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31日

【笑林廣記】笑林廣記精選集(2011年初在臉書上連載)

今年三月間,突萌大志要在臉書上連載笑林廣記,以饗眾人一日一笑,可惜撐不了多久就停了。人而無恒,看來是連巫醫也做不成了!

先前所貼笑話,且先留在此處作個紀念吧!

3.9

每天貼一則笑林廣記的笑話好了,這本書真的超好看,可惜沒有每個人都看。

《願殺》

妻妾相爭,夫實愛妾,而故叱之曰:「不如殺了你,省得淘氣。」妾仰入房,夫持刀趕入。妻以為果殺,尾而視之,見二人方在雲雨。妻大怒曰:「若是這等殺法,倒不如先殺了我罷!」


3.10

每天笑林廣記:

《許願》

老翁素苦陽萎,偶見豬羊交感,不覺動興。夜歸與妻同臥,觸著日間所見,陽事突舉,急與妻行事。恐其半途痿棄,遂摩擬日間形狀,口念:「一個豬,一個羊。」妻曰:「老賊囚,來不得罷了,如何這般大願,直得就許出來。」


3.10

顧慮到六、日可能不會上網,所以把五、六、日三天的笑林廣記一次貼上三條好了:

《升 官》
一官升職,謂其妻曰:「我的官職比前更大了。」妻曰:「官大不知此物亦大不?」官曰:「自然。」及行事,妻怪其藐小如故,官曰:「大了許多,汝自不覺著。」妻曰:「如何不覺?」官曰:「難道老爺升了官職,奶奶還照舊不成?少不得我的大,你的也大了。」

《家 屬》
官坐堂,眾役中有撤一響屁,官即叫:「拿來!」隸稟曰:「老爺,屁是一陣風,吹散沒影蹤,叫小的如何拿得?」官怒云:「為何徇情賣放?定要拿到。」皂無奈,祇得取乾屎回銷:「稟老爺,正犯是走了,拿得家屬在此。」

《陽硬》
或問和尚曰:「汝輩出家人,修煉參禪,夜間獨宿,此物還硬否?」和尚曰:「幸喜一月止硬三次。」曰:「若如此大好。」和尚曰:「只是一件不妙,一硬就是十日。」


3.11

原想每日一則笑林廣記是否該停止。但遭逢大變,能笑一笑,或許才好。(按,日本大地震。)

文前說明:明朝人稱我們現在所指「老大的弟弟、老三的哥哥」這種東西,叫作「卵」。現在人雖不這麼用了,但「卵蛋」一詞,大概老一點的人都還知道是什麼東西。吾以為台語中常用的那個發音,其對應的字可能也是「卵」,比如說「卵叫」、「卵趴」之類的。好了,說明完畢,請看笑話:

《娶頭婚》

一人謀娶,慮其物小,恐貽笑大方,必欲得一處子。或教之曰:「初夜但以卵示之,若不識者,真閨女矣。」其人依言,轉諭媒妁,如有破綻,當即發還。媒曰:「可。」及娶一婦,上床解物詢之,婦以卵對。乃大怒,知非處子也,遂遣之。再娶一婦,問如前,婦曰:「雞巴。」(在淨化版中,是寫作「琵琶」)其人詫曰:「此物的表號都已曉得,一發不真。」又遣之。最後娶一年少者,仍試如前,答曰:「不知。」此人大喜,以為真處子無疑矣,因握其物指示曰:「此名為卵。」女搖頭曰:「不是。我也曾見過許多,不信世間有這般細卵。」


3.12

「卵」的意思我就不再重覆了。今日笑林廣記如下:

《卜孕》

一人善卜,又喜詼諧。有以孕之男女來問者,卜訖,拱手恭喜曰:「是個夾卵的。」其人喜甚,謂為男孕無疑矣。及產,卻是一女,因往咎之。卜者曰:「維男有卵,維女夾之。有夾卵之物者,非女子而何?」


3.14

每日笑林廣記,「卵」笑話再一篇。

文前解說:
脫科:以前考科舉,全部都落榜的情形,叫作脫科。
聖像:孔子像也!

《脫科》

某年鄉試,一縣脫科。諸生請堪輿來看風水,以泥塑聖像卵小,不相稱故耳。遂喚妝佛匠改造。聖人大喝曰:「這班不通文理的畜生,你們自不讀書,干我卵甚事!」


3.15


每日笑林廣記:

《手氏》
一人年逾四旬始議婚,自慚太晚,飾言續弦。及娶後,妻察其動靜,似為未曾婚者。乃問其前妻何氏,夫驟然不及思,遽答曰:「手氏。」


3.16


有人說黃色笑話太多了,本日笑林廣記來一則與性器官無關的好了:

《及第》

一舉子往京赴試,僕挑行李隨後。行到曠野,忽狂風大作,將擔上頭巾吹下。僕大叫曰:「落地了!」主人心下不悅,囑曰:「今後莫說落地,只說及第。」僕領之;將行李拴好,曰:「如今恁你走上天去,再也不會及第了。」

3.17


周末笑林廣記兩則,本週末道德重整,沒大:


《品茶》

鄉下親家進城探望,城裡親家待以松羅泉水茶。鄉人連聲贊曰:「好,好。」親翁以為彼能格物,因問曰:「親家說好,還是茶葉好,還是水好?」鄉人答曰:「熱得有趣。」

《盜牛》

有盜牛被枷者,親友問曰:「汝犯何罪至此。」盜牛者曰:「偶在街上走過,見地下有條草繩,以為沒用,誤拾而歸,故連此禍。」遇者曰:「誤拾草繩,有何罪犯?」盜牛者曰:「因繩上還有一物。」人問:「何物?」對曰:「是一隻小小耕牛。」


3.20

過完了道德重整的週末,本週,我們應該要真誠面對邪惡的現實。今日笑林廣記如下:

《七字課》

一學生聰穎,對答如流。師出兩字課曰:「月落。」徒即對曰:「日出。」又云:「和尚。」答曰:「尼姑。」師曰:「青山。」徒曰:「白水。」又出一字曰:「去。」徒即應聲曰:「來。」師又合串總念云:「月落和尚青山去。」徒亦答念對云:「日出尼姑白水來。」

---------

看完之後,也許有人會覺得,這有什麼好笑?

這就要談到發音的問題,每個時代、每個地域都會有不同的發音,在明朝,「入」和「日」是諧音的,所以讀《笑林廣記》看到「日」這個字,大部分都是暗示「入」這個字,至於「入」什麼東西,應該不需要我再解釋了吧!總不能問人說:請問那個「法克」是「法克」那裡啊?


3.22

昨日太忙,竟忘了貼笑林廣記,今日且貼個兩則來笑笑!

《出氣》

一女未嫁,父母索重聘。既嫁初夜,婿怪岳家爭論財禮,因恨曰:「汝父母直恁無情,我只拿你出氣。」乃大幹一次。少傾又曰:「汝兄嫂亦甚可惡,也把你來發泄。」又狠弄一番。兩度之後,精力疲倦,不覺睡去。女復搖醒曰:「我那兄弟雖小,日常多嘴多舌,倒是極蠻憊的。」

《納茄》

一婦晝寢不醒,一人戲將茄子納入牝中而去。婦覺,見茄在內,知為人所欺,乃大罵不止。鄰嫗謂曰:「其事甚醜,娘子省口些罷。」婦曰:「不是這等說,此番塞了茄兒不罵,日後冬瓜、葫蘆便一起來了。」


3.23

笑林廣記中開相士玩笑的不少,今天先來一則:

《觀相》

一相士苦無生意,拉住人相。那人曰:「不要相。」相者強之再三,只得解褲出具,謂曰:「此物倒求一觀。」相者端視良久,乃作贊詞云:「看你生在一臍之下,長於兩膀之間,軟柔柔而向東向西,硬棚棚而矗上矗下,遇妻妾而無禮,應子孫而有功。一生梗直,兩子送終。日後還有二十年好運。」問他有何好處,曰:「生得一臉好鬍鬚。」


3.25
昨天又忘了笑林廣記,今天補兩則。不可一日無笑,又一日無笑,不可不補笑一次也!

文前說明:明朝的科舉,最基層的是考秀才,分為六等,只有考在一、二等的,才能參加鄉試。若考在六等,則終身不得再考,謂之「去前程」。考在四等,則要被打屁股,但仍有再考的機會。


《七等割屪》

一士考末等,自覺慚愧,且慮其妻之訕己也。乃假一說誑妻曰:「從前宗師止於六等,今番遇著這個瘟官,好不厲害,又增出一等,你道可惡不可惡?」妻曰:「七等如何?」對曰:「六等不過去前程,考七等者,竟要閹割。」妻大驚曰:「有這等事,你考在何處?」夫曰:「還虧我爭氣,考在六等,幸而免割。」


《求簽》

一士歲考求簽,通陳曰:「考在六等求上上,四等下下。」廟祝曰:「相公差矣,四等止杖責,如何反是下下?」士曰:「非汝所知。六等黜退,極是乾淨。若是四等,看了我的文字,決被打殺。」

3.28

連周末,今日共計三則笑林廣記。古代男女授受不親,但女子之間,談的也是挺露骨的。

《沒良心》

一妓倚門而立,見有客過,拉人打釘,適對門樓上,姑嫂二人推窗見之,姑問嫂:「扯他何事?」嫂曰:「要他行房。」須臾事畢,妓取厘戥夾剪付之,姑曰:「彼欲何為?」嫂曰:「行過了房,要他出銀子。」姑嘆曰:「好沒良心,如何反要他出。」

《謝周公》

一女初嫁,哭問嫂曰:「此禮何人所制?」嫂曰:「周公。」女將周公大罵不已。及滿月歸寧,問嫂曰:「周公何在?」嫂云:「他是古人,尋他做甚?」女曰:「我要製雙鞋謝他。」

《新人哭》

幼女出嫁,喜娘歸。主母問:「姑娘連日動靜何如?」答曰:「頭夜聽得姑娘哭,想是面生害怕。第二晚不想官人哭。」母駭問:「為何?」云:「姑娘扳痛了屁股。第三夜隨嫁丫頭又大哭。」母曰:「更奇怪。」喜娘曰:「我曾問來,他說這樣一個好姑娘,口口聲聲只叫要死。」


3.29

今日三二九青年節,為了配合馬小九政府紀念當年起義的壯士,所以就不來黃色的了!

《殘疾婿》

一家有三婿,俱帶殘疾。長是瘌痢,次淌鼻膿,又次患瘋癲。翁一日請客,三婿在坐,恐其各露本相,觀瞻不雅,囑咐俱要收斂。三人唯唯。至中席,各人忍耐不住,長婿曰:「適從山上來,撞見一鹿,生得甚怪。」眾問何狀,瘌痢頭瘡癢甚,用拳滿首擊曰:「這邊一個角,那邊一個角,滿頭生了無數角。」其次鼻涕長流,正無計揩抹,隨應聲曰:「若我見了,拽起弓來,棚的一箭。」急將右手作挽弓狀,鼻間一拂,涕盡拭去。三癩子渾身發癢難禁,忙將身背牽聳曰:「你倒膽大,還要射他!把我見了,幾乎嚇殺,幾乎嚇殺。」

4.4

中間丟失了幾天的笑林廣記連載,今日復刊,先來學個詞:「黌門」,「黌」唸作「紅」,「黌門」是孔廟的一個門,也是學校的意思,下次經過孔廟可以去找看看。進了「黌門」唸書,考上科舉,出了「黌門」,就可以當官了。

《黌門》

三秀才往妓家設東敘飲,內一秀才曰:「兄治何經?」曰:「通《詩經》。」復問其次,曰:「通《書經》。」因戲問妓曰:「汝通何經?」曰:「妾通月經。」眾皆大笑。妓曰:「列位相公休笑我,你們做秀才,都從這紅門中出來的。」


4.6

昨日清明節又停刊一日,今日笑林廣記如下,可見滿嘴dirty talk,不是現代人的專利。


《喚茶》

一家客至,其夫喚茶不已。婦曰:「終年不買茶葉,茶從何來?」夫曰:「白滾水也罷。」妻曰:「柴沒一根,冷水怎得熱?」夫罵曰:「狗淫婦!難道枕頭裡就沒有幾根稻草?」妻回罵曰:「臭忘八!那些磚頭石塊,難道是燒得著的!」


4.7

從來,當老師都是很辛苦的!今日笑林廣記:

《師贊徒》

館師欲為固館計,每贊學生聰明。東家不信,命當面對課。師曰:「蟹。」學生對曰:「傘。」師贊之不已。東翁不解,師曰:「我有隱意,蟹乃橫行之物,令郎對『傘』,有獨立之意,豈不絕妙。」東翁又命對兩字課,師曰:「割稻。」學生對曰:「行房。」師又贊不已。東家大怒,師曰:「此對也有隱意,我出『割稻』者,乃積穀防飢。他對『行房』者,乃養兒待老。」


4.8

此連載讀者偏好有顏色的笑林廣記,說不得,只好再來一記:

《呼不好》

一新婦初夜,新郎不甚在行,將陽物放進而不動。女呻吟曰:「哎喲,不好,脹痛!」夫曰:「拿出罷?」女又呻吟曰:「哎喲,不好,空痛!」夫曰:「進又脹痛,出又空痛,汝欲怎麼?」女曰:「你且拿進拿出間看。」

4.12

經我研究《笑林廣記》,發現在明朝行房的習慣,是女生的腳一定翹得半天高。

《起半身》

一夫婦新婚,睡至晌午不起。母嫌其貪睡,遣婢潛往探之。婢覆曰:「官人、娘子,大家才起得一半了。」母問何故,婢曰:「官人起了上半身,娘子只起得下半身著哩。」


《掮腳》

新人初夜,郎以手摸其頭而甚得意,摸其乳腹俱歡喜,及摸下體,不見兩足,驚駭問之,則已掮起半日矣。


4.14

其實笑話也有分窮富的,以下的笑話便是窮人家的笑話,房子不夠大,全家只能睡一張床,才鬧得出如此笑話。

《嗔兒》

夫妻將舉事,因礙兩子在旁,未知熟睡不曾。乃各喚一聲以試之。兩子聞而不應,知其欲為此事也。及雲雨大作,其母樂極,大呼叫死。一子忽大笑,母慚而撻之。又一子曰:「打得好,打得好,娘死了不哭,倒反笑起來。」

《凍殺》

夫婦乘子熟睡,任意交感。事畢,問其妻「爽利麼?」連問數語,妻礙口不答。子在腳後云:「娘快些說了罷,我已凍殺在這裡了。」


4.15

夫妻鬥嘴也是笑話的好材料!今日笑林廣記:

《寡欲》

一貧家生子極多,艱於衣食。夫咎妻曰:「多男多累,誰教你多男?」妻曰:「寡欲多子,誰教你寡欲!」


4.16

古時候,家中的「偷媳事件」可能常常發生,笑林廣記中這種笑話非常之多。


《賣古董》

一翁素賣古董為業,屢欲偷覷其媳,媳訴於婆。一日,嫗代媳臥,翁往摸之,嫗乃夾緊以自掩。翁認為媳,極口贊譽,以為遠出婆上。嫗罵曰:「臭老賊,一件舊東西也不識,賣甚古董!」

《換床》

一翁欲偷媳,媳與姑說明,姑云:「今夜你躲過,我自有處。」乃往臥媳床,而滅火以待之。夜深翁果至,認為媳婦,雲雨極歡。既畢,嫗罵曰:「老殺才,今夜換得一張床,如何就這等高興!」


《謝媳》

一翁扒灰,事畢,揖其媳曰:「多謝娘子美情。」媳曰:「爹爹休得如此客氣,自己家裡,那裡謝得許多。」

《毛病》

一翁偷媳,媳不從,而訴於姑。姑曰:「這個老烏龜,像了他的爺老子,都有這個毛病。」

《拿訪》

一人作客在外,見鄉親問曰:「我家父在家好麼?」鄉親曰:「好是好,前日按院訪拿十二個扒灰老,尊翁躲在毛廁裡,幾乎嚇殺。」


《雷擊》

有客外者,見故鄉人至,問:「家鄉有甚新聞?」曰:「某日一個霹靂,打死十餘人,都是扒灰老。」其人驚問曰:「家父可無恙乎?」答曰:「令尊倒幸免,令祖卻在數內,一同歸天了。」

《偷弟媳》

一官到任,眾里老參見。官下令曰:「凡偷媳婦者站過西邊,不偷者站在東邊。」內有一老人慌忙走到西首,忽又跑過東來。官問曰:「這是何說?」老人跪告曰:「未曾蒙老爺吩咐,不知偷弟媳婦的,該立在何處?」


4.17

這樣子的夫妻吵架,也蠻有趣的。也可以看出男人只剩一張嘴之後的心理不健全之處。今日笑林廣記:

《噴嚏》

老夫婦正在交合,妻忽打一噴嚏,此物脫出,乃大怒吵鬧。次早,鄰婦問曰:「你老夫婦,為何昨夜不睦?」答曰:「不要說起,老賊近來一發改變得不好,嚏也打不得一個。」


4.18

以下第一則笑話,其實並不好笑,但可以推測笑林廣記所記載的笑話,並不是流行於講「官話」的地區;亦可知中國從來書同文,而語不同音也!KMT在台灣推行的國語運動,誠千年以來僅見之暴政!

第二則笑話,也不好笑,但由諧音,推測笑林廣記的笑話可能是以閩地發音為主。

《官話》

有兄弟經商,學得一二官話。將到家,兄往隔河出恭,命弟先往見其父。父問曰:「汝兄何在?」弟曰:「撒屎。」父驚曰:「在何處殺死的?」答曰:「河南。」父方悲慟而兄已至,父遂罵其次子:「何得妄言如是?」曰:「我自打官話耳。」父曰:「這樣官話,只好嚇你親爺罷了。」


《十惡不赦》

鄉人夤緣進學,與父兄叔伯暑天同走,惟新生撐傘。人問何故,答曰:「入學不晒(十惡不赦)。」

2011年7月25日

【法律】由歷史觀點來看法院、檢察官到底是什麼?

最近司法案件屢屢上報,每每成為網民攻擊的對象。而且批評的內容已經由法官的貪污,如先前的高院法官貪瀆案件;轉進到了法官於案件判斷上的實質場域,如近來一系列性侵害案件的判決或裁定。而且,網民對於攻擊後者的「熱情」,遠遠高於前者。

網民認為,法官的認定背離了人民的想法,背離的常識,背離了人民的情感。搞得總統、司法院長也出來大喊「司法為民」的口號。

然而,就邏輯上來說,上開攻擊法官的論述要成立,前提是人民的想法必需要是對的。人民的想法如果是錯的,法官卻跟隨人民的想法去做判決,那是很危險的一件事。這種事例史不絕書,比如說對政治犯的判決、對不同種族的判決等等,那些法官也很跟隨民意(或者上意),那些被告在那些個時代也是國人皆曰可殺,結果真的在司法系統中被國家合法的殺害了。

這是人類最殘酷的歷史之一。對此視而不見,或見而不理解,卻是台灣社會普遍的現象。

我們的司法制度(含檢察官、法院)是直接從外國的制度移植過來的,和吾國原本的文化可說是格格不入。老一輩人總認為,如果安安份份的做人,不論法律規定再怎麼嚴格,也不會犯到自己頭上,所以,為了治安好一點,好人的保障多一點,法律越嚴格越好。換言之,那些被警察、檢察官、法院抓去的人,一定是自己有問題,或至少很三八,才會這樣。他們對於「保護這種有問題、不合羣的人的人權」一向興趣缺缺,對處罰他們則鼓掌叫好,直呼大快人心!

在現代化的過程中,台灣又經歷了威權統治。這個政府一方面為了對抗中國共產黨,投向美國之保護,不得不高舉民主、自由、人權陣營之大旗;另一方面又為維持其暴力統治,做盡殘害自由、民主、人權的壞事。在這個過程中,政府不斷曲解司法制度的功能,並在國民義務教育中自圓其說,造成國民對司法制度認知有很多誤解。

記得小學三、四年級時,我們班導師就說過:戒嚴很好,治安好,有人反對戒嚴是別有用心。像這種離譜的公民教育,怎麼可能教出正確的法治觀念?

吾國之民,對於檢察官、法官的想像,其實還在包公時代。認為法官、檢察官就應該要處罰壞人,保護好人,要把壞人通通抓起來關,讓好人安居樂業。若非如此,就是失職。

我們不能否認處罰壞人、保護好人是法官、檢察官的工作內容之一,但這並不是其制度設計的目的。在西歐出現符合現代意義的法官、檢察官,其歷史背景並不是要求他們要「處罰壞人」,而是希望有個制度可以「保護被告」。

所以法官、檢察官的工作,就在於確保被告可以受到法律的保護,可以受到訴訟程序的保護,可以受到無罪推定原則、正當法律程序的保護。符合這個前提之下,才能談到處罰壞人的問題。

從前的國王,可以直接侵害人民的生命、自由、財產權利。後來英國發生了革命,人民肯認國王的統治權力,認為國王為了統治所需,有時的確會侵害到人民的生命、自由、財產權利,但如果國王要這麼做,要經過公正第三者的裁判,此即現代法院的由來。

因此,限制國王的權力(行政權),保護民權,即現代法院出現的目的。換言之,法院的主要功能不在於處罰被告,而在於審查檢察官的起訴是否能證明被告犯罪?如果能證明,施以何種刑罰才適當?審查檢察官、警察對被告人權的侵害(如監聽、搜索、羈押)是否合法、必要、適當?

而我國刑事訴訟法規定,檢察官對被告有利及不利之事項均應一律注意。或許有人會覺得奇怪,法院為公正第三人,檢察官則為控方,檢方應該盡其攻擊之能事,被告的防禦應該是律師的事情,為何法律要規定檢察官對於被告有利的部分也要注意呢?

我們在看美國的法律相關影劇時,檢察官要入被告於罪,可說無所不用其極,那有一點對被告有利、不利應一律注意的情形存在?

其實,這個部分從歷史源流來說,是抄法國的。在近代史上,法國的法院並沒有像英國的法院一樣在現代化的過程中轉換角色變成人民權利的守護者;相反的,法國的法院受到皇帝、貴族的控制及影響,是侵害平民權利的打手。

法國也有革命,然其革命的結果並沒有造成法院的改頭換面,反而出現了檢察官的變革。當時法國的檢察官被稱為人民權利的保護官,法律限制只有檢察官可以起訴犯罪,而且法院只能在檢察官起訴的範圍內審判,沒有起訴,就沒有裁判,不得訴外裁判。

是以那時候的法國,是用清新正直的檢察官,來限制老朽腐敗的法院權力。因此,檢察官當然要對被告有利及不利的部分均加以注意,其目的本來就在於保護無辜的被告(通常是平民),不要讓無辜的被告到法院去接受不公正的審判(通常是貴族的意志)。

不同的歷史背景,造成不同的制度設計,不同的法律規定。我們可以把法律條文抄過來,但歷史、文化是沒辦法用抄的。我們抄了以保護被告為目的之法院、檢察官制度,不代表我們就可以運作的很順暢,就能夠發揮一樣的功能。

事實上,我們的普羅民意一直到今天都還不認同這一點,還是認為警察、檢察官、法院是一條生產線,把犯人送進這條生產線,就應該得到一個刑罰的結果。

我們的民眾也一向不了解檢察官、法院是三權分立下互相制衡的行政權及司法權,兩者的功能性是對立、制衡,以保障被告在程序中的權利不受侵害;而不是互相合作,就為了把被告抓起來關。

在中國的歷史上從來就沒有出現過檢察官、法官這種對立關係,只有一手包辦警察、檢察官、法官、獄卒業務的縣太爺。一直到現今2011年,受過相當教育的社會人士到了法院,對於坐在法庭上的人,到底是檢察官還是法官,還是很多人搞不清楚,常常叫錯。

這表示台灣民眾對於法官、檢察官的制度性功能認知,依然相當模糊。可以說沒有最基本的法治觀念。

我不知道現在的公民教育、法治教育在教什麼?我不知道現在學校是否還在教國父孫中山先生發明了五權既制衡又合作的五權憲法是最先進的政治思想這種謬論?我只知道這種最基本的法治教育,關乎公民的素質,關乎文化的品質,關乎民主政治的良好發展,能不慎乎?

【書法】《洛神賦》大大寫!

出國前的兩次上課,老師表示筆法退步了,節奏跑掉了,有些細緻的東西不見了。

出國後的第一次上課,這些東西居然自己跑回來了。事實上出國十五日練習書法的次數相當少,因此不是憑熟練找回感覺,反而可能是放空一陣子,心情較定的結果。

畢竟是不熟,所以字寫的大一點。回家也練大一點的字(目前又縮小了點,但仍不是寫原大)。


大小之比大約是如此:

DSCF5185


寫起來大約是這樣子:

DSCF5186

DSCF5187

DSCF5188

DSCF5189

2011年7月24日

〔閱讀〕《屠夫》讀後感


通常連續殺人犯都是獨行的犯罪者,至少我們得自媒體報導或是影視戲劇的印象是如此。然本書作者菲利浦.卜洛卻揭露了一個真實故事,故事中綽號空手道湯米的湯米.彼特拉不但是個連續殺人魔,而且還是紐約黑手黨的分堂堂主。他殺人、分屍不但自己動手,還指揮手下來幫助。

由於犯案的過程太過恐怖,比如說把死亡的被害人拖進浴缸,脫光自己全身衣物一起進到浴缸裡將被害人分屍裝袋,然後就在同一地點梳洗完畢再穿衣服。這血淋淋的過程至少要耗費數小時,連黑手黨的成員都受不了這種心理壓力。而這一種心理陰影竟也成了日後緝毒局幹員突破心防策動其黨徒窩裡反的重要因素。

彼特拉,紐約壞區出身的移民之子,幼時五短身材兼有一嘴米老鼠卡通口音的他,受盡街坊、學校惡少的覇凌。某日看了李小龍的電影深受啟發,拜師苦練武術,並因成績優異曾遠赴日本學習空手道兩年有餘,不但有一身的功夫,還頗有武士道刻苦自勵的精神。

彼特拉販毒而不吸毒,對女性頗為專情,不亂玩女人,固定健身以維持身手矯健,並大量閱讀戰爭、格鬥、解剖等相關書籍以增進知識。

依書中的內容,看不出彼特拉童年時有遭性侵的跡象,其反社會之人格及殘忍的行為究竟出於何種童年創傷,可能還是個謎。而其成年後的種種謀殺犯行,也有相當的合理性及目的性(當然是不道德且不合法的),多是幫派火併、處決背叛者或是拖欠毒品帳款的人,並不是依某種特徵去尋找被害人。

是以雖然彼特拉也有收集被害者遺物的類似儀式性行為,但看來仍較似反社會人格者antisocial personality disorder,如陳進興之流。而非如《沈默的羔羊》電影裡的那種病態人格Psycopathic

然不同者在於,小老弟陳進興早已在台灣槍斃伏法。而這位據信前前後後殺了六十餘人的黑手黨殺手前輩彼特拉尚可在美國賓州的艾倫伍德聯邦監獄了度殘生。當陪審團宣讀判決結果時,彼特拉還轉頭向律師說了句:「他們果然沒有膽子讓我死。」看來在國人皆曰可殺的情形下,陪審團中仍有堅持反對死刑的陪審員。

而彼特拉遭逮捕後,並沒有供出任何一項黑手黨的犯行,想來獄裡獄外「黨」都會報答他的效忠。(怎麼美國人民沒有去抗議美國的恐龍法官?)

此彼特拉之事跡本已自成傳奇,宜以平鋪直敘之描寫,最能顯現其泯滅人性之恐怖。然作者之寫作策略較為交叉繁複,感覺上用了太多的形容詞(不知是否與譯者有關?),反而削弱了閱讀本書的趣味,殊為可惜。

(感謝商周出版社提供試讀機會http://blog.roodo.com/dali_novel/archives/15891323.html

2011年7月21日

【閱讀】《溫柔酒吧》關門之後

做一個心甘情願受傷且沒有光環的英雄,在脆弱、遲疑中展現堅強,在巨大的人生黑暗裡展現完全不足以改變世界,但或許有機會可以改變自己的小小勇氣,那種看起來很巨大,其實很渺小;或者看起來很渺小,其實很巨大的勇氣。

這就是我讀勞倫斯.卜洛克所著《馬修.史卡德系列小說》時複雜感覺之其一,其餘尚有許多說不出來的地方,然我不能掩飾的是我對這一系列小說的偏愛。

偏愛之中,當然也有比較例外的部分,比如說《酒店關門之後》這一部便是我較無共鳴的小說。簡言之,我不知道這部小說在寫什麼,我搞不清楚他傷逝的是什麼東西。

如果說《酒店關門之後》是一本獨立的小說,現在應該已經被我清理掉了。然吾眼所見,整個馬修.史卡德系列的十數本小說,本質上應該是一部很大的小說,《酒店關門之後》只是其中的一章。我總不能翻開一本小說,把看不懂的一章整個撕掉吧!

因此,我預留了重讀《酒店關門之後》的席位,畢竟這是猶待補足的一個章節。

然而,閱讀的奇妙之處就在於當你讀了一缸子的書,不知不覺中,竟會發生許多你意料之外的有機聯結。在卜洛克的酒店關門之後,我卻無意間踏進了J.P.莫林格的《溫柔酒吧》。

說有意卻似無意。我在網路上購得《溫柔酒吧》這本書時,其實根本不知道這本書的作者J.P.莫林格是何方神聖,也不知道這本書在寫些什麼玩意兒。我只認識這本書的譯者「宋偉航」。

在書堆裡混了一些年紀,就好像某些名字是你認識的人。若說淘書要有些冒險的精神,你不想總是在看了介紹、導讀之後再買書,也不想光憑書名、裝幀就以貌取書的下手,你總要有一點幽微的線索,有時候,譯者於我就是一個隱晦的暗示。

比如說《查令十字路84號》的譯者陳建銘,也譯有《非普通讀者》,其書虫之氣味甚濃,我若看了他譯的書,常常就直接買下來。又比如說宋偉航,在我眼中也是不隨便接翻譯的好像是朋友、讀友一樣的譯者。倒是翻譯界的大前輩陳蒼多老師,譯著甚豐,但我和他的譯文總是不能相處愉快,所以有時買些識得的書,發現譯者是陳蒼多老師時,反倒讓我躊躇不前。

總之,我又一次為了宋偉航之名,買下我之前完全沒聽過的《溫柔酒吧》,放在架上若干時日,某日晚上拿起來讀,隔天讀畢全書。原本應該要一氣呵成的,但感歎的是人老了,熬夜終究是不成了!

這《溫柔酒吧》不是小說,而是自傳。作者J.P.莫林格和卜洛克乃至馬修.史卡德一樣,都住在紐約或離紐約不遠的地方。我想他們上的酒吧可能聲氣相通、雞犬相聞吧!所以都負責收集受傷的人生和靈魂,把吐出來的磨難混在酒精裡,再喝下去,好像就沒有那麼難受了。但好像,也只是好像而已.......

《溫柔酒吧》本身就是一本非常好看的書,最好不要去檢索他、核對他、批判他,而是跟著他晃呀晃的晃一下,感受一下。然後,他就神奇的補足了我對《酒店關門之後》不知所云的困惑!

在酒吧中傷逝的,原來是這樣的東西。

2011年7月20日

【旅遊】聖地牙哥曬衣紀實

_IGP6911


在西班牙無敵艦隊橫行七洋的年代,留了不少西班牙地名在世界各地。因為西班牙國王信奉天主教,所以西班牙人取地名喜歡用聖人的名字,就是前頭會有個「SAN」。比如說「聖法蘭西斯」,這地方大家好像不太熟,不過「San Francisco」這個洋名一出,大家就知道有多出名了。

「San Francisco」在台灣通稱為「舊金山」,因為新金山跑到了澳洲,所以原本的金山只好變成舊金山。此次美西一行,也有參加到舊金山的當地旅行團,導遊是個生在美國的華人,華語雖然有點口音,但說的倒挺溜,他一直稱「San Francisco」為「三藩市」,感覺上蠻復古的一種說法。

其實名為「聖法蘭西斯」的地方並不很多,至少遠遠不如「San Diego」,以此稱聖人之名應譯作「聖迪亞哥」,但作為地名時,一般都翻為「聖地牙哥」。

這「San Diego」在台灣也有,西班牙人在十六世紀時曾在台灣北部建立基地,見一海岸風景甚美,沒什麼創意的他們就稱該地為「San Diego」,還好台灣先民很有創意,把「San Diego」譯作「三貂角」,現有白色燈塔一座,景觀絕佳。

當年老共射導彈要打老李的時候,媒體就有報導「三貂角」是最佳的「觀彈」地點,一時北濱荒郊車水馬龍,展現了正港台灣人「莊敬自強、處變不驚」的精神。

美國加州也有一個「San Diego」,在洛杉磯南方海邊,開車二個小時就到了。

在台灣,知道此「聖地牙哥」在美國西岸且有一個海洋世界者多,知道「三貂角」在台灣北海岸且有一個燈塔者少。這其實也展現了如騜所言:做人要很有「國際觀」的一面!

總之,這次的美西行,團中的小朋友甚多,到底還是要到聖地牙哥的海洋世界朝聖一趟。

此海洋世界其實並不甚大,比諸洛杉磯的迪士尼樂園或環球影城,只能算是小兒科。其水族館和屏東的海生館相比,也是小巫見大巫。不過,有三樣東西是台灣沒有的,一曰北極熊、二曰海象、三曰殺人鯨;其中殺人鯨更是明星中的明星,非看不可。

殺人鯨其實不像海豚那麼靈活,可以做出多樣化的表濱。但這種黑白兩色的鯨魚長得一副橡皮玩具的樣子,好比那黑白兩色的熊猫長得一副絨毛玩具的樣子,兼以體型又比海豚大隻很多,大顆又古椎,所以先天上就贏了一大截,只要會潑水把觀眾弄得濕淋淋的,大家就爽翻啦!

以下看圖說故事:

1.真的是大隻佬。
_IGP6849

2.雖然是比海豚笨重了些,但跳一跳還是難不倒殺人鯨的。

_IGP6903

_IGP6896

_IGP6840

_IGP6904

_IGP6901

3.最厲害的,就是用尾巴把水潑向觀眾席,水量之大,已不是傾盆大雨可以比擬,根本就是在淋浴了!

_IGP6867

下場就是如此:

_IGP6869


話說吾團三、四小兒,不聽導遊言,一入場就衝到第一排巴巴的等殺人鯨來潑水。果然弄到裡外兼濕的結果,此濕不是沾濕,而是濕到一面走一面全身滴水,而且是海水。

此時吾團的婆媽們,又發揮了台灣人克勤克儉、因地制宜的精神,把小朋友的衣服拿到廁所沖一下淡水,然後就當場曬起衣服啦!反正此地天氣乾燥太陽大,又有現成的曬衣架(嗯.....那個是扶手嗎?),就連濕透的鞋墊都拿出來晾一晾!

還好,並沒有很引人側目,也沒有被誤認為老共,大部分的人都是一副見怪不怪的樣子。看來,美國還是一個自由又友好的國度啦!BRAVO!

2011年7月12日

【旅遊】大峽谷之底,小孩玩大船!

_IGP6363


2011年暑假到美西一遊,參加了當地的旅行團,重新體驗了多年未嚐的「趕鴨」行程,在大巴士上風塵僕僕,披星戴月。只好一再安慰自己,這樣子彷彿無止盡的車行,正是體會美國之大所必要,想當年舒國治在美國大地上流浪多年,也不過寫就《流浪集》裡的兩、三篇文章,而吾人能在數日之中體會這種廣大無聊的流浪感,真的是賺太多了!

比如說拉斯維加斯含大峽谷的三天兩夜行程,竟只要價每人九十九元美金(含住、行,不含吃),其便宜之沒好貨就無待龜蓍了。此行安排居住之拉斯維加斯「李維拉酒店」(RIVERA)值得一記,因其破爛情狀,恐怕在近年內就會炸掉重建,吾人有幸在其倖存於世之日投宿其間,豈非不勝榮幸之至?

又趕路之時,導遊先生開口了,謂此行安排之大峽谷行程為「南峽谷」,係國家公園,從拉斯維加斯出發,單趟五小時的車程,因此只能在大峽谷停留一個多小時,便要趕個五小時回酒店,含上個廁所等停留時間,預計車程就要花十三小時,所以只要清晨四點給個MORNING CALL 就沒問題了!

但是可以換。如果換成「西峽谷」,單程就只要三小時,可以定點遊覽四小時,這才有時間搭直昇機遊大峽谷,去「南峽谷」是沒有時間給搭直昇機的。

而「西峽谷」是印第安人保留區,所以要門票六十九美元,含一份中餐;該處有著名的玻璃天空步道SKY WALK,門票要三十二美元;至於錯過了會一生後悔的直昇機行程,則要價一人一百七十九美元。

加一加,一個人要花美金二百八十元,才不會有入大峽谷空手而回之憾。

換不換?當然換!頭都洗一半了,只好認了。

不然花大錢來美國一趟,難道能就這麼算了嗎?導遊這可是說的好極了,不是嗎?只不過這一切都在車上用現金交易,差點沒錢買單贖身哩!

隔天,到了大峽谷,的確是挺壯觀的。不過在探索頻道和國家地理頻道深入各家電視的今天,難道還期待遊客會發出「哦..哦...哦........」的聲音嗎?

對攝影者而言,此行程真正在大峽谷的時間是早上十點、十一點至下午兩、三點,也就是陽光直射最烈的時段,想拍出什麼漂亮的照片,也實在是為難。

所以,還是認真玩玩比較實在!

而所謂的直昇機行程,就是搭直昇機從大峽谷的上方,飛到底下的科羅拉多河畔,大概六、七分鐘晃一下讓你瞧瞧。在峽谷底部則安排了一小段的遊船,大概是十來分鐘。然後就搭機返航,與那深谷大河和你的一人一百七十九元美金、一家四口共七百十六元美金約折合新臺幣兩萬元說聲拜拜,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相信我,即便如此,花這個錢也比那每人門票三十二美元的天空步道值得多了!)

在這個全民旅遊,你家隔壁樓下歐巴桑可能把埃及、土耳其當灶腳在走的時代,區區一個大峽谷,有什麼好寫好記的?

好像真的沒有什麼必要!不如就寫一段小小的緣份好了!

話說到了大峽谷的下面,坐上了科羅拉多河的遊船,遇到了一位貌似印第安原住民的船長。

船長問:「Where are you come from?」

「TAIWAN!」

「TAIWAN?」

唉!不會又是一個對TAIWAN和TAILAND傻傻分不清楚的外國仔吧!

「台灣那裡?」

哇!沒想到遇到了一個高雄來的船長。船長說在這條河裡開船的,就他一個是正港的台灣人啦!

正港的台灣人就要有台灣人的本色,天氣那麼熱,叫小朋友穿救生衣不是要熱死?船長技術那麼好,怎麼可能讓遊客掉到水裡?脫掉脫掉,規定算什麼?船長說不用穿就不用穿啦!

不然,弟弟你也來開一下船好啦!

且看吾家小兒,可是貨真價實的手把著方向盤(不過因為腳太短,油門就有勞船長來踩了),駕船載著我們一家和一些聽不懂中文而狀況外的老外,在科羅拉多河上飇了一會兒船。反正河大船少,水波不興,隨意東西,何其壯哉?

所以如此,堪為一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