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4日

【政治】台灣總統大選的主軸

總統大選日子將近,今日回想這些年來的總統大選,發現雖然大家都說台灣的選民藍、綠嚴重分裂對立,但實際上選擇的結果,還蠻理性的!

可見民主的價值及功能真的很可貴!指責台灣民主不健全云云,可能是見樹而不見林的偏見。台灣的民主容或有再精進之處,但所謂的精進,也只能在一次又一次的民主經驗中累積向前的能力,不是(號稱自己是)精英們演演講、上上課就可達成的。

個人觀察台灣總統大選主軸:

1996年:熟面孔總比生面孔好!(李登輝勝彭明敏、林洋港、陳履安)

--第一次的經驗,總是要保守一點,不是嗎?

2000年:只要有變天就好!(陳水扁一、宋楚瑜二、連戰三)

--忍了老K那麼久,總是要爽一下,對吧!

2004年:瑕疵品總比報廢品好!(陳呂配勝連宋配)

--雖然這家總鋪師的手藝不佳,總比那邊滿桌隔夜臭酸的好一點吧!

2008年:無能總比無恥好!(馬英九勝陳水扁)

--見笑到這種程度,有誰看得下去啊?

個人預測2012年:平庸總比昏庸好!(蔡英文勝馬英九....還有一個不列入討論的宋楚瑜)

--這是我猜的啦!準不準明年見分曉!

2011年12月15日

【相機】小談FUJI F300EXR

今天接到電話,說我的FUJI F300EXR經送原廠檢修,發現有泡到水,機板有多處鏽蝕,已無修理的價值。其實,不是泡到水,而是泡到牛肉麵的湯。所以算一算,當初那碗牛肉麵價值7千多元,真是豪華餐了。

為什麼我當初會買FUJI F300EXR?其實是著眼於器材的互補性。


在我目前手邊的數位攝影器材中,並沒有超望遠端。事實上,我也很少用超望遠鏡頭。因此,這台相機等效「24-360mm f3.5-5.3」的十五倍光學變焦鏡頭,就可以補我偶一用之的需要。

此外,此相機號稱採用「相位式對焦」,比一般小相機的「反差式對焦」更快更準,這對於深受pentax w10 對焦跑來跑去之苦的在下來說,也是一個福音。

再來,這台相機有光圈先決、快門先決及手動模式,這對希望相機略有操控的我而言,也是一項利多。

最後,覺得另有附加價值的部分,還有兩點:一是富士公司自豪的軟片模式,她吹牛說她在數位相機上也可以模擬出velvia、provia底片的特色,而這兩款底片正是我當年拍正片時愛用的底片(我是富士派,不是柯達派);其二,是這台相機有120、240、360度寛景乃至環景照片的功能,這在某些特殊的場合,的確有他好玩的地方。

當然,缺點也是有,其中最遺憾的就是沒有拍攝raw檔的功能。不過此機尚定位為「家人也要用機」,所以複雜的東西如果太多,恐怕也不妙。

這台相機買來之後,拍的量,以我而言並不算是太多。太座曾帶著去了趟韓國,評價是拍起來膚色還蠻不錯!(這個意見可以跳過去不看)

而我不長期、不專業、不帶測試心情的試用結果,大致如下,用以作為這台相機可能即將壽終正寢的紀念:

1.體積及重量仍然大了點,作為「口袋機」只適用於大衣,放在褲袋裡便覺不方便,腰掛更是累贅,因此懶得帶出門的機率很高。

2.光圈先決功能讓我差點吐血!因為他的光圈先決並不是3.5、4、5.6、8、11、16這樣在跑,而是隨著焦段不同,只有二個或三個光圈值給你選。換言之,你只能選「大光圈」或「小光圈」,你老師卡好,這樣也叫光圈先決?這個發現教會我一件事,就是那些漂亮的模式轉盤背後,有些根本不是那回事!

3.望遠端用手持幾乎不能用,不過如果光線好,被攝題材不動,靠著、放桌上來照,仍然可以用。這其實不算是缺點,因為在購買之前,就已經能預想這種情形。

4.對焦算快!

5.選單的邏輯我不是很適應,沒有操作順暢的感覺。不過這一點是很個人化的經驗,放諸四海,一定不準。

6.錄影功能脫焦情形嚴重,而且有時候一脫就拖很久,幾乎到了難以忍受的地步。

7.顏色確實還不錯,富士這種傳統底片廠商,在這個領域算有一套。高iso時的抺除有點嚴重,不過不要看大圖的話,也還好!

綜上所述,以我購買的價格而言(NT.6990),這算是一台ok的相機。但如果這台完全不能用了,我想我不會再去買一台,或更進階的500exr。


2011年12月11日

2011推理小說閱讀瑣記

過年期間讀完蘇格蘭黑色大師伊恩.藍欽的《黑與藍》(書架上還有一本《瀑布》),應該是蠻好看的。所謂「應該」,乃譯筆似乎「欠一味」。

此乃冷硬派的警察推理小說,篇幅比我偏愛的馬丁.貝克系列來的大且複雜。而且年代近些,照理說,應該就是我可以熟知的年代。

作者當是個搖滾樂迷,行文間不時引用流行音樂之團名、歌詞。可惜我讀高中時沒跟上聽英文歌的流行,對於西方搖滾樂更是冷感(這應該是我英文成績不佳所導致的結果),不然,此書讀來當更有趣味!

---------------

先前看米涅.渥特斯的小說《回聲》,深受吸引,雖然回味時,覺得有些地方不太對勁。不過,從來沒有人說過,小說情節一定要合理,對吧!

之後讀其《魔鬼的羽毛》,覺得水準差了不少,便停止了對這位作家的閱讀。

前些日子,拿起她的成名作《女雕刻家》來讀(一九九三年美國愛倫坡獎最佳小說獎),又是一發不可收拾的好讀,確實是寫的好。

作者不給明確的答案,但細思之,也許每個答案都有難以自圓其說的破綻。這不知是否為米涅這種不放棄故事性的作家,比較難以避免的問題。

--------------

如果說將所讀小說分為:「非讀不可」、「值得一讀」、「還不錯」、「很抱歉」四個等級。我會送給麥可.帕默所著《最後的外科醫生》一個「很抱歉」。

據悉此書榮獲〈美國懸疑雜誌〉「2010年最佳醫學驚悚小說」,我想可能是當年沒有幾本書在候選名單吧!

總結一句:等到好萊塢拍成電影之後去看電影比較實在。

--------------

真不該讀《龍紋身的女孩》,畢竟近年來已經不太適合熬夜讀書。

本書寫的很好,相關的導讀、心得在網路上也很多,已無庸再發表淺見了!

值得一提者,是我隱約感覺這本小說的社會關懷,和派.法勒與麥.荷瓦兒所寫的《馬丁貝克探長系列》有一種血脈相通的連繫。

《馬丁貝克探長系列》的第一本《羅絲安娜》出版於1964年,而史迪格.拉森所著《龍紋身的女孩》出版於2004年,相差了40年。隔了四十年的小說,還在關懷相同的議題,顯見這個問題是瑞典這個社會主義模範國家裡根深蒂固的大問題。

照理說,瑞典(北歐)的社會福利制度獨步全球,人人稱羨,在這種最佳的社會安全網之下,固然不保障人人都能幸福,但至少都能安居樂業才對。然而,兩個橫隔四十年的小說作者,都點明了瑞典式社會主義下,活生生的人與人之間,互動冷漠的那個陰暗面。

在《羅絲安娜》這部小說裡,有個女人死了,卻發現沒有人關心她死了或怎樣。《龍紋身的女孩》裡,則死了一長串的女人,作者甚至連死者的名字都無法一一交代了。兩位作者都描寫了同一個問題:「有人死了,卻沒有人關心。」;沒有人追查,甚至沒有人在八卦,這是最好的制度保護下最疏離的人際生活。

此外,瑞典式社會主義對人民的保護,可能造成對自由人格的殘害,亦是這兩位作者同時寄與同情之處。

《馬丁貝克探長系列》的壓卷之作《恐怖分子》,老律師對法庭呼喊,讓他的當事人去坐牢吧!不要因為精神問題把她送到社會福利機構,她會受不了的,不要再折磨她了。小說最後寫到這個年紀輕輕毫不社會化的少女,在安置機構中撞牆自盡,力道之大,連頭蓋骨亦成粉碎。

而史迪格.拉森則讓這個不社會化的女子變成「龍紋身的女孩」,在受盡政府善意的保護後,仍有能力及勇氣變成特立獨行的女主角。

以上所寫,可能不是小說情節的重點,只是我隨想隨記而已!

--------------

2011年12月9日

〔台灣〕再雜談所謂台獨

最近柏文兄在臉書上貼了一篇紀錄片《牽阮的手》觀後感,引來不少留言。其中一位中國上海來的網友本只是回了句「有點隔閡」,不料因此引來長篇的論戰。在下回了三篇,覺得有些個人的紀念價值,姑且先留在部落格,以免湮沒不存。

一、

觀點問題。立於台灣人的觀點,看這部戲當然就感同深受,談二二八自然就血淚交織;但從中國或某些國民黨老人的觀點,二二八算什麼?比起本黨在中國「懲治不法、大開殺戒」的紀錄,二二八己經算是對台灣人很客氣啦!弔詭的是這二者都接近事實,端看你的評價座標在那裡,也可以說是獨派史觀 與統派史觀的區別!統獨之爭,不在於政治人物的口水,而在於人民心中的意識型態,重要的是心中那把尺要用來量什麼地方。

二、

這就是觀點不同,不能強求一個上海人對二二八有什麼感覺,畢竟這不是她的歷史。她要面對的是她的歷史,她的政府的態度,她自有其沈重的情感投射。她要行有餘力,才能來了解台灣。世事本如來如此!

三、

「看看他们怎么对夫边疆、对付民族问题,再看台湾,已算得上无比尊重。」(以上引用上海網友留言之一段)....這說的是事實,立於大中國的史觀,可以這樣衡量。但立於台灣主體性的史觀,中國之野蠻實難以接受。所以,台灣獨立之重要性,不在於政治人物之口水,或要不要改國號、怎麼改、中華民國是不是台灣這種空泛的問題,重點是台灣獨立的意識型態,也就是我們立於什麼立場、什麼座標來看待這個世界上的事情,這會影響我們的判斷,也會影響我們的政策。之所以要台獨,這才是重點之所在!


延伸閱讀:〔台灣〕台灣主體性是個BABY

2011年12月7日

【瑣記】某日中午走進印尼小吃店

中午覓食,走進昨日車行所見的印尼小吃店。店內只有二張併在一起的小桌子,四、五張塑膠椅。

說是小吃店,其實是在一堆雜貨的中間。架上有印尼的乾果、零食、調理包、調味料,還有印尼的洋芋片、巧克力、紅茶包、即溶咖啡、薑茶、羅漢果飲品,又有印尼的海倫仙度絲、妮維雅和旁氏乳液。

用印尼的海倫仙度絲洗頭會有鄉愁的味道嗎?

牆上貼了八張餐點的照片。今天沒有乾炒意麵?那麼來一盤七十元的炒麵好了。要不要辣?一點點辣就好,謝謝!

不一會兒,端上一盤色深油亮的炒麵,不像台式炒麵的盤底多少有點湯汁。味道頗重,果然是熱帶口味,麵中有青菜、蛋、豆芽、蝦仁以及可能是魚丸的切片吧!

一點點辣比台灣一般的小辣再辣一點點,亦不致太辣。而此辣純粹是辣椒之味,無一絲豆瓣醬或辣油的習氣。吃完臉都熱了!

除我之外別無食客。進出的幾個客人,除了送貨的大哥外,全部都講印尼話。杵一個我在這裡,他們亦不覺不自在。

我也漸漸不覺不自在,雖然在我踏進此門時,有一點調頭就走的想法。

麵的滋味其實頗佳,份量亦不致太多,適合我這中年人日漸無力的胃。

吃飽就走,不需小坐。竟覺此日中午的飲食風景甚佳,堪為一記!