酒架上偷瞄有沒有波本酒的蹤跡。波本威士忌,一種美國生產的酒,在那個新大陸仍遠遠落後歐陸的時代,沒錢拿大麥釀酒的美國人用玉米釀出了山寨版的威士忌,就叫波本。不論滋味或價位,都遠遠落後於真正的蘇格蘭威士忌。

會想喝波本,只有一個理由,就是卜洛克筆下的馬修.史卡德先生,一位自紐約警界退休不肯申請偵探牌照的偵探,一個每每讓我聯想起「生死中年兩不堪,生非容易死非甘」這兩句詩的小說中人,在他戒酒之前,終日喝的就是便宜的波本。

所以要找大頭青同飲,因為是他介紹這一系列小說給我;所以要找唐諾同飲,則是因為這一系列小說的每一本都有他老先生的導讀。

前日終於在家樂福的酒架上找到一瓶波本威士忌,叫作老時光(EARLY TIME),真的便宜的很,750cc不過兩、三百元。我想,史卡德在紐約街角雜貨店能買到的,大約就是這種貨色吧!

趁夜獨飲了一些。

吾不嗜酒,也不能喝多,經驗值及戰鬥力普遍底低落。但在台灣錢很大的那些年,也曾於宴席間喝了幾次的「皇家禮砲」,這酒的滋味,和波本是判若雲泥。

這波本威士忌,聞起來有酒味,喝下去無酒香,雖然不辣,但齒頰間幾無餘韻可言。若是要苦酒滿杯,這酒是最適合不過了!

難怪史卡德只喝波本,喝到不醒人事路倒送醫。在酒精與生命的對抗下,一個還是要站起來走到街上去的受傷的老靈魂,是沒有餘裕或間隙再去分辨什麼泥碳香、大麥香、木桶香云云。

沒喝過波本,又怎麼知道小說在寫什麼?

接下來,或許要找一瓶愛爾蘭威士忌來嚐嚐,看看是否有黑道老大米基.巴魯和他的好朋友-戒了酒的馬修.史卡德,長夜漫漫、一燈獨明、晤言不盡的味道。

2011年6月4日

〔法律〕熊熊出没......又拿鳳梨來比蘋果

小議「罪刑法定主義」(熊秉元)


2011年 06月01日 蘋果日報


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3427130/IssueID/20110601




「罪刑法定主義」是大陸法系刑法的核心,被稱為帝王條款,重要性無與倫比。簡單的說,「罪刑法定主義」是指「法無明文規定者,不得為罪」──在行為的那個時點上,如果法律條文沒有明確的規定,就不得羅織援引、入人於罪。


「罪刑法定主義」,是對人民權益的保障;說起來理直氣壯,為世世代代的學者和學子所服膺。然而,仔細琢磨,這個帝王條款禁得起檢驗嗎?


兩個問題,可以當作檢驗的試金石:首先,以「刑求」方式偵訊取供,是否違反「罪刑法定主義」?


根據「罪刑法定主義」,罪和刑的決定,以明文規定者為限,和偵訊方式無關;因此,刑求並不違反罪刑法定主義。然而,現代文明社會,普遍揚棄刑求逼供。其次,是發生在台灣的具體個案。為了競選議長,候選人向已當選、還未宣誓就職的議員買票。檢察官提起公訴,被告的律師提出抗辯。依據《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賄選成立,是向有投票權者買票;未宣誓就職,還不是議員,因此沒有投票權。根據「罪刑法定主義」,必須無罪!


賄選可當試金石


以《選罷法》的條文為準,確實不符合賄選的條件。然而,由賄選的旨意(立法精神)來看,被告的行為,目的就是買票。緊抱「條文」,高舉「罪刑法定主義」的大纛,結果是以詞害意,削弱法治。而且,這種捍衛「罪刑法定主義」的結果,是縱容取巧和鑽漏洞,以後還會有類似的做法。似乎,「罪刑法定主義」並不是那麼地綱舉目張、虎虎生風!


追根究柢,「罪刑法定主義」的精義,可以由兩方面來體會掌握: 水平方向和垂直方向。垂直方向,是指在時光的流程中,這個原則的意義。遠古以降,庶民的身家性命,懸於大自然的施捨,也繫於王權帝國的恣意。隨著歷史的進展,小老百姓的福祉逐漸受到呵護。「法無明文,不得為罪」,反映的就是最基本的保障。至少,民眾毋需擔心,「莫須有」的罪名;至少,民眾被羅織入罪的空間,已經稍稍縮小。然而,屈打成招、嚴刑逼供的諸多手段,依然是司法運作的一部分。


追求正義成共識


歷史的巨輪再往前移動,若干若干世紀之後,王權逐漸被取代;民主法治社會裡,公權力受到諸多力量的節制。司法運作慢慢上軌道,民眾所擔心的,往往不再是具體的「條文」,而是實質的「程序」。刑求即使沒有違反「罪刑法定主義」,已經遠遠超出現代社會所願意負荷的界限。因此,在時間的脈流中,「罪刑法定主義」不可能再侷限於條文,而必須延伸到程序。


水平方向,是指在司法實務上,實質正義和程序正義的搭配取捨。具體而言,對於正義的追求,現代法治社會裡已經形成共識:透過程序上的正義,希望能實現實質上正義。也就是,程序是手段,實質是目的;程序是基本要件,必須先滿足。如果不符合基本要件(包括偵訊、取證等等),案件自動排除在程序之外,根本不會進入處理實質的階段。換句話說,程序和實質,不只是並重;程序的重要性,已經超過實質的部分。因此,實務運作上拘泥於條文的「罪刑法定主義」,早已成為過去式!


大陸法系社會裡,「罪刑法定主義」號稱是《刑法》的帝王條款。習慣法系的國家裡,不以成文法、而以習慣法為依歸;習慣法的核心精神,就是正常程序原則 。既然「罪刑法定主義」和「正常程序原則」都是法治的核心精神,兩者之間必然有相通呼應之道。


抽象來看,建立起兩者之間的聯結,是實質問題;建立起兩者聯結的方式,是程序問題。要妥善處理這兩者,顯然是一個層次更高的問題!


作者為台灣大學經濟系教授、中國科技大學講座教授
熊秉元《熊出沒注意》

---------------------------------------------------


熊好久沒有出没了,一出没就這麼恐怖!!!!

一、

「兩個問題,可以當作檢驗的試金石:首先,以「刑求」方式偵訊取供,是否違反「罪刑法定主義」? 」

----->這麼說吧!如果「攝取均衡的飲食」是維持健康的帝王條款,那麼有個問題可以當作檢驗的試金石,那就是,「都不運動」是否違反「攝取均衡的飲食」?

二、

「依據《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賄選成立,是向有投票權者買票;未宣誓就職,還不是議員,因此沒有投票權。根據「罪刑法定主義」,必須無罪!」

請參照以下民國九十年(哦!!就是十年前的)最高法院意見:

最高法院九十年度第六次刑庭會議

http://tps.judicial.gov.tw/mem/90s6.htm

直接寫結論,全文請點連結:

查刑法第一百四十三條、第一百四十四條有關投票行賄、受賄處罰之規定,旨在防止金錢之介入選舉,以維護選舉之公平與純正。惟近年來選風惡化,候選人為求當選,乃競相提早賄選活動,尤其縣市議會正副議長之選舉,正副議長候選人每提前於縣市議員選舉之前,即對於有意參選之人預為賄賂或資助競選經費,並均約定於其等當選後投票選其為正副議長,甚為常見。類此提前賄選行徑,敗壞選風尤甚,亟待依刑法相關之規定加以規範。若猶拘泥於狹隘之字義解釋,謂刑法第一百四十三條、第一百四十四條所謂之「有投票權之人」,須一律以行賄、受賄時已現實具有「有投票權人」之資格者為限,而排除其中於行賄、受賄當時尚未取得投票權,惟事後已取得投票權之人於其外,則類此提前賄選之行為,法律即無從予以約制處罰,無異鼓勵賄選者提前為之,以為脫法,顯非立法本意。而上述正副議長選舉之賄選情形,其提前賄選之雙方,於行賄、受賄當時,均預期以行賄之對象或受賄之主體將來當選縣市議員取得投票權時,再履行投票選舉行賄者(或特定之人)為正副議長,始達成雙方約定之條件,而完成其犯罪行為。故於行賄、受賄時,雖尚未當選議員,非屬現實的「有投票權之人」,惟此係著手賄選之實施,待日後果當選縣市議員而取得投票權時,犯罪構成要件即屬成就,而成為現實的「有投票權之人」。此原在賄選者之預期及其犯意之範圍內,均為其犯罪行為內容之一部,並不以其賄選在先,當選在後,而影響其犯之成立。準此,縣市議會正副議長之選舉,於行賄受賄當時,其行賄之對象或受賄之主體,雖尚未當選縣市議員,但於事後選舉揭曉結果,其已當選為縣市議會議員而取得投票權者即與刑法第一百四十三條、第一百四十四條規定「有投票權之人」之要件該當。


(中略)


投票行賄罪、受賄罪立法目的在維持選舉之公正及純潔,並有憲法第一百三十二條為最高依據。對本罪不侷限於先取得投票權而行、受賄之傳統形式上文義之解釋,以其既有行、受賄之行為,及約許之實,並已取得投票權為已足,不問其間之先後順序,自符「可能之文義」之界線,與一般人民法的感情相契合,且為一般人民所得接受及認知,並無違背罪刑法定主義之虞。



-----------------------

熊熊如果只是經濟系的教授,那麼偶爾講錯,那麼算你是跨行不長眼,這是台灣很多教授的通病,原亦不足為奇!

但如果有一隻熊熊自命為台灣法律經濟分析的專家,那麼,要在報紙寫篇文章,不用稍微查一下?稍微謹慎一點嗎?

2011年6月2日

【芸芸語錄】紙星星的願望

一年級的時候,有一堂勞作是摺紙星星,一個一個小小的,若裝滿一個空的果醬瓶,願望便可以實現云云。

當時芸芸妹妹不知何事在忙做不了一瓶,兩個小表哥說他們之前做了一大堆,可以送給她充數,可偏偏告別舅舅家時又忘了帶到。

總之,作業雖然沒交成,但那一瓶紙星星終究是落到了芸芸妹妹的手裡,偶爾,會做一些補進去。

有一天,芸芸妹妹跟我說,摺紙星星許願真的有用吔!

她說:我許願 Elan和 Elisa 兩個人可以和好,而且都要跟我好,今天真的實現了。

這是芸芸妹妹二年級時候的願望,茲以誌之!

〔書法展覽〕書有法──侯吉諒師生書法聯展


書有法──侯吉諒師生書法聯展


展期:

2011年6月4日-6月25日
6月6日端午節及每周日休館

展場:

太平洋文化基金會藝術中心
台北市重慶南路3段38號B1
電話:2337-7155
(自捷運中正紀念堂站二號出口,由南海路或寧波西街至重慶南路左轉,步行約10-15分鐘。)



◎書有法──侯吉諒師生書法聯展海報之一。




◎書有法──侯吉諒師生書法聯展海報之二。










◎侯吉諒作品。




◎張玉貞作品。




◎吳鳴作品。




◎張邑丞作品。




◎王若芸作品。




◎侯吉諒作品。




◎張玉貞作品。




◎吳鳴作品。




◎張邑丞作品。




◎王若芸作品。




◎林雪明作品。




◎蘇郁棻作品。




◎許映鈞作品。




◎梁佳文作品。




◎梁靜萍作品。




◎劉錫麟作品。




◎林佳蓉作品。




◎冀龍翔作品。




◎過子儀作品。




◎陳鎮宏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