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7日

【瑣記】波本的滋味

原該找大頭青兄來同飲,或邀那個他不認得我我認得他的唐諾先生來喝一杯,這個叫作波本酒的東西。

近一、二年來,我會有意無意在大賣場如家樂福的酒架上偷瞄有沒有波本酒的蹤跡。波本威士忌,一種美國生產的酒,在那個新大陸仍遠遠落後歐陸的時代,沒錢拿大麥釀酒的美國人用玉米釀出了山寨版的威士忌,就叫波本。不論滋味或價位,都遠遠落後於真正的蘇格蘭威士忌。

會想喝波本,只有一個理由,就是卜洛克筆下的馬修.史卡德先生,一位自紐約警界退休不肯申請偵探牌照的偵探,一個每每讓我聯想起「生死中年兩不堪,生非容易死非甘」這兩句詩的小說中人,在他戒酒之前,終日喝的就是便宜的波本。

所以要找大頭青同飲,因為是他介紹這一系列小說給我;所以要找唐諾同飲,則是因為這一系列小說的每一本都有他老先生的導讀。

前日終於在家樂福的酒架上找到一瓶波本威士忌,叫作老時光(EARLY TIME),真的便宜的很,750cc不過兩、三百元。我想,史卡德在紐約街角雜貨店能買到的,大約就是這種貨色吧!

趁夜獨飲了一些。

吾不嗜酒,也不能喝多,經驗值及戰鬥力普遍底低落。但在台灣錢很大的那些年,也曾於宴席間喝了幾次的「皇家禮砲」,這酒的滋味,和波本是判若雲泥。

這波本威士忌,聞起來有酒味,喝下去無酒香,雖然不辣,但齒頰間幾無餘韻可言。若是要苦酒滿杯,這酒是最適合不過了!

難怪史卡德只喝波本,喝到不醒人事路倒送醫。在酒精與生命的對抗下,一個還是要站起來走到街上去的受傷的老靈魂,是沒有餘裕或間隙再去分辨什麼泥碳香、大麥香、木桶香云云。

沒喝過波本,又怎麼知道小說在寫什麼?

接下來,或許要找一瓶愛爾蘭威士忌來嚐嚐,看看是否有黑道老大米基.巴魯和他的好朋友-戒了酒的馬修.史卡德,長夜漫漫、一燈獨明、晤言不盡的味道。

2 則留言:

biki 提到...

最近在讀山崎豐子,好像應該冰一壺大吟釀來順順口;那什麼適合百萬小說「磨鐵路之城」呢?大概是檳榔攤買來略帶青澀的台啤吧!每次讀唐諾的書,我只想要一小杯濃濃的咖啡提神。
書法展未去捧場,失禮失禮。就等七月到家裡和我老公吟詩誦詞時,再把家裡所有的酒類都試過一遍吧!

小杜白雲 提到...

嘿嘿!書法展到6/25,還有二星期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