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5日

【法律】由歷史觀點來看法院、檢察官到底是什麼?

最近司法案件屢屢上報,每每成為網民攻擊的對象。而且批評的內容已經由法官的貪污,如先前的高院法官貪瀆案件;轉進到了法官於案件判斷上的實質場域,如近來一系列性侵害案件的判決或裁定。而且,網民對於攻擊後者的「熱情」,遠遠高於前者。

網民認為,法官的認定背離了人民的想法,背離的常識,背離了人民的情感。搞得總統、司法院長也出來大喊「司法為民」的口號。

然而,就邏輯上來說,上開攻擊法官的論述要成立,前提是人民的想法必需要是對的。人民的想法如果是錯的,法官卻跟隨人民的想法去做判決,那是很危險的一件事。這種事例史不絕書,比如說對政治犯的判決、對不同種族的判決等等,那些法官也很跟隨民意(或者上意),那些被告在那些個時代也是國人皆曰可殺,結果真的在司法系統中被國家合法的殺害了。

這是人類最殘酷的歷史之一。對此視而不見,或見而不理解,卻是台灣社會普遍的現象。

我們的司法制度(含檢察官、法院)是直接從外國的制度移植過來的,和吾國原本的文化可說是格格不入。老一輩人總認為,如果安安份份的做人,不論法律規定再怎麼嚴格,也不會犯到自己頭上,所以,為了治安好一點,好人的保障多一點,法律越嚴格越好。換言之,那些被警察、檢察官、法院抓去的人,一定是自己有問題,或至少很三八,才會這樣。他們對於「保護這種有問題、不合羣的人的人權」一向興趣缺缺,對處罰他們則鼓掌叫好,直呼大快人心!

在現代化的過程中,台灣又經歷了威權統治。這個政府一方面為了對抗中國共產黨,投向美國之保護,不得不高舉民主、自由、人權陣營之大旗;另一方面又為維持其暴力統治,做盡殘害自由、民主、人權的壞事。在這個過程中,政府不斷曲解司法制度的功能,並在國民義務教育中自圓其說,造成國民對司法制度認知有很多誤解。

記得小學三、四年級時,我們班導師就說過:戒嚴很好,治安好,有人反對戒嚴是別有用心。像這種離譜的公民教育,怎麼可能教出正確的法治觀念?

吾國之民,對於檢察官、法官的想像,其實還在包公時代。認為法官、檢察官就應該要處罰壞人,保護好人,要把壞人通通抓起來關,讓好人安居樂業。若非如此,就是失職。

我們不能否認處罰壞人、保護好人是法官、檢察官的工作內容之一,但這並不是其制度設計的目的。在西歐出現符合現代意義的法官、檢察官,其歷史背景並不是要求他們要「處罰壞人」,而是希望有個制度可以「保護被告」。

所以法官、檢察官的工作,就在於確保被告可以受到法律的保護,可以受到訴訟程序的保護,可以受到無罪推定原則、正當法律程序的保護。符合這個前提之下,才能談到處罰壞人的問題。

從前的國王,可以直接侵害人民的生命、自由、財產權利。後來英國發生了革命,人民肯認國王的統治權力,認為國王為了統治所需,有時的確會侵害到人民的生命、自由、財產權利,但如果國王要這麼做,要經過公正第三者的裁判,此即現代法院的由來。

因此,限制國王的權力(行政權),保護民權,即現代法院出現的目的。換言之,法院的主要功能不在於處罰被告,而在於審查檢察官的起訴是否能證明被告犯罪?如果能證明,施以何種刑罰才適當?審查檢察官、警察對被告人權的侵害(如監聽、搜索、羈押)是否合法、必要、適當?

而我國刑事訴訟法規定,檢察官對被告有利及不利之事項均應一律注意。或許有人會覺得奇怪,法院為公正第三人,檢察官則為控方,檢方應該盡其攻擊之能事,被告的防禦應該是律師的事情,為何法律要規定檢察官對於被告有利的部分也要注意呢?

我們在看美國的法律相關影劇時,檢察官要入被告於罪,可說無所不用其極,那有一點對被告有利、不利應一律注意的情形存在?

其實,這個部分從歷史源流來說,是抄法國的。在近代史上,法國的法院並沒有像英國的法院一樣在現代化的過程中轉換角色變成人民權利的守護者;相反的,法國的法院受到皇帝、貴族的控制及影響,是侵害平民權利的打手。

法國也有革命,然其革命的結果並沒有造成法院的改頭換面,反而出現了檢察官的變革。當時法國的檢察官被稱為人民權利的保護官,法律限制只有檢察官可以起訴犯罪,而且法院只能在檢察官起訴的範圍內審判,沒有起訴,就沒有裁判,不得訴外裁判。

是以那時候的法國,是用清新正直的檢察官,來限制老朽腐敗的法院權力。因此,檢察官當然要對被告有利及不利的部分均加以注意,其目的本來就在於保護無辜的被告(通常是平民),不要讓無辜的被告到法院去接受不公正的審判(通常是貴族的意志)。

不同的歷史背景,造成不同的制度設計,不同的法律規定。我們可以把法律條文抄過來,但歷史、文化是沒辦法用抄的。我們抄了以保護被告為目的之法院、檢察官制度,不代表我們就可以運作的很順暢,就能夠發揮一樣的功能。

事實上,我們的普羅民意一直到今天都還不認同這一點,還是認為警察、檢察官、法院是一條生產線,把犯人送進這條生產線,就應該得到一個刑罰的結果。

我們的民眾也一向不了解檢察官、法院是三權分立下互相制衡的行政權及司法權,兩者的功能性是對立、制衡,以保障被告在程序中的權利不受侵害;而不是互相合作,就為了把被告抓起來關。

在中國的歷史上從來就沒有出現過檢察官、法官這種對立關係,只有一手包辦警察、檢察官、法官、獄卒業務的縣太爺。一直到現今2011年,受過相當教育的社會人士到了法院,對於坐在法庭上的人,到底是檢察官還是法官,還是很多人搞不清楚,常常叫錯。

這表示台灣民眾對於法官、檢察官的制度性功能認知,依然相當模糊。可以說沒有最基本的法治觀念。

我不知道現在的公民教育、法治教育在教什麼?我不知道現在學校是否還在教國父孫中山先生發明了五權既制衡又合作的五權憲法是最先進的政治思想這種謬論?我只知道這種最基本的法治教育,關乎公民的素質,關乎文化的品質,關乎民主政治的良好發展,能不慎乎?

2 則留言:

JimmyRelife 提到...

可否轉載?

小杜白雲 提到...

可以啊!

本部落格有開放部分著作權之聲明,請註明來源、作者,並不得做商業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