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0日

【評論】熊熊是在叫誰投降誰啊?

今天的水果報又有熊熊出没,熊熊寫了一篇〈為何不投降〉,看了我快要投降。

原文網址: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3586664/IssueID/20110810


為何不投降(熊秉元)
2011年 08月10日
腦海裡浮現這個問題─「為什麼不投降? 」──有遠因, 也有近因。
遠因,是多年前讀《菊花與劍》,人類學家班乃迪(Ruth Benedict)的名著。二次大戰時,美國驚覺對日本了解有限,開始投入人力物力研究。班乃迪廣泛蒐集資料,完成一代經典。日本人的性格,有如一種對立的組合:既有菊花般的幽雅淒美,又有刀劍般的銳利冷峻。
對於日本人的性格,書中還有諸多有趣的描述:英法德等老牌殖民國家,作戰時一旦死傷超過四分之一,指揮官就可以(應該)投降。可是,日本軍人傳統的武德,是絕不投降。可以切腹、跳崖、投海,但是不投降。不只如此,軍隊裡基本上沒有軍醫──不處理傷殘,任他們自生自滅。當時,隱約有一點好奇,為何日本人性格如此決然剛烈?
近因,是在南京講學之際,利用周末造訪徐州,參觀「淮海戰役紀念館」。1948年的這場惡鬥,號稱中外戰史上的三大戰役之一;為期四個月的「徐蚌會戰」(淮海戰役),戰況慘烈死傷枕藉。國軍有80萬人,共軍有60萬人,結果共軍以寡擊眾,國軍死傷被俘55.5萬人──內戰由此戰局大事底定,國民政府撤守台灣。
在紀念館裡,看到圖表數字、照片雕像,心裡一陣悵然:同一個民族的子弟,骨肉相殘至此。這些歸於塵土的英靈,難道不是別人夢寐所繫的子弟父兄良人嗎?當戰局急轉直下,傷亡直線上升時,國軍指揮體系為什麼不下令投降?華人文化裡,關於軍事的教戰守則,「投降」似乎也不是標準作業程序的一環。為什麼?
在一個社會的文化傳統裡,會不會形成投降這種遊戲規則,顯然涉及很多複雜的因素,不容易一以貫之;然而,以小見大,由每個人的生活經驗裡,也許可以稍稍琢磨可能的曲折。
凡是下過棋、打過撲克牌、或其他球類活動,多少都有類似的經驗:如果這一局已經大勢底定、不可能起死回生,那麼乾脆棄子投降,重新開始。希望在下一回合裡,能夠扳回一城。也就是,只要是「多回合賽局」,單一回合的輸贏有限,毋需過分計較。


群雄並起你死我活
在華人歷史上,地理結構使然,這是一個完整、自給自足的區塊;對外征戰的機會不多,和鄰居交手的次數非常有限。「多回合賽局」的概念,並不容易形成。在內部的摩擦中,多半是群雄並起、逐鹿中原、成王敗寇、你死我活式的衝突;輸贏在此一舉,沒有多回合賽局可言。因此,環境使然,不容易雕塑出多回合、重複賽局的傳統;對應的這次投降╱下次再戰的作法,也就無從出現。
相形之下,歐陸地區,國家民族之間的衝突,史不絕書。既然常打仗,就有勝有負;這次輸了,下次再來。毋需玉石俱焚,毋需不成功便成仁。久而久之,形成彼此都接受的遊戲規則──死傷到一定程度,投降了事。投降,也未必可恥或屈辱。
哪一種文化傳統比較好呢?由旁觀者的角度,其實不容易作出價值判斷;文化傳統,是特定環境和相關條件的產物,無所謂好壞。然而,地球村的出現,卻為這個問題帶來新意:任何一個社會,都不得不和其他社會重複交往互動。也許,對於華人社會這個古老文明而言,也終會慢慢褪去「漢賊不兩立、不成功便成仁」的教條,而逐漸琢磨出與時俱進的教戰守則!
適當的時機下,為什麼不投降?


作者為台灣大學經濟系教授、中國科技大學講座教授
熊秉元《熊出沒注意》


補充評論如下:

1.

《菊花與劍》確實是露絲.潘乃德教授的名著(熊熊譯作「班乃迪」,並非台灣習見的譯法,不知是否已經被統戰了)。然潘乃德並不會說日文,也沒有到過日本。她是當時著名的人類學家,美國政府於二戰期間緊急委託她來研究日本,囿於當時有限的研究條件,潘乃德只能在美國的日本集中營中作訪談,並依其人類學的專業寫成報告,後來出版成著名的《菊花與劍》。

說實在的,潘乃德雖然是很厲害的人類學家,但她又不是神仙。在既不會說日文、又沒到過日本的情形下去寫日本民族的研究,一定是錯誤百出的。然日本在二戰戰敗之後,失去了民族的自信心,此時忽見萬能的勝者美國,居然有一個學者寫了日本的研究,當下就奉為聖經,認為自己確實就是書裡寫的那種人。

因此,這本應該是錯誤很多的《菊花與劍》,卻深深的影響了戰後的日本人,並相當程度的形塑了現代日本人的形象。這真是很弔詭的一段歷史。

2.

1948年國民黨史中所稱的「徐蚌會戰」,在中共戰史中稱為「淮海戰役」,確實是國民黨在中國全面失敗的關鍵戰役。但絕對不是「號稱中外戰史上的三大戰役之一」,熊熊寫文章不查證資料,信口開河如是,實在有夠離譜。

就算是老共自己也沒有吹牛皮吹到這種程度,老共只有說這是「中國解放軍的三大戰役」,放到中外戰史中,算不算的到第三十名、第三百名,都還大有問題。

3.

至於投不投降這件事,和單回合賽局與多回合賽局的關係,又豈是如此粗糙的論理可以說明?

中國歷史上沒有多回合賽局?那有沒有聽過勾踐復國的故事?有沒有看過漢與匈奴、宋與遼、金、西夏間爭戰等等等的歷史?

在實際的戰場中,傷亡過半的部隊,應該要投降,受降的一方要以人道的手段對待戰俘,這是從日內瓦公約開始的。日內瓦公約是1864年至1949年間在日內瓦締結的關於戰時保護平民和戰爭受難者的一系列國際公約的總稱。

所以說,西方世界的投降,是基於投降之後不會被坑殺、虐待的基礎上,而這是在19世紀之後才發生的事情。和熊熊所說什麼「歐陸地區,國家民族之間的衝突,史不絕書」云云,有什麼必要的關聯性呢?

4.

更何況,以上所說的投降是指戰場上實際交戰部隊的投降,而不是整個國家滅亡的投降。

打仗打到完全輸輸去,那是不得不投降。比如說原子彈丟下去,日本天皇無條件投降;而納粹軍敗,希特勒可是自殺哩!那裡有投降?

而只不過在軍事、經濟、政治上被威嚇,就先說「不然也可以投降」這種話,就叫作「影響民心士氣」,若是老蔣、小蔣還在,是要拖出去搶斃的。

不知道熊熊知不知道這一點哩?

不然,可以把這篇文章送給代表「華人社會這個古老文明」的老共,叫老共向美帝投降好了!

9 則留言:

中途島 提到...

小杜兄批得極是。

熊熊這篇文章已直逼蚊欠的水準,真是有失教授的身份。

小杜白雲 提到...

記得當年上王澤鑑老師的民法,他老人家提到了法律經濟分析,當然他自己是不會的,不過提到了兩位台大經濟系的教授,說對此課題亦有研究。

我當時和一位現在已經在美國大學當教授的經濟系同學提起這件事,說到朱敬一時,同學臉上肅然起敬;說到熊秉元時,同學則是欲言又止的怪表情。

如今看來,原來如此啊!

匿名 提到...

"絕"對 ,不是 "決"對

IMMM 提到...

我看不懂這篇文章想表達什麼
他特別強調"華人社會文明"
可見應該是指臺灣或中國

但是現在又沒有那個國家打算攻打中國
難道是要叫臺灣人投降嗎?

小杜白雲 提到...

雖然我不想把話塞到別人嘴裡,但是,這篇文章是登在水果日報,顯然是給台灣閱聽大眾的訊息。

匿名 提到...

小杜兄,今天(8月24日)水果日報又有一篇熊熊的續貂大作;有空請前往一覽。

小杜白雲 提到...

熊熊這篇自我辯解文,說的是他的動機,迴避了他上篇文章錯誤百出的邏輯。

只能說是很奸巧的回應。

我們如何去和一個人辯說他的動機為何呢?就算了吧!

匿名 提到...

留下您的意見非常的有道理,但您好像不懂其中道理,動動您的腦,而不要只限於挑三檢四。

小杜白雲 提到...

嘿嘿!熊熊的道理,想聽的就去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